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猫啃花 作者:齐询(上)

字体:[ ]

书名:穿越之猫啃花
作者:齐询
 
文案
【文案】
【一开始】
某猫:莲莲,我想吃小果果……(# ̄▽ ̄#)
莲华:-_-||不给。
某猫:给嘛给嘛……(ㄒoㄒ)
莲华:-_-|||
某猫:不然给你吃小果果?≧▽≦
莲华:(╰_╯)#不吃!
某猫:真不要??
莲华:不要!(╰_╯)#
某猫狞笑一声扑过来:“那就硬上弓——”
被莲华一脚踹出去——
“呜呜……小莲莲,你欺负伦家!”某猫咬手绢
莲华满头黑线……
【后来】
莫彦眨着星星眼凑近莲华,”莲莲,人家想……”顺便露出一脸”你懂得”的表情。
莲华面无表情,下意识扶住腰——果断不能答应!
某小丫头鄙视之,然后笑眯眯看莲华,”爹爹!小小想去逛街!爹爹陪小小去吧?好不好嘛?”同时猛眨巴眼,可爱的圆圆脸写满期望。
莫彦怒了——死丫头就爱跟我唱反调!不孝女!
莲华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坚定的抱起小丫头,”爹爹陪小小去逛街。”
小小剪刀手,臭屁地冲莫彦做鬼脸——啦啦啦!爹爹最喜欢我!噢耶!
父女俩慢悠悠离去,留给莫彦一个美美的后影……
嘤嘤嘤嘤,莲莲不爱我啦……呜呜呜……
所谓“一物降一物”,“凹凸曼打小怪兽”,清冷斯文莲遇上二货无赖猫立马变身炸毛莲!虽然后期略黑化………(⊙_⊙)
PS:这就是一只无节操二货猫扑倒自家小受受的故事。
再PS:雄起吧!熊孩纸们!
CP:莫彦/莲华 (不拆不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彦,莲华 ┃ 配角:慕容景,连城瑾 ┃ 其它:欢喜冤家,穿越变性,重生,架空历史
 
  ☆、有鬼!
 
作者有话要说:  【敬告】
本文作者属性略二,智商捉急,有“湿”为证:
   生平不缀挖坑,填坑慢慢腾腾。惟爱胡思乱想,哪管实力不行?自此填坑三个,差点崩溃神经!
生命不止,挖坑不休的填坑人在这里恭候各位看官!O(∩_∩)O
记得有一回跟朋友聊天,惊奇的发现人家竟然有十几万字的存稿(朋友也是写文的),当时我那个囧啊!因为我最多有三章的存稿量,通常都是随写随发。偏偏平时天马行空,想到什么就想发上来,结果连开仨坑,而且我还致力于填成三个风格迥异的坑,然后就搞得自己差点精神分裂-_-|||
   这篇文的灵感来自于看到偶家喵咪搞怪,当时笑得偶差点挂掉,哈哈!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如果诸位看到这里还没有厌烦的话就可以看下面的正文啦!啦啦啦……
  莫彦十天前还是个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讲着八荣八耻,五讲四美,沉浸于网络世界的21世纪大好腐女一枚……
  按时按点回忆完今天的份儿,莫彦长长地叹了口气,抬起右“手”——
  月亮像个美好的灿金烙饼,洒落银青色的光辉,清凉的月光照在“手”上,反射着近乎于银白色的微光,尖端的指甲镫亮如几把小小的金钩。
  莫彦突然泪流满面:苍天啊!咋就落到这份上啦?
  45度角仰望星空,溜圆的瞳孔慢慢缩成一线——
  “哦!玉帝耶稣圣母玛利亚!穿越没啥,变性也不怕!孤魂野鬼荒郊野地咱也不怨它!可,为啥要我变成爬行动物呀?爬行就爬行吧,但咋就是一只猫啊?(ㄒoㄒ)我稀罕的狮子老虎豹子雪狼呢?!((﹃)口水)你这不是逼人去死么?猫也就算了,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耗子的就是好猫!说错了,重来!不管黑猫白猫黑白猫,哪样都酷得不得了,可为啥轮到我就成一只灰不溜秋,一身大波浪长卷毛的‘非主流’猫啊?你们这是要闹哪样啊?”
  一时间,寂静的坟地里响起一连串凄惨的猫叫声——
  “尔待何如?”婉转的女声从耳旁响起。
  莫彦淡定地转过身,长长的灰毛迎着晚风飘扬。
  对面的仁兄,青面獠牙,肠穿肚烂,两条腿诡异地垂着,微风拂过,软面条一样晃荡。
  【兄台,今年已经不流行你这造型啦!】莫彦“语”重心长。
  “为何?”又是那违和的女声。尽管对方看上去的确是男的。
  【嗨!现在流行花美男,懂不?种马大多都是颜控。】莫彦扬起脑袋。
  “你如何得知?”鬼兄愣了下,这回用的男声。
  莫彦臭屁地一甩头,【谁叫咱来自□□呢!见多识广啊!】
  鬼兄沉思一下,“有理。”眨眼间变成一清清秀秀的小帅哥。
  鲜红的汉服在夜风中猎猎飘扬。
  美呀!——莫彦色眯眯地盯着鬼帅哥。
  从第一次把莫彦吓个半死,到现在莫彦对着人花痴,不过短短十天,我们不得不佩服莫彦粗如钢筋的神经。
  莫彦语录:鬼怕啥?没见咱都成一猫了么?
  莫彦刚来这时就发现了,自己也不是不能与别的生物交流。应该这么说,除了活人,他(or她)能毫无阻碍地与对方进行友好会谈,原理请关注《我与非生物流畅通话的秘密》——莫彦出品,童叟无欺(你去屎!)
  其实说白了就是精神力,科学解释为脑电波。
  鬼帅哥自称莲华。
  莫彦第一次听到这名字时笑得打滚——这么娘娘腔的名字果断是受啊!
  当然,莲华不明白何为“受”,而且莲华也不是他的本名,因为他生前是个戏子,莲华只是艺名。
  至于本名?亲,都死了六七百年了,谁还记得啊!
  【莲华,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何不高歌一曲,方不负这清辉冷月?】
  “说人话。”莲华面无表情。
  莫彦挠挠下巴【太无聊了,唱一曲儿行不?】
  莲华瞟了他一眼,媚眼如丝,袍袖一甩——
  “三月三,桃花满城颜色鲜,美人对镜抚红颜。都道是‘红颜未老恩先断’,有谁知,寂寞长夜哪个怜……”
  莫彦趴在石碑上,安静地聆听。
  “……你说桃花开时必回还,却等来,金榜题名与那世家千金同入红罗帐。妾闻之,不怨地来不怨天,只怨命薄如纸难与郎君结了此生缘……”
  悲悲切切,咿呀婉转的女声似是沉浸在戏文中,无限的凄凉感油然而生。猛然拔了个高尖儿——
  “……三尺白绫挂梁间,盛装魂入阎罗殿!”
  余音渺渺,艳丽的衣角缓缓垂落……
  莲华垂着头,单薄的身影透出寂寞难言。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莫彦感叹道。
  莲华猛得抬头,精致秀丽的五官似乎被风吹散了,虚虚幻幻,“人生若只如初见……”
  喃喃的低语声飘散在荒坟上空,尾音几不可闻。
  【喂,回神,回神!】莫彦爪子挠了挠脚下石碑,“呲呲”地冒出一溜火星儿。
  莲华的神情放松下来,懒懒倚坐在莫彦踩的石碑旁,“我累了。”
  【你这是入戏太深,这可不好。】
  “或许吧……”
  莫彦摇头晃脑【人要往前看,总回头是木有出路滴!】
  “我已不是人了。”莲华仰头看他,瞳仁灿亮,似包含了浩瀚星空。
  【呃,没事没事,我也不是人了。】莫彦安慰他。
  “呵……”莲华清脆地笑出声来,“说得好像你以前就是人一样。”
  【那是!咱不光是人,还是女人!】莫彦昂头挺胸,颇为自豪。
  莲华摇头失笑,显然不信。
  【真的!】莫彦举起一只爪子作立誓状,【童叟无欺,货真价实的女人!】——有每月造访的大姨妈为证!
  莲华一脸费解,“我从未见过你这么,豪迈,的女人。”
  莫彦泄气了【意思我不淑女呗!】
  莲华默认。
  【好吧!】莫彦右爪“捶”左爪,【好汉不提当年勇!反正我现在是男的。往事如烟,就让它散了吧!哦!我果然是个坚强滴银……】
  莫彦自恋的扭头,以一只猫的形象搔首弄姿。
  “…………”
  
 
  ☆、守墓人
 
  远远的,一个老头儿提着风灯走过来。
  佝偻的身躯几乎弯成了虾米状,再看那张脸,沟壑纵横,皱得像朵黄黑色大菊花。
  正是这片坟地的守墓人。
  莫彦眼神好,托福于猫良好的夜视能力,远远地就看见老头儿面上黑气弥漫。
  【有死气?】莫彦瞅莲华。
  老头正好停在了莫彦与莲华跟前这座坟头。
  浑浊的老眼猛不丁看到两点幽亮,老头“嗬”地后退两步,半晌,擦擦额头的汗,嘶哑地道:“原来是只猫……”
  “他被妖孽缠身,命不久矣。”莲华仔细看看老头,道。
  老头挥手驱赶莫彦,“去,去——”
  莫彦看看莲华,再看看老头儿,仰天长啸:“无知是福啊——”
  老头就听“咪呀!”一声,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浑身哆嗦,眼看着就出气多进气少了。
  莲华责怪的看莫彦,“你吓他做什么?”
  莫彦一脸无辜。(奇怪!猫脸也能有表情?)
  莲华轻扬衣袖,一股淡淡的白光扫向老头,连那满面的死气似乎也被驱散了些。
  老头长吁口气,算是活了过来,定定神,对着墓碑磕了个头,“老婆子,我,我下回再来看你!”
  急急忙忙的走了,连风灯都不要了。
  看着老头跌跌撞撞的背影,莫彦一爪拄着下巴,【上回见他还没有死气的。】
  “妖孽缠身。”莲华淡淡重复。
  莫彦兴趣上来,【去看看?】
  莲华无所谓,“左右无事,走吧——”
  莫彦轻巧地跳下墓碑,纵身朝老头那方向跑去,落地无声。
  要说没穿越前,莫彦一直以为黑色是夜里最好的掩饰色,其实不然,灰色才是最能融入黑夜中的颜色,不信看现在,若是莫彦往阴影处一避,再合上双眼,整个就跟夜色融为一体了。
  莫彦语录:所以说么,黑色夜行衣什么的,弱爆了!
  莲华自然飘在半空中跟着。
  莫彦抽空回头瞄一眼,羡慕嫉妒恨【会飞真好!】
  莲华身形一顿,无奈地看着前面小小的身影。
  ————
  一猫一鬼躲在老头破旧的小房子后头,莫彦下半身挂在墙壁上,前爪扒着小窗户朝里头张望。
  【咦?本来以为这里只是落后些,原来我穿到古代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