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豪门之玄医[穿越] 作者:莫土(上)

字体:[ ]

 
  【文案】
  为救人而死的程哲重生在一个武侠与异能的世界,幸运成为四医中玄医嫡徒,顺便——多了个未婚夫。
  程哲:师傅,我是男的……
  师傅:哎呦好徒弟啊,你难道想让师傅成为言而无信的人么!
  程哲:老爷子,我是男的……
  老爷子:孙媳妇乖,如果那臭小子敢欺负你,跟爷爷说。
  程哲:兄弟,我是男的……
  公孙轩:夫人,为夫有何处做得不对?
  程哲:……
  *******************************
  扫雷:主受,互宠,1V1,傻白甜,逻辑已死,考据党慎入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甜文 现代架空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公孙轩,程哲 ┃ 配角:一大群 ┃ 其它:1V1,宠文,HE
 
    晋江银牌推荐:为救落水幼儿而死的程哲幸运的重生在一个以武技及异能为主的平衡世界。然而刚刚重生就面对被丢弃在野外冻死的状况,幸亏被这辈子的师傅姜连山所救,成为了四医之一玄医嫡徒。原本以为可以安安静静当名小玄医的程哲却被不靠谱的师傅大人一个打赌,多了一个实力强天赋高的婚约者,原本打算让对方退婚的程哲却一步步落入那个满脸笑容的狐狸手中。
  小说是以主角玄医身份展开一个武侠异能并存的世界,内容更是围绕两人身份而遇到的格式各样人物,有好友有敌人。语言风趣幽默,轻松简单,不失为一本消闲读物。
  ==================
  
  ☆、 第1章  穿越重生了 
  
  01
  程哲死了,虽然没有伟人那种生的伟大死得光荣的豪气,不过在死前算是做了件好事。
  “我记得把那小孩推上岸的时候,感觉上面是有人拉了一把的。”
  没错,程哲是救落水幼儿力歇而死的,能够在死前雄起一把,程哲感觉挺爽的,尤其对他这个平凡到毫无存在感的人来讲,简直就是想象不到的事情。
  “家里人会伤心吧?”这个念头 ,程哲一开始也没怎么确定。
  程哲当然不是小白菜,地里黄,三岁没了娘那种可以上都市苦情版的角色,只不过在家里排行第二,上有可靠大哥一名下有懂得撒娇小妹一位,他这个夹在中间不是老大也不是小幺不上不下的,被无意识忽视也不奇怪。
  再加上程哲不是那种喜欢夺人眼球找存在感的人,整天安安静静的待在一角,自得其乐。当然程哲不是自闭症什么的,只是懒得在意而已,家里从没缺他吃的也没缺他穿。
  所以比起很多人,他的生活已经够幸福的了。加上程哲自认平凡毫无特色,原本还以为自己的人生会继续平平淡淡毫无起伏的走下去。却在二十五岁这年突然来了个大转折。
  老话说得好,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平凡的程哲经历这么一个大转折,也许未来将会不再平凡。
  对以后的事情程哲暂时没空思考,因为他总算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不是死了吗?”程哲清楚的记得在他把那个小孩弄上岸后,自己已经完全没有力气,灌入肺部的冰冷河水,那种难受的感觉,到现在程哲都记忆深刻。
  看着身处的漆黑世界,一直接受唯物主义教育的程哲感觉自己二十五年的人生观要改写了。
  “难道死后真的有地府天堂什么的?等下是不是就会出现负责勾魂的牛头马面?还是西方的死神?”
  然而程哲没有等来牛头马面这些勾魂使者,因为他再次有了冷暖疼痛的感觉。
  “这又是怎么回事?”
  再次拥有感觉后,程哲感觉到自己好像被困在了一个非常狭小的空间里,就连转身都不能,不过困着自己的东西非常柔软。就在程哲疑问出声的时候,发出的声音不是正常人类语言,而是类似小儿的嘤咛的声音,而且声音非常弱小。
  同时程哲隐约的听到一把陌生的声音在小声低语:“哎,真是造孽,不过生在那样的家族,没有人护着也就只能被当成牺牲品了。”
  陌生女人的低语,让疑惑自己现在状况的程哲冷静了下来,然后接着那个女人继续说道:“希望这孩子吉人天相吧,哎……”
  在女人说完后,程哲感觉自己不能动弹的身上传来了轻轻的拍打,然后自己被放在了坚硬冰冷的地面,耳边传来悉悉索索的走步声,声音由重到轻,很快消失。
  如果还不知道自己遇到了诡异事件,那程哲这二十五年的人生经历就白过了。加上平时也没少在网上看小说,穿越重生这些老掉牙的话题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惊喜会砸到了自己头上。
  程哲努力睁开双眼,然而不知道附身的婴儿是不是刚刚生出不久,视网膜没能发育完全,眼中的景象全都模糊一片。虽然看不到,但是感觉还是有的。程哲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冰冷。
  难道他这条刚刚得到的生命又再失去了吗?程哲苦笑,不过对一个刚刚出生不久婴儿来讲,在这样的地方就算想自救都无法实施啊。
  就在程哲感觉自己的小身躯越来越冰冷,意识越发模糊的时候,耳边隐约传来人的谈话声。
  天无绝人之路说的就是程哲现在的处境,刚刚幸运得到重生却又如此轻易的死去,感觉就算是老天爷也看不过眼。
  耳边的人声,让程哲的求生欲望猛然爆发,如果可以活下去,谁会轻易选着死亡。努力发出声音引起对方注意,不过被放在郊外时间太久,虚弱的程哲声音真的不比小奶猫大多少。
  然而来者却不是普通人,如此细弱的声音都被对方捕捉到。
  “你这老考究是什么意思,我今天就找个徒弟给你看!哼!”看似傲娇的声音是一位精神抖擞脸上血色红润的老者,再看老者行走间虎虎生威的步伐,如果不是满头华发一点也看不出老态。
  在老者身旁还有一位跟老者精神气息差不多的老人,此时老人露出一副说大话谁不会的鄙视神情,让老者差点又炸毛。
  “老考究你这是什么表情!”
  老人看到老者又有炸毛的迹象,只好出声安抚,要不以他熟知对方的性格,绝对是不依不挠下去,那他今天就不用工作了。
  “好了好了,你这是出来陪我探察还是过来找我吵架的?”
  老者听到老人的话,撇撇嘴,不过也安静了下来,在闭嘴的时候,听到在他们的侧前方草丛传出非常细弱的声音。
  “老考究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老者眉头微皱,奇怪的打量着。
  今天老者是顺路陪同的,这狗不拉屎鸟不生蛋乌龟不上岸的旮旯地方,如果不是听说这里有他需要的一种药草,老者都不可能跑到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
  两位老者实力相当,对方既然能够听到奇怪的声音,老人当然也察觉到。
  “去看看。”
  而当两位老者走到声音发出的地方,只见两位老者的脸色同时大变。老者更是走快几步,嘴上又开始低骂。
  “这是谁这么狠心啊。”
  只见一个包裹在襁褓中的婴儿,不知道婴儿被丢弃在这个地方多久,脸色已经开始发紫,气息微弱,如果不是被老者们发现,婴儿不是被野兽吃掉也会被冷死在这个荒山野岭。
  老者手脚麻利的抱起地上的婴儿,轻轻的低声安抚:“孩子别怕,现在没事了。”看着怀里弱小的婴儿,一种心底都要融化的喜爱感油然而生。
  “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玄医一脉的嫡徒。”老者挂着慈爱同时不失霸气的笑容低头对着婴儿宣布。“我就说我今天能够找到一个徒弟给你看!”
  “……”看着老者脸上神气十足的神情,老人都一时感觉无语。
  “你神气个啥,还不快点医治这孩子,你就等着刚收的徒弟就没了吧!”
  “呸呸呸,你这老考究能不能别这么黑心啊!”
  老者嘴上说着手上动作不慢,虽然他是玄医,但是普通的黄医能力还是有的,所为一理通百理明嘛。
  从怀里拿出包着银针的布包,然后把婴儿交给老人,老者轻轻的拉开婴儿身上的襁褓,找准了穴位银光一闪,手中的银针就落在婴儿的身上。扎针起针,动作利落,快速无比。
  “好了。”
  扎完针,老者迅速把扯开的襁褓密密包好在婴儿身上,可不能让他刚收的宝贝徒弟受凉了。老人看到老者的作态,对天翻了个白眼,不过还是把怀中的婴儿交给一脸盯着婴儿双眼发光就像狼外婆的老者。
  迷糊中的程哲,感觉到自己发出的细弱声音果然引起了来者的注意,同时也感觉到自己离开了冰冷的地面。然后不知道对方做了什么,原本冰冷的身躯四肢开始慢慢回暖。
  然后就是感觉到自己在一个非常温暖的怀抱里,婴儿的体能根本支持不了程哲继续坚持下去,迷迷糊糊间陷入了沉睡,在沉睡之前,程哲心底算是松了一口气。
  总算不用刚活了然后又死了……
  然而陷入沉睡的程哲不知道,等待他的将是多么‘精彩’的生活。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转眼间十八年过去。
  当年虚弱到差点一命呜呼的婴儿如今也长得亭亭玉立,呃,不对是风华正茂。同时也活力十足一点也看不出当年的虚弱模样。这不,隔段时间就在医谷上演的戏码在今天这个日光明媚的早晨再次上演。
  只不过今天貌似气势比往常更加霸气十足了些。
  “师傅!”
  师傅两字,惊起医谷飞鸟无数,至于那些医谷内忙碌的众人,无论是茗茶的还是做研究的看书的全都淡定从容,完全没被这个巨吼吓到,因为众人早已习惯,该做啥做啥去。
  “小哲子今天的声音比往常都大啊。”
  “呵呵,活力十足。”
  “话说老姜头又做了什么让小哲子大吼?”
  “……咳咳咳。”被询问的那位中年人抬头看了下四周确定没人后,才凑到同伴耳边小声的把答案告诉这个刚刚回谷的中年。
  “……”听完后,发问的中年也不由得沉默了下,心底为那位把徒弟卖了的老姜头节哀。
  一座外装简朴,外壁爬满绿色植物的二层小别墅大厅内,一位面容清秀的少年一手猛的拍在桌面,脸上因为愤怒而变得红润,如若星辰的双眼定定的看着前面眼神游移闪闪缩缩的老者。
  “亲爱的师傅大人,能不能解释一下这张帖子上这三个字的意思?”少年语气看似温柔,在老者眼中却如噬人的野兽。
  “咳咳,宝贝徒弟别生气,师傅可以解释的!”
  “呵呵……”
  解释你个大头鬼啊!未婚夫是什么鬼东西!他是男的好伐!
  
  ☆、 第2章  被坑了的师傅大人 
  
  02
  程哲此时感觉很心塞,两辈子加起来一共四十三年的日子都没有今天如此心塞。
  看着眼前小心翼翼讨好自己的师傅大人,重生十八年的日子已经让他非常熟悉自家师傅的跳脱与不靠谱,但是做出如此坑徒弟的事还真是第!一!次!
  无奈扶额,程哲深深的吸一口空气,好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做出弑师如此大逆不道的行为才出声问道:“行,师傅你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算是法官审判犯人的时候都会给犯人一次自辩的机会,同时程哲也想知道怎么师傅出去一趟就把自己给卖了。
  “咳咳,好徒弟,消消气消消气。”
  姜连山正是十八年前在郊外救了程哲一命同时收他为徒的老者,看到宝贝徒弟冷静下来后,脸上马上挂着谄媚讨好的笑容,一点也看不出身为一派掌门宗师的风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