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仙家子逆袭日常[穿越] 作者:大江流(上)

字体:[ ]

 
酒醉醒来,从21世纪穿成修仙界老大的独子,韩宇还以为自己亲爹在堂,天下我有。
谁知道,爹居然飞升了!!!!!
如今,亲爹仇敌一堆,他是修炼废材,留下宝物无数,强敌环饲四周。
韩宇表示,这日子不能过了。
还有那个江九帆:靠靠靠,你拽什么拽,又不是找你帮的忙,靠,教训不准用嘴,%#¥@@#……我错了。
 
 
本文又可叫做《我爹飞升了,我怎么办在线等》《移动宝库受寻攻记》《论废材在资源极大化下的崛起》等等。
境界等级是: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大乘期,一共六个等级。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宅斗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宇,江九帆 ┃ 配角: ┃ 其它:修仙,日更,大江流
==================
 
 
编辑评价:
  酒醉醒来,韩宇从21世纪穿成修仙界老大的独子,他以为自己即将过上“我爹是老大”的好日子。谁知道,亲爹居然已经飞升仙界,再也回不来了,留给他的是谁见谁眼馋的巨大宝库和众多的仇敌,而他不过是个修仙废柴。内外交困下,被誉为修仙界青年一代第一人的江九帆,冲他伸出了援手……
  人人都想成仙,可成仙后他们的家人会怎样?本文从一个崭新的角度切入,讲述了一个穿越者穿成废柴后,在面临“有爹胜无爹,有钱却累赘”的境况下,发生的故事。作者文笔自然流畅,善于把握人物和情节的冲突转折,值得一读。
  
  第1章 刚穿越
  
  飞星盟。
  盟主江承平看着手中的请帖,对着儿子江九帆感慨道,“韩三乌果然天才,明明比我晋阶晚,居然先行飞升了。你替为父去烈阳宗上门恭贺吧。”
  江九帆躬身应了声,“是。”
  江承平想了想又道,“韩三乌飞升,留下大笔财务,必定有人要为难他的独子韩宇,韩三乌当年对我有救命之恩,你若见了,定要帮他一帮。”
  江九帆一听韩宇二字,不由脑中闪现出韩宇歪缠他的样子,顿时剑眉紧皱,脸上露出厌恶之色,只是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他却推脱不得,只能不甘愿的答了声,“是。”
  烈阳宗。
  韩宇喝醉了头疼欲裂,却听见不知道谁家的孩子在他耳边哭哭啼啼,一会儿喊着,“主人你醒醒。”一会儿不知道朝谁求助,“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家主人吧。”
  他只当是有人开了电视,不由捂了耳朵,只盼这烦人的剧情赶快过去,让他清净的睡一会儿。却不想隔一阵又出现个老男人的声音,阴阳怪气地说,“老祖这么多年,什么宝物没有,怕是等闲的都入不了眼,你求着我们有什么用,还是早早拿出老祖存的宝物为要!”
  韩宇十二岁父母意外去世,迎来的亲人与说话这人口气几乎一样,明明还在丧期,恨不得将他家翻个底朝天,为的可不就是他父母留下的存折吗?所以听了这话,只在心里暗骂,“什么别人家东西好,你是想借口拿吧。”
  果然,就听得那孩子开始左挪右腾,同时还喊着,“张师祖,老祖的东西都是主人收着,我们一概不知,这里也早就翻过了,您是找不出什么东西的?”
  又听那个叫张师祖的人说,“既然如此,这东西肯定藏在韩宇身上,不如让我找上一找,说不定运气好,能救了他性命!”
  韩宇没想到,那主人居然和自己同名,他是最受不得委屈的人,倒是感同身受起来,听了就想骂——那所谓的主人怕是晕迷过去了,这张师祖显然是个趁人之危的孬蛋,就跟他家三婶一样。只是这剧情他已经经历过了,三婶如今怕是见他如见鬼,韩宇不禁兴趣索然,准备转头接着睡。
  只是没想到,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听着那孩子不停地喊着,“不行,你不能动,不行,你放手!我跟你拼了!”就听见啪的一声脆响,似是有人飞了出去,然后一双仿若千年老树皮的手,就搭在了自己肩膀上。
  一直以为自己在看戏的韩宇,顿时鸡皮疙瘩就起来了。不是有人在放电视吗?怎么会如此真实?那手粗糙干裂,不凉却也不热,没有体温的感觉,仿若是碰到了一段树干。难不成是鬼压床了?
  还未等韩宇想个明白,那双手已经开始在他身上翻检,先是耳垂,后是脖颈,然后是手指头手腕,不知为何,明明说要找藏起来的东西,查的却是平日里能够佩戴首饰的部位。而且不知为何,他手摸过的地方,皮肤就会有撕裂胀痛的感觉,韩宇何曾让自己受过这等委屈,当即就想挣扎,却不料身体却纹丝不能动。
  终于,在检查完了脚踝后,听得那个张师祖“咦”了一声,在他耳边嘟囔道,“怎么会没有?莫非是有什么关窍?不如再试试。”
  韩宇不知道他在准备什么,只觉得不知为何,心跳却越来越快,浑身的血液仿佛都沸腾起来,整个人躁动的恨不得能脱皮而出。
  却听得刚刚被甩出去的孩子这会子却是撕心裂肺的喊了起来,“搜魂术!杀人了,救命啊!老祖刚刚飞升,就有人要杀了他儿子啊。掌门,我们老祖救了你女儿一命,助你修成元婴,你就是这样报答他的吗?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他儿子被……”
  那个杀字还没吐出来,那孩子立刻就没了声息,却听得一声呵斥,“放!”韩宇顿时觉得自己身上那股子燥热劲儿不见了,而那个擒住自己的张师祖也一下子与自己剥离开来,仿若有些遗憾的嘀咕了一句,“还差一点”。
  然后他就听着那童子哽咽地叫了一声,“掌门!”
  却听得掌门说,“你先看着韩宇,”又冷冰冰道,“张世杰,你跟我来。”
  顿时,屋子里就静了下来。
  韩宇这会子才松了口气,刚刚张师祖在这儿时,可真是难受极了。他忍不住动了动手脚,准备再睡过去,快点结束这个梦。没想到却听得那孩子兴奋的喊了一声,“主人,你醒啦。”
  一股温热从手中传来,韩宇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就瞧见一个长这个圆胖脸的八九岁小男孩爬在床边盯着他,一瞧见他真醒啦,脸上都快笑成包子褶了,同时眼泪又哗啦啦的流了下来,冲着他喊,“主人,你真醒啦,白果快吓死了,南星刚刚也被打伤了,主人,老祖飞升了,你千万别有事了。”
  韩宇望着眼前的童子,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穿越了的事实。他伸手拍了拍白果的手,勉力笑了笑,安慰他说,“没事了,莫怕。”白果瞧他能说话,这才放了心,连忙问,“主人你渴了吧,我给你端水喝。”
  说着,他便爬了起来跑到外间去,拿水去了。韩宇倒是的确觉得有些口干,就安心躺着等着,却不想就瞧见白果惊恐的抱着茶壶慢慢退了过来,冲着外间讲,“你来干什么?你……你出去。”
  韩宇立刻撑起自己往外看,就瞧见一男一女慢慢走了进来。他来这里不过几个时辰,但这两人却也是认识的。
  一个是掌门的女儿夏青青,资质良好,烈阳宗修仙二代中的佼佼者,虽然跟他一起长大,但对他十分瞧不上,当然,原身也不愿意理她。
  另一个则是韩家家族的人,叫做韩松志,若是按着辈分算起来,可做他的三十代孙,只是这人如今修为比他高,当然瞧不上他。
  两人一进来,瞧着他脸色苍白站立不稳的样子,脸上就闪现出不屑的表情。夏青青冷哼道,“老祖一飞升,你却是没了靠山,瞧你这副窝囊样,还敢窥探我。”
  这老祖指的就是这具身体的亲爹韩三乌。这方天地乃是修仙界,修士的功力分为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大乘期六个等级,然后就能飞升。他爹韩三乌在飞升前是大乘期圆满,乃是这方天地的第一人。所以,纵然他是个废柴,也是没人敢欺负的。
  只是说靠山这事儿有,说到窥探夏青青,那可真是冤枉原主了。韩宇按着记忆中知道,原主压根不喜欢女人,他的男神是飞星盟的少盟主江九帆,至于夏青青,那纯粹是她自我感觉良好。
  不过,这时候两人过来,显然只为羞辱不为事实。
  夏青青话刚落,韩松志就接了话茬,嘲笑道,“他那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凭着他那杂灵根的资质,如今修炼到筑基期,已经是靠老祖天材地宝灌出来的了,还能有什么进益?这样一个人,居然还想号令我韩家,简直痴心妄想。”
  韩宇却是觉得眼前这两人好笑,反问他们,“一个废柴都让你们出动,我看倒是你们不值钱一点。”
  那两人都是天之骄子,平日里让着韩宇是因为老祖在不敢放肆,如今又有何顾忌?何况他们本来就是来报平日之仇的。当即,夏青青就怒了,冲着韩松志说,“还待何时?”说着手中一挥,一条白练冲着韩宇胸口飞来。同时,韩松志也狞笑一声,冲着韩宇扔出了一只铁笔。
  韩宇知道这是下了杀招,也顾不得身体未好,连忙按着记忆将浑身法宝打开,只见一片柔和白色光晕将韩宇包裹其中,两人的攻击仿若打在了棉花里,顿时力道尽失。夏青青和韩松志陡然色变,谁也没料到,韩宇身上的法宝居然如此霸道。
  却不想白果趁着他们发愣,立刻钻着空子拔腿就跑,还喊着,“掌门救命。”夏青青一听就慌了,“坏事,若是我爹知道了,肯定不行。快走。”韩松志却不死心,又拿出一把飞剑想要再试试,夏青青却唬了脸训道,“怎么,如今就不肯听话?”
  韩松志这才恋恋不舍的放了飞剑,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屋子。
  而那乳白色的光晕足足过了一刻钟才散去,里面的韩宇除了因为激发法宝而显得脸色苍白点,确无大碍。只是他的脸上却深沉的很,掌门窥探宝物已经够麻烦,如今韩家的新秀联合夏青青却对他有敌意,这棋不好下啊。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深思的时候,刚刚白果为了诱敌跑了出去,也不知是否安全。他不由手中连画几下,喊了声,“白果。”左边空着的墙壁却抖动几下,仿若投影一般,渐渐亮了起来。
  
  第2章 现世报
  
  在韩宇面前,左边空着的墙壁却抖动几下,仿若投影一般,渐渐亮了起来,然后,显现出两个男人。他俩应该站在空旷之地,远处是一片连绵的山脉,正在低声说着什么。
  这并非韩宇的神通,而是因为断岳峰整个山峰,都由韩三乌布下了天罗地网阵。这阵法乃是韩三乌根据其他法阵所创,不但威力无穷,整个断岳峰的一草一木,操阵者都可看到。如果找白果却出现这两人,想来白果离着应该不远。
  画面中那长相老迈的男人说,“掌门,屋里没有,我也检查了他所有可能佩戴储物法宝的地方,却是半点痕迹也没有。”
  韩宇顿时坐直了,他记得这人的声音,他不就是刚刚在自己身上乱摸的张世杰吗?他怎么跟掌门这般说话?
  他不由转头去看那个掌门,这人却长得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像个好人,但也只是像而已,“怎么可能?即便是再好的储物法宝,总要有迹可循,你已是元婴期,他一个筑基期压根不能在你面前掩饰一二。你确定都找过了?”
  张师祖点头道,“都找到了没有,我才准备用那搜魂术的。掌门,你实不该拦我,反正老祖也飞升了,又没人给他撑腰,我就是搜魂,又有谁能说出一二?”他进言,“一旦消息传出去,多少人会打这笔财宝的主意,到那时候,我们可就没机会啦。”
  韩宇一听这人说,顿时将前因后果明白了,这不过就是个白脸黑脸的游戏,枉费白果南星还将掌门当做好人,他昏迷的时候还听说老祖救过掌门的命,只可惜知人知面不知心,这掌门显然是芝麻馅的,心黑的很。
  就在韩宇想着的这霎那,却见那掌门冷冷哼了一声,只见他不过一摆袖,刚刚还振振有词的张师祖便轰的一下子飞了出去,张师祖顿时吐了口血,脸色也黯淡了许多,怕是危急关头,他不由叫了声,“表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