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魔王难养 作者:漫空

字体:[ ]

 
 
文案 
穿越成洞仙派第一传人的宅男叶宇,发现自己肩扛宰掉武林第一大反派的任务。
叶宇表示此等能震惊武林名扬四方的“好事”还是留给有能之士,他只想混吃等死退隐江湖。
但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这里不刷反派就要死?任务跟生死绑定简直就是流氓买卖。
这是一个苦逼去刷魔王,却把魔王刷成基的悲伤故事。
 
黑暗反社会渴爱攻—混吃等死宅男受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朝闽——叶宇 
  
 
第1章 重生
    无波如镜的水面上,印出这个男人冷若冰霜的脸孔,冰冷而精致的凤眼微微往上扬起,薄唇浅淡,肤色如冰雪。他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黑色的头发很长,身姿挺拔如松。不笑的时候简直就是拒人千里之外。
    渐渐的,水面上的脸孔有些扭曲,那拒人千里的脸孔变成一种说不上难看却很诡异的生动表情。
    叶宇沉默良久,才终于想明白这个男人是自己。他其实记不太清是怎么来到这里,反正一觉睡醒后睁开眼,就发现自己挪了个地方。
    这是个四方形的洞窟,洞四周都被不明利器削平,洞几十米高的顶端有一个螺旋状的洞口,月光从这个洞口洒落而下,如银粉飞扬。这里只有一个石台,像是床,没有被褥,没有枕头,只是简简单单一块长方形的石头。
    他醒过来的时候就是躺在这块石头上,而现在石台上放着的是一把剑,外形很古朴。叶宇不费吹灰之力就抽出剑,剑光冰寒刺骨。随即他就将剑合上,放置到一边去。
    这个洞里还有一个泉水谭,他就是在这里看到如今的样貌。
    于是他心里仅剩下的靠谱猜测就是他还在做梦,或者他穿越了。显然后者比较靠谱。他用了半天的时间沉思,脑子里似乎还留存有前主人的一些记忆,这是一个……武侠世界?
    脑子里的记忆断断续续的,有些模糊有些清晰,他习惯性地整理归纳起来。
    这个男人也叫叶宇,二十一岁,洞仙派现代掌门的大弟子。武学天资纵横,根骨奇佳。孤儿,自小嗜剑,尊老爱幼,面瘫,品德良好,还有宅。
    在同名后,他发现原主人跟他有许多相似之处。他打游戏天资纵横,父母双亡,自认尊老爱幼,品德良好,因为宅多了所以经常面瘫。唯一差别的是对于剑道他完全没有感情,你不能期待一个现代人能立刻对这些玩意产生同生共死的狂热感。
    知道自己穿越后,叶宇沉默寡言地盘腿坐在石台上,一坐就是整整一夜。他旁边的剑也孤零零陪着他,月光倾斜而过,等到月落西山,苍白的黎明之光进入到他的眼眸里时,叶宇才确认自己是真的无法回去。然后他开始思考在一个全新的地方要怎么生活下去,他本身就是一个粗枝大叶的人,无父无母无妻无子无牵挂,换个身体挪个地方对他来说也没觉得怎么样。
    虽然这个身体还留存有一些记忆,但是并不是全部,除了一些关键的身份信息外,剩下的就只有某些可能是原主人印象深刻的记忆。这些深刻的地方,无一例外都是关于剑。
    最深刻的一个回忆是这个人拜师求艺,当年洞仙派大弟子与天流山掌门相约武林大会一战,九霄山上,洞仙派一剑落九霄,惊艳绝才的场面震惊了当初的孤儿。后来那个孤儿一步一步地走入洞仙派万顷竹海,花了三年的时间终于走出了洞仙九转竹林迷宫,然后跪在洞仙派门口七天七夜,雪埋过腰才被收入洞仙派。
    洞仙派每一代只有一个弟子,师傅过世弟子才能下山,下山的弟子都会有一个师门任务,完成任务后此弟子才算是出师,顺理成章地成为一派掌门,虽然这个门派只有他一个人。
    叶宇现在就处于师傅刚刚过世,他要下山去完成师门任务的阶段。
    原来的叶宇跑到哪里去了?这种无解的问题叶宇没有纠结多久,他发现这个身体原主人跟他原来一样,无依无靠,没有人认识他,他也几乎不认识任何人。记忆里还留有师门任务,当今武林魔道与正派正处于争斗白热化,武林正道中流砥柱昆仑门发出天下追杀令,凡魔道者,杀!
    魔道在尊者朝闽的带领下,势必要与以昆仑门为首的武林正派联盟硬磕到底,逆我者死。
    而洞仙派现任刚刚过世的掌门,给叶宇的任务就是去宰掉朝闽,肃清武林邪风。
    既然消化完穿越的玄幻事实,接下来就是要制定目标,他要怎么在这个明显乱七八糟并且完全跟现代不一样的世界活下去。
    他很宅,也很懒,对生活品质从不挑剔,一日三餐正常,一间三室一厅的房子,口袋里有些存款,有个能打发时间的兴趣爱好,生活当然是越简单越好。一个人习惯了,也没有遇到什么心动的女人,当然得过且过。反正像他这么没有上进心的家伙,还是一个人找个角落自生自灭不要连累他人比较好。
    至于洞仙派的任务,虽然脑子还储存一些这个男人的记忆,但是他并没有半点被感染到。要他拿着剑去捅死武林邪派什么的,这不是该警察来做吗?很显然在这个身体的原主人脑里没有一丝关于衙门公务员的记忆,这个世界负责主持正义的地方大概就是那个千年大门派昆仑门,只要有魔道出来霍乱人间,他们就负责出召集令倾巢去荡平那些邪魔外道。
    听起来这个昆仑派就像是免费特警,他们都是剿灭邪派的专业人士。叶宇表示他还是找一个不错的深山老林,盖间竹屋,种菜养鸡去隐居吧。至于师门任务就交给专业人士去做,他这种状态只会拖后腿。
    然后他从石台上跳下来,才开始有兴趣研究起自己的衣物穿着。白色的外衣特别长,到达脚腕上,飘然若仙的外袍下面是轻浅的淡绿色衣服。他穿的是布靴,靴子很贴脚型,看来原主人的生活质量非常好。至少衣物的质量摸起来就不是淘宝便宜货,他才想起石台上那把剑,回头一看,剑鞘外表是接近黑夜的深褐色,一种古香古色的朴实迎面而来。
    叶宇将剑拿起来,自然而然他的手就知道怎么正确地握住它,就仿佛它已经放在他手上一万年,挥动它已成本能。
    “青竹……”嘴里突然轻喃出声,叶宇后知后觉才发现这是这把剑的名字。他甚至有一秒的失神,手指已经顶住剑格要拔出来,心未动身先行。在手挨住剑柄时,身侧右脚已经朝向外面,剑还没有真正拔出来身体自然而然就知道要怎么舞动出一套剑招。
    这仅仅只是一秒内的本能反应,身体完全不归大脑指挥,正确地说是大脑的反应能力还不如身体的速度。
    叶宇僵硬了一下,才将这种本能压下去,提着剑就往洞口走出去。洞口不远,他转个弯就看到一个半圆形的大洞出现,不知不觉他已经坐了近一夜,从洞口看出去,天空灰蒙蒙,黎明之前破晓将至。
    一阵强风吹入洞口,将他的外袍席卷而起,叶宇沉默地站在洞口前,一时间回不了神。一望无际的苍茫绿意铺天盖地迎面而来,他站在高处,视线由近到远,所及之处都是竹子。
    山峦连绵,竹海无边。
    风声掠过的时候,他清晰地听到竹叶彼此间的摩擦碰撞,一时间就像是战场上铁马金戈厮杀而过。他大脑里突然就冒出这里的地势路线图,洞仙山脉,延绵千里,主要植物是竹子。洞仙派剑法以竹姿为基础创造而成,柔中带刚,遇风轻折,韧而不倒。
    他连忙甩甩头,重新将那些别人的记忆塞到无关紧要的格子里。洞口蜿蜒而下的是一条险峻的小道,叶宇慢慢地沿着小道走下去。身体出乎意料的轻盈,仿佛随时都可以御风而行,那些竹叶的声响变成某种很奇异的节奏,随着他的脚步而响起。走着走着,他都觉得自己变成一棵竹子。
    小道尽头是一条长溪,从山峦中蜿蜒而下,在低洼处如瀑布倾泻溅落,形成一大片水潭,水里面都是形状各异的鹅卵石。溪水边建有一个竹亭,叶宇走过竹亭,沿着曲折起伏的鸟道一直往前走。他根本不用思考要往哪里走,身体自动帮他做决定,他发觉连呼吸的节奏都不一样,气息非常绵长,就算他跑动起来也跟散步一样。
    这个身体真是健康,叶宇面瘫地想。
    他看到一栋高脚竹楼,人字屋檐栏杆式样,竹楼四周都是竹子,他每一次呼吸都能清晰地闻到竹子那种清新的味道。真是个养老的好地方,要是有台联网的笔记本可以打魔兽就完美了。
    叶宇一撩长袍下摆,直接跃上竹楼,两三米的高度他跳得潇洒无比。这个动作就是传说中的轻功,叶宇觉得非常有意思,这个身体留存的本能无时无刻不再告诉他,什么动作他能做得到。
    竹楼栏杆的走廊角落放置着打水的竹筒,还有一些深色的水罐。竹子编制而成的门板上还能看到一些干枯的竹叶纠缠到竹条间隙里,门半开着,叶宇推门而入。
    进入到堂屋里,脚踏过的地方都是沁凉的竹地板,屋子的摆设很简单,中央铺着张巨大的竹席,摆着一条几子,上面笔墨纸砚齐全。一个棋盘放置在笔墨旁边,上面的黑白棋子全乱了。在墙面边放着书架,塞着一沓沓的线状书籍,露出的封面都是墨笔繁体字,他清楚地知道这些都是什么书,书里的内容伴随着飘渺的墨香慢慢地从记忆里出现。
    感觉就像是捡到别人现成的知识,叶宇有点不好意思地想着,接着坐到几边,摸到几把灰尘,用力地吹了吹。
    用袖子将那些灰给抹干净后又从笔筒里抽出一根毛笔,看了一会,手指灵活地转了下笔。又看到墨砚边是一个浅底的小碗,碗里有清水,清水上面漂浮着半片竹叶,就淡淡的一抹绿色痕迹,衬托得深棕色的碗底非常赏心悦目。
    他好奇地将墨块拿起来颠了颠,说实话,他除了小学三年级报过书法班握了半个月的毛笔外,其余时间还真从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可惜他对于改良书写工具没什么兴趣,只好试着磨了墨,笔尖快速往墨水里一划,往纸上直接落笔成花。毛笔字开始有些涩,渐渐又圆润起来,这个身体写得一手好字。
    叶宇再次觉得自己捡到便宜,也不知道这身体的叶宇跑哪里,要是他们是彼此换魂了,那个叶宇绝对会气到吐血。他跟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根本没法比,要是让原来的他直接从高楼轻功跳下去,绝对分分钟摔死。
    将毛笔扔回笔筒,叶宇直接往后仰倒在铺着竹席的地上,他双手枕着后脑勺,凝视着竹楼的屋顶,悠闲地想以后就在这里宅着吧。宅够了就外出一趟看看这个不知哪个朝代的世界,然后又继续回来宅着。
    竹林干净,还有一大堆竹笋可以吃,竹筒饭啊,竹叶粽子,炒竹笋……这里就他一个人,奇怪,那吃饭的问题要怎么解决?难道堂堂洞仙派传人要自己去捞鱼挖笋?
    这个问题奇迹地没有任何记忆,叶宇思考这个问题思考了很久,最后他闭眼睡觉,打算难题明天再解决。不管怎么样,混吃等死,慢吞吞的竹林养老生活方式是多么绿色无污染。
    至于那把剑就塞到竹筐里,等到找不到菜刀的时候再考虑拿它来切菜。真是美好的生活方式。
    叶宇含笑睡去,隔天醒来一脸狰狞,五脏剧痛,他张嘴一大口鲜血就喷出来。接着剧烈咳嗽,有股冷到骨子里的冰锋锐意正在他脆弱的体内兴风作浪,他从来没有这么痛苦过,这种痛楚让他无力地蜷缩着身体。
    原主人的记忆断续出现,叶宇才发现这种记忆碎片多么不靠谱,他不知道这个身体正在面对死亡啊。
    
 
第2章 誓言符
    洞仙派,每代弟子一人,祖师爷要求弟子根骨绝对要最好,不然宁愿洞仙派断了传承,也不能将剑法传下去。而且每代只能教导一个弟子,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将洞仙派剑法发扬光大。
    一个人将洞仙派的剑法发扬光大,然后呢?继续找下一个倒霉的弟子,让这个替死鬼继续学习剑法,把这种被门夹了的剑法继续发扬光大。话说这剑法学了又不能开班授徒收取教师费用,学这玩意有毛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