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良臣没锦+番外 作者:洛红绯(下)

字体:[ ]

 
  慕锦夜思虑良久,闭上眼,重重的说。
  云苍从慕锦夜提起慕锦擎时,眼中的光芒和隐痛,看出了他内心深处的牵绊。
  这是个消解他们两个之间嫌隙的好机会。
  云苍岂会放过。
  龙华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慕锦夜,牙齿咬得紧紧的。
  云苍悄悄看他一眼。
  正好,看看龙华是否真的对慕锦夜有情义,如若尚浅,断然不会容忍,自己喜欢的人心中还惦念他人。
  “锦夜,既你如此说,当该成全我,何况,你该心中明了,对我,你并无爱意,恐怕,只是不想我接近慕锦玄,不想他获得良人,不想他明明造就了别人的痛苦,窃得了别人的东西,还能得到一个人。更或者,你比他更想得到一个人的垂青。当年,欲得而不能,欲说而不敢,你一直在等,在等一个人。”
  慕锦夜突地站起,跨步上前,捂住云苍的嘴,低着的头传来啜泣的细微声响。
  龙华默然的站起,走过来,扶住慕锦夜。
  “喜欢一个遥不可及的人,并无丢人,我深知那种无力,小夜,我也可以等,等你放下那段。”
  云苍见此,心中蔚然。
  但愿,慕锦夜看到,龙华就是上天给他的良人。
  慕锦夜伏在龙华手背上,肩头抽动,却死也不流泪。
  云苍知道,慕锦夜已经开始要放下,这是最后一次为过去祭奠。
  慕锦玄被慕锦夜,至亲之人记恨,云苍不想看到。
  虽然有了这段插曲。
  慕锦夜还是如他所言,留了好几天。
  他与云苍已然成了无话不谈的挚友。
  期间,他说了那段过去。
  就是一个自卑孩子的暗恋。慕锦擎一点都不知道。
  云苍告诉了慕锦夜,慕锦擎还有个儿子,慕锦玄保护的很好,当初就是因为这个孩子,慕锦玄才狠心要除去自己。
  “原来,是我太理所应当。锦玄,原来如此艰辛。”
  说着,慕锦夜偷偷在云苍脸上偷了一口。
  “云苍,你猜错了一点,我对你,还是有喜欢的,不过你说的对,这种喜欢或许只是一时兴起和往后的习惯。哼,你对我那么凶,我也得讨回些彩头嘛。”
  云苍抹掉脸上的口水,警惕地看着慕锦夜,笑的干巴巴,显然是不予追究。
  慕锦夜抱住他的头非要再亲一口,除非云苍给他好好笑一个。
  云苍无奈,抵不过慕锦夜发疯。只好会心一笑。
  慕锦夜拍拍他的脸,露出满意神色。放开。
  “云苍,我希望你和他一起,总能这么由衷而笑,当初,也是见了你这抹笑,像极了锦擎的样子,我多看了几眼。后来有了点点喜欢。”
  云苍撇嘴,露出不屑。
  “怎么的还想我夸你忠贞不渝?在你明讲把我当替身的时候?你想得美。”
  慕锦夜怒瞪他。
  云苍怒瞪回去,顺便说
  “龙华,你可有意?”
  慕锦夜摇摇头。脸上也颇有遗憾。
  “怎么,这么一个难得的俊男子,你还挑三拣四?”
  云苍促狭道。撞撞慕锦夜的肩膀。
  “心结虽解,但,毕竟藏了许多年,我要等提到锦擎已经淡然处之时,再思虑重头开始。这才不误人终身。”
  “恩,重承诺,不笃定时,一点不沾身,好。”
  慕锦夜扬扬眉毛。
  “那是…”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腰间挂的玉,并非北荣皇室所赠,只是龙华私物,定情用的。”
  “什么!”
  “就是这样!”
  “你怎么又知道!”
  云苍扬扬眉毛。
  “问的。”
  慕锦夜的脸陷入煞白。
  “慕锦玄!!!”
  云苍捂住他的嘴。
  “又关他何事,你自己不当心,不过也是情有可原,你那么处处留情,从未深入,相比也没有送出,收取过信物,不懂是正常的。”
  慕锦夜一把拽下玉坠。气哼哼的转身。风一般走了。
  云苍窃笑。
  有的事儿就该说破嘛。
  
 
☆、62 锦书传情
 
  直到离开时,慕锦夜才掏出一份滚了金边的信件,坐在马上,睥睨云苍,颇为深沉的外加一句
  “你的牙,会有人来给你修正。莫要过于激动,慕锦玄特意为你找的皇都最好的手艺师。”
  云苍拽着马尾巴不给走。
  “怎么,你舍不得我?最终还是顿悟我是最好的?”
  慕锦夜安抚马儿,摸摸鬃毛,扭脸一本正经的对云苍说。
  “美得你,怎么不早拿出来!”
  云苍气急败坏的跺脚。
  “谁让你对我凶巴巴。你以为我就此放过了你么,哼!痴心妄想!”
  说着,也朝龙华恶狠狠地瞪一眼。
  “走走,快点给我走。”
  云苍一拍马屁股,火急火燎道。
  慕锦夜一边拉缰绳减慢,一边扭头喊
  “你房内的乌井茶,我都喝了,气死你,哈哈哈…”
  云苍跳起来
  “你就欺我回不了皇都,等着!”
  “我等着…”
  慕锦夜的声音飘远。
  静静拉着马的龙华朝云苍一躬身,云苍回礼。
  “慕锦夜就是欺软怕硬,你可要撑住。”
  龙华狂野的脸上扯出一个意味颇深的笑,翻身上马,一撩袍角。拍了马一下,望着慕锦夜远去留下的尘烟。一打马头。
  “他已是我的人,到死也是我的。”
  绝尘而去。
  留下呆若木鸡的云苍。
  龙华帅气离开留下的那句话是强要了慕锦夜的意思吧?是吧?是吧…是吧!
  妈的,这么强悍!
  司空雨和公玉将军在北荣,东洲交界,两人军营处,缠绵悱恻,并驾齐驱。
  慕锦夜和龙华发展惊人。
  七夜和青明,貌似也不清不楚。
  就剩他,傻不拉几的捏着一封还没打开的信。
  天哪!
  他们都在一起,就他傻不拉几的窝在这里,和慕锦玄相隔几百里。
  还觉得他和慕锦玄不在朝朝暮暮的,十分高雅,厚实呢。
  天哪!
  云苍吞口口水。哆嗦着打开滚金边的信封。
  心里祈祷着
  慕锦玄你写的可千万是情深悱恻,足够驱逐我此刻的不平衡心情啊。
  展开…
  很快,云苍一脸被雷劈到的惊悚,静立当场。
  信上寥寥几语。
  全特么是公文。
  只字未提他。
  云苍欲哭无泪。
  原本,还担心自己笨拙,辜负了慕锦玄。惴惴不安的要死。
  看来,慕锦玄是个清心寡欲的,这可怎么办…心情好复杂…
  五味陈杂后的云苍,耷拉着脑袋往县衙走。
  一路上,拼命抚平心里的繁杂。
  怕自己做的不好,如今没这个威胁了,又觉得不甘心。
  我还是愿意接受挑战的嘛,干嘛说都不说一声就剥夺了去啊。
  要是,往后对慕锦玄有了欲念怎么办?
  不能吓到他,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天哪!
  这个问题好深奥。
  不想,不想…
  就这么的,云苍东想一下,西想一下,进了县衙。
  几天了,县衙已经修复完毕,显得干净,崭新许多。
  云苍一屁股坐到大堂上自己的办公桌后。
  一蹶不振。
  “大人,你回来了?”
  云苍敷衍的唔了一声。
  “是不是吃饭了,你们先吃。我坐一会儿。”
  师爷在云苍面前东看西看,虽然觉得自己大人出门时精神尚好,回来后怎么就换了个人,但也不耽误事。还是说道
  “大人,有人找你。不知是否有冤情。”
  “把他带来吧。”
  师爷应了一声,说了句
  “大人,我给你泡一壶宁神精气的茶,精气郁结对身体无益。”
  转身走了。
  云苍被安慰了,还是提不起精神,掐了自己大腿一下,才勉强打起精神。抬起头来。
  来的是一个瘦小的年轻人。正直直的看着他。
  “你有何话说,说吧。”
  年轻人走前,把他嘴巴一捏,云苍被迫张开嘴巴。
  就见年轻人眼睛骨碌碌转了一圈,抽走手。
  刷拉拉拿出好几件,奇形怪状的小巧工具,当着他的面开始打磨,雕琢,手法利落的让云苍应接不暇。
  不一会儿,两颗白玉牙齿躺在了年轻人手中。
  再度捏住云苍嘴巴。
  “不要动,忍住。”
  说着使劲一压。
  嘴里微微一痛,紧接着就是清凉感慢慢蔓延开来。
  年轻人又将另一颗按进嘴巴。
  轻轻合上云苍的嘴巴。
  “吾皇要我,一路上听从摄政王的嘱咐,遂,来的迟了些,这几日,多吃些清淡的,白玉结实,里面我做了手脚,慢慢的它会扎进你的牙肉里,与真齿无异。这是吾皇交代带给你的。”
  说完,年轻人把拿下来的包袱快速的扣好,放下一个黄布包。掉头就走。
  云苍瞠目结舌。
  高手在民间啊!
  由衷的发出此等感叹,云苍忙不迭的去拿黄布包,掂量一下,还挺重。
  慕锦夜这家伙,一定是他使坏,让这个手艺师迟些再来。
  真是佩服他了,看不得慕锦玄好,背后使坏的伎俩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展开布包。
  一卷尺把长的画轴最打眼。
  云苍当然率先打开最大个的。
  画轴慢慢而下,全部出现他面前。
  云苍顿时就嘴角勾起,柔而一笑。
  画轴简单,只是描了细细的蓝边,上面是线条细润,勾画简单的慕锦玄画像。
  黑白色,神韵颇好,浅淡眉眼,执扇而笑,栩栩如生。却又让他禁不住浮想联翩。
  想着,画上的他在对着什么时,才有的这个意境上佳的神色。
  右下角有一行小字:吾念云苍,勿念。
  这个傻瓜。
  怕我思之如狂么,劝我不要思念。
  可你不是写着吾念,谁又来劝你呢。
  云苍满心满腹的柔情,把画轴看了好几遍,确定没有其他隐在小字什么的,才依依不舍的合上。
  移开画轴,下面是一封信笺。色泽上乘,带着盘龙暗纹,这是皇帝用来亲笔下诏的专用纸张。
  可见这封信笺的郑重。
  一打开,是一行小句。
  匆离别,小流连,回两思,眉不展,心难全。回首想,有人念,何来愁。
  云苍见之,登时哽住喉咙。
  字不多,却字字敲心。
  慕锦玄思念他,默默摆在心里,又觉着既然有人想念,又有什么好愁苦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