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晨旭 作者:苏香兰色

字体:[ ]

 
 
文案:
身体不好不良于行却依旧乐天的现代少年穿到了落马后断腿的纨绔身上后的故事。
PS:主受,1v1,HE。
 
内容标签:甜文 穿越时空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晨旭、楚晟宸 ┃ 配角: ┃ 其它:宠文、穿越、1v1
 
银牌编辑评价:  
对于一个不良于行,身体虚弱到连出门一趟都不容易的温晨旭来说,穿到一个刚断了腿但身体健康的纨绔子身上也没什么不能接受。虽然这个纨绔子名声不好也不受家里人待见,但好歹还留给他一个对皇帝的救命之恩,还有一个胖得像球一样但很暖心的朋友。和所谓的家人亲近不起来,但他却在本应高高在上的皇帝身上感觉到了温暖…… 
本文的男主虽穿越前后都不良于行却没有悲观,依旧有一颗乐天、善良的心。懂得满足的人才明白幸福是什么,即使有待他极好温暖的像家人一样的皇帝陪在他身边,他也依旧没有生出什么野心,始终记得自己当初那个想要亲自去看看这个世界的小小愿望。全文基调温暖,没有复杂的宅斗、宫斗,行文间温情让人观之也不由一笑。
==================
 
  ☆、第 1 章 并不亲切的大哥。
 
  温晨旭,晨旭――清晨的旭日。
  听起来,这就是个让人觉得充满温暖与希望的名字。
  哪怕一场车祸,使而他从此只能坐在轮椅上,甚至因为身体不好连家门都难得出。如此,也没有让这个有着美好寓意名字的人颓废。
  说来可能有人觉得矫情,然而温晨旭却是发自内心的觉得,虽然他如今不能走路身体也不太好,但他至少还看得见、听得到、说得出,甚至在他情况好一些的时候,还能拿着画笔画一画。
  当你因为没有新鞋子而哭泣时,应该去想一想那些连脚也没有的人,有对比才会发现自己所拥有的幸福。
  当然,温晨旭也得承认,车祸发生后,在被疼痛的折磨下以及知道自己从此再也站不起来时,他有那么一瞬间是真的想结束了自己这破败的生命。
  然而却在无意间看到了一本书中的一则故事:一个只有一手一腿还承受脑瘤的病痛的人依旧坚强的活着。当别人觉得这种病痛时的折磨谁都受不了时,她说:“我占了人间一条命,就得对这条命负责。”
  你“占”了人间一条命,你就必须负责到底。温晨旭记住了这句话,在车祸导致的并发症发作疼痛万分时,他总这么告诉自己。
  所以,在发现自己浑身疼痛,尤其早已没有感觉很多年的膝盖处传来深入骨髓的疼意时,他还是咬牙忍耐着,努力的想要活下去。
  等半昏迷间感觉到有人在自己身上检查,又有人喂了自己一碗苦涩的中药时,他才渐渐的彻底失去了意识。
  ‘又一次跑赢了死神。’
  等到醒来时,温晨旭努力的弯了弯唇角,心里这么告诉自己。
  想到哥哥说的,等他这次出去后就带他到海边过十六岁生日温晨旭就忍不住高兴。
  然而过了一会,在发现头顶不是洁白的天花板,而是精致的床帐;周围的环境不是医院洁白的病房,而是古色古香的陌生房间时,温晨旭不由有些诧异。
  家里人是不可能会在他刚从急救室里出来时,带他离开医院的。这么想着,他渐渐的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感觉膝盖那里很疼,而实际它在许多年前就已经没有感觉了。
  他感觉浑身都不舒服,而这种不舒服却和又以前那种虚弱不同。
  眼角的余光无意发现铺散在床上的一头黑色长发,心跳得快了一些,他开始觉得有些不对。试探着伸出手,先看了看手心手背,又摸了摸脸和那长长的却并不是假发的头发。
  这不是自己的身体,温晨旭突然明白过来。
  那么他在急救中还是死了?然后这是穿越了吗?近些年这类的电视小说也不少,温晨旭联系自己现在的情况只想到这个。
  一想到如果自己真的是穿越了,那么此时在急救室外的家人肯定很难过,温晨旭的心情就不由有些低落。
  吱――
  细微的开门声在寂静的房间也显得明显起来,温晨旭微微侧头便看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少爷你醒了!”看到床上的人睁着眼,来人将托盘放到床头的木几上,然后扶着他坐了起来,“少爷你昏迷了两天两夜,先吃碗粥垫垫再喝药。”
  听他一说,温晨旭倒是感觉到肚子饿了,拒绝他要喂自己的举动,伸手接过粥小口小口的吃着。
  来人虽然动作体贴,温晨旭却感觉得出他与“自己”并不亲近。
  他有很多疑问,然而一时间既不知道要先问什么,又有一些不敢问。
  于是,等他将粥吃完,又接过药喝完,来人小心的扶他躺下然后离开,温晨旭也没有问出一句话。
  等到关了房门出去后,那个小厮长长的松了口气。本来都做好这个纨绔少爷在受了那么重的伤后会大发脾气的准备,没想到这么安静的就渡过这一趟了。
  想来是他还不知道自己身边的人都已经不在了,也还不知道自己的腿……
  这么想着,小厮不由又担忧起来等他知道一切后,自己下次再来时还有没有那么幸运。
  许是因为喝了药,明明才醒来不久的温晨旭想着事情很快又睡着了。
  睡熟后,他突然做起梦来,他梦见一个神采飞扬的少年骑着马领着一群人奔跑出城,然后在到了一座山下时,却意外的碰到了一群黑衣人在劫杀另一群人。看到杀红了眼的两方人,少年本来准备离开,然而他身下的马却受到惊吓猛的朝前跑。少年带来的人见此,想要追上去带他走,却被几个黑衣人尽数给杀了。而少年的马突然撞到了一个人,然后自己猛飞了出去……
  飞的那么高,摔下来的疼痛可想而知,额头已经冒汗的温晨旭皱眉想要醒来,然而就在那少年就要重重摔下来的下一刻,梦境突然就换了,开始变得杂乱纷繁起来。
  再次醒来温晨旭是被门外传来的声音吵醒的,就在他缓缓睁开眼的同时门被推开了。
  “二弟现在可好些了?”
  未见其人,倒是先闻其声。温晨旭欲要撑着坐起来时,便见一人两步走了过来,扶着他道:“二弟身子不好还是躺着吧!”
  明明没有见过面前这位青年,但依着昨晚的梦境,温晨旭却隐约知道这人是“自己”的大哥。
  见他顺着自己的力道重新躺下,温晨逸瞧着他,视线在他腿上多停了一会,然后半是怜惜半是责备的道:“好好的出城去打猎,怎么带着这么重的一身伤回来?”
  虽然知道这应该就是“自己”的大哥没错了,但温晨旭却并不想那么叫他。
  哥哥会让他感觉到温暖,而他虽然说着关心的话,可身上却没有让他感觉到温暖与亲切。
  见他低着头似乎不太想理人,温晨逸脸上关心的神情淡了一些,然后望着对着自己的脑袋语气却依旧是那么柔和的道:“好了,大哥也没有怪你的意思。你要是不想说就不说,不过……之前送你回来的那些是什么人?你身边的人都去哪了?怎么不理大哥了?”
  温晨旭倒不是故意不理他,只是他问的问题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于是只好沉默着继续保持低头的姿势。
  自己与他的关系一向还是不错的,如今看他这样子,温晨逸觉得很不对劲,难道……
  “二弟你是不是知道你的腿废了?”想来想去,温晨逸只想到这个。
  虽然早有猜测,但被让人说出来,温晨旭心底一丝隐秘的希望也被打散。果然穿越了也还是不能走路,心里叹息了一声,等想起这身子除了不能走路外其他的还算健康,于是又满足起来。
  见他猛的抬头,再看他脸上并不算太惊讶的表情,温晨逸暗道了一声:果然如此!
  随后他叹息一声,安慰道:“二弟不用担心,我和爹一定会找大夫来治好你的腿。”
  虽然在家人的关爱下,温晨旭的性格还是和以前一样乐天,然而自从坐上了轮椅后还是有些东西不一样了,他对别人的情绪更敏感了一些。
  就像之前,这位“大哥”问自己是不会知道自己腿废了时虽然语气很担忧,但他还是感觉到了其中的一丝兴奋与得意,而现在的安慰,他也并没有感觉到真诚。
  虽是如此,听到他那么说,温晨旭还是开口礼貌的说了声,“多谢。”
  说完后,他就闭上了眼,一副累了的样子。他的哥哥在自己疼时恨不得以身替之,他的哥哥在自己难受时会小心翼翼的哄自己开心,他的哥哥会跑很远给他买喜欢的蛋糕,他的哥哥……
  他有一个很好很好的哥哥,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有点不想再听面前这位现在算是自己大哥的人说话。
  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作为一个哥哥,在知道弟弟腿废了时首先问的一句为什么不是“疼不疼?”
  他现在其实很想说一声“疼”,可是哥哥不在,爸妈也不在,没有人问他。
  看他闭着眼紧抿着唇,眼角渐渐湿润起来,温晨逸觉得其实也没什么好问的了。不管因为什么,也不管送他回来的是什么人,温家的唯一嫡子已经废了。
  弯腰帮他拉了拉被子,温晨逸露出一个温柔的笑,“累了就好好休息,大哥下次再来看你。”
  站直后转身刚准备离开,然而才踏出一步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道:“爹这两天很忙,等他有空了我会提醒他来看你。”说完见他闭着眼依旧没有反应,这才走了出去。
  出来后吩咐了外面的小厮两句,温晨逸一脸忧心的离开。
  门关上后,躺在床上的人重新睁开了眼,一串泪珠滚落下来,然后消失在枕头上。
  他定定的望着床顶,双眸有些失焦。许久后,他无声的张了张口,似乎在说:“哥哥,我疼……”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并不关心的家人。
 
  在房间里躺了好几天,除了两个送饭的小厮外,也只有温晨逸会偶尔过来一趟。
  想念着爸妈与哥哥的同时,温晨旭也从身边人的话语中明白自己之前以为的梦估计是这个身子的记忆。
  虽然通过那些记忆明白这个身子的主人应该是从马上摔下去就死了,然而凭白占了人家的身体温晨旭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正在回想着那些杂乱的记忆时,温晨旭听门外的人喊了一声:“三少爷。”
  随后,门被推开,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快步走了进来。他一进来便直接走到床前,目光在床上扫了一遍后语气惊讶的道:“呀!我还以为他们开玩笑的,原来你真的变成瘸子了?”
  若说之前温晨旭还不理解为什么那位“大哥”那般表里不一,等看到那些记忆后,他便隐约有些明白了。
  这一家虽也姓温,然而和他当初所拥有的简单四口之家并不相同。这家里辈分最长的是温家祖母,然后才是温老爷,而温夫人――也就是这个身子的娘许多年前就去世了。那位大哥和面前的三弟都是妾室生的,与“他”并不是一个母亲。
  虽然不理解古代男子为什么要将自己的孩子分个三六九等,但对古代常识还是了解一些的温晨旭却是知道古代以嫡子为尊。
  然而他这个身子明明是嫡子,却在废了双腿后无人关心,除了身边的两个小厮,竟然连亲爹和亲祖母也不来看望,温晨旭真的觉得自己难以想到原因。
  见他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而大发雷霆,甚至连理也没有理会自己,温晨礼有些不高兴。
  正想说什么,他余光瞧了眼候在一角的两名小厮,于是微微弯腰小声道:“温晨旭你该不会连耳朵也废了吧?”
  明明年纪不大,然而说话却那么难听。哪怕他长得很是乖巧,哪怕温晨旭其实打从心里就很想要一个弟弟,此时却也一点不想理会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