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扶摇九天+番外 作者:燃墨(下)

字体:[ ]

 
  第161章 下厨
  
  唔,香甜鲜美的汤汁几乎是瞬间从薄如纸般的包子皮内部喷涌而出,奔向唇齿之间的每一个角落,与之贴合,与之绞缠,抚慰住刚刚升起的不耐——南蔚吃完就立即看向裴之衡怀里的纸包,意思不言而喻。
  裴之衡自然看得分明,当即就一个接一个地进行喂食。
  叶浮白:“……”
  闻声回头的殷广士:“……”
  同样回头的汪远臻:“……怪不得连膳房的猪食都能吃得津津有味好象八辈子没吃过东西一样原来南蔚师弟是个吃货。”
  南蔚不高兴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本尊不是吃货,本尊这是伪造灵根的后遗症!愚蠢的修士,反正说了你们也不懂!
  与此同时,他嘴上还在努力咀嚼着,还没忘记问一句:“吃饭的地方到了吗?”
  汪远臻简直无法直视南蔚,加快了脚步。
  谢星渊哈哈一笑:“是不是惊呆了?这可是小师叔和师弟特殊的秀恩爱技巧呢!”
  叶浮白和殷广士:“……秀恩爱?”
  谢星渊眨眨眼,潋滟的一双桃花眼竟是露出茫然神色:“……什么?你们听错了吧,我是说这可是时常发生在小师叔和师弟之间的事情呢。”
  叶殷二人对视一眼,都忍不住狐疑,方才莫非是他们真的听差了?
  很快,此行的目的地就到了。
  这是一家南蔚不曾来过的饭庄,据殷广士说是两年前新开的,用料好,味道好,远远近近的支脉弟子都爱往这里来大饱口福。南蔚的目光在里面不留痕迹地逡巡了一遍,然后他就信了殷广士的话。因为都这个时辰了,明摆着已经过了平时用饭的点,但饭庄里面却还是人满为患,足以说明这家店铺定有可取之处。
  殷广士熟门熟路,一进了包间就要了菜单,也没问其他人的意见就唰唰唰点了若干道菜,送走伙计才道:“你们放心,我点的都是这里最好吃的那几道。”
  南蔚想起初见面时这小子就自称承川百晓通,估计对此也很有经验,倒是对他点的菜生出点期待来,他嘴上却道:“好不好吃都不妨事。”
  但裴之衡哪里会忽略在进入包间以前南蔚流连在其他人餐桌上的目光,想了想,他就站起身来道:“我去去就来。”
  连着两次去去就来,南蔚没有什么反应,谢星渊却眼睛一亮,跟了出来:“裴师弟,你这是要去作甚?”
  裴之衡道:“去看看殷道友点的菜是否合蔚弟的胃口。”
  谢星渊道:“若是不合?”
  裴之衡道:“那我就去借此地的厨房一用。”
  谢星渊:“……”
  这个时候,南蔚正将王大牛放出袖子。
  叶浮白几人看到一只灰毛猴子忽然窜出来,俱是有些惊讶,一时间几双眼睛都齐齐盯住了王大牛。
  王大牛很想扔给他们一句“没看过这么英俊的猴子啊!”可他也清楚南蔚会放自己出现,但不表示自己就能随意说话,一触到南蔚似笑非笑的眼神,王大牛飞快地窜到了角落里。
  不过是只猴子,叶浮白三人便没有留意,殷广士道:“对了,南蔚,我祖父也想见见你呢。”
  在不触及到什么根本利益的时候,南蔚自认是很好说话的,闻言点头道:“好。”
  正好裴之衡和谢星渊都不在,几个人就又一次说起从前来。只是不管是好似毫无所觉的南蔚,还是其他几人,都能感受到如今跟那个时候已经大不一样了,他们曾经维护的师弟已经去了更为广阔的一片天地,有了更加广阔和光明的未来。
  上菜的时候谢星渊回来了,裴之衡却是还没回来。
  谢星渊注意到南蔚有几次不经意般往门口看。
  菜上完后,伙计退出包间还贴心地替他们关上了门,谢星渊却见南蔚并无开始用餐的意思,便勾了勾嘴角,故意道:“小师叔,你还在等谁呢,可以吃了吧。”
  南蔚睨他一眼,忽地站起身,丢下一句“我出去一下”就出了包间。
  叶浮白三人一头雾水,不约而同地往谢星渊看:“谢道友,南蔚他做什么去了?”
  谢星渊笑得意味深长:“大约是不想承认他在等谁吧。”
  叶浮白三人还是有点不明白。
  但一门之隔的南蔚却是听到了谢星渊的话,立即在心里哼了一声:鬼扯,本尊才不是不想承认呢!
  与此同时,他迅速环顾起四周,想要找到裴之衡的身影。
  这一番打量没有能够找到裴之衡,但南蔚又怎么会少了办法,他当即就放出了魂念——自从晋入金丹期以后,南蔚的魂念强度跟从前他是还真境真人时的神念几乎能够有得一拼,不一样的是如今魂念毕竟还没有经过破丹成婴时的灵元洗礼,不能称之为神念,而是只能停留在魂念这个名称上。
  几乎是在魂念探查的下一刻,南蔚就“看”到了裴之衡。
  眉目如画的青年此时身在一个令人颇有几分一言难尽的地方,跳动的火光,嘈杂的声响,横七竖八的水流,各色的菜蔬肉类材料,一切都显得非常凌乱。
  但是在裴之衡的周围却好像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隔绝出了一个圆形的区域,以至于青年站在区域内,其他人则用惊叹的神色注视着他,并且一步也不敢上前的站在区域之外。
  这种地方,南蔚在来到这具身体之后,就曾经因为想要凑齐解毒的材料而去过。当时言嬷嬷还十分不愿意南蔚前往,说那里是很脏的地方。南蔚自然对厨房没有什么向往,若不是要解毒,他也不会特意找过去,但是他没有想到,裴之衡身处其中的时候,竟然也能形成一幅令人心动的画面。
  南蔚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迈开了步子,往这家饭庄的厨房走去。
  魂念所见中,裴之衡还在耐心地控制着火候,他一只手将锅猛地端起,另一只手则迅速调整着灵元的输入。
  “这——这是真正的修士才能做到的!”旁边观看的一名厨子发出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感叹。
  他们的注意力是如此集中,以至于也没能发现南蔚的到来。
  南蔚在来到厨房以后,收回了魂念,得以亲眼瞧着裴之衡的一举一动——他翻锅,他抄动锅铲,他洒入调料……明明是很不起眼的动作,大约是因为做出来的人是裴之衡的缘故,显示出了一种奇妙的美感。
  所以本尊才喜欢美人嘛,南蔚这样想着,看到裴之衡将新鲜出炉的菜肴小心翼翼地放入盘中,鼻子下意识地动了动。
  然后裴之衡马上就发现了南蔚,眼角眉梢流露出一丝惊喜的神色:“蔚弟!”又马上道,“蔚弟你出去等我,别待在这儿。”
  南蔚哼道:“你能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裴之衡道:“……那好。”他本来想说厨房环境不好,让南蔚在这儿待着,未免有种亵渎了南蔚的感觉,可是在听到南蔚的话以后,裴之衡又不由自主生出一种希望南蔚在此地陪同他的念头。这个念头犹如被油泼了的火焰一般,越燃越旺,根本就无法扑灭。
  又过了片刻,南蔚与裴之衡一同走出厨房,身后跟了一个伙计提了食盒,里面盛着方才南蔚所见的几道菜。
  南蔚这才问道:“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做菜?这里有谁值得你亲自动手?”
  裴之衡道:“有。”
  南蔚挑了挑眉:“哦?”
  裴之衡蹭到他身边:“不就是蔚弟你么。”
  南蔚顿了顿,哼道:“要做给我吃什么时候不行,现在有什么好做的!”他岂不是要同其他人分享裴之衡的手艺了!一想到这点,南蔚就有点不想回去包间。
  他的心思几乎是立刻就被裴之衡感觉到了,青年微微一笑,低声道:“那蔚弟待会多吃些我做的菜肴便是。”
  的确可以如此,但南蔚还是不大高兴,想了想才道:“以后在外面不许做菜。”
  裴之衡道:“好。”
  南蔚道:“糕点也不许。”
  裴之衡道:“好。”
  南蔚满意地点点头。
  却听裴之衡道:“但是,蔚弟,要是你想吃的话呢?”
  南蔚瞪他一眼:本尊才不会想吃!
  一顿饭吃下来,南蔚悄无声息地运转灵元了好一会才觉得肚子没有那么撑了——他今天不光吃了裴之衡这只食盒里的大部分,饭庄做的菜肴他也没有放过。
  南蔚只是觉得:难怪殷广士如此推崇这家饭庄,此地的菜肴的确美味,原料本就用的上佳,加上厨子的手艺出众,简直要叫人咬掉自己的舌头。
  一行人饭后在坊市消磨今日剩下的时间,等到又在另一家饭馆吃了晚饭,才慢悠悠地晃了回去。接下来,南蔚三人每日都由叶浮白几个陪同着,逛遍了几乎南华宗的每一座坊市里……味道出众的那些饭庄。
  转眼间数日过去,在与殷仲远见过一面后,也到了三人该要启程返回太一宗的日子了。
  在此之前,谢星渊却提出:“小师叔,我听说这附近有你和裴师弟从前生活过的地方?反正也没规定咱们要何时回宗,不如你们两个带着我再去游览一番?”
  南蔚表示不能理解:“没有什么好游览的。”丰城跟荣国的其他城市也没有多少分别。
  裴之衡却道:“蔚弟,我们去看看吧,我也想知道如今南府怎么样了。”
  南蔚闻言心里一动。
  作者有话要说:谢星渊:每天小师叔和师弟都在秀恩爱!
  王大牛:每天老爷和裴公子都在秀恩爱!
  其他人:……
  
  第162章 南将的求助
  
  南蔚此时却是想到了南秉礼。
  此人是他早就想要解决却一直没有解决的人,不说别的,单说为了莫名其妙死去的前身,那个无辜被害死的孩子,南蔚就早打算把南秉礼弄死了。何况如今他已是金丹修士,而且寻常的金丹修士他一个能对几个,想要除掉南秉礼,可谓是轻而易举。
  既然这回来了南华宗,谢星渊又想要去丰城转悠一下,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给此事做个了断。
  想到这里,南蔚终于答应下来:“好。”
  丰城跟记忆中的那座城池并没有多少分别,城外流淌的靖池河水也依然如故。在此之前,南蔚找了个借口消失了一会,却是回到了先祖洞府里面。
  才踏足洞府外围,南蔚立即得到了白额热情的迎接——体型硕大的老虎飞扑过来,若非南蔚及时站稳并挡了一下,只怕就要被扑倒在地了。
  然后白额就想要用舌头舔一舔南蔚。
  南蔚坚决地拒绝了。
  白额垂下脑袋:“吼——”这几年虽然南蔚不是没有回来过,但每次都形色匆匆,叫留在洞府里的白额感到很是寂寞。
  咳,这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的典型——南蔚没来之前,白额孤零零待了那么久也没有多少感觉,但自从南蔚来过,再独自一个守在洞府里,白额就觉得自己好可怜!
  瞧见吊睛白额老虎可怜兮兮的样子,南蔚才勉为其难地抬手摸了摸它的脑袋。
  白额又开心起来,铜铃般的大眼亮晶晶的,它亲热地蹭了南蔚好一会,又将目光转向王大牛:“吼吼吼?”
  与白额不存在语言障碍的王大牛听懂了它的话,气呼呼地道:“什么叫我还是没什么变化,没瞧见我越来越英俊了吗!”
  南蔚指出:“再英俊你也是猴子。”
  王大牛差点忍不住地潸然泪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