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枭雄成长手册(第一卷) 作者:我即江湖

字体:[ ]

 
 
文案
 
现代小少年穿成了赵国宰辅的孙子,
爹是将军娘是公主,
可惜刚成为贵二代,就死爹死娘死爷爷,
可怜兮兮的裹在襁褓里被送到年轻的赵国大将军赵谌手里。
卧槽,这不是赵氏孤儿咩?
他爹难道不该是葛大爷嘛!?葛大爷在哪里?葛大爷快来救我!!
神马=口=!?没有葛大爷?!
。。。
成熟逐渐黑化爹X脱线蠢萌励志儿子
 
各种温馨卖萌 年上。
绝壁木有反攻,
表想= =。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铁汉柔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谌赵元 ┃ 配角:一干人等 ┃ 其它:枭雄是谁
 
    
 
    第一卷:潜 龙 在 渊
 
    第1章 楔子
    
    赵国成公八年,权相胪廉获罪,庭上鸩毒而死,其子大将胪柝反,寸斩而亡,胪氏百二十人尽戮。其时,成公之姊赵氏庄姬为胪柝妻,妊子八月有余,闻此噩耗难产而毙,余一儿,为胪氏嗣子。
    “国君,胪氏已亡。”
    以巨石铺地,满室沁凉的大厅内,站着两个男人,一人着白袍,白底金纹,一人着紫袍,躬身而立。
    成公赵冕负手沉思,闻言浓眉低敛,淡道:“如此,甚好。”
    他自有赵氏王族美态,修眉凤眼,鬓角如墨,唇色殷艳,然而亦不缺男儿英气,肩宽体魄,气势如虹。只是这一番淡然姿态,虽美极,也让躬身禀告的屠郸心下发寒。
    那胪廉固然挡了他的路,但用计灭胪氏满门,却并非他一个辅相一人之力可为,若不是国君默许,在赵国如日中天的胪氏一族怎会如此轻易的就被扳倒,还落得灭族的凄惨下场?
    可见胪氏不但碍了他的眼,更是碍了国君的眼那。
    “听说姐姐还生了个儿子?”赵冕以指抚过下巴,漫不经心问道。
    屠郸直起身,脸色微变。庄姬之死至今令他痛惜,他本意是留下庄姬,再图机向成公求娶,怎料国君的那群死士竟去围攻赵府,令庄姬受到惊吓,难产而亡。庄姬夫人曾姐代母职抚养成公,是位温良谦恭的好女子,又对成公有抚育之恩,饶是如此,仍因胪氏之故而不得善终,成公之心狠,真乃世间少有!
    难道庄姬唯留之子也不能放过?
    赵冕只扫了屠郸一眼,便将他的心思瞧得七七八八,不由薄唇勾起若有似无的一笑,道:“屠卿,此子,亦是胪柝之子。”
    此子,亦是胪柝之子。
    这一句话,就成功的让屠郸脸色一变,刚才还余一丝犹豫,全变作决绝。
    不错,庄姬若不是错嫁胪氏,如今怎会横死?
    “此子现在何处?”赵冕朝金阶下走去,金线茧丝织就的罩衫在一节一节的阶梯上拖过,奢华尊贵。
    屠郸回神,大步跟在后头:“回国君,在灵虢夫人处。”
    赵冕脚步一顿,优美的眉微蹙。
    灵公之时,极宠胪氏女,彼时后位空悬,遂令其入住灵毋宫为正室,封为灵虢夫人。
    灵虢夫人乃赵冕与庄姬之母,早年退居灵毋宫,封宫不出。赵冕为储君时多次因此遭到非议也未见灵虢夫人出面,因此对这位亲生母亲并无感情。
    疏不管事的灵虢夫人为何会帮庄姬?
    “哼…”成公赵冕微不可闻的冷哼,继续往金阶下行去。生母又如何?继位八年,朝堂上下无不在他股掌之间,如今他掌权最大的妨碍胪氏亦已除去,他这个赵国国君已是名副其实,又何惧一个昔日的国君夫人?
    胪氏之野草,必要连根拔除!
    “夫人,国君与屠郸大人正往这里来。”
    跪坐于榻上的女子头也未抬,恍若未闻般低头哄着怀中的小婴孩。
    女官跪伏在地上,神情略显焦急:“夫人,国君定是来要这孩子的命的!请您把孩子交予奴!”
    灵虢夫人动作一顿,失去抚慰的婴儿睁开无辜的大眼睛,小红嘴儿嚅动着发出嫩乎乎的咿呀声。灵虢夫人忙又温柔的哼起歌,直至把小家伙儿哄得闭上眼,才抬起头,那容颜异常年轻貌美,然眼线上扬锋利收尾,眼神似冰霜一般冷酷。
    “这话不许再提,”她厉声道,“国君乃是这孩子的亲舅舅,如何会伤害他?”
    女官浑身一抖,抬头看向灵虢夫人,却在对方高高俯视的目光中看到了绝对信心。
    成公是以一种超然的姿态踏入生母居所的。
    他微微昂起下颔,从眼底轻视扫向灵虢夫人,从那女子头上薄如蝉翼的夺目金饰,到对方在席垫上铺陈开的如同蝴蝶尾翼般斑斓华丽的裙裾,一股如同幼时每每经过灵毋宫时心底升腾而起的怒火,在心底冰冷燃烧起来。
    每次捕捉到的那抹身影,总也如此刻一样,只能看见对方唯一露在面纱外头冰冷优美的下颔,或者隐匿在垂帘后的窈窕的背影。
    明明是生母!!
    成公再次看向灵虢夫人,却将目光投在对方怀里的小小婴孩儿身上。
    一只洁白柔美的手,正耐心的一下一下拍抚着他。
    这一幕画面更加重了成公的厌恶。
    “阿姐死了。”
    他冷冷的说。
    殿内静了半晌,才响起灵虢夫人迤逦优美的声音。
    “老妇知道,”她头也不抬道,“庄葳若在,她的孩儿又怎会在老妇这处。”
    灵虢夫人的表情如何,没人瞧得到,但她安抚婴儿的动作却没有停止过,坐姿仍然那般优雅庄重,连发髻上凤钗极细的金丝都没有颤动一下。
    成公不知为何,忍不住自嘲的一笑。
    自己身为国君,都不能得到灵虢夫人的注目,何况是阿姐呢?
    “你既不在乎阿姐,为何还要留她的儿子?”
    他有些愤怒,又有些好奇,开口问道。
    灵虢夫人抬起头,头一次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与自己的儿子对视。
    成公浑身一震,表情很是吃了一惊,不敢置信。
    因为他想象中冷漠的女人,竟然脸带泪痕,神情凄楚地看着自己。
    “嫣儿。”
    成公猛地攥紧手,大为震惊。
    嫣儿……已经有十来年没听过有人这样称呼他的乳名了,这可笑的……乳名。
    灵虢夫人示意女官上前,将怀里的孩子递给她示意抱走,然后动作优美的拭了拭眼角的泪水。她看向还呆在门边的国君,展颜一笑,语调温和的对他招了招手。
    “嫣儿,过来母后这边。”
    过来母后这边。
    这句话,成公作为公子冕时不知期盼过多少回,成为储君时又多少次梦到,当他正式接管赵国的那一天灵虢夫人拒绝参加继位大典,他便再也没想过。
    他静静的看着咫尺处的灵虢夫人,理智告诉她,这不过是生母为了保住那胪氏嗣子的手段!但他心情是如此激荡,两手在袖中都止不住的颤抖。
    这世上有哪一个孩子不期盼母亲的爱抚?
    然而他毕竟不再是曾经的公子冕,最终还是冷静下来,于席垫上端正跪坐,淡淡道:“母后,还是将孩子交予寡人吧。他是胪柝的儿子,寡人绝不可能——”
    “那孩子也是你阿姐的儿子。”灵虢夫人轻轻打断他道:“不,他只是你阿姐的孩子,与胪氏没有任何关系,如此也不可?”
    成公在心底冷笑,抬眼冰冷的与灵虢夫人对视:“母后打算为那孩子的一生负责,甚至违抗寡人吗!?”
    灵虢夫人神情宁静,眼波无痕,容颜美丽无瑕。成公没有耐心再去看她,动作决绝的站起来,低头俯视自己的生母。
    “既然母后多年不理世事,往后……也照旧吧。”
    说罢拂袖离去。
    灵虢夫人心绪起伏,她怔怔地看着渐远而去的背影挺拔的男儿,说不清心底是个什么滋味。这是她怀胎十月方生下的儿,然而还不若贴身的女史来得亲近……为了给死去那人留下后嗣,她却不得不与自己的亲儿对立。
    “若老妇将那孩子过继给中将军赵谌,国君可否网开一面?”
    成公脚步一顿,微微侧头哂笑。
    果然不装了吗?
    灵虢夫人深吸一口气,扶袖缓起,秀丽的尖尖下颔自然而然的昂起,那样美丽而高傲。
    “其他人老妇不放心……赵谌那孩子与你有患难之情,又有贵族的身份,只要将孩子过继给赵谌,便是将来长成了,也不过赵宗室子弟。”她放缓语气,带点恳请的说:“就当做是,为你的亲姐姐留下一点血脉。”
    成公闻此,心中兀起嘲讽。血脉又如何?他与庄姬皆是灵虢夫人亲生骨肉,可从小到大,除了从阿姐那里得到些许温情,何曾享受过母子天伦的乐趣?他已不想探究这其中的缘由,唯有握于手中之权柄才是最为可靠的东西!
    他转身看向灵虢夫人,薄唇划出冷酷弧度:“若要寡人答应也可,母后可愿立下誓言,此生绝不踏出灵毋宫一步?”
    候在门外的女官发出震惊的惊呼,又及时捂住嘴巴,浑身簌簌发抖。这……这岂不是要软禁夫人吗!夫人可是国君的母亲啊!
    灵虢夫人的脸色却颇为平静,似乎早就料到成公会出此言。昔日她与胪廉的关系不是什么秘密,进宫后多年虽渐淡去,若有心去查,也并非难事。她的亲生儿子,这是在怕她为了旧情人朝他复仇呵。
    “……这么多年了,便是你已成为一国之君,也还是未曾改变。”她闭了闭眼,再睁开时仅剩的一丝追忆也散去:“国君下诏罢,不,就当做那孩子已随着庄姬夭去,把他秘密送去赵谌府邸。”她抬头看向自己儿子,又问:“国君可要看看那孩子?”
    “不必了,”成公目的已达,勾唇道:“寡人这就宣谌进宫,母后且好好休息。”尾音未落,人已在门外,背影干脆极了,毫无留恋。
    女官从地上爬起,跌跌撞撞跑到灵虢夫人面前哀哭:“夫人,夫人!这可怎么办才好……”
    打扮华贵的贵妇人缓缓委顿在地,怔望向远处,眼中泪水滑落。
    
    第2章 贵子
    
    “仆夜观星象,将军府中不日将有喜事啊!”
    “哦?”赵谌手捧端坐在藤席上,浓丽修长的眉宇低垂,不动声色。
    白眉老头笑呵呵的捋着胡子:“将军莫非不信仆所占卦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