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金屋藏娇男 作者:曲小蛐(上)

字体:[ ]

 
金屋藏娇男
作者:曲小蛐
 
 
文案
一朝穿作陈阿娇,十年男神成基佬。
渣作者:没错,奏是这么简单粗暴(⊙v⊙)
 
鬼畜蛇精病重生攻X伪高冷真痴汉穿越受
 
前方高能加粗黑体请注意——
1.渣作者中学历史纯靠突击,本文只是借用典故之名,可拟架空,考据勿入,以免糟心,双赢握爪。
2.这篇文它不是正剧,想看三观正常的汉武请右上不送,认真你就输了哟(*/ω\*)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娇(男),刘彻 ┃ 配角: ┃ 其它:1v1,HE
==================
 
☆、第1章 被爹坑
 
陈娇他爸是个妻管严,刚结婚就怕老婆,一直到陈娇出生前都没改过来。
    在陈娇家里,妻为天,妻为纲,陈娇老妈说的话就是不用实践的真理,所以就导致在怀了陈娇养胎的时候,陈妈妈做了个梦,梦见自己生了个天仙下凡的闺女,于是陈妈妈非常坚定地认为自己怀得是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还没出生名字就已经定下了宝贝女儿的名字——大名陈娇,乳名花花。
    刚才说了,陈娇他爸是个妻管严,在这时候自然是毫不犹豫地捍卫老婆的威严,眉头都没皱就把“陈娇”两字刻上了族谱。
    于是,陈娇带着一张如花似玉的脸和一个如花似玉的名字被陈妈妈生下来了。
    刚被生下来的陈娇小脸白嫩嫩的,一点都没有其他小孩儿皱巴巴的猴子样——陈妈妈的梦都没错,如花似玉,仙女下凡似的,唯一的意外就是上帝捏陈娇的时候不小心多捏了个把儿……
    于是——
    护士:“恭喜您哟这位先生,母子平安!”
    陈爸:“谢谢您谢——等等,母啥?”
    护士:“噢看我忘了告诉您啦,您太太生了个大胖儿子呢!”
    陈爸:“……”
    护士:“哎呀先生,回神了,看您高兴得都丢了魂啦!”
    陈爸:…叫“陈娇”的儿子……你特么一定在逗我o__o
    在族谱的横眉冷对下,这个的名字就这样伴随着陈娇小盆友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十三年,直到陈娇小盆友第一天上初中的时候——
    老师:“陈娇。”
    妹子甲:“到。”
    妹子乙:“到。”
    陈娇:“到。”
    陈娇小盆友看着跟他一起站起来的另外两位软妹子,泪目。
    ——所以,世界上最悲剧的事情不是你有一个烂大街的名字,而是跟你一起用这个烂大街的名字的除了你之外全是异性。
    陈娇小盆友这天晚上一回家就去找陈爸了:“——巴巴巴巴我要换名字——”
    陈爸指了指族谱,高贵冷艳的族谱继续横眉冷对。
    陈娇:qaq……
    最后还是拗不过儿子挂在小脸上跟圆溜溜的大眼睛相映成辉的两泡眼泪,陈爸对着已经写了“陈娇”俩字的族谱开始发愁——改成什么好呢?
    陈娇还在一边碎碎念:“人家用‘娇’的都是女生,我是男子汉怎么可以用呢,会被别人误解的……”
    陈爸闻言,眼前一亮,大笔一挥,在族谱上添了个字。
    从此以后,陈娇就换了个酷炫狂霸拽man并且再也没有跟别人重复过的名字——
    陈娇男。
    经历了十二年的群嘲讽模式后,长着一张天妒人怨的帅脸的陈娇男找到了人生里第一个愿意跟他的名字放在一张户口本上,并且跟他那挑不出瑕疵的脸蛋摆在同一张大头贴里面的女朋友,而且是突然被娇羞的女神妹子主、动、告、白!
    然,陈娇男也只是绷着他那张帅脸,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己刷新的逼格点了个赞。
    没错,十二年的群嘲讽模式,将蠢萌可爱的陈小娇扭曲成了外在高冷面瘫只会在内心默默吐槽的中二男,例如此刻陈小娇波涛汹涌的内心——
    哥就是那盛开在万米雪山上的高岭之花,注定将普世之光洒向世界,你们这些鱼唇的凡人,怎么能够体会哥那来自九天之上、如同冰山雪莲般不容世人狎近的冷艳高贵呢呢(zi)呢(dai)呢(hui)呢(sheng)?
    ——在默默地自恋了三分钟之后,陈娇男的视线落回了手里的书上。
    作为一个高(li)智(gong)男(diao)神(si),手里拿着一本地摊上买来的、除了仿古封皮很新之外整本书都像是从斗里捞出来的、出处不详的《汉武故事》,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一件很神奇也很诡异的事。
    于是这就不得不说说陈娇男同学最近的心路历程了——
    ↓
    我的女神成了我的女盆友~\(≧▽≦)/~
    ↓
    但是她的男神不是我qaq
    ↓
    女盆友跟我撒娇让我向她男神看齐~(^_^)~
    ↓
    但是她的男神标准太高我一辈子都达不到t皿t
    ——没错,就是这么简单粗暴(⊙v⊙)
    既然没办法提高自身,那就只好努力贬低情敌了……陈小娇在心底暗戳戳地笑。
    于是陈小娇饱读汉武帝各路正史野史,在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约了他家女神,怀揣凌云壮志,奔向了抹黑情敌的康(bu)庄(gui)大(lu)道。
    然后,陈小娇发挥了他积攒十多年的腹诽功底,洋洋洒洒一篇言论将汉武帝的负心薄情刻画的淋漓尽致,最后结尾更是难得加了一句抒情——
    “上诏曰‘皇后失序,惑于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玺绶,罢退居长门宫’。至此,金屋崩塌,恩情皆负。”
    正当陈小娇沉浸在自己磁性(…)的声音中无法自拔,只听晴空一声“咔嚓”!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陈小娇终于切身理解并实践了晴天霹雳的科学可能性,并为之献出了绳命qaq
    在意识弥散之际,陈小娇给自己颁了个x贝尔为科学献身奖,并发表了如下获奖感言——
    上帝你个混蛋妥妥的汉武帝脑残粉!
    陈小娇没有想到的是,脑残粉索性把他送去近距离膜拜自己男神了。
 
☆、第2章 新时代
 
陈娇睁开眼的第一反应就是,如今的医院越来越人性化,变装play都引进病房了啊。
    然后还没来得及有第二反应,就见着床榻几米远处,屏风外木门乍然作响,一身华贵古装的女子抹着泪便走上来:“娇娇啊,你怎么这么想不开,你是个男子,是我刘嫖唯一的儿子,你和栗姬的那混账儿子是不会有结果的啊!”
    陈娇:……纳尼(-д-)
    是不是风太大……我没听清?
    刘嫖,栗姬……这两个名词对于最近恶补了他情敌秘史的陈小娇来说,怎么那么熟悉?
    过了半晌,陈娇试探性地开口:“那个,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是意外事故,不是精神病。”
    然后他便见那女子怔在那儿,然后以一副世界裂了的表情痛不欲生地……小碎步跑了出去。
    ……
    半个时辰以后,轮到陈小娇痛不欲生了,因为他的世界观,也被迫裂了。
    陈小娇第n遍确认:“我是馆陶公主刘嫖的儿子陈阿娇,你确定?”
    太医郑重而悲哀地点头。
    “……”陈小娇觉得自己大学之后就再没说这么多话,像个傻x一样地反复问同一个问题实非他所愿,but……
    他真的觉得自己的三观还可以再拯救一下t皿t
    “……那我是为什么昏过去的?”
    陈小娇把掉在地上的下巴捡起来,表情冻住,扛起一路飚负的逼格,冷冷地望着太医。
    太医擦了擦汗:“您喜……额,仰慕栗姬的长子荣殿下,结果前几日缠着……偕同荣殿下出游的时候,欲图不……额,不慎落入湖中,因而昏迷至今。”
    “……”陈娇刚冻上的表情再次裂了。
    太医还想继续:“您——”
    “等等……”陈娇扶额,气若游丝,“信息量太大,让我先缓缓……”
    太医惶恐地退下去了。
    只留下陈娇一个人呈面瘫状望天……花板。
    他穿了。
    还穿成陈阿娇了。
    还穿成男版的陈阿娇了。
    还穿成喜欢男银的男版陈阿娇了……
    所以……
    ——尼玛果然是我这个名字起得太天理不容了吧!
    还有那个汉武帝脑残粉,你敢这么对我,你等着吧,我我我……
    ——我会让你偶像还回来的,窝发誓!
    等到刘嫖再进屋子里时,陈娇正坐在床上对着自己的纤纤玉指发呆。
    听到有人进来,陈娇本能地抬头望去,不复之前的无暇顾及,这一次陈娇将进来的女子细细打量了一番——
    所谓“穿越必遇美女”,果然是真理;不过到了他这里,不适龄也就算了,怎么还是他这身体的娘亲呢?
    眼前的女子也就二十□□的模样,搁在三十分钟之前,对于陈美(diao)男(si)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艳/遇对象,而现在……
    “……娘。”
    陈娇试探性地张了张嘴,然后被自己童稚的声音和称呼囧到了。
    据他方才观察,这副身体绝对不超过十五岁,如今听这变声期未至的声音,估计也就十二三了。
    “娇娇,你好些了吗?”女子红着眼圈关切道。
    “……”
    陈小娇在心里默默地对那个称呼恶寒了三秒……大概原版陈阿娇就是被这么从小摧残,长大变态了吧。
    十二三岁的年纪,竟然宣称自己喜欢男人,还…欲图不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