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解除单恋循环 作者:起司鸡

字体:[ ]

 
书名:解除单恋循环
作者:起司鸡
 
文案
有一天放学后,有个奇怪的人从校园禁地里面走出来,看着祁楚涵无声饮泣潸然落泪,手腕处还不停流着血,祁楚涵明明与他素未谋面却对此景蓦然心塞。
从这一刻起,祁楚涵发现他身边整个世界都不正常了……
 
凡人半吊子魔法师攻x精分魔王的第二人格受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穿越时空 现代架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泽,祁楚涵,祁亦泱 ┃ 配角:有跟没有都一样 ┃ 其它:魔法,精分,羁绊,自攻自受(误),自带鬼蓄(误)
 
  ☆、第1章
 
  下午放学时分,钟鸣自高耸的钟楼响起六遍,空气震动的声波涟漪在整个校园内回荡。
  落晖渲染出的绮丽色泽在无云的苍穹之中绵延千里,犹如宣纸上无意泼湿流淌四溢的彩墨。
  祁寺魔法学园的学生稀稀寥寥地在学生食堂和宿舍大楼之间走动。
  空旷的操场上无人经过,在地上啄着的白鸽不知被什么惊动得忽然四散而飞,翅膀扑动的声音一下子打破了安静的氛围,白鸽绕操场飞了半圈又于远处重新落回地面,一切平静如初。
  在学校初建便落成的钟楼耸立在位于操场边缘的蔷薇玻璃花房之后,墙身外壁洁白如新,丝毫没有岁月洗礼过后的历史痕迹。
  它被视为校园禁地,严禁学生擅自内闯,大门被金银黑三道魔法锁链栓锁,无人知晓里面的构造,也没有任何关于钟楼为何被上锁的流言。
  全校除了祁楚涵一个人以外,所有人都把钟楼的存在当作既成的认知,对此缄默不语也不作好奇。
  操场就在祁寺学园的普赛克学院院楼附近,应用魔法系一年级新生祁楚涵不记得自己从何时养成了这样的习惯,每天吃过晚饭就会到操场散步,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动,放空了自己什么也不去思考,走到落日全部没入地平线之后才回寝室洗漱。
  他最喜欢走到操场边缘临近蔷薇玻璃花房的地方,蔷薇芬芳的气味从里面远远飘来,令人心神宁静。
  各处安静,连树叶的响动声都没有,静得犹如一首曲子前奏响起之前的休止,生怕呼吸都会惊扰到此刻的静谧。
  忽然间一丝暗暗流动的微风轻轻撩动起祁楚涵额前细软的发丝,他似乎心有感应般地望向那个被禁入的校园禁地,平时封锁着钟楼大门的锁链不知从何被打断,沉重地垂落在地面上折射着哑色的金属光泽。
  铁制的大门半掩着微微敞开了一个人能勉强通行的缺口,门前站着一个身材颀长却落寞又落寞的身影,似乎就是从钟楼里面走出来的。
  目光对接之时,祁楚涵望见了对方从眼角缓缓淌下的泪水,泪痕划过半脸在轻颤的下颌处滴落。
  那双眼眸里写满了看不尽的疼惜的痛楚和缱绻的柔情,隐隐约约还闪动着一点无助的绝望和孤独的悲哀。
  祁楚涵远远地望着这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却蓦然地对此景感觉到了莫名的心悸。
  祁楚涵下意识地走近那个人,那个人默默地站在原处无声地饮泣,目光寸步不移地跟随着他的脚步,似乎在等待他的靠近。
  走到十步开外的地方时,祁楚涵才发现那个人自然垂下左手手腕处有一道狰狞的伤口,鲜红的血液流经手掌心从微曲的手指指尖凝成血珠低落地面,染红了脚边的泥土,有几滴还溅到了他的鞋面上。
  断腕之伤一定疼痛难忍才对,可这个人却好像浑然不觉一样,任由血液随着时间一起流走。
  他的长相很是俊朗,可是脸色却很差,英挺的眉毛下是一双被眼泪沾湿睫毛仍然清澈通透的眼睛,浅浅抿着的双唇发白着毫无血色,不知道是不是失血过多,整个人看起来瘦削又虚弱。
  “同学,你还好吗?你受伤了。”祁楚涵犹豫着,打量了一下陌生人,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
  “楚涵,我很痛。”陌生人没有低头看他那可怖的伤口,依旧眼神软软地落在祁楚涵的脸上,却开口了回答他的问题。
  为什么他会知道我的名字,我们认识吗?
  祁楚涵这样想着,脚步却自然地往陌生人的方向走近,一步一步走到他的跟前。
  “我带你去校医院吧。”祁楚涵提议道。
  “好的。”陌生人温顺地点了点头,脸上挂着未干的泪痕,跟在了祁楚涵的身后。
  校医院的灯光昏暗,斜阳最后的光线带着诡谲的颜色,从偏侧的角度照射在室内,被人的身躯遮挡着前路在病床上投下轮廓清晰的影子。
  整个校医院只有一个当值的校医,连挂号室都没有人,不知道是不是都去吃饭了。
  校医院里的病房也全都紧闭,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住院的病人,走廊空空荡荡的,说话都能听得见回音,平时三五个在这里等着处理医保手续和挂号等看病的学生今天竟然一个都没有。
  陌生人在消毒清理包扎伤口的时候一言不发,疼了也只是默默地瑟缩了一下,紧了紧眉。
  祁楚涵不敢看他的伤口,只好去看他好看的脸,他感觉到了祁楚涵的目光,转过脸来仰视着站在病床旁边陪伴着的祁楚涵,用完好的右手揪住他衣摆的末端,疼得指节都发白了。
  他的动作就像在低低地哀求着,你别走。
  校医为陌生人包扎好之后就拿起医疗用具走出了病房,留下房内的两个人。
  祁楚涵憋了半天,终于找到问出口的机会,“你是谁?”
  陌生人说:“我叫陆泽。”
  “我们之前认识吗?”
  陆泽沉默了一阵,似乎在考虑如何答复,“我们曾经见过的,你不知道我,但我认识你,普赛克学院应用魔法系一年级生祁楚涵。”
  祁楚涵怔愣了一下,暗道我在这所学校有那么出名吗?于是又问,“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名字和我念的专业?”
  “我还知道你的生日,身高,体重,星座,血型,饮食习惯,三围尺寸,婚恋情况。”陆泽说。
  “……”
  等等,生日星座血型什么的也就算了,知道我的三围尺寸和婚恋情况是什么鬼?
  祁楚涵被吓到了,吭吭哧哧地问:“你,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陆泽却沉默了。
  “你是从钟楼里面走出来的吗,你为什么可以进到里面去?”
  陆泽依旧不答话,好像死机了一样,还垂下了视线避开了祁楚涵询问的眼神。
  之后祁楚涵再问什么问题陆泽都像突然开启了静音模式一样低着头抿紧双唇怎么也不肯开口回答。
  祁楚涵有点泄气,只好放弃了询问,“既然你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衣角又被人勾住了,祁楚涵回过身,陆泽抬起脸来眼中又是那种委屈得令人心乱的神色,“我没有地方去,你可以收留我吗?”
  祁楚涵有点为难,“你没有自己的寝室吗?”
  陆泽可怜兮兮的,像只被人遗弃了见到脸色和善的路人便蹭着他的裤腿的流浪猫。
  好奇怪,祁楚涵觉得自己好像完全无法拒绝这个人的要求,好像答应他是犹如吃饭睡眠呼吸一样潜意识里出于本能必须做的事情一样,而且只要被这个人的这种目光直视着,心脏就会堵堵的不舒服。
  祁楚涵不适地按了按胸口,“我收留你也不是不行,不过我要问问我的室友同不同意。”
  陆泽又是点点头,从病床上下来,默默地跟在祁楚涵身后,手指还紧紧地勾着祁楚涵的衣角。
  当他们回到祁楚涵的寝室时,祁楚涵的时候温岩初正背对着门口趴在书桌前不知道写什么没有回过头来,祁楚涵和陆泽等了一阵都没有等到他回头,于是祁楚涵先开口了。
  “温岩初……”
  话音刚落,温岩初瞬间转过身来向前甩了一下手,一张边沿锋利的纸片从他指尖飞出,并径直往陆泽的方向飞来。
  陆泽就好像预料到他的动作一样面无表情地转开一个角度,任由纸片从他的脸侧飞过,钉在他身后的墙上。
  墙上的纸片背面勾勒着复古的藤蔓花纹,正面是温岩初刚劲有力的字体,隐隐散发着纸张墨水混合着蔷薇的香气。
  是决斗战书。
  “……,这个人想住进来你可以搬走……吗?”祁楚涵目瞪口呆地把整句话补充完。
  温岩初死死地盯着陌生的来客,嘴角勾起一个不带任何善意的微笑,语气挑衅,“想赶我走?决斗吧。”
作者有话要说:  任性强行开坑!清水向!剧情向不傻白甜魔法童话故事 1v1 HE
 
  ☆、第2章
 
  祁寺魔法学园是个崇拜强者的地方。
  为了消除差距就把差距极端化,强者更强弱者更弱,不强不弱的人要么选择欺凌弱者主动变强,要么只能任由自己被强者欺凌主动变弱。
  在这所锄弱扶强的学校里,胜利即王道,私斗不利于和谐是被禁止的,但是学生之间老师之间甚至师生之间允许在按照校规情况下发出决斗战书要求正式对战。
  对战双方各自使用魔法控制对方,以取下对方镶在战服第二颗纽扣上面的魂石为战胜标志。
  第二颗纽扣是离人心脏最近的地方魂力最充足,取下这颗魂石就可以吸收对方的魔法力量为己所有。
  败北的一方必须心甘情愿地接受因魂石被取而失去大部分魔法力量成为底层弱者的事实不得反抗,否则以违反校规为名逐出校园。
  看似很残酷的规定,但是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好像也是燃燃哒呢。
  陆泽把战书从墙上拔下来,说了一句,“接受挑战。”
  纸片立即在他手上开始自燃,最后烧成一小堆黑色的灰烬,在陆泽的手指之间捻了几下便消失了。
  陆泽转身往楼下走,祁楚涵消化了一下整个过程,反应过来追了上去,“陆泽,你的手不是伤了吗,还怎么决斗?”
  太久没有听到祁楚涵对自己的关心了,陆泽转过脸来温柔地一笑,抬起右手,“这只手就足够了。楚涵,你是在关心我吗,我好高兴。”
  祁楚涵的脚步都顿了一下,一头雾水地“啊……?”了一声,又闭上嘴默默地跟上。
  陆泽和祁楚涵沿着来时的路往操场方向走。
  整个操场在几分钟之内变成一个决斗赛场,跑道降到地底下,升起一圈足有十行座位的观众席,中间的草地变成平地并升高成舞台状,观众席的两侧外面各有一条楼梯,楼梯的顶端链接着一条约二十五米长的隧道通向赛场。
  此刻观众席上坐满了人,人声鼎沸,全场的射灯都汇聚在赛场的中央,观众席上的人脸都模糊一片淹没在黑暗里。
  陆泽绕到右边那条隧道的楼梯入口,回头看着一脸不知道该跟上还是该自行到观众席的祁楚涵,开口道:“你跟着我,待会儿就站在我的身后,我会保护好你的。”
  明明才过去两个小时,仿佛初次见面哭着跟自己说痛揪着衣角求收留的不是眼前这位陆泽一样。
  他的左手手腕上还裹着纱布,脸色依然差得好像随时倒地昏迷不醒一样,嘴唇白得发紫,体型瘦弱得让人不敢直视。
  可是他说话的沉稳语气却给祁楚涵带来莫名的巨大安全感,巨大到他觉得陆泽有十足的把握会取胜,也巨大到他完全相信陆泽有能力保护他,纵然他连自己无缘无故为什么需要被保护都不知道。
  祁楚涵尾随陆泽步入漆黑的隧道,往隧道末端发光的出口走去,一阵奇怪的风迎面吹来。
  不过三十秒时间,当他们走出隧道进入赛场的时候,祁楚涵的眼睛一下子适应不了场内的强烈光线抬起手挡了挡眼睛,难受地眯着眼睛脸往陆泽那边偏了偏。
  当场眼睛就重新睁开了,睁得大大的,看傻了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