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只为遇见你 作者:一一的虫子

字体:[ ]

 
 
书名:重生只为遇见你
作者:一一的虫子
 
文案
苏叶,前世悲苦交加
今生,只想守着阿娘自由、快乐的生活
但是,从他重生的那刻起就偏离他所想的航道
难道,他的重生只是为了遇见他而埋下的伏笔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叶,原朝 ┃ 配角:苏艾,苏泉,苏憨,陈斌 ┃ 其它:
 
 
 
  ☆、苏叶的一生
 
  1、苏叶的一生
  在南方的一个小乡村,村口的一个小院子里缓缓传来《母亲》这首细腻大气的歌曲的旋律。天空中飘着的小雨,仿佛也感染了这首歌曲对母亲无尽的眷恋。
  这是一个只有大概400平方米左右的老式乡下四合院,坐东朝西,砖木结构。西边是大门和门口一间门房;东边一排南北各间厢房,中间是堂屋;南边两间一间厨房,一间洗浴室。院子里因长年没有打理显得有些荒凉。一条青石板路大概也只有60公分宽从大门延伸到堂屋门口,两边的空地已经是野花野草的乐园。
  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
  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
  你爱吃的(那)三鲜馅有人(他)给你包
  你委屈的泪花有人给你擦
  啊,这个人就是娘
  啊,这个人就是妈
  这个人给了我生命
  给我一个家
  啊,不管你走多远
  无论你在干啥
  到什么时候也离不开
  咱的妈
  你身在(那)他乡住有人在牵挂
  你回到(那)家里边有人沏热茶
  你躺在(那)病床上有人(他)掉眼泪
  你露出(那)笑容时有人乐开花
  啊,这个人就是娘
  啊,这个人就是妈
  这个人给了我生命
  给我一个家
  啊,不管你多富有
  无论你官多大
  到什么时候也不能忘
  咱的妈
  啊,这个人就是娘
  啊,这个人就是妈
  这个人给了我生命
  给我一个家
  啊,不管你多富有
  无论你官多大
  到什么时候也不能忘
  咱的妈
  又是一年荷叶莲莲的时节,午后苏叶躺在堂屋老式的竹摇椅上听着手机里传来熟悉的旋律,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首歌曲。空洞无神的
  双眼望着门外空中飘荡着的毛毛细雨,思绪早已不知跑到哪儿去了。
  老话说的好这“七月的天如孩儿的脸说变就变”一点也没错,一个小时前的天还是晴空万里,知了鸣唱,骤然间就狂风大作,电闪雷鸣,空中的雨水就如同小石子般飞速向地面砸来,仿佛不砸出个新的天地誓不罢休,没过多久也许是累了就变成现在这样的如丝小雨。这样的天气也就如同无常的人生,也正是苏叶人生真实的写照。
  苏叶想到自己就觉得自己真的是世上最可悲的人。他今年四十岁是1975年□□你快要结束的时候出生,应该说是赶上了好时候,可这并不能为他带来多大的福利,因为他苏叶是一个私生子,一个一出生就没有得到祝福的孩子,阿娘一个人在村子里抚养他长大。七十年代末期的Z国农村乡下村子仍旧很贫穷落后,村民又十分的排外,所以苏叶在大多数村民的白眼和嘲讽中成长,慢慢体会世间的人情冷暖,这就使得从小就聪明的苏叶过早的早熟,性格内向。
  苏叶的童年时期和少年时期可以说是在爱与恨的两重天中长大的,阿娘及爷爷的宠爱、奶奶二个舅舅一家人的仇视。这才更加知道知识才能改变命运,将来有能力带着阿娘离开这里,16岁就能以优异的成绩得到老师的认可,同意提前参加高考。
  好的分数并不能给他带好的大学,反而差点给他带来了灾难,因为没权没势被人顶替了名额,苦求无门只有退而求其次上了本省的一所医学专科学校。刚毕业还没来得及参加工作,阿娘就因为长期劳累过度,油尽灯枯再也无法坚持下去永远的离开了他。
  经过五年时间的沉淀,终于在25岁时跟自己工作的所在医院一个护士结婚了,可不到二年的时间,他的妻子就向往大城市的生活拿了全部存款走了,只留下一句话:“我走了,不要再来找我。”至今也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影子。二个月前医院给职工体检时查出他得了肝癌而且发现时就已经是晚期了,这时他并有多大的痛苦,有的只是他庆幸自己因工作忙碌没有再婚和孩子。有时候苏叶自己都不得不感叹自己:这真是一个杯具,自己就是杯具的代言人。
  一个月前他辞掉县医院的工作,来到生他养他的小村庄,想走完自己人生最后的路。一个月的时间就让四十岁的他就如同古稀之年的老者,头发花白,骨瘦如柴,脊背弯曲,脸上布满了老年斑,最为明显的是左半边脸上一道较为深色的疤痕,仿佛就是他最大的特色。这道疤痕是他十五岁时他的三表哥苏明留下的纪念,因为他从小聪明好学又上学的早,所以十五岁时告诉阿娘要越级高考,以减少苏艾的负担。这让比他大一岁还在读初三的表哥苏明知道了,认为这是在打他的脸子,让他在朋友中抬不起头,正好碰到苏叶又来看望奶奶,拾起屋前的碎瓦片就朝苏叶的脸上狠狠的画下去。
  当时苏叶除了脑中一片空白就是眼前的一片红色。等他清醒过来脸上就已有一道十公分左右蜈蚣形的疤痕,从左眼角一直斜画到鼻翼。虽然阿娘去大舅家哭过闹过甚至打过,然而当事人除了一句对不起和一斤猪肉外其他什么事也没有,仿佛他们就是一个旁观者,与此事毫无关联。人生就是如此的无奈!
  苏叶抬手把放在肚子上的手机的音乐声关掉,缓慢的站起来走到门外,静静的穿过院子来到门房。门房很小,大约只10个平方左右,里面只有一张老式的单人床和一个老式没有上漆的五斗柜,这就是他阿娘的房间。五斗柜上放着一张女人的遗照,照片上苍老白皙的面容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候较好容颜。遗照两边各放置一盏电子香烛。 
  照片上的女人叫苏艾,是他苏叶的母亲,他一生的温暖与眷恋。这个院子就是他的家,是他的根,也是他心灵的归宿。
  跪在地上,对着遗像拜了三拜说:“阿娘,儿子想你了,很想、很想。不过我很快就会来陪你的,到时你别也骂我,但我相信你还是舍不得骂我的。呵呵!”
  苏叶不再跪着而是直接坐在地上并且背靠着五斗柜跟前,双手抱着膝盖,泪水不听话的直往外淌。“阿娘,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没有听你的话,好好的活着,好好的生活。可儿子已没有力气再活下去了,得了肝癌而且还是晚期早已扩散,没发现时身上还不觉得痛,现在发现了就感觉痛得难以忍受,只有靠杜冷丁止痛。阿娘,这都得怪你,是你没在我身边好好照顾我,才让我的身体得病的。
  昨天我买了很多的汽油,等雨停了,我就全都泼上,然后一把火把我们的家带走,不留给豺狼一丁点便宜。阿娘你说好不好,你不应声,我就当你答应了。”
  第二天深夜,村口的一个院子火光冲天,没一会儿的功夫,整个院子就陷入了火焰的包围圈。在这个炎热的夏季,有汽油的加持和热情夏风的友情赞助,火苗燃烧的更欢。
  一声惊呼:走水了,快来人啊,救命啊!走水了!
  等到村民都赶到的时候,火势根本已无法控制,火势太大,不用二个小时大火就渐渐熄灭,这一切都随之灰飞烟灭,仿佛从未在这世间出现过。
  “这人来到世上走一遭就是来受苦的,盼他们母子一路走好”。 留下的只有族长苏泉的一声叹息!
作者有话要说:  
 
  ☆、2、重生
 
  2、重生
  在无尽的黑暗中在不知游荡了多久,突然苏叶仿佛听到了阿娘的声音,一双温柔的手轻轻抚上他的额头,这怎么是阿娘的手,又用鼻子嗅了嗅,这也是阿娘的味道。他记得刚刚自己把自己的院子点着火后就快速回到房间吃了大量的安眠药,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其实他对这样无痛的死法是相当的满意。
  苏叶闭着眼睛轻声呢喃着:“阿娘。”
  “叶叶,阿娘在这里,乖啊,阿娘在这里”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真的是阿娘的声音。
  苏叶挣扎着睁开沉重的眼皮,真的是阿娘,就坐在他的身边。是上苍听到了他的许愿吗?让他来看看阿娘。泪水如同泉水般喷涌而出,如大颗珍珠般不停落下。如果这是梦境他愿不再醒来。
  “叶叶,是不是头还痛得厉害,阿娘帮你再揉揉”苏艾赶紧把双手放在苏叶的两边太阳穴上,轻轻的慢慢的揉着。“昨天可吓死阿娘了,如果你有个好歹,阿娘也不活了。”
  苏叶目不转睛的盯着阿娘,就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仿佛一眨眼阿娘就会不见了似的。这一切是这样的真实,苏叶也不敢开口说话,就怕一开口这一切就会化为虚无。从来没有发现这一刻是这样的幸福美好,泪水已经不知不觉打湿了阿娘的双手。
  苏艾焦急的说:“叶叶,乖崽不哭,阿娘现在就去借板车,咱们到刘医师的医务所再去看看,去打吊针,很快就会好,”还没说完就收回按摩的双手要起身往外走。
  苏叶一听,赶紧就抓住阿娘的手,什么也顾不得,他不想放过这一刻的幸福,带着哀求的语气说着:“阿娘,别走,求你别走,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求你,求你了阿娘。”抱着阿娘阿娘的手臂跪在床沿上不管不顾的嚎啕大哭。
  这一下苏艾慌了,平时最乖巧的孩子这是怎么了,吓得哭音都出来了,“崽啊,怎么了,快告诉阿娘。我们这就走,不找刘医师,阿娘背你到镇上去看病,别怕,有阿娘。”苏艾吓得都有点语无伦次,心里发慌,手在发抖,两脚直打飘。
  苏叶抱着阿娘发抖的手臂,手臂上温度是这样的熟悉,这一切不是虚幻的,而是真实的,难道他回来了,回到了过去,还是说他所经历的四十年都是梦境。这才看了看四周,这是十六岁以前自己的房间。身下的床是一张老式的架子床,床并没进行油漆加工,只有抹了一层桐油作为防虫处理。身上盖的棉被的被面也是深蓝色印花的土布,手摸上去十分的粗糙,还轻微有点刺皮肤,这才觉得自己是回到了以前有阿娘的日子。现在不管怎样自己都要先安抚阿娘。
  “阿娘,我没事,不去镇上,儿子就是想和你在待一起,儿子就是特别的想你了。”嗓子因许久没说话还有点嘶哑,边说还边用他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盯着他的阿娘,仿佛这样就能增加他所说的可信度,他记得阿娘最受不了他这样的眼神,每这样阿娘都会举手投降。
  苏艾看着这样的儿子心都熔化了,此刻什么都不记得了,只知道听儿子的,儿子说什么都好,哪里还管得了其它的。“好,崽说不去就不去。现在应该饿了吧,阿娘这就去打粥来,乖崽吃了再睡会儿。”说完就把苏叶轻轻扶好,顺便把枕头坚在床头让苏叶靠着,做完这一切就往外走拿吃食。
  看着阿娘的背影,苏叶怎么都觉得如此虚幻。但不管是真实还和梦幻,他都不在乎。只要他能再看到阿娘抱抱阿娘,再享受温暖的母爱他愿用世间任何东西去换。
  既然回来了,重生到了过去,那么他苏叶一定要重改人生,绝不能再象上一世得过且过似的混日子。
  好像想起了什么,苏叶连忙把手放在左脸上,摸到是一片光滑娇嫩的皮肤,还好没有疤痕。但是从现在起他再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的机会,当然包括他的脸。
  上一世因为他脸上疤痕不知受到了多少嘲讽和不公平的待遇,自从有了这道疤痕他的性格更加的内向,到死都没有朋友。虽然随着医学的进步,他的疤痕也越来越淡,在25岁时带上了大黑框度数不高的眼镜,如果不认真盯着看就几乎不显,也就是同一年他通过组织介绍和同一医院的护士结婚了。
  虽然结婚了,可两个人因为家庭背景的不同,学习环境的不同,追求的不同,几乎没什么共同语言,最后女方还是展翅高飞了。从这以后,脸上的伤疤彻底从脸上就转移到他的心里了,他再也提不起对生活的兴趣,除了病人,他甚至有点排斥人际交往,仿佛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平淡无奇的生活方式,孤独、寂寞已经和他熔为一体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