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情敌夫夫+番外 作者:古城涟漪

字体:[ ]

 
 
【文案:】
一个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一个是文采斐然的扬州才子。
穿越之后,两人唯一的交集就是看上了同一个女人。
富家少爷叶蓁仗着自己有个后台很硬的爹,便天真的以为能笑到最后。
他忘了这世上有一种人,看起来与世无争,一但你惹到他,却会让你生不如死……
【这就是一个报仇来,报仇去,然后攻受爱上彼此的故事……中间有段囚禁,不喜慎入】
 
入坑提示:
1、双处、1VS1,所以女配神马的请无视。
2、微虐。
3、HE。
4、每日零点更文。其他时间捉虫,找bug。
5、叶蓁(zhen)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恩怨情仇 报仇雪恨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蓁、顾庭芝 ┃ 配角:何舒月、文卿、叶扶苏 ┃ 其它:
 
 
  ☆、初见
 
  沉香袅袅,睁眼即是屋梁纵横交错,看得叶蓁头昏眼花。他偏过头,看了一眼叶言,长衫仆衣让他更加头疼。他又转了过去,叹了一口气,说不出话来。
  叶言担忧问道:“少爷可有哪里不适?”
  叶蓁缓缓摇了摇头。
  “少爷可觉着腹中饥饿?”
  叶蓁呆了呆,接着摇摇头。
  叶言轻叹一声,退了下去。待房中无人时,叶蓁长长地吐了口气。头有些疼,他伸手摸了摸后脑勺,好大的一个包。
  叶蓁是在商场发生爆炸时受波及而死,叶小公子却是出门被瓦砸死。虽然死法不一样,但他就这样华丽丽地穿越了。原本叶蓁还打算当天跟他暗恋了多年的女神表白的。不过顷刻之间,便已人“鬼”殊途。虽然想到父母心中难免有些伤感,不过好在叶蓁还有个大哥,父母晚年不至孤苦无依,心里也稍感安慰。
  叶世安夫妇,叶家大少爷叶扶苏,都已知道他失了忆。这样说,一来叶蓁当时心里极其震惊,面对他们的各种提问,疲于应付。二来,失忆对叶蓁来说,是最好也是唯一的路。
  大夫认为这种状况极有可能是因为被瓦片砸到,伤了脑子的缘故。于是几人避开他,去研究怎样医治了。
  叶蓁颓废地叹了口气,拿起床边备好的湿毛巾擦了擦脸,微凉的触感冲击着太阳穴,也让叶蓁更为清醒。以他的手无缚鸡之力,如今又穿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似乎唯有留在叶府好好生活了。
  胡思乱想了不知多久,竟浑浑噩噩地睡了一觉。醒了之后,叶小少爷的贴身仆人叶言已经备好午饭,在一边候着。见叶蓁睁开眼,他端起一碗人参鸡汤凑到叶蓁嘴边:“少爷,喝点鸡汤吧,这是夫人亲手炖的。小的刚才吹了吹,此时喝正合适。”
  叶蓁接过鸡汤,喝了个底朝天。想来这户人家定是家境殷实,他以后的日子吃穿不愁了。叶蓁上的是师范,毕业后,通过关系在一家杂志当编辑,家里虽说不上多有钱,但也吃穿不愁。他还真怕来到这里会吃了上顿没下顿,看来老天待他不薄。
  叶蓁起床后,顿时发觉不对,视线明显变矮了。他立即叫叶言拿来铜镜。端着镜子,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这张脸跟他一样是一样,就是……太年轻了。
  “我多大了?”
  “少爷今年十五。”
  十五……他不仅穿越,还平白嫩了十岁!好吧,十五就十五,多来的时间总是好的。
  不过两天,叶蓁就把叶府上上下下摸了个透。叶家经商数十年,生意涉及丝绸、玉器、茶坊酒馆甚至勾栏青楼,在扬州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大户。叶蓁是叶世安夫妇的小儿子,自小体弱多病,算命的说活不过十五,所以,一直娇生惯养着。
  叶蓁暗忖,这算命的算的还真对!
  正腹诽着,听到一声呼唤,抬头就见叶扶苏眉目含笑的朝他走来。叶家的基因真不错,叶世安不丑,叶夫人更是貌美,生的两兄弟都是眉清目秀。叶蓁尤其有一双特别好看的眼睛,羽睫长的像把小铺扇,配上乌溜溜的眼珠,给人一种非常灵动的感觉。但唯一的缺陷就是长的有些孩子气,不如叶扶苏生的温文儒雅,不过他还小,孩子气些也是应该的。
  “蓁儿有没有觉得哪里不适?”
  他摇摇头:“没有。”
  叶扶苏伸手摸摸他的头,正色道:“蓁儿,眼下有一件事很棘手。哥必须跟你说清楚。”
  叶蓁有种极为不妙的预感。“能不能不说?”
  叶扶苏摇摇头:“蓁儿,不要逃避。”
  叶蓁认命道:“好吧,说吧。”
  “你受伤之前与扬州城北街一家豆腐铺的女儿陈姑娘有些……感情上的牵扯。”叶扶苏委婉道。
  “怎样的牵扯?”叶蓁好奇道。
  “你昏迷的这几日,那陈姑娘来寻过你,说是与你私定终身了。她本是有婚约之人,我们自是不相信她,可如今你忘了往事,唉……”
  “有什么事你赶紧说啊!”叶蓁被他的叹气声搞的心里七上八下的。
  “前日陈姑娘约我一见,得知你已醒来,不记得之前的事之后,她就开始哭,说是一个月之前,你喝多了,酒后情动,把她给……强要了。”
  轰隆……一个闷雷劈在叶蓁头顶。酒后强|奸?
  叶小公子是他的偶像啊!居然这么彪悍。可转念一想,他要当个接盘侠,叶蓁的脸都绿了。
  “这件事我确实不记得了。”
  “若是真的,你可要为人家负责。”
  为什么会这样?他能不能不负责?会不会还要喜当爹?这戏码太坑爹了吧。
  “这陈姑娘原是江南才子顾庭芝未过门的妻子。”
  叶小公子强抢良家女子?还是名花有主的那种?
  “……”
  “这会儿,那顾庭芝寻来了。正在门口等你……”叶扶苏又丢下一记炸弹。还未等叶蓁开口,他又道,“顾庭芝跟他表妹感情极好,想来是不愿你娶她的,你去认个错,我们赔他些钱,这事极有可能就风平浪静了。毕竟女子的名誉,他们也不希望将此事闹的人人尽知。”
  叶蓁一想也是,本来这叶小公子闯下的祸就不管他的事,如果能撇清,自然再好不过。
  “才子,他很有名吗?”
  叶扶苏道:“顾庭芝未及弱冠,文采斐然,诗词歌赋冠绝江南。其为人恬淡,不喜功名,虽有惊世之才,却无追名逐利之心。因此,他从未参加过朝廷举办的科举考试,整日只与一些志趣相投的朋友纵情山水,赋诗作乐。整个扬州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嫉妒他的才情,更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仰慕他的才情。当然,还有更多的人惋惜他的满腹才华就这样付予山水间。”
  叶扶苏的话竟让叶蓁莫名生出一种相形见拙的自卑感。滚滚红尘中,有多少人能淡泊名利,寄情山水?就冲这份豁达,他就自愧不如。
  古代的才子,会是怎样的风采?叶蓁非常好奇。
  走出大门出来,远远瞧见一人负手背对着他,身姿挺拔,浓发如墨。叶蓁深吸一口气,打好腹稿,一会儿一定要做出一副痛改前非,重新做人的谦卑姿态来。
  夕阳斜照,血红的晚霞一片片铺染在空中。
  听到脚步声,那人回过头,浑身笼罩在光晕里,绚烂的令叶蓁不得不眯着眼打量。许久,叶蓁笑着吐了句:“‘庭芝潇洒美少年,皎如玉树临风前。’改两字,却未减半分惊艳。”
  顾庭芝的眼里顿时有了极怒的意味,他的声音清冷如冰:“叶公子请自重!”
  叶蓁尴尬地搓了搓手,看来这人并不喜欢别人称赞他的样貌。“你要不要进去坐坐?”
  顾庭芝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仿佛无法想象叶蓁是怎样说出这句话的。
  “我,我知道这都是我的错,我做的不对,我……”背着这种的罪名,还要认错,也着实难为叶蓁了。“只要你说,我一定照办!”
  “啪!”“啪!”顾庭芝连赏叶蓁两耳光。“你真是连畜生都不如!竟对小漪做出那种事!”
  “喂,君子动口不动手!懂不懂?”叶蓁捂着发烧的脸,举手正想还上,却不知怎地,对着顾庭芝的脸,就是下不了手。他认命地放下手,长叹一声,“算了,本来就是我的错,你打我也是应该的。你让我怎么办?眼下是我娶她?还是你告我?”
  顾庭芝重重地哼一声,警告叶蓁道:“这件事你若让人知道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还有,陈漪是我的未婚妻,你凭什么娶她?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有了顾庭芝这话,叶蓁就放下心来。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无法按照他们的思维方式来生活,娶一个没有一点感情的人共同生活一辈子,想想都觉得可怕。叶蓁做不到。他也不想逼自己这样做。
  “那我赔你们些钱吧……”
  顾庭芝的眼中寒光一闪,清俊的眉目里含着一丝文人的傲气,“谁稀罕你的臭钱!”
  “……”不要拉倒。
作者有话要说:对于一个有强迫症的人来说,几个【大修】实在碍眼,想来之前追文的亲都看过,不必再提示了,所以就把这几个字删了。
 
  ☆、恍惚
 
  没想到这件事竟这么容易就解决了,叶蓁真不明白顾庭芝是不是太傻了,被人带了绿帽子居然都能忍,活的真艰辛。
  没了这么个烦心事,叶蓁的心里轻松了不少。在府里待了些日子,颇为无趣,让叶言给他寻些乐子。
  叶言歪头想了想,掰着手头数道:“斗蛐蛐、杂耍、蹴鞠、打猎、喝酒、放风筝……少爷想玩儿什么?”
  叶蓁一头黑线,敢情这叶小公子就好这些?
  叶言继续嘀嘀咕咕,突然眼前一亮,似想到什么,高兴道:“不如小的去请文卿公子前来?”
  文卿公子是谁?请来做什么?叶蓁闭口盯着叶言,只是眼里有些审度。叶言见他不语,拿不准他心里的想法,试探道:“公子不是最喜欢和文卿公子琴箫合奏的吗?”
  “头疼,不想听。”叶蓁干脆利落地拒绝了。他不认识的人已经够多的了,这些个朋友什么的,还是留到以后再说吧。
  叶言见他也不是无端生气,就松了口气。
  叶蓁无奈道:“找几本书来吧。”
  叶言却面露难色,支支吾吾半天,却说不出个所以然。
  叶蓁有些不耐烦了,“有话就直说!”
  “老爷已经收了公子的书。小的若是去找,被老爷知道了,一定会将小的赶出家门的。”叶言的眼眶红红的,稚嫩的脸蛋上带着一丝委屈。
  “……”
  算了,不能看的书,不用想也知道是啥。
  最后叶蓁还是在叶扶苏那里寻了几本。初听叶蓁要看书,叶扶苏还愣了愣,得知他躺着无聊,特地选了几本送来。叶蓁一打开,眉头就皱到了一起。叶扶苏送来的书籍堪比三字经,简单到令叶蓁无语。他当然明白叶扶苏的意思,叶小公子从前不爱识字、读书,如今要学自然得从最简单、最基础的学起。
  叶蓁随手翻了翻,把书丢在一旁,索性也不再看。倒是从书里知道了这个朝代是不存在于历史中的。至于它跟哪个朝代像,叶蓁也不知道。他历史不好,最熟悉的只有明朝,还是因为他非常喜欢《明朝那些事儿》的原因。
  丢了书,叶蓁想一人出门逛逛。叶言拦着死活不让,说叶蓁没了记忆,回头该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叶蓁翻了翻白眼,他只是失忆,又不是变白痴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