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偏锋[重生] 作者:安萧苏苏(上)

字体:[ ]

 
  江睿上辈子是糊涂死的。
  他没想到自己还有重来一次的机缘,这一次手里有重宝,亲人都健在,那个害死他的罪魁祸首也还未曾谋面。上辈子的遗憾,他半点都不想再有。
  不过……这位先生,身体不好就别学人家出来耍流氓好吗?
  1v1,he,温润腹黑受x病娇蛇精病攻
  公告
  戳收藏的孩子都是好孩子。
  作者用节操保证不会坑!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鞠躬~
  PS:本文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改编,谢谢合作。
  避雷针:
  1、全文设定背景等等皆为虚构,谁较真笑话谁。
  2、主受文,受蛇精病,攻比受还蛇精病,作者也是蛇精病,无逻辑,不讲理。
  3、金手指略大,全文玛丽苏。
  内容标签:重生 仙侠修真 随身空间 种田文搜索关键字:主角:江睿 ┃ 配角: ┃ 其它:
    ==================
  
  ☆、 第一章 江睿【小修7.6】
  
  江睿知道自己会怎么死。
  他会给一个叫叶文斌的男人替罪,然后死于一场监狱斗殴。
  他甚至知道自己死的时候的样子。
  满脸鲜血,十指双腿尽断,肋骨也断了数根。其中有一根断裂后刺穿了肺脏,最后造成大出血死亡。
  *
  江睿很想骗自己,这些都不过是昨晚的一场梦,是假的。
  可那二十多年的记忆实在太过于清晰、真实。
  他能清晰感受到高考后辍学的难过,在青市打工吃不起饭时的饥饿与无助,甚至是母亲葬礼上的痛不欲生……就连监狱里,听到的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他都清楚地记得。
  在那些记忆里,他悔断了肠的事很多很多,那些痛苦经历简直让他在睡梦中害怕!
  他怕死了那些事真的发生,怕死了爱自己的人一个个离去,怕死了他真的爱上那个背叛他,害死他的男人。
  *
  江睿摸着手腕上绿豆大小的一颗红痣,这个地方本来有一颗红绳串起的佛珠,是姥爷留给他的东西。
  他记得自己在替叶文斌入狱前,为了他跟自己向来信任的大哥王城晖动了手,过程中不小心丢失了这颗佛珠,后来手腕上就莫名多了颗红痣。
  如果那些记忆真的是梦,那这颗痣绝对不会存在。
  都是真的……这些都是真的。
  *
  江睿睁开眼,透过破旧的红木框窗户上模糊不清的玻璃,看向屋外。外面人影晃动,时不时传来些谈话的声音。
  他撑起身体,身上薄薄的半截袖汗湿了大片,或许是做了一夜梦的原因,他此时浑身乏力,坐在床边缓了好一会儿,才有力气穿上鞋子走出去。
  外面正在说话的果然是自己的父母和小姨夫妻。
  *
  江母何馥兰一看见儿子出来,立刻脱了自己的外套朝儿子快步走过去,嘴里斥责道:“你这孩子,我就一会儿没看着你,你就醒了,四十度的烧刚退你就穿这么点,是想折腾你自己还是折磨我啊……快先穿上我的,我去给你找个外套出来。”
  江睿有点晃神,他记忆中是有这么一场高烧,因为发现的晚,还有些烧坏了脑子,平常为人处事倒看不出什么,在学习上的影响却很明显。
  他原来小学在班上都名列前茅,后来考上镇上最好的初中,但高烧之后成绩一路下滑,只得在镇上随意上了个高中,高考过后放弃大学去了青市打工。
  小姨何馥梅见外甥大病初愈惨白的一张小脸,心疼不已,忙上前握住江睿的手,想要关爱几句,却被江睿冰凉的手温吓了一跳,赶紧又是搓又是哈气的给外甥暖手,“睿睿,你昨晚可吓坏你妈了,要不是她昨晚留了心去帮你压被子发现你情形不对,不然你可就危险了,以后千万要注意身体知道吗?”
  何馥梅膝下只有两个女儿,做梦都想要个儿子,偏偏又因生小女儿的时候伤了身子,很难再有孕,所以对亲姐姐唯一的儿子也是疼得厉害,如果能的话,她恨不得替江睿病这一场。
  江睿的手慢慢回了温,朝小姨乖顺地笑:“知道了小姨。”
  何馥梅看着难得对自己不那么疏离客气的小外甥,也笑了,从提包里拿出一块观音,给他戴上:“这是小姨这回给你捎的礼物,听说玉养人,避凶,你从小身体弱,带着这个有好处。”
  江睿盯着这块观音,他记忆里并没有这块观音,想来是自己当初拒绝了小姨的好意。
  何馥梅长得过于美艳,又嫁了个比她大近十来岁的男人,这在农村人看来是很离经叛道的,甚至有些很难听的流言。因为这些流言,江睿从小没少受气,所以对这个小姨也相当不喜。他平日看着温顺,脾气极好,但骨子里很要强,小姨以前没少送他东西,他一样都没要过。就算母亲有时心疼妹妹替他收下,也会被他强烈要求还回去。为此他挨过不少打。
  江睿现在并不是以前那个单纯不知事的孩子了,小姨是真心疼他还是做戏,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对于小姨纯粹的关爱,他不会拒绝,更不会再伤小姨的心。
  “谢谢小姨。”江睿一副喜爱不已的模样摸着脖子上的白玉观音,这等质地的玉在后世少说也得五位数靠上,不过搁现在价格还没那么高。
  何馥梅本来已经做好被拒绝的准备,没想到外甥收了她的礼物,这让她瞬时开心地红了眼角,好一会儿才平复了心情。而刚给儿子找了外套出来,看到这一幕的何馥兰也是欣慰不已。
  江建军虽然不喜小姨子夫妇俩,也不耐烦跟那个比自己还大快十岁的妹夫搭话,但对儿子还是很疼爱的,见是自己儿子主动收了东西,也没有多说。这时候的农村人对玉也不了解,没个概念,只当是哄孩子的玩意。
  看着江睿穿好外套,何馥兰道:“睿睿,妈今早给你请了假,跟你班主任说了你的情况,你们班主任说让你好好养病,把身子养好了再去学校。”
  江睿的病看似来势凶猛,但烧一退其实就没什么事。想了想,江睿没有拒绝母亲和老师的好意,昨晚的黄粱一梦,让他看着眼前的这些亲人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似乎真的是几十年没有见过,尤其是记忆里早逝的母亲。多呆在家两天陪陪母亲也好。
  因为今天妹妹和妹夫的到来,何馥兰亲自下厨做了一桌菜,这会儿还有几样没做好,嘱咐了儿子几句后,就又钻进了厨房。
  何馥梅跟过去帮忙,江建军去拿自己珍藏多年的白酒打算和妹夫周雍平好好喝一通。
  周雍平虽然衣着打扮跟这个乡下农村格格不入,但为人很老实,因为深爱娇妻,对这个外甥也是爱屋及乌关心地很。他趁江父江母不在,赶紧往江睿的口袋里塞了张五块,还朝他眨眨眼,示意他不要告诉父母。
  江建军的脾气耿直,也好面儿,最不喜周雍平的大老板做派,周雍平倒是对这个姐夫很是尊重。总是想方设法给他留面子。
  江睿朝小姨夫点头笑了笑。
  阳光透过繁密的葡萄叶子洒在少年的脸上,少年忍不住微微眯起眼,那样子仿佛一只懒洋洋的猫儿,又仿佛一只做好了伪装,伺机而动的猛兽。
  
  
  ☆、 第二章 秘境【小修7.6】
  
  三三两两的云鹤在空中飞过,留下阵阵清鸣。四下群山环绕,望之蔚然神秀,宛如一条丰俊神龙悠然而卧,在云雾缭绕之中,时隐时现。
  青翠苍郁的竹林,壮秀清澈的飞涧,古朴雅致的木楼……
  江睿看着眼前宛如名家笔下的水墨丹青幻化成真一般的仙境,有些难以置信。不过他很快恢复平静,他连前世记忆都有,眼前的这些也不是那么无法接受。
  “你来了……”
  一阵空明飘渺的声音打断了江睿对眼前美景的欣赏。
  江睿警觉地四处察看,却发现周围根本没有人。
  那声音似乎知道他的一举一动乃至他心中所想,又道:“我现在还不能化出形体,之前让你复生费了我不少力气。”
  江睿闻言脸色一变,复生?他之前以为那不过是一个近似预知的梦,或者是自己的前世,梦里的那人跟现在的自己有本质的区别,现在听到这个声音说“复生”,心里大惊,那岂不是一切都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
  江睿脸色难看地要命。
  “你到底是谁?”江睿不会相信一个来历不明处处遮掩的东西。
  江睿细想刚才那道声音,虽飘渺至极,却有些枯涩沙哑,并不苍老,听不出是男是女,是人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我就是你眼前这个淼玄秘境,你可以唤我淼玄。我已经数千年没有主人了,直到遇到你。此界修真式微,你一身灵骨哪怕在别的修真界面也是极为难得的,这也是你的血液能让我认你为主的原因。不过当时我太虚弱,没能让你进到秘境里,真正苏醒时,正逢你遭大难,没来得救你,只能逆倒时空让你复生……”淼玄接下来似乎像是还有话说,却不知为何收了声。
  江睿听完觉得,不是自己疯了就是这个世界疯了。
  他脑子有些嗡嗡的响,幸好这秘境说话还是白话,他至少听得懂。
  “我现在只能跟你用意识交流。言语传声,幻化形体,还得靠你日后勤加修炼,我自然也就随主而强。”
  江睿摆摆手,“这些以后再说,我现在需要冷静一下,消化你说的这些事,对了我怎么出去?”
  “你是我的主人,这个地方自然就依你而存,你想出去便可出去。”
  ……说白了,就是想想就行了。
  江睿依言心念微动,下一瞬他已经站在自己的房间里,正是他进入空间时所站的地方。
  看来这个空间是在哪儿进去就是在哪儿出来。
  此时已经半夜,屋外的虫鸣都小了很多。
  江睿因为淼玄的那些话一直胡思乱想,有些睡不着,忽然听到父母的屋子里传来争吵声。
  江睿想了想,还是穿上凉拖小心地走到父母屋外。
  何馥兰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生气,“姓江的,咱们家有多少余钱你我心里清清楚楚,这些年你在砖厂是挣了不少钱,可那些钱大部分都进了谁了口袋还用我指名道姓说出来吗?我给人家缝缝补补挣的血汗钱都是留给我儿子的,他以后还要上高中,大学,那都是花大钱的,你要拿咱儿子上学的钱去给你弟弟还债?我今天就明着告诉你,你休想!”
  江建军也有些恼怒:“你说的什么话,钱没了,咱们可以再挣,现在那些讨债的都逼上爸妈的家门了,咱们能看着他们逼死老人家?”
  “谁欠的债让谁去还,总之,别打我儿子上学钱的主意!”
  江建军只有这一个儿子,也不是不疼,可亲娘哭着喊着跟他借钱救命,他能坐视不管?自己那个不省心的弟弟江建林已经躲得没影儿,找不着人他能怎么办?去逼迫正怀着身孕的弟媳妇?还是去让家里都快揭不开锅的二弟去砸锅卖铁?
  想到这江建军忍不住锤了一拳床板,老太太向来偏心小弟,自己和二弟建恒都是靠边站,只有小弟摊上麻烦了,或者兜里没钱了才会想到他和二弟,这么多年下来把小弟惯得没个人样,老婆在家挺着肚子,他自己在城里不知怎么欠了一万多块钱的账。
  江建军恼恨小弟,可再恼恨也没用,这事他还是得管。
  想到这,江建军心里也涌起一阵无力,这些年里,家里一旦有大小的事都找他,就算媳妇是个能干的,可也把他累得不轻,明明三十多岁的人,看起来老得像四十多。
  两人吵了半天,谁也说不服了谁,两边都为难。
  “那你说怎么办?”最后江建军把问题扔给何馥兰。他知道自己媳妇是个嘴硬心软的,根本不可能真看着两老受罪,看着那些讨债的为难怀孕的弟媳妇。
  何馥兰不说话,心里恨极了江建林的同时也感到一阵心酸,她的儿子那么聪明,成绩哪个老师都夸,懂事又听话,出去从来都是给自己长脸,要是儿子以后考高中,考大学,他们当爹妈的连上学钱都拿不出来,她怎么对得起儿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