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导演+番外 作者:无衣yoyo(二)

字体:[ ]

 
  第71章 丑媳妇也要见公婆
  
  沈平章的脸很臭。
  他刚刚下了飞机,见到了他们家分离好几天的朱导演,结果他还在那里嘀嘀咕咕,说什么——
  “不是刚刚开学,还在军训吗?好孩子是不能翘课哒!”
  “都不知道提前通知一声,幸好我事情还没办完,还留在旧金山,不然你岂不是要扑个空?”
  等两个人上了车,朱子墨才奇怪的咦了一声:“累了?飞机上没休息好?还是时差倒不过来?怎么脸色这么差?”
  何止是差,简直黑云压城城欲摧好吗!
  结果,还不等沈平章把自己心中的怨气抒发出来,朱子墨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顺便还把沈平章的大头按在了自己的腿上,豪华的加长林肯,里面的空间十分可观,所以哪怕是这种奇葩的姿势,也不会让人觉得拘束和逼仄,反而舒展写意的很。
  于是那愤怒的小火苗噗的一声,就这么给凶残的按灭了。
  沈平章的脸在朱子墨的大腿上蹭了蹭,感受到那隔着夏裤透过来的温软触感,在看到报纸之后,就变得十分焦躁的心情,突然间就平复下来了。
  几分钟之后,沈平章的脖子动了动,脱离朱子墨的桎梏,坐了起来。
  “咦?你不休息一会儿了?”朱子墨虽然嘴上抱怨,但亲爱的突然万里迢迢的跑来找自己,他心里边其实是充满惊喜的,真是,在机场的时候,要不是顾虑这个年代出柜的代价太大,他差点就忍不住扑上去么么哒了,久别重逢之后来一个火辣辣的舌吻一定棒透了!心里边酥酥麻麻的,整个儿都软成了一团,所以这会儿看着沈平章,那小眼神别提多缠绵了,“睡一会儿吧,有什么话等休息好了再说也不迟,离我住的酒店有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呢!”
  沈平章却默默地将朱子墨紧紧地抱住,也不说话,任那种分外令人沉溺的氛围蔓延,过了好久,才终于叹息的抱怨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来美国的目的?”
  男朋友的悲惨身世,竟然是通过媒体了解的,也是在那一刻,沈平章才突然意识到,他好像一点都不了解朱子墨,简直太不称职了!一年多以前,他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吧?就遭遇了父母一起去世的惨事,若非媒体信誓旦旦的样子,他也许会当这只是一条无稽的杜撰绯闻!
  怎么可能是真的呢?过去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他的笑、他的奋斗、他的积极乐观、他的才华横溢,都历历在目,这会是一个刚刚父母双亡的孤儿应该有的状态吗?以身代之,沈平章假设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一定会悲痛难掩、颓靡不振的!
  在敬佩朱子墨的坚强的同时,沈平章心疼极了。
  所以,前两天,他是怎么做到一边给父母修葺坟墓,一边语气欢快地和自己通话的?
  心疼之后,就是愤怒!
  如果一个人,只愿意与你同甘,而不愿意与你共苦,那他肯定没有把你当成最亲密的人!朱子墨不信任自己吗?觉得没必要跟自己讲?
  如果当时朱子墨就在身边的话,沈平章说不定就忍不住当场把他拖过来打屁股了!
  二话不说,跑去跟学校请了假,然后他马上买了机票,连夜飞了过来!
  朱子墨这会儿听到男朋友的质问,哑口无言的张了张嘴:“嘎?”
  “在你最痛苦无助的时候,我难道不应该陪在你身边吗?还是说,你根本没有把我当成最亲密的人?”见朱子墨竟然还敢摆出那种茫然无辜的表情来,刚刚被按灭的怒火又蹭蹭蹭的往上蹿!
  “可是……你在军训啊?”他的脑子毕竟是转的很快的,眨眼间就想出来了一个完美的借口。
  “我可以请假!这个怎么可能比你重要?”作为一个新晋大学生,其实想逃避军训,是有很多方法的,比如找医生开个病假什么的。到了沈平章这里,就更好办了,他毕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名人’,在就学安排上,注定了要跟普通学子有差别,校领导不是不知道变通的,一开始就同意了,只要沈平章能好好地修完学分,可以对他不做具体的课时要求……
  这也是为什么,他可以这么顺利的请到假的缘故。
  “额,对不起,我只不过是怕你耽误了学业……”朱子墨说的心虚极了,这个理由当然也不是一点没有,但最重要的是,他的伪装全都是对着外人的,对沈平章,他下意识的就遵从本心了,比如在外界看来,他这次回美国,是去处理父母的身后事,作为一个孤苦伶仃的可怜娃,哪怕人生再励志,看起来也是悲惨的不行不行的。但事实上,他就是过来扫个尾,让自己‘假冒伪劣’的身份更可推敲,避免穿帮的危险。
  所以,什么悲惨、苦难……都是错觉!朱导演就是过来演一场大戏,蒙蔽世人的!
  于是,一来这事儿毕竟隐秘,他单独办了最合适了,二来他觉得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沈平章那么争气的考进了国内最高学府,为这点小事儿耽误他进步不值得。
  等到现在人家气冲冲的兴师问罪了,朱子墨眼珠子一转,才突然间反应过来——貌似、大概、可能、或许、应该、好像,自己这事儿是办的挺不地道的哈?
  想象一下,如果换了自己,上学上的好好地,突然从报纸上看到自己的男朋友,竟然是悄悄一个人去参加自己父母的丧礼了……
  渣啊!是不是拿老子当外人?!这么大的事儿也不告诉我,合着咱只是露水情缘?没打算和老子处长久了对吧?
  想到这一点之后,朱子墨立刻心虚起来了。
  他看着沈平章的双眼,万分真诚的道歉:“真的很对不起,这事儿是我不对,我忘了换位思考了,当初应该第一时间告诉你,让你陪我一起过来的!我就是脑子一时没有转过来,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等你把时差倒过来,就陪着我去他们的墓地上看看,顺便告诉他们,我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丑媳妇也要见公婆,你到时候可得说点好话,免得他们看不上你!”
  “什么丑媳妇?是毛脚女婿吧?”事实证明,朱子墨真的很有特别的顺毛技巧,一番话过后,沈平章那点闷气就散完了,还担心提到父母的事,朱子墨会伤心难过,于是心疼的立刻把话题转移到媳妇和女婿的区别上去了。
  雨过天晴,两个人腻腻歪歪的互相打趣了一路,等到了酒店之后,沈平章非要现在就去扫墓,他保证:“我在飞机上睡得很好,现在一点都不困,来都来了,还是赶紧去拜访叔叔阿姨吧!”
  朱子墨拿他没办法,只能同意了。
  沈平章穿的十分正式,一身笔挺的黑西服,他自从成名之后,经济上终于宽裕了起来,在和朱子墨同居的时候,其实家里的所有生活用品、三餐等等都是他出钱的,把朱子墨伺候的妥妥帖帖。在服装方面,前两年北漂的时候,他身上只有一身拿得出手的衣服,不知道洗过多少回了,现在自然不用那么苦,加上朱子墨送他的礼物,两个人每人一间独立的衣帽室,像沈平章现在穿的这身,就是今年阿玛尼的经典款,穿在他身上,显得肩宽腿长,整个人帅爆了!
  空窗了好几天,在异国他乡的日子里,朱子墨每天孤枕难眠,不知道有多空虚寂寞冷,现在看到这一幕美景之后,那叫一个食指大动啊,恨不得把他留下来,两个人先滚上几回床单再说!可惜沈平章这会儿庄重极了,一心想着在岳父岳母(的坟前)好好表现表现,心里面绷着一股劲儿,嘴里边念念有词,直接就把朱子墨镇压了,还不断地追问该送什么花、他们听不听得懂中文什么的……
  朱子墨心里知道他即将要拜访的并不是他真正的父母,但看到他这么郑重紧张的样子,虽然最爱的滚床单泡汤了,但心里边却欢喜难言,毕竟沈平章并不知道实情,他这样的神圣、庄重,终归揭底,还是来源于对他的爱、和重视吧?
  最后,去花店买了一捧蓝紫色的风信子,在伊莱克家的花园里,他有看到这种被称为‘异国百合’的花,估计,那对早逝的夫妻会喜欢这种花吧?
  驱车去了墓园,沈平章给墓主人鞠了三个躬,然后默默地在那里小声的说了一些什么,连朱子墨都不让听,足足用了半个小时,这才把风信子放在雪白的墓碑前面,又鞠了三个躬,这才拉着朱子墨的手,两个人回了酒店。
  “神神秘秘的,你跟他们说的什么啊?”朱子墨逗他。
  “我看了你父母的照片,你们长得并不是非常像啊?”沈平章顾左右而言他。
  明明是胡乱找的话题,却一下子戳中了朱子墨的软肋,他摸了摸鼻子,心虚的不再追问了。
  离开墓园之后,仿佛那种压抑的气氛终于消失不见了,沈平章松了松领带,面上也是大舒一口气的样子,虽然岳父岳母已经去世了,但毕竟这也算是见过家长了,拐带了人家的儿子,他心里边不是不心虚的,刚才也是凭着一股气在支撑着罢了。
  搞定了岳父岳母(?)一双小别胜新婚的狗男男终于有心激情起来了,至于什么领略异国风情之类的,还是等朱导演从床上爬起来之后再说吧……
  他们没在美国待太久的时间,毕竟沈平章还有学业要忙,而朱子墨也觉得老是呆在异国他乡,总不如在自己的祖国舒服。他临走的时候,倒是接受了《纽约时报》的一个小小的专访,重点讲述了一下这些天关于他沸沸扬扬的新闻,之后,他就和沈平章低调的乘飞机回国了。
  回国之后,沈平章也没有继续去赶军训的小尾巴,两个人一起化身宅男,平日里一个去书房看专业书籍,一个就躺在摇椅上发呆、去空间里看之前的存货、构想之后的作品、大吃大喝……当然,沈平章需要投喂的,远远不止那些花样百出的美食……
  堕落的生活太容易让人上瘾,短短的十来天的功夫,朱子墨就活生生的肥了一圈。
  
  第72章 来个偶像剧怎么样?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这是错觉。
  后来上秤一称,他还坚持一定是电子称坏掉了。
  但沈平章无情的戳破了他的幻想——他也没干别的,就把更衣间里朱子墨原来穿的很合适的紧身牛仔裤拿来让他换上试试而已……
  他倒是拼命的提上了裤子,深吸一口气,等憋不住了,那脆弱的扣子就直接被崩飞了!!!
  朱子墨的表情都裂掉了,他条件反射的想把那颗调皮的水晶扣子捡起来,可惜……他蹲不下。
  那裤子的布料和做工都是相当过硬的,紧紧地绷在腿上,这要是换一条稍微劣质一点的,说不定就能听到一声尖锐的刺啦声了!
  沈平章在旁边死命的憋着笑,还‘假惺惺’的劝慰他:“你现在其实刚刚好,真的,原先太瘦了……”
  朱子墨摸着自己凸起来一点的小肚腩,沉默不语。
  他默默地将牛仔裤脱掉,心里边的小人儿都哭晕了。
  成天傻吃不运动,果然是在作死啊!!!都怪沈平章!手艺练得那么好干嘛?一天三顿正餐,还要加上下午茶和宵夜!时不时就要去烤箱那里考一盘曲奇啦蛋挞啦,每次的分量都不多,他一边看电视,一边就消灭掉了……还要怪那条邪恶的、宽松的、让人完全丧失了警惕的居家服!在换上牛仔裤之前,他真的没有留意到自己的腰围增长了一圈啊!
  有多久,没有去游游泳了?
  每天唯一的运动,竟然就是滚床单!
  这还是他吗?他明明是个有为青年,一个有思想、有品位的小清新,看这体重的增长趋势,是想向那些导演前辈们看齐吗?脑内了一下自己成为像文昌副导演那样的弥勒佛大叔形象……朱子墨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握紧拳头,神情坚毅!
  沈平章笑得肚子都痛了,他也故作正经的问朱子墨:“所以呢?你是决定少吃点,还是决定每天泡至少两个小时的健身房?”
  唉,说他不胖还真不是哄他,那种肉乎乎的手感实在是好极了,朱子墨皮肤极好,以至于现在沈平章有了一个诡异的小爱好——一遍又一遍的抚摸他的小肚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