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胖子光哥的幸福时光 作者:7seven(下)

字体:[ ]

 
 
    胖子光机械的端起饭盒,赌气般的吞了一大口米饭,却难以下咽。噗的吐了回去,愤愤的嚷道:“这样我能吃得进去吗?!”
    那人一手扶着车把,另一手却伸过来,朝胖子光双腿上扔了件东西。是一瓶“脉动”。
    “我不喝,我不是这意思!”胖子光抓起脉动,愤怒的喊道。脉动塑料瓶上传来的冰镇的凉气,却令他不由自动的拧开,咚咚咚的灌了两大口。“你不要以为给我买瓶饮料,就能打发我!”
    那人却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的盯着前方,认真的开车。前方是个丁字路口,车子拐了个弯儿,再次看见中午那家湖南人的店铺。胖子光这才意识到,原来车子一直在兜圈子。
    “你要是不想吃,就在后面躺着眯会觉。”这是那人说的最长的一句话,语气已经渐渐柔和。
    胖子光很无奈,正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发火还是吵架,也得对方同样来劲。自己叨咕半天,这人加起来的话也就十几个字。自己的两膀子气力,却像全部打到空气上,毫无声息。
    草了,玩深沉,玩神秘,故意气人是吧?老子才不上你当呢,你不说话,我也不说。妈妈的,大热天的,说话还得喘热气呢!
    胖子光气鼓鼓的倒腾着车窗,想干脆把饭盒扔出去,反正都被气饱了,还吃个P啊。只是丰田霸道是电动窗,胖子光没接触过这高级货色,举着饭盒去打不开。正在这种更加恼火的心情之中,车窗居然自动开始下落。胖子光一把将饭盒扔的老远,偷偷瞥向驾驶座,眼看那人左手正在按着身侧的一只按钮,这才恍然大悟。
    草了,有钱了不起啊?不就一辆高级的吉普车吗,看他得瑟的
    “哇哈哈!”胖子光实在按耐不住,哈哈大笑。瞬间所有烦恼抛到脑后,眼前阳光灿烂一片。
    草了,老子还以为他不喜欢自己了呢。看他这德行,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哈哈,哈哈!过瘾!我看你还假装冷漠。假装不理我不!
    胖子光恶作剧一般,故意将两条大腿分开大大的距离。又甩开裤衩,腰身下移,将胯部前倾。接着伸出左手,示威一样的拨弄着自己的家伙。
    “吱呀——”一声,丰田霸道一个急刹车,直接停在马路中间。那人刷的一下扭过头来,一把摘下太阳镜。愤怒的说道:“你”
    摘下眼镜的瞬间,胖子光也在紧紧的盯着,心里扑腾扑腾的跳动。占了三分之一面积的太阳镜落下的刹那,终于完全看清楚了这人的面容。
    果然是司马溪!
    只是,就连粗犷的胖子光也看出来,司马溪的脸怎么这么瘦这么黑了,那双眼睛布满了血丝,那眼神里其实不是生气,究竟是什么?是无奈、是纠结、是迟疑、是思念、是不舍、是关怀、是苦恼、是心酸、是感慨……
    还有深邃的,浓郁的,猛烈的——
    爱!
 
  ☆、第七十一章
 
胖子光刚要问点什么,司马溪却又迅速将脸转过去。一踩油门,霸道直接冲上路边。在一片树荫下停住,司马溪开车门,又狠狠的关上,也没熄火。
    司马溪走了十几步远,掏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大口,然后抬起头,遥望前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天气依然热,气浪依然涌。透过车窗,胖子光看着笼罩在热气中的司马溪,直觉得外面的天地都在摇曳,司马溪也在里面朦朦胧胧的颤动。时光却仿佛已经凝滞,恍惚回到了那年夏天,也是如此炎热。自己顶着日头,一口气端起高高一摞方便面箱子,以至于头部不得不侧歪着才能看路。司马溪跑过来,拿着他那条毛巾,认真的擦拭自己脸上的汗水。完全不介意,洁白被染成了黑色。
    哦,溪溪,你知道吗,其实我举着那摞方便面箱子好累啊,那么高,控制平衡很不易啊。可是我装出一副很轻松的样子,好让你给我擦汗的时候,不用着急。那条毛巾好香啊,跟你身上的味道是一样的。
    你这个臭小子,太坏了,回来不赶紧来见我。你知道不知道,你去深圳的那天晚上,我怕你受不了,假装睡觉。可是,我哪里睡得着啊?为了让你放心,我装着打呼噜,其实一晚上都没睡着啊,打得累死我了。你小子,真没良心,居然还来耍我玩。
    我草.
    司马溪望向远方。远方的气浪,令地面仿佛蒙了一层湿漉漉的水花。海市蜃楼一样,水天一色一般。有汽车驶过,泛起一层层波浪。自己的身子,是在颤抖,还只是气浪在起伏?未来,依然未必清楚。命运,依然要去把握。自己,仍然像一叶小舟,漂浮在这气浪中的汪洋中。只是,即便多么颠簸而辗转,无论还要面对多少风雨。终有一份安定在心中,那个能够停泊的港湾,就在不远的身后。
    那辆车上,的,那个人!
    光哥,原谅我!我要面对的,不仅仅是你一个人。我已经不是那个无知年幼的司马溪,生活让我明白,我所面对的不仅仅是你一个人。还有父亲,还有同事和朋友,还有整个社会!
    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那个字一直说不出口。不是对你没信心,而是对我自己没信心。而现在,我想,我已经有了足够的能力和实力,来搞定一切,更加搞定你!以你的性子,又如何能逃出我的“魔掌”?你身上有几根毛,我都.
    唯一请你原谅的是,我即将把你带上这条路。如果你不介意,请与我一同去面对荆棘!我都已经不再害怕,光哥,你那么强壮,我想,你也不会介意吧?你不吭声吗,那我就当你默认!
    整整一年零三个月,450天,10800小时!听不够,听不倦!
    如果我能活到100岁,我愿意再听72年,26280天,630720小时!
    如果有一天,我渐渐老去。那么,光哥,请将我紧紧抱在你的怀中,靠在你宽阔踏实的胸膛上,再次高歌一曲腾格尔的《天堂》。让我静静的闭上双眸,不再害怕,不再担心。我不会介意死后会飘向何方,因为我知道,这已经是天堂!
    司马溪担心胖子光着凉,便把空调开关调小了些。然后轻踩油门,重新行驶到马路上,缓缓前行,一直到了一家五金店门口。停下,看看时间,已经超过了下午两点。
    司马溪拍拍胖子光的大肚皮,胖子光却没反应。再用力拍了两下,这才被惊醒。
    “溪溪,你不耍我了?”胖子光见司马溪脸色柔和了许多,惊喜的喊道。
    司马溪微微一笑,又迅速恢复冷静。“我本来就没耍你。起来,穿上衣服,我教你怎么做业务。”
    胖子光无奈,磨磨蹭蹭的穿着衣服。“咋还没完了呢?”
    “你都已经跟李经理夸下海口,难道真逼着我一辈子不见你吗?”司马溪有些嘲讽的反击。
    胖子光一听这话,明显加快了速度。穿完,跟着司马溪下了车。俩人一前一后,走进店里。司马溪打量着这家五金店。面积很小,只有几个平方。所有的货物,摆放的都是乱七八糟。胖子光见司马溪没开口,以为要让自己来发挥,便把手伸向挎包,想取出产品图册来。
    司马溪却用手一拦,拽着胖子光直接走了出去。
    “哈哈,溪溪,你比我还疲软,话都不敢说!”胖子光嘲笑道,心里居然有些解气。一直被司马溪压着,这次终于扬了回眉。
    “我疲软?我都二十多年没用过了”司马溪冷笑回击,马上又意识到还得严肃,不能功亏一篑。急忙又换了平静的口气,解释着,“这家店,货品杂乱,码放完全没有分类。一眼望去,全是三线之下的杂牌子。面积又这么小,根本没有开发的价值。若是给他铺了货,反倒影响雨田的声誉和真实度。所以,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
    “哼,那万一将来人家发了呢?”胖子光已经听明白了,嘴上却不肯服软。“你肯定会说,将来发之后来再来开发呗?”
    司马溪没搭理他,心说,光哥还行啊,一点即透。看来之前这个死胖子,肯定没用心工作。
    不一会两人又进了另外一家。一进门,胖子光就开始打量。照司马溪的说法,这家货物摆放整齐,分门别类。同时也有不少名牌产品,面积也不小。于是,自己又去掏产品图册。司马溪却是几步走到店子北角,一座观音大力士之前。双手并拢,拜了三拜。
    胖子光掏出产品图册,摆在店主面前,便要介绍来意。那五十多岁的店主却全然不理会,把脸直接朝向司马溪,称赞道:“刚才看你的姿势,两手十指并拢,合掌斜向上,当胸。两足作八字式,左右足跟距离约二寸左右,足尖距约八寸。厉害啊,现在像你这样门清懂礼节的年轻人,我都没见过第二个!”
    说着,双手抱拳朝向司马溪,表示敬意。司马溪却将身子微微向旁边一侧,又双手还礼。“您过奖了。不过商家一般供奉关二爷或者财神爷,您这里如何是观音大士,难道”
    店主面露愁色,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幽幽说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罢了。”
    司马溪急忙安慰道:“失礼了。种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还要努力不放弃,愿您全家平安!”
    签完协议,胖子光紧紧跟在后面,一脸迷糊。
    “溪溪,你俩说啥呢,我咋一句也听不懂。而且,都没怎么介绍产品,这老板咋这么痛快呢?”
    “谈业务,要七分家常,三分业务。全业务,或者太多家常都不合适。我刚才投其所好,老板自然对我欣赏又没了戒心,合作就好谈多了。”司马溪耐心解释着,又补充道,“他家里可能有人患了绝症,有些无奈有些放弃,所以说了句全靠天意和平常心的话。我则用佛语鼓励他,还是要尽力挽救,即便无果,也是善缘。”
    胖子光听得目瞪口呆,老半天才敬佩的问道:“溪溪,你咋啥都懂呢?”
    司马溪抬头远眺,目光里满是惆怅。“光哥,你知道我喜欢男人。所以我也不瞒你,世间难容,有几次我甚至郁闷得想去出家,这才接触了一些佛学。”
    胖子光感受到了司马溪的无奈,忍不住又问:“溪溪,难道这事你真的改不了吗?”
    司马溪没有说话,心里却说,也许不是不能吧,而且即便不能,我也可以孤独一生。可是,为什么偏偏让我遇到你这么个死胖子,现在就是真的能,也不愿意去改了!
    两人又经过三家五金店,见规模实在太小,便没进去。一会车子开到了另外一个小区,叫做“碧玉华府”。下了车,司马溪指着一幢幢高层住宅,说道:“你看,这些楼从外面看,每条楼道距离很宽,每层却只有两个单元,证明每个单元住宅面积很大。楼房外表刷的都是自动除污的特殊涂料,楼间距也很宽,有车库,有大面积绿化。那么,综合这一切,光哥你想到什么了吗?”
    胖子光拧着眉头,眯着眼看着高楼,突然一拍脑门。“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这里的小区是那种,咋说来着,哦,高尚住宅区。那咱雨田这种高端价高的产品必定十分适合这里。”
    见司马溪微笑,胖子光明白,终于说到点子上了。
    接着便到了一家五金店。这家店就在小区的底商下,面积和规模都很大,里面好几个活计在忙碌。两人进了门,胖子光刚要向一位穿着高档的,一看就是老板的男子走去。司马溪却一把拉住他,低声说道:“没见老板正在打电话吗?现在这个时候走过去,人家哪有心情和时间跟你谈!”
    司马溪见灯具那里有个伙计正在应付一个客人,介绍的很不专业,就过去帮忙。那伙计本来就是个新来的,见有厂家业务给自己帮忙,自然乐得清闲。结果,全变成司马溪卖货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