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番外 作者:鬼面苏妖

字体:[ ]

 
文案
 
一个人的重生需要什么理由?
 
----死不瞑目、大仇未报、没活够……还有就是欠债未还。
 
以上种种,总有一款适合你。
---------------------------
 
胡京京觉得人生最戏剧性的东西,大概莫过于当他正意气风发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传说中的【私生子】。
 
爹不爹的,妈倒没变,不过有了也跟没有一样,生了就跟捡的似的,隔个十多年再想起,哟,挺眼熟哈……简直就是放屁。
 
要不说上帝对每个世人总是公平的呢?神给了胡京京人一样的相貌、人一样的身体,偏偏就给揣了副狼心肝在里面,这下可好,捅了马蜂窝了吧?
 
要知道……蛇精病的思想总是和凡人有区别的。
 
------再闹,再闹老子咬不死你!!!
 
这不,一个口下留情,转身胡京京就被反咬一口、给钳住脖子眼了,这下可惨……
 
可见,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其实,这就是个蛇精病受在阴谋中将所有反动派给掐死,最后死了又诈尸,披着人皮别别扭扭开始【伪。圣父】的人生。
 
【所谓人生何处不装逼……原谅我纯洁的外表下住了个抠脚大汉,远目(~o ̄3 ̄)~】
 
 
ps:本文主受,养成文。
 
CP:一v一,一如既往的甜。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胡京京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上帝对人说道:“我医治你,所以要伤害你;我爱你,所以要惩罚你。”
  ------摘自泰戈尔语录
  胡京京只想对上帝比一个中指,操,你个蛇精病、死抖M!
  这是个忧郁的夏天……昨天他还死着,今天胡京京就诈尸了,按泰戈尔这丫抽的尿性来说,那恐怕就是个上辈子和这辈子的距离了。
  “胡京京、胡京京,你走不走啊,再不走天都要黑了……”
  走,走哪儿啊?
  胡京京眨眨眼,再眨眨眼,伸手冲人脑袋就是一大耳刮子,一把子力气差点没把人给掀翻,半晌儿,才皱眉怔怔地哦一声,会疼,原来不是在做梦啊。
  “啊呸,做梦?我说胡京京你没病吧,折根手骨还带磕脑门的,想知道是不是做梦不会抽你自个儿去?嘶,疼……”朱葛鹏捂着脑袋抽气,瞪着牛眼一通臭骂,眼皮一掀,瞅着胡京京一脸怀疑道,“诶,我说你不会真傻了吧?不能够啊,你欠我那三碗刨冰还没请呢,胡京京你不能耍赖,咱都说好的……”
  胡京京对他翻个白眼,晃了几天的神儿终于规规矩矩回到他身子里去,瞅瞅外边那大太阳,估摸着日头还有点时间才能下山。
  伸手扯了朱葛鹏一把,“行了,少跟我贫,赶紧走着,我爷还家里等我吃饭呢。”
  朱葛鹏不高兴,皱着鼻子小声哼哼,“真要叫那些马猴子来瞅瞅你这模样,我说你就装吧,早晚有一天被人扒出真皮来……”
  胡京京一拳挥过去,朱葛鹏立马诶诶两声认怂,拍拍单车后车座,哈着脸道,“别气别气,小的错了,注意点你那儿手,回头骨头长歪了还得怪我……我说大爷您快上座,回去晚了我妈真的会打死人的。”
  胡京京一笑,阴郁了一下午的脸终于大赦放晴,被那柔柔的霞光一照,别说,跟狐狸精转世似的,乌眉红嘴白皮肤,眼珠子乌溜溜的灵气逼人,一张脸下巴尖尖,绷着脸的时候孤高地跟个菩萨似的,浑身冒冷气,真笑起来那就简直了……就是朱葛鹏那嘴缺的孙子也得承认,论长相,胡京京在徐家口这片那真是难逢敌手,他敢说整个江市都难找出第二个小模样这么俊的爷们出来,保准小姑娘瞅一眼都得丢了魂儿。
  傍晚的风清凉,耳边沙沙是树叶的摩擦交鸣,胡京京一手扶着朱葛鹏的肩膀,两脚站在车后座的脚架上,一手张扬迎着风,闭眼享受着这短暂难得的悠闲时光。
  ‘咔咔’两声刹车声一下拉回了胡京京的思绪,就见朱葛鹏吊着眼朝胡京京直努嘴,撇着嘴一脸恹恹道,“行了,大爷您走两步,我看你家门外头停着辆车呢,我就不凑上去了,咱明天赶早我来接你,别给老子放瞎炮啊,我可是答应了我妈,在你手好之前都要包管接送的啊。”
  “滚吧。”
  一抬眼,门口那车牌号还挺眼熟,胡京京顺着大门口开始溜达儿,他家的大院子在这徐家口可是数得上号的,胡家几代传到胡老爷子这辈也是名副其实的书香世家,家里有钱,年轻时候也曾是出过国喝过洋墨水的先进分子,就是住的这大院子还是民国时期的小洋楼,红瓦白石大板砖,浮雕围墙小阁楼,里面装修的很洋派,在这周遭一片典型中式的建筑群里,乍一看颇有些不伦不类。
  “爷爷,我回来了。”
  胡京京拽着书包从门外一路拐到大厅里头,就见老爷子绷着张脸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再走近一瞧,哟,对面还坐着一人。
  “京京回来了,周嫂周嫂,孩子肚子饿了,赶紧把饭给端上来,中午不是让给炖了猪脚红枣汤吗?吃哪补哪儿,以形补形,现在吃正好。”老爷子原还装得人五人六的事逼儿样,一见这亲孙子,眯着老眼,嘚吧嘚吧自己就拎着拐杖走过去,完了冲那厨房哇啦啦一通喊,昂着下巴可神气。
  胡京京右手打了石膏,那是前几天和朱葛鹏在篮球场上打球,一个没注意儿用力过猛给掰折了,据说当场就给撞到那铁柱子上了,脑袋倒是没磕破,躺那儿晕了老半天,比磕破了还让人心悬着。
  要不说那一磕巴,一掰折是真巧,这不,正好这一撞、一晕地,他胡京京愣是硬生生从三十多岁给诈尸到这十几年前来了。
  这年胡京京正好十三岁,中二的年纪,连喉结都还没长呢,反正他是赚了。
  胡京京习惯性想摩挲下手指,才忽然想起自己手上还捆着呢,眼角瞥见那一眨不眨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女人,一扭头就冲老爷子笑的欢实,“爷,家里来客人了啊。”他也没在意,随意冲人一点头就打算溜进厨房去。
  “你是京京吧?”那女人站起身,眼神及其复杂的看着他,半晌儿,才神色略僵硬地扯着嘴角笑道,“我是你……姑姑。”
  胡京京回头看了眼老爷子看不出表情的脸,朝她点点头,礼貌又随意的喊了声姑姑,厨房里的周嫂就两手湿淋淋的走出来,微抿着唇,胡京京□□刚落,她就笑容自然地顺口接了话,“今天就在家吃了饭再走吧,我做了糖醋排骨和牛里脊肉,都是你爱吃的。”
  胡娉婷脸色很难看,眼里浮浮沉沉许多情绪却都在弯眉一笑中尽数敛去,咬着后槽牙硬是逼着自己点了头。
  周嫂难掩复杂的看了她一眼,什么话儿也没说转身去张罗吃的去了。
  饭桌上,老爷子一反往常的显得特别沉默,整桌上就胡娉婷自个儿动着筷子张罗前后的忙碌,胡京京艰难地看了看自己碗里冒尖的饭菜,对着胡娉婷那张笑得简直要发僵的面容,挑着眉看了半晌儿,转头对老爷子喊了声,“爷爷,我吃饱了,你慢慢吃。”
  胡娉婷猛地攥紧筷子,脸上竭力维持着笑容,语气有些发急地道,“京京不再吃点吗?”
  摇头,漫步上楼梯,进门的一瞬间听见胡娉婷尖锐刺耳的声音,“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京京他是我的……”房门闭合,隔绝任何声响。
  胡京京盯着门板看了几秒,确定自己再没有听到任何声响之后,这才满意的锁好门锁。
  等他洗完澡慢悠悠往楼下走的时候,胡娉婷已经不在了,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憋气,一脸的苦大仇深。
  胡京京盘腿坐到沙发上,随手翻了个苹果来啃,偷着觊了他两眼,嘴里含含糊糊地,“哟,还生气呢?”
  “有啥可气的啊?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女人一嫁人她就跟夫姓了,伤心了吧后悔了吧,谁让你当年那么轻易放她嫁人的?”
  老爷子牛眼一瞪,气的胡子直颤,“放屁,老子还能拴着她不让她嫁人是怎地?”
  “那不就结了。”
  胡京京又给剥了个橘子吃,一时中招挑了个酸的,五官顿时皱成苦瓜脸。
  老爷子扑哧一乐,笑了,“叫你幸灾乐祸,该。”
  两爷孙守着大厅里的电视听了一宿相声,末了,墙上的老式响钟终于敲响十二下后,胡京京跟在老爷子屁股后头上楼,目送着老爷子往二楼右边走廊上一路稳稳当当地走到房门前,看着滑亮的地砖上照映着出来的影子形销骨立似的缩成团,忍不住喊住他,“爷爷……”
  老爷子回头,精神烁烁的面孔在昏黄灯光下有了些许模糊的印迹,他背着手,问他,“怎么了?”
  胡京京深深看了他一眼,摇头笑笑,“没事儿,我只是觉得……能做爷爷的孙子,实在是太好了。”
  老爷子乐的胡子乱颤,大约是觉得京京这孩子实在太会哄人开心了,眯着眼乐了半晌儿,摆着手笑,“客气啥,那是爷待见你,傻孩子。”
  胡京京嘟嘴笑,“才不是……”他是真觉得能做老爷子的孙子太好了,只要他还姓胡,那这天底下谁也不能挡住他当老爷子的亲孙子。
  即便是胡娉婷也不能,哪怕她是他名义上的姑姑,胡京京的生身母亲。
  
 
  ☆、第二章
 
您好!您的登陆程序被检测到异常,请您确认使用手机登陆晋江wap站,如有错误请访问此页面(点击进入http://m.jjwxc.com/ip),提供页面上的信息到意见薄(点击进入http://bbs.jjwxc.com/board.php?board=22&page=1)留言,方便我们及时解决您的问题。
 
  ☆、第三章
 
  学校后门其实早在两个月前就被锁上了,这是防止有些学生借着这便利逃课,还特地设了岗让保安在这守着,时不时转悠一圈,弄个大铁链子一套,栓的紧紧地,保准一只学生狗都爬不出去。
  至于后门至今未封则是因为从后门到新建的教师宿舍楼是最近的路线,经多名教师申诉,这个后门才被留住,也因此管理的更严密了。
  胡京京在铁门附近转悠了一圈,最后站在一堵白墙下,默默仰着头,一脸苦逼地揪了揪自己的头发,只要翻过这堵墙,他就能直接拐到后门相临的另一条巷子口去挤公交车了。
  事实上,胡京京对胡娉婷此次这般三番四次出现的目的已是心知肚明,这事儿大概还和他的身世有关。
  说来有趣,胡娉婷和现在的丈夫,也就是之前那个一度将她抛弃和别的女人结婚的前男友,结婚多年已经生有一个儿子,但可笑的是,她的小儿子和胡京京却是同母异父的兄弟,一个是现任丈夫的孩子,一个则是现任丈夫的大伯的孩子,胡京京属于后者。
  同样是一个母亲生下的孩子,在容家那个便是光明正大、受尽万千宠爱的小少爷,到了胡京京这里,且不说胡老爷子对他如何,至少在胡娉婷这里,他只是个见不得光的、属于她人生中一个难以抹去的污点。
  十几年不曾见面、不曾联系,乍一见面便是利用算计,所谓薄情寡义这四个字用来形容胡娉婷真是再贴切不过了。
  上辈子的这时候,胡京京也还只是个才不不过十三岁、四的孩子,青春蓬发年华正茂,处于对什么都好奇、对世界还在懵懂时期的年纪。他是被胡老爷子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宝贝,比起容家那个弟弟他受到的宠爱只能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胡京京得到的爱和呵护从来不比谁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