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导演+番外 作者:无衣yoyo(一)

字体:[ ]

 
人生赢家朱子墨,被撕票后穿越三百年前。
有电视,没全息?
有电影,没10D?
朱大导演说:这些都不是问题!
于是华语电影终于崛起了,在好莱坞怒刷存在感!
 
三十年后——
某记者:朱导,请问您当初为何选择沈影帝作为您的御用男主角?
朱导演:哦,因为他长得像我的充气娃娃。
沈影帝:……
 
这是一个爽炸天的娱乐圈传奇导演传记,没有最粗的金手指,只有更粗的金大腿!
请捡好节操,让我们高喊:朱导万岁!!
 
阅读指南:
【1】,本文主受,猪脚从三百多年后穿越回1999年,金手指粗壮。
【2】,受是导演,攻是演员,全文不虐,专注傻白甜一百年。
【3】,半架空,意思就是国家、奖项、娱乐公司基本走现实风,人物一律没有真名~
 
苏苏苏苏苏苏苏炸天~~~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随身空间 娱乐圈 灵魂转换
 
搜索关键字:主角:朱子墨 ┃ 配角:沈平章 ┃ 其它:未穿今,大导演
==================
 
编辑评价:
  朱子墨是来自三百多年后的富二代技术宅,被人绑架撕票,幸好借着自己一个有内部空间的耳钉穿越到九九年,成了一个三无小混混。为了生存也为了爱好,他开始走上了导演之路,并遇到了一个和自己定制的充气娃娃很像、非常符合自己胃口的小演员,成功的将他绑在了身边,两人携手并进,一起走向辉煌。
  本文节奏明快,作者用轻松的语言描绘了国内国外娱乐圈十几年的变迁,爽点突出,阅读起来流畅过瘾。在奋斗的过程中,开始比较弱气的攻也成长起来,攻与受在职业和性格上都形成了互补,人物讨喜而生动饱满,在时代的大背景下,上演了一曲携手并进的乐章。
  
  第1章 从高富帅穿成小混混
  
  朱子墨生于2345年,现年二十四岁,是一个坐拥无数资产的……宅男。
  当然,他的资产都是蒙祖荫而来。如今地球联盟早已经走出星际,成为威震一方的霸主,朱家在大变革时代抓住了机遇,现在名下拥有数个资源星,财大气粗,其惹人嫉妒程度直逼数百年前的煤老板们,子孙们哪怕不争气,败家也够败个几百年了。
  生在这样庞大的家族里,也是要根据才能,来确定具体地位的。朱子墨这人胸无大志,平生最爱宅在家里,沉浸在二次元的世界中不可自拔,于是理所当然的,他就成了一个纯领钱干吃白饭的纨绔二世祖。且因为他怎么也比那些玩车玩女人玩各种乱七八糟的危险品的堂哥堂弟们要靠谱的多,掌权的几位看他也挺顺眼,没人难为他。于是他的日子一直过的挺滋润。
  朱子墨在青春期刚开始的时候,就确定了自己喜欢的是同性,且相对于在上方,他更喜欢在下方——这就有点麻烦了。如果他喜欢的是女孩子,随便找个温柔可爱的灰姑娘,就可以幸福到老了。可偏偏喜欢男人!朱家好歹是个大家族,虽然现在同性婚姻早就合法了,叫他们接受自家孩子‘嫁’出去也是难了点……招个人入赘进来吧?保不准人家特有野心,把朱子墨顺风顺水的小日子搅合的一团糟。
  说白了,就是富贵乡蚀人骨,朱子墨又是个不求上进的二次元宅,他稍稍考虑了一会儿,就整个人Orz起来,觉得要不然还是算了,和三次元的人打交道太累心,等他有生理需要要解决时,干脆就去网购一个器大活好的充气娃娃得了,那才是宅男们最理想的情人啊!
  要说科技发展到二十四世纪,如今真是各种宅们的天堂!足不出户,什么事儿都办好了。娱乐方面,联盟的精神文明早发展的极大丰富。物质方面,在网上下个订单,用不了一个小时,货品就送上门来了。尤其令人称道的是,如今的充气娃娃和刚发明那会儿可不能同日而语。外表与真人相似度极高,包括皮肤的触感,能和主人进行逻辑对话,还能依据主人的喜好,设计出一个你独有的梦中情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抚慰宅男宅女们躁动寂寞的心……
  一句话,只要你有钱,一切都不是问题!
  尤其美妙的是,朱子墨别的没有,钱却有的是!
  所以就像那些野心勃勃的‘家人’不理解他一样,朱子墨也不能理解那些人做什么要累死累活的争权夺利。悠哉悠哉的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多么美妙?但也正因为他们互不理解,朱子墨在野心家们看来,毫无威胁性,所以他才能于这个火热的名利场中,求得一方净土,平安喜乐的度过了二十四年。
  古话说得好,人在本命年的时候,特别容易倒霉。
  朱子墨也没逃过这个‘诅咒’。
  他不知道怎么的就被绑架了——没看清绑匪的样子,就是眼前一黑,至此以后,就没再恢复过意识。不知道多久之后,他才再次睁开眼睛,后脑勺一阵剧痛,他恶心的干呕一顿,这才头晕眼花的坐好,慢慢分辨出眼前有个五颜六色的人影来。
  那人大呼小叫一通,良久之后,才用纸杯端了一杯矿泉水来,凑到朱子墨嘴边,有些粗鲁的给他灌了半杯进去。朱子墨整个人虚弱的要命,根本无从推拒,只能拼命往下咽,最后两口呛了一下,一阵咳嗽,这又扯到了他后脑勺上的伤口,疼的他天晕地转,长这么大没遭过这样的罪,那叫一个生不如死啊……
  那个五颜六色的家伙终于肯放过他了,把纸杯拿走,朱子墨缓了许久,才三魂七魄归位,一只手稳着自己那存在感极高的脑袋,另一只手擦了擦刚刚渗出来的泪花,勉强睁开眼睛,观察四周的环境。
  他现在歪坐在一个硬邦邦、绿色的、缺了一个角的塑料椅子上,旁边耷拉着一个连着针头的输液管,输液管里已经空了,针头上有几条肉色的医用胶带,还有一小团酒精棉,上面有一小点血迹。他所在的房间不算大,但人却不少,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是乱七八糟的或站着或坐着,有的人正输着液,有的人正哇啦哇啦的打电话,一个穿着不怎么干净的白大褂的中年女人,正拿着针筒给一个扯着嗓子大哭的小孩屁股上打针,根本没人懒得看他一眼——哦,除了那个刚刚喂过他水的黄毛。
  朱子墨心中泛起了不祥的预感。
  以一个二次元宅的天赋技能判断,他、他这怎么像是穿回了几百年前啊?
  每一个资深的宅,在考据上都是很有天分的。朱子墨二十多年的时间,精益求精,不知道看过多少文学作品、漫画、电影……地球的文化又没断过层,以至于或真或假的历史知识装了一肚子,他只看看周围的环境,就大致能判断的出来,这应该是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的社会风貌。
  那么,问题来了,这是绑匪的恶作剧,还是他果然穿越时光,回到了数百年前?
  捧着昏痛的脑袋呼吸乱想了一小会儿,那个刚刚险些谋杀了他的黄毛就又回来了,他穿了一条脏兮兮破了好几个洞的蓝色牛仔裤,上身是一件土黄色的短袖T恤,露出两根细细的胳膊,有一小段墨绿色的粗糙纹身露在外面,也不知道纹的是什么。他的发型好像是鸡冠一样,两边秃,中间长长的一条,颜色很活泼,朱子墨打量了一遍,就捧着脑袋闭上了眼。
  黄毛拖着一个三只脚的凳子挪过来,凳子脚和地板摩擦出一阵刺耳的响声,引得许多人怒目看他,黄毛却根本不为所动,翘着二郎腿坐在朱子墨面前,歪着头说道:“我说兄弟,你这也太废了!开门儿红啊!刚把你推荐给成哥,你倒好,一板儿砖给人砸了个脑震荡……成哥看不上你,还得白搭上一百二十八块钱,你说我招谁惹谁了?真他妈晦气啊!”
  朱子墨震动了一下,还是抱头不说话。
  黄毛从衣兜里抽出一根烟来,刚叼进嘴里,给小屁孩打完针的白大褂就喷他:“诊所里不许抽烟,要抽出去抽!”黄毛贱笑着点头哈腰,“您放心,我就叼着,不点火!”白大褂翻了个白眼,没再理他。
  黄毛叼着不点燃的烟卷,摆了个沧桑的表情,对朱子墨说道:“得嘞,谁叫豪哥我和你小子做了那么多年邻居呢?就见不得你们这些小可怜儿!这样,等你病好了,我先借你点儿钱,咱去死胡同口儿老王那里纹条龙,喏,就和哥纹个一模一样的,特威风,特霸气!你不一直羡慕吗?也别等着你自己凑够钱了,磨刀不误砍柴工,有了这么个‘护身符’,你看起来就有点儿道上人的意思了,我琢磨着,那帮孙子再开你瓢儿的时候,怎么也得多掂量掂量……”
  坐他们旁边的是个十三四岁的毛头小子,听黄毛说话听得入神,他奶奶上完厕所,回来听了个尾巴,立时看他们俩的眼神就像看一坨冒着热气儿的翔,二话不说,就把孙子挪远了,嘴里还碎碎念着,叫孙子千万不能和那些混混渣滓学,学不出好来!
  黄毛冲她们嘘了一声,又不以为意的转过身来,问朱子墨:“你觉得好点儿没?好了咱就回,我身上可没多少钱给你看病了啊,而且一会儿我还得去给成哥看场子呢。”
  朱子墨这是脑震荡,又不是破了道口缝上就行,他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么重的伤害,但此时肉体上的打击反而不是最致命的了,‘疑似穿越’带来的精神伤害更让他黯然神伤。他嘴唇微微哆嗦着,艰难的说道:“……豪哥,我没什么事了,你有事忙就先走吧,我一会儿自己回去就行了。”
  黄毛这会儿其实烟瘾已经犯了,他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站起身来:“那行吧,我先走,账我已经结了,知道你没钱。”
  他站起来走了几步,又回来了,从朱子墨的怀里掏出一个卖相很惨的钱包来,打开,让里面塞了一张皱皱巴巴的十块钱票子,“给你留下点儿钱,饿了就买几个包子吃。”
  给朱子墨放回去之后,他就一阵风也似的走了。
  朱子墨缓了好大一会儿,这才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控制着呕吐的欲望,和白大褂问了厕所在哪儿,就走着之字形路线过去了。他好容易站在了厕所的洗手池前,往那面一尺宽长左右的镜子望去。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人不是他。
  镜子里的人,和他原来的样子有八九分像,但和他那富贵乡中养出来的细皮嫩肉截然不同,这人很瘦,皮肤有点粗糙,发黄,偏偏头发也染了黄毛那样的黄头发,万幸的是,他没有剪一个公鸡头,头发有点长,软趴趴的附在脑袋上,让整个人都显得那么窝囊、没精神。穿了一身廉价的毫无设计感的短袖长裤,后脑勺绑着一块白色的纱布,他抬起右手来摸了摸,又发现右手上也有几道浅浅的划痕,除此之外,掌心处还有几块薄薄的茧子,指甲有点长,指缝也不大干净。
  朱子墨长吸一口气,他抖抖索索的将兜里的钱夹拿出来,翻了一下,除了刚刚‘豪哥’放进去的十块钱,就只有两个五毛钱的钢镚,他没管这些,又找出来一张银行卡,一张身份证,看了看身份证上的信息——
  姓名:朱子墨
  性别:男民族:汉
  出生年月:1982年2月27日
  住址:北京市XX区XX路XX小区XX号
  那个大头照片又丑又土,朱子墨只感觉到一阵眩晕!他竟然真的回到了三百多年前!
  
  第2章 秘密花园竟也跟来了
  
  等他拼好了碎裂的心,回去那个拥挤的诊所时,发现自己的座位已经被人给占了,转了一圈,也没找到空置的椅子,万般无奈之下,朱子墨只得上面捂着头,下面捂着咕咕直叫得肚子,走出了诊所大门。
  外面正是夕阳西下,有微风拂过,倒让人感觉到了一丝难得的凉意。朱子墨茫然四顾,他突然想起来,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住在哪儿,翻了翻衣兜,也并没有类似手机的通讯装置——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会儿应该已经发明手机了对吧?头痛欲裂中,他也想不起来具体的年份了,于是只能作罢。
  街面上的建筑显得很老旧残破,行人的穿着打扮也很糟糕,以此推断,至少这个街区,人们的生活水平不会高到哪儿去。但是那些人再怎么惨,也不会惨过他了吧?无家可归,衣食无着……作为一个习惯了享受高科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高富帅来说,突然一无所有的被下放到‘古代’,脑袋上还破了一个洞,朱子墨哪怕再心宽,此时也有了欲哭无泪的感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