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导演+番外 作者:无衣yoyo(三)

字体:[ ]

 
  第150章 两个人感情的升华~
  
  醒来的朱子墨有点蒙头蒙脑,他先是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好像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儿,过了好几分钟,这才反应过来,哦,他们之前遭到了硫酸袭击,现在这是在医院。
  随后他就想起来,沈平章受伤了啊!连忙回头,却正好看到他眯着眼睛看着自己,里面满是柔情。
  “哎?你也醒啦?现在几点了……伤口痛不痛?”可能是刚睡醒的缘故,朱子墨感觉自己十分口渴,舔了舔嘴角,发现嘴唇都有点起皮了。穿上鞋,他说道,“我先给你倒点水,然后再帮你叫医生看看。”
  刚才和沈平章对视了一眼,明明是司空见惯了,可他却蓦然升起一丝羞赧的情绪,这种感觉就好像又经历了一次初恋一样,让人脸红心跳,又快乐的不得了。所以,借着正好口渴为借口,他想赶紧走开一点冷静冷静。
  其实,有这种感觉的人又何止朱子墨一个?沈平章也同样如此啊!所以听到朱子墨这么说,他也就别别扭扭的继续倚靠在床头,傻呆呆的看着朱子墨用消毒杯子去饮水机那里取水,因为脖子上还缠着白色的纱布,他转头有点困难,就那么直愣愣的,看起来简直有点呆萌了。
  朱子墨犹如芒刺在背,他听着水流哗啦哗啦的声音,连头都不敢回,脑子里乱七八糟一片。
  然后,盯着盯着,他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
  啊啊啊啊!他是有灵泉的啊!有这种逆天的东西在手,根本不必担心沈平章会留疤的吧?
  这下,他彻底高兴起来了!
  还想着,幸好他一时忘记了,不然在出事后要给沈平章冲洗伤口时,他冲动之下,没准儿就直接偷渡灵泉水给他洗了,当时围着那么多的记者、机场地勤、剧组成员,一旦这种秘密泄露出去,那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现在一切尘埃落定了,他想什么时候给沈平章用就能在什么时候给他用,完全没有后顾之忧!
  赶紧把出水阀门关掉,他咕咚咕咚几口就把水杯里的矿泉水喝光了。
  然后,稍微移动了一下身体,确保沈平章看不到出水口那里,这次哗啦哗啦流出来的就不是矿泉水了,而是他从空间里偷渡出来的灵泉水。
  等注了三分之一的灵泉水之后,剩下的三分之二兑了矿泉水,他端着杯子,送去给沈平章喝。
  在之前,他就给沈平章喝过不少灵泉水,但都是稀释过的,这次已经算是高比例了。
  所谓润物细无声,这样慢慢调养,才是最好不过的。
  看着沈平章把水喝光,显然他也早就渴了,朱子墨心情十分飞扬——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当然很高兴了!
  “对了,那两个人到底是什么人,警方应该已经有消息了吧?”一个捧着空杯子,一个站在旁边,对着傻乐了半天,沈平章这才咳嗽了一声,找了个话题问道。
  “应该有了吧?我跟华立联系联系看看!”掏出手机,朱子墨给华立打电话。
  其实,在他们两个睡着的时候,剧组的人就已经来探望过了,问了医生说没有什么大碍,这才放下心来,又见他们两个睡的很香,干脆也没有进去打扰,直接回去休息去了。
  一个个还在感叹,早就听说这俩人关系好,如今看来,何止是好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出演了同性恋影片的后遗症,总之,看着这俩人睡在一张床上,那样和谐默契的样子,大家均是心中一动,觉得他们莫不是恋人吧?
  但这样的想法有了就有了,谁也不会平白无故的到处乱说,一来得罪朱子墨没好处,二来,以他们如今的地位,也没必要学那些长舌之人,不管人家到底什么关系,都跟自己无关,瞎掺合什么的显得太没有涵养了。
  这些人回去,那几个保镖则留下了,此时就守在门外,招呼一声就能进来。
  刚跟了没多久,雇主就进了医院,这几位精英保镖别提多郁闷了,这也就是在美国,要是换了在国内,非给那两个混账一点苦头吃吃不可!
  不过即使在美国,他们也偷偷的做了一点手脚,拧断他们的胳膊时,用的是巧劲,不但会很痛,之后就算治好了,也会留下后遗症,他们两个的胳膊别想再使上多大力了,这也是为什么当时那两个泼硫酸的家伙会叫的那么凄惨的原因。
  华立的电话很快拨通,他的声音有点疲惫,透着一种说了太多话导致的嘶哑:“朱导醒了?我现在马上就过去!”
  那边的背景音有点嘈杂,朱子墨很奇怪的问他:“你在警局吗?怎么那么乱?”
  “是啊在警局,这边围了好多记者,他们本来都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结果那家医院根本不放他们进去,于是就分兵了,一批继续在医院门口守着,另一批则跑来了警局打探消息……朱导,我看到他们发的新闻了,大部分在玩文字游戏,只说你被人泼硫酸,之后的事却一个字不提,现在外界都闹得沸沸扬扬的,有说你被毁容的,有说你性命垂危的,你看咱们是不是马上接受一下媒体采访?再不控制一下,还不知道要闹到什么地步呢!”
  他也跟那些记者交涉过,可惜没人听他的,他用自己的身份,还让两位影帝也一起辟谣,说朱导演并没有事,可惜只要没见到朱子墨本人,他们哪怕说出话来,对影迷们来说,这也是公关手段,半点不值得相信。
  也怪不得记者装傻——借着这次事件,多出来的报刊销量让老板乐的合不拢嘴,他们算盘打的非常响,在朱子墨没露面之前,尽可以大肆炒作,然后等他发现外面闹得这么大了,想要辟谣,不照样还要选择他们报道出去吗?到时候再放出沈平章“英雄救美”的照片,然后再讨论一下极端分子的背景,最后再把话题引到《梦中的婚礼》和奥斯卡上去,把一个新闻事件从头到尾都榨出汁来!这才叫物尽其用呢!
  其实,闹这么大,对朱子墨他们也不算没有好处。
  一来,这也算是为《梦中的婚礼》做免费的宣传了,二来,也可以借着舆论,对美国警方施压,让他们从快、从重的把那两个罪魁祸首给判了!就是因为考虑到这一点,华立才采取了现在这样半放任的态度,要真的很严重的话,别说朱子墨并没有受伤,只是在睡觉了,就算真的受了伤,也肯定得把他叫起来大家一起商量对策。
  朱子墨是未来穿越过来的人,那时候娱乐行业比现在发达多了,各种招数不胜枚举,他在那边陶冶过来,自然不会看不出现在的形势,所以,此时他并不慌张,对华立说道:“行了,那你先回来吧,有事回来再说。”
  挂了电话,朱子墨把华立的意思对沈平章转达了。
  沈平章问他:“你打算怎么做?”
  朱子墨没有回答他,反而反问道:“你觉得呢?”
  “很简单,我们的目的可以归纳为三条——”沈平章把他抱在怀里,懒洋洋的倚在床上,“第一,借着这次事件,让《梦中的婚礼》在奥斯卡受益;第二,不但要让影迷和非影迷在感情上更加偏向我们这边,还可以顺势让极端反同的那批人成为过街老鼠;第三,向美国警方施压,我们这遭惊吓不能白挨,要连本带利的还回去……”
  看着沈平章,朱子墨笑出了小虎牙,他狡黠的眨了眨眼睛,然后打了个响指:“没错!就是这么回事!”
  他看着沈平章,右手非常不老实的在他手感非常不错的腹肌上拍了拍,调侃道:“哎呀,这位小章鱼,你的领悟力不错嘛,快赶上我一半聪明了!”
  经过这么一会儿的调整,那些因为异样感受而腼腆起来的心态逐渐远去了,这个毫无节操的家伙又开始手欠,不但拍了拍,拍完还顺手捏了两把,把沈平章捏的心火上升,梗着受伤的脖子无奈的看着他,已经彻底心服了……
  从朱子墨的称呼上就可以看出来,这家伙时常光顾章鱼墨鱼cp贴吧,那些有的比较荡漾有的比较小清新的同人文他不知道暗搓搓的看了多少,偶尔就拿小章鱼这种称呼调戏沈平章,每次调戏的时候,那表情都非常的欠虐。
  沈平章翻了个白眼,其实他也很喜欢两个人之间的这些小情趣,“那是当然啦,小章鱼怎么比得上小墨鱼呢,小墨鱼满肚子都是黑的,黑透了简直!”
  回应他的,是朱子墨直接在他的唇上啃了一口。
  他们没敢深吻,当然更过分的动作就更不行啦,这里是病房,没有内锁的功能,万一他们俩正做坏事的时候,有人进来了怎么办?华立他们可是马上就要过来了,说不定会带着警察和律师一起过来。
  唉,所以说,人生一大悲剧,就是当你兴致来了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只能忍……对两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来说,这滋味简直苦逼透了。
  不过朱导演,果然不能对你的节操抱有什么希望!刚才还小清新的脸红心跳玩初恋呢,这才多长时间了,又故态复萌……所以你果然只能走黄爆路线,根本无法“从良”了吗?
  等他们稍微平复一点,就终于等来了敲门声。
  “进来!”朱子墨在旁边的椅子上正襟危坐,而沈平章依然很有病号自觉的躺靠在床上,被子盖到小腹处,所以什么痕迹都看不见……整个病房的气氛简直纯洁又和谐,什么黄暴不黄暴的,根本没有!
  华立带头走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果然有两位警官,还有朱子墨手下的律师之一。
  两位警官一个是白人一个是黑人,看警衔应该都是警司级别,白人脸上是笑吟吟的表情,而黑人则比较严肃,他们手中还分别拿着一些资料,还有一个速记本。
  那位律师快走两步,站到朱子墨他们身边不远处,看着朱子墨站起来,和那两个警官握手。
  “对你们在美国的遭遇,我感到很抱歉!”那位白人警官首先开口说道。
  “我只想知道,那两个袭击我们的凶徒到底是做什么的,袭击我们的原因又是什么?”朱子墨扬手制止了他,径直问道。
  
  第151章 后续影响
  
  白人警官露出尴尬的表情,说道:“这个,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两个人是威斯伯乐州浸信会教堂成员,你们可能不知道,这个浸信会平时行事就十分偏激,尤其对同性恋问题,十分的憎恨……得知你们要来美国,就定下了这个计划,说是想让你受到应有的教训……”
  他刚说完这一段,又马上加了一句:“这些极端分子都是极个别的现象,法律会给他们严厉的处罚的!不过,近期之内,如果可能的话,我想你们最好能提高一些警惕,毕竟,这些极端宗教分子疯狂起来,谁也预料不到他们还会不会做出更加可怕的事!”
  浸信会……朱子墨在这之前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好的,我知道了,我会让我的律师全程跟进这件事的,相信美国政府不会让我感到失望。”朱子墨不打算跟着两个小警官扯皮,在美国就是这一点好,只要全权委托给律师,而那个律师又很有能力的话,基本用不着本人费什么心,金钱的威力在美国比在中国要大得多。
  “好的,没问题!”白人警官笑得很憨厚,“您和沈先生现在还好吧?多注意修养,祝你们早日康复!”
  朱子墨这么好说话,他们也是松了一口气。其实按理说,只是过来告知一声浸信会的事,根本用不着专门派两个人过来,但为了安抚受害人的情绪——毕竟朱子墨地位摆在这里,该有的流程还是要有的。而现在既然交代清楚了,见朱子墨和病床上的沈平章都神情淡淡的,这两名警官就识趣地告辞了。
  把他们送走,朱子墨开始跟华立商量之后如何应付媒体的事。
  一个小时后,朱子墨和沈平章一起,在这家私立医院的后花园接受了媒体采访。
  “请问沈先生,听说当时情况危急,是你救了朱导演,自己迎上去才导致如今受伤,是什么促使您这么做呢?您是否对朱导演心存爱慕?”
  因为朱子墨强烈要求,沈平章是坐着轮椅出镜的,穿着条纹的病号服,两只手还有脖子上都缠着绷带,这样看上去,看起来还真挺严重的。
  他笑了笑:“我得提醒诸位,除了爱情之外,友情也是很美丽很强大的,拜托不要歧视男人之间的友情,谢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