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际皆知你爱我+番外 作者:雨师螺(下)

字体:[ ]

 
  ☆、 第60章 艾拉斯卓应赌
  
  如果是这样,那他也不能够保证。
  想起上次通话时利昂双翅那许多被脱落羽毛、露出的血痕,再看看眼前这位笑容甜美的“娇弱少女”,艾拉斯卓莫名打了个冷战。
  他看向甜雨,目光阴郁,咬了咬牙,“你和永安是什么关系,永安说过,他是无性恋者。”这整整一天,他的脑海就一直在循环播放那一整晚的呻吟声,完全无法集中精神。
  甜雨向艾拉斯卓温柔一笑,猛然一股强大的压力狠狠压向艾拉斯卓。她勾起嘴角,细长的眼中闪过一抹碧色,魅惑而又危险,“我是永安很重要的人。”
  艾拉斯卓挺直脊背,努力不让脚步在对方的压力下后退半分。此时对方镇在他身上的压力,让他再次体会到双方的实力差距,他眯了眯眼,暗忖:别看这怪力少女貌似年幼,但若年龄指不定比三叔都年长。因为这种实力,远不是像他这样年龄的完全血脉觉醒者可以拥有。
  就是不知道永安知不知道这少女的真实年龄……
  “请将和永安的关系说的具体一点。”
  甜雨启唇一笑,陡然收回压力,目光在他汗湿的额上掠过,“啧,不要叫的太熟,我记得他都是叫你曼森先生。”
  艾拉斯卓攥了攥拳,胸口中了一箭!
  “而且,这位先生,他有给过你承诺吗?你是以什么身份在质问我?”
  艾拉斯卓眯了眯眼,膝盖中了一刀!
  “永安说,以后会好好待我,想想就好甜蜜。”虽然那是她耍赖要来的安慰语。
  已经心痛到无法呼吸的艾拉斯卓:“……”
  他默默深呼一口气,想起托莱尔的求爱攻略,严阵以待对付情敌,“所以,你是在向我约战吗?”
  甜雨略耸眉峰,半晌回头狡黠一笑,“这样吧,曼森先生,我来和你打个赌如何?”
  “说说看。”
  甜雨笑道,“我可以给你机会追求永安,并且保证在最近不故意给你设置障碍。但你必须在认清我在永安心中确实比你重要时,承诺退出,不得再纠缠永安、永远走出永安的视线,你能做到吗?”
  艾拉斯卓慎重摇头,“做不到!”只要一想到哪怕自己将羽毛修理的多么齐整、都再也不能被永安看到,他就心痛到无法呼吸。
  甜雨抽了抽嘴角,“退出三十年!”
  “三个月都嫌多!不要赌!”
  “……三年!”
  “太长!”
  甜雨双手环臂,挑高下巴,斜睨眼角,“小家伙,我来教你,如果你确定此时的自己无论怎样也入不得对方的眼,那么就将干脆避开他的视线,将自己变得更加完美时再出现。”甜雨苦口婆心的忽悠。
  “你会趁我不在时,对永安……我忍受不了!不想赌!”艾拉斯卓直指问题核心,即便他不久就要远赴战场、不知几年后才回来,但他怎么可能在永安身边有人的情况下离开,死也不会被骗走!
  甜雨嘴角抽了抽:这小子,是硬茬!
  她垂下眼帘,眼珠子转了转,板着一张小脸佯装深沉,“其实那一晚你听到的,都是我故意骗你的。永安在那场战斗中、血脉能量被完全榨干,一直在房内修炼,我们其实并没有……”
  艾拉斯卓眼睛一亮,心头的巨石被挪开,顿时心胸开阔,“如果你能保证之后也不与永安上床,我就赌!”
  反正马上就要赴战场几年,在这之前能够得到怪力少女的松手、给自己光明正大的追求机会,一点也不亏!
  甜雨微微一笑,“可以!”
  本蛇出马,一个顶俩!一招假情敌的威慑,成功将这蠢鸟赶走!如果不是最近是她和那只蠢鸟斗法时略伤了元气,提前进入蜕皮期,还想好声好气的谈赌约?做梦去吧!
  至于三年?哼!三年后不仅大哥,连二哥都过来了,还想追?连个缝都不给你留!
  先在心理上瓦解对方、再在行动上击退对方,最后将人成功驱逐出永安的视线,我真是天才!
  两人相视一笑,同时举起右手捂住胸口,“我以血脉起誓,应赌!”两人抬手互碰光脑加上好友,心中各怀心思,自认为无论怎样算,自己都不亏!
  等苏永安和苏岩峰办完手续出来后,两人已完成了最基本的前期交流。
  之后,三人坐上艾拉斯卓的飞车回到lps学院。艾拉斯卓看着那道紧跟着苏永安一起进入首席别墅的娇小背影,差点没将她的背影瞪穿。
  他直直站在首席别墅外许久,就在他考虑是否可以进去蹭个晚饭时,甜雨拎着一个小巧饭盒走了出来,“给,我家永安就是善良,说是谢谢你的车。你放心,我有单独的卧室!”
  接过小巧饭盒,艾拉斯卓心头一暖,双目发亮。
  “永安对我真棒,给我做了一大桌的古地球华国料理、还有我最爱吃的甜点,你赶紧拿着你的这点东西回去吧,我得进去吃了。”
  艾拉斯卓一僵,他看着少女踏着轻快的脚步、雀跃奔入别墅,竟似隐约透过门缝当真看到那一大桌由少年做的吃食一般!一时心中欣喜、失落、温暖、嫉妒等心绪一一交错。
  他又在门外站了一会,没有等到少年从门内出来,才放弃的抱着小饭盒坐进车里,垮下双肩,失落无比。
  “上将,您去哪儿?”司机问道。
  “……去教师宿舍。”
  首席别墅内,苏永安与甜雨、苏岩峰各自吃完,苏岩峰道别离开。而甜雨则对那种甜丝丝的糕点赞不绝口,苏永安毫不吝啬的从魂玉中取出几本糕点食谱递给她,任她钻研。
  坐在沙发上,苏永安通过星网了解了一下桂兰星事件的最新进展后,将手中留下的第二波证据法发出,这是他在苏家隐身呆了三天获得的意外之喜。
  在桂兰星时,由于他与苏岩峰属两个个体,无法撼动这些已在桂兰星成名已久的老牌世家,故而他们一直表现的比较低调、没有攻击性,但是,只要离开桂兰星的范围,那么他的回击将会源源不断。
  此时,凯丽欠下他们的因,已足够承受这份身败名裂、性命堪忧的果!
  之后,他便不再管桂兰星苏家将要上演的狂风暴雨,淡定的在学院星网上销了假,并给古秋平打了个电话。
  两人就最近发生的事进行了简短的寒暄,在即将挂断之际,古秋平突然道,“还有件事得和你说一下,古文学系的穆老师来找过我,问你有没有兴趣到古文学系做助教,因为你做了大部分课程的免课测试,时间很充裕,再加上你丝路作者的身份,所以足够胜任。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去面个试。”
  “做助教有什么好处?”
  “一个学期2个学分。”
  “时间。”
  “一周只有只有半天的课。”
  “好,我会考虑。”
  虽然最开始重生时,他也想过报考古文学系,以此来达到通过考古、回地球寻找空间薄弱点的目的。但现在,在与甜雨深入交流后,他明白只要血脉完全觉醒,完全可以自由在星际行走、移动,无需借助考古飞船才能回地球后,而他完全血脉觉醒,也只需十年。
  所以现在,他对于这个专业已经不再执着。
  将做助教的利弊在心里略微过了一下后,苏永安便将这个消息暂放脑后。
  机甲系新生首席从桂兰星回来了的消息不胫而走,此时已经过了心情最澎湃期的同学们,已不像半月前那么激动。
  而苏永安的读者和粉丝们,更是在这短短的半个月中被归拢、并调。教完毕,lps学院中,一个名为“安榴”的粉丝组织悄然成立,他们包括三部分中坚力量:纯读者粉丝、苏永安战斗粉和两者的交合体。
  “安榴”取自《御厨》一文中出现过几次的《石榴歌》:“萧娘初嫁嗜甘酸,嚼破安榴千万粒。”
  那么唯美、而饱腹内涵的形象,简直太适合他们这一群即将发展为千万之数的永安大人粉丝了!
  “安榴”这个粉丝名更是在被苏永安回到墨纹星、御笔钦点后,广泛传播开,无论永安粉以成为一个安榴为荣。
  而苏永安在回途中再遇星际海盗的消息,亦给几位重生脑残粉们提了个醒,蝴蝶翅膀已煽动,历史轨迹与上一世已完全不同!
  第二日,苏永安与甜雨正在别墅内休息时,突然别墅智脑发声道,“有客人来访!来人身份确认:lps学院专属花店快递员。”
  苏永安停下手中浏览星网的动作,疑惑皱眉,自己最近并没有在星网上买过任何东西。
  甜雨忙里抽闲、从美食堆中抬头,“诶?你买东西了?”
  “没有!”苏永安摇头走至门边,刚一打开房门,便被门外的一大捧冰蓝色蓝芫花吓了一跳。
  与门口齐宽的花束中,娇嫩的花瓣上犹自挂着露水,艳丽欲滴,在初晨的朝日下美不胜收。
  “苏永安先生,这是您的蓝芫花,请签收。”捧花后传来快递小哥的声音。
  “我并没有买过。”
  “这是已经有人付过信用点、送给您的,由我花店进行上门送货服务。您现在可以签收吗?”
  苏永安愣了愣,半晌举起手腕在对方光脑上碰触了一下。下一刻,便见快递小哥咧开嘴角,“请您稍微让一让,我帮您搬进去。”
  “不用,我自……”苏永安刚准备拒绝,就看到快递小哥侧过身,而他的身后正放着一卡车的蓝芫花。
  快递小哥淡定的将花束放到客厅,其后陆续六七个人一起将卡车中的花束搬进屋来。
  十五分钟,快速小哥面带笑容的递给苏永安一张木质香卡:“我花店的蓝芫花可保持花期两月不败,以后如果您有其他业务,可根据您光脑上的签收单联系我花店,祝您生活愉快!”
  
  ☆、 第61章 甜雨嗜睡
  
  直到快递员们离开,苏永安才展开手中的木质香卡。
  只见灰粉色的精致香卡上,被雕印着三行工整的墨色古地球文字:——蓝色的你我,相拥在星际的蓝色冰层中,永恒不变!
  香卡的另一边则喷绘着一副唯美的图片:墨色虚空中,冰蓝机甲紧紧拥住深蓝机甲,被冰封在上百米深的冰层中,二者周身金光渐起,为棱角分明的冰块、和冰块内紧紧相拥的机甲添上几分极致之美,浪漫而又虚无,似乎图中一刹可维持万年一般……
  如果不是苏永安清楚记得自己当时正在忍受经脉干涸之痛、和正处于生死一线的话,这照片倒是非常不错!
  甜雨凑过脑袋,皱眉道,“这么危险的时候还有心思拍照!哼!”
  苏永安将香卡放到桌上,看着被摆了一客厅的蓝芫花,“这些该怎么处理?”
  “处理?”甜雨眼睛一转,拉住苏永安的手臂,“永安,二姐想吃蓝芫花糕。”
  苏永安噗嗤一笑,看着她终于恢复了几分活力、不再无精打采,宠溺道,“好!你先休息,我给你做!”
  “哈哈,你不用担心,咱们腾蛇一族蜕皮前都会浑身乏力没精神,这很正常。”看出苏永安眼底的担心后,甜雨尾随他进入厨房解释。
  “蜕皮的环境需要水,”苏永安回忆了一下他得到的传承记忆,“我在郊外的别墅前,有一个湖,你可以去那里。”
  “需要很大,能够放的大我的本体。”
  “因为当初买的时候,也考虑到以后蜕皮会需要湖水的问题,所以那个湖是一个很深的暗河,表面不大,但内里很深,直通向墨纹星的墨纹海,足够放下本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