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扶摇九天+番外 作者:燃墨(中)

字体:[ ]

 
  第70章 计划开始了
 
  那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玲珑圆球似乎沿着一个特定的轨道在自行转动着,隐隐有温润宝光透出,映在了须发如雪的老者面庞上。他含笑道:“浩然,你总算是想通了。”
  他侧耳听玲珑圆球中的人影说了几句话,甚至忍不住地仰天大笑道:“不错!浩然!这才是我辈修士该有的心性和头脑!这世上的其他人你都不要相信,若要相信,就相信我,因为你是我的孙儿,我绝不会害你!”
  “浩然,这些日子,那南蔚暂时托庇在灵湖宗内,但他若以为这就能阻断我将他送上思路,他也未免太天真了!他莫非以为他一介筑基修士,能让灵湖宗愿意面对化神的怒火?哼!且不说他,浩然你能想通,我实在欣慰。你莫要着急,我正在为你物色身体。你如今还要继续在此蕴养真灵,待你达到了夺舍的真灵强度,爷爷自会为你寻来一具最好的身体!”
  老者与玲珑圆球内的翟浩然对完话,才起身离开此地。他关上机括以后,又传唤来一名弟子,问道:“如今南蔚可还在灵湖宗内?”
  那弟子道:“应是如此。老祖,我们才接到情报,天杀阁轸水蚓座下银十二接了去刺杀南蔚的任务却失败了。之后天杀阁曾再派人前去,但都被灵湖宗挡了下来。”
  老者淡淡道:“看来那小子跟灵湖宗又达成了什么交易,倒是个真善于见缝插针的小子。不过——”他冷冷地笑了一下,“你们只管派人去灵湖宗,相信灵湖宗不会再阻碍你们。就是轸水蚓那边,恐怕也觉得被拂了面子,不会放过他。”他仿佛已经能看到南蔚凄惨死去的样子,眸中堆积起的那一片阴云密布中似有笑意闪现。
  待那弟子走后,化神老者取出一物,催动灵元激活之后,里面露出另一个人的虚影来。
  “柯道友,你们灵湖宗莫非还想继续庇护南蔚下去?他可是我要杀的人!你说此前并不知情?呵呵,那你现在知道了,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嗯?你说他已经离开了灵湖宗?”
  老者皱了皱眉,对南蔚竟提前离开灵湖宗而深感纳闷,但他也并不放在心上。不过一介筑基修士,对他这等化神真人来说,不啻于蝼蚁一般,要杀了南蔚,他有千百种办法!任是那南蔚有再多花样,他都相信对方翻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既然知道了南蔚的行踪,老者冷哼一声:“自寻死路!”然后迅速通知了门下弟子,让他们速速去取了南蔚的命来。
  南蔚离开灵湖宗后,径直进入太湖坊市购买了一些材料。在僻静处收好材料,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王大牛觉得自己差不多能估摸一下凶神的心思了:“老爷,你是觉得这些东西太贵了么?”
  南蔚道:“不是,我是觉得太便宜了。”
  王大牛:“……”以他有限的脑子,实在不能理解因为买东西便宜而叹气是个什么心态!
  南蔚却是真心实意的有如此感受,只不过他比较的对象是灵桥断绝的万年多以后——虽然他为了买下手里这些材料,不得不卖出了一些须弥戒内的东西,但若是跟在天命魔宗时相比,这点花费几乎只是一点零头!同样的东西,在万年多以后,是数名尊者紧抓不放、谁也不肯让过、最后价格惊人的珍物,而在如今,却只需要花费数百下品灵石就能轻轻松松收入囊中。
  买好材料,南蔚带着王大牛,回到了当日广寒遗迹开启的位置。
  正值晨间,湖边被薄薄一层轻雾笼罩,此时此地并无他人。南蔚让魂念与王大牛一道担任警戒,自己则盘腿坐在湖畔,炮制刚买下的这些材料。
  只见他指尖无比灵活,或是掐动法诀,或是催动灵元。
  与此同时,被炮制好的材料则分门别类地被南蔚抛入湖中,虚空中仿佛有一根线将其与南蔚维系在一起,每一次入水,都在南蔚繁复的手势中泛出一抹微光。
  不知不觉,天色渐亮,轻雾逐渐消散。南蔚站起身,把王大牛招呼回来,将一根上面刻画有无数线条的玉色棍子塞给他:“把这戳到那里去。”
  王大牛看了眼湖水中央,迟疑道:“老爷,你都没问过我会不会游泳。”
  南蔚挑眉:“你会吗?”
  王大牛道:“我……好像……不会。”
  南蔚道:“哦,那你去吧。”
  王大牛道:“我说我不会。”
  南蔚道:“你会也得去,不会也得去。”
  王大牛发现自己竟然一点也不惊讶,只积了两泡泪,呜咽着跳进水里,狗刨似的往南蔚指明的位置游去。
  南蔚观察片刻,得出结论:“看来是真不会。”
  短短一段距离,王大牛好几次差点没浮起来,但不知是不是因为知道南蔚在身后监视,王大牛拼命浮上水面,继续往前游,最后举起那根玉色棍子。
  那东西才刚被他举出水面,王大牛还来不及将其戳入水中,四面八方就好似有无穷的牵引力朝其而来,隐约有微光围绕住它,空气中也有微小的光点跳跃起来,玉色棍子上那些奇妙的线条竟如水一般流动起来。
  王大牛还没反应过来,手中玉色棍子就蓦地往水中沉去,下一刻他便感到自身被一股大力拽动,在空中划过一道圆弧,重重摔在了岸上。
  回头见南蔚收回金焱藤鞭,王大牛很是不解:“老爷,你既然能用这法器拉回我,刚才是不是也能用它把我送过去?”
  南蔚道:“是啊。”
  王大牛决定不再继续往下问了。
  南蔚则专注地凝视着湖水中央,感知到那儿蠢蠢欲动的元气愈发汹涌,却又不断被压缩,直至到达极点!终于,湖心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了,更多的元气卷动,光点绵延成线,再变成一面一面犹如扇形的光华,朝四周扑洒。
  南蔚微微一笑,轻轻踢了一脚王大牛:“走了。”
  第一步进行得比南蔚想象中更顺利,那么接下来就是第二步,南蔚的打算是继续往北。
  地图上,湖川城地域的北面,是荣国的另一座大城,烈突。虽然两座大城在地域上相邻,但它们之间其实隔着遥远的山山水水,更有许多小城镇点缀其中。
  而其中便是南蔚都深知其名的,是地图上不起眼的一个位置,叫做春来谷的地方。
  南蔚此前没有认出春来谷是什么地方,但四周的地形却提醒了他,让他意识到春来谷在灵桥断绝之后,有了一个新的名字!而那个名字对他而言才是赫赫有名!
  南蔚操纵着飞舟降落下来,看了眼手腕上的黑斑,又看了眼身后正平静的远处,然后让魂念观察着追兵动静的同时,他悄无声息地进入到了前方的春来谷内。
  才刚踏足此地,感受到那股天地间仿佛似曾相识的伟力时,南蔚微微勾起唇角。
  看来他没有猜错,此地就是无回谷!
  没错,灵桥断绝以后,春来谷被叫做无回谷。无回谷葬送过无数修士,也仍有修士前仆后继一般继续进入。
  因为在无回谷内,会有现成的宝器出没!甚至是灵器!不需要修士寻找各色炼器材料,不需要修士努力与之磨合,无回谷内只要你能拿到手,那就是最适合你的那一种!这些宝器甚至会因为主人而转换特点,仿佛冥冥中具备某种神妙的能力!
  但要得到就必然有付出,进入无回谷的人数不胜数,从无回谷内活着离开的人却屈指可数。然而活着出来的修士,会比别人更加快速地崛起,甚至其中有成为化神,乃至还真!虽然另一些人会在数年内相继死去,并无走到最后的机会,但谁都认为,自己才是最终脱颖而出的那个人!
  可以说,无回谷被称作无回谷,取的既是有去无回的意思,也是有一往无前绝不回头的意思。
  而南蔚给南华宗和天杀阁的追兵所准备好的葬身之地,就是无回谷的外围。
  当然,这是因为现在的他,也不敢轻易深入无回谷。
  你说怎么多了一个天杀阁?
  哼,那天用唳天剑杀阵困住本尊的,不就是天杀阁的杀手?本尊是不了解天杀阁,但本尊何等机智,自然能联想到万年后天命魔宗时代里与之相似的组织。
  据说那名天杀阁修士被灵湖宗杀掉了,但天杀阁却十有八九不会找灵湖宗的麻烦,只会想要干掉南蔚。
  反正解决一个南华宗也是解决,多一个天杀阁也算不了什么。
  与其继续往前不断被追杀和应对追杀,倒不如毕其功于一役!给南华宗和天杀阁一个狠狠的教训,将他们给打痛了!
  毕竟,当投入与收获不成正比的时候,宗门的考量通常是站在利益的那一边,这也是南蔚身为天命魔宗尊者而认识到的道理。
  南华宗乃是一等大宗,天杀阁虽不是宗门,却也是一个庞大的组织,绝不会有例外。或许其中一些人会例外,但私人行为和宗门行为是两码事,对付起来也是截然不同。
  南蔚之所以在发现春来谷等于无回谷的时候,打消了原先的计划,立即选择了无回谷,是因为万年之后,无回谷的秘密彻底被发掘了出来。
  他从谷中出来以后,数着步子走了几步,又不断打出手势,将各种材料抛掷而出。
  这些不同种类、经过炮制的材料,配合着南蔚使用的法诀,在各自的位置上,迟早会发挥出其相应的作用。而此时此刻,它们则异常奇妙地隐去了身形和气息,让那一片草丛仿佛仍然只有草丛,甚至还有不知名的虫鸣鸟叫轻轻响着。
  做完这一切,王大牛在枝头跳跃了回来,一边叫道:“有人来啦!”
  南蔚的魂念也告诉了他这一点,有几群修士正从不同的方位往此处接近,他们中的一部分手持觅踪镜,另一部分则带着一种奇特的尖嘴犬类。这些人速度极快,并且全是金丹修士。
  南蔚也懒得去数他们的数目,而是往谷口又走近了些,等待着这些人的到来。
  王大牛本来想要窜回到南蔚的袖子里,却被南蔚将袖口一拂:“一边去!”
  “老爷?”
  “滚远点,别碍手碍脚的。”
  王大牛有点伤心地一溜烟跑远了。
  而南蔚等待的那些人,已经三三两两在视野中露出了身形。
  “那小子就是南蔚,也是让十二失陷的元凶!银八魂牌碎裂,他定是已经死了,大哥,让我去杀了这小子,为十二报仇!”
  其中一支队伍共有五人,以其中一名金丹三重天的修士为首,其余皆是金丹一重天的修为,跟当日布下唳天剑杀阵的那修士修为相当。现在说话的,是里面一个胡子邋遢的中年瘦子。
  另一名年轻女子附和道:“是啊,大哥,就让我们快些去解决了他,十二哥的仇,定要血债血偿!”
  队伍里除开那名首领,其他人纷纷表态,要上前去杀了南蔚。
  “稍安勿躁。”为首的修士一身白衣,端得是俊秀温雅,让南蔚的魂念在他脸上都多停顿了数息,“想弄死他的不止我们,我们何必为他人作嫁?若是我没有猜错,那些人想必就是在我们天杀阁发布任务的人。哼,没错,南蔚是元凶,但若非是他们发布任务,我们天杀阁何必趟这趟子浑水!”
  瘦子恍然大悟,又道:“大哥,那我们是不是也要去跟毕部和尾部说一声?”
  白衣修士似乎颇为无语地睨他一眼:“不必。”
  瘦子仿佛还想问什么,被其他几人拉住了,又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他才道:“大哥,我懂了,除非是张部和翼部,其他各部同我们的关系也不过就那样,让他们陷……”
  白衣修士低喝:“住嘴!”
  瘦子懵了半晌:“大、大哥?”
  白衣修士低声道:“不要落人口实。”
  南蔚忍不住让魂念在他脸上再停留了数息:本尊看好你的地方绝不止你这张脸!
  见这几人停在了较远的位置,南蔚将注意力转到了南华宗以及天杀阁的另外两支队伍上。
  南华宗便有四支由金丹修士组成的队伍,加上天杀阁全部的三支队伍,南蔚满意颔首:如此看得起本尊,有眼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