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反穿书之王者重临+番外 作者:何婪(上)

字体:[ ]

 
成年那一天,云景天赋觉醒,资质上佳,本以为从此开始辉煌的修炼之路,却不知从哪来了个孤魂野鬼,抢走了他的身体,令他沦为平庸。
 
曾经相恋的男人和好友暗中勾结在了一起,而顶着他皮囊的穿越者却越活越窝囊,不仅没有努力修炼,反而还被渣男白莲花骗的团团转,败光了云景的一切。
 
转眼三年过去,云景终于找到机会重掌自己的身体,强势归来。
 
面对已经形成气候的渣男白莲花,面对那些因他落魄而看不起他的人们,云景夺回了自己的一切,同时问鼎大陆巅峰。
 
升级流爽文,小攻是顶尖魔兽梦魔,墨菲斯X云景,1vs1,主受HE
 
 
内容标签: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景,墨菲斯(墨斐) ┃ 配角:华远鸿,杨雨哲 ┃ 其它:升级,强强,何婪
==================
 
编辑评价:
  出身王族天资出众的云景,本以为从此可踏上顺畅辉煌的修炼之路,哪料他的身躯突然被人穿越占用,从此沦为废物。三年后,云景夺回身体掌控权的同时,意外得知这个世界的真相。他们生活在一本名为《天鸿大陆》的小说中,本书的主角是在云景被穿越落魄之时背叛云景的好友,而云景在书中的身份只是一名早死的配角。穿越者的出现改变了剧情,而提前得知全书内容的云景,也决定开始变强,改变自己的炮灰命运……
  本文切入点新颖,以书中土著的角度去逆向诠释“穿书”题材。全文文笔流畅,剧情连贯,以宏伟的玄幻大陆作为故事背景,延续了作者一贯的升级流风格,战斗中成长,逆境中变强,伴随着主角冒险之旅的开始,将故事徐徐铺展开来,创造出独特的异世奇幻体验。
  
  第1章 第一章
  
  云景看着镜子里头的自己。
  双眼墨如黑玉,笔挺俊秀的鼻子,淡色的唇,五官线条柔和温雅,是他看了十六年无比熟悉的脸,但此时这张脸上的神情,却是陌生的,“他”穿着云景绝对不会穿的艳色服饰,头发用现在大陆流行的发油一丝不剩地扎起来,脸上抹了层粉,让原本就外貌出色的云景看起来更加精致,但同时也增添了几分男人不该有的女气。
  这个世界以灵师为尊,同时大陆被割据成无数大国和小国,灵师公会与皇权同时执掌着整个天鸿大陆,云景所在的太云国,乃一个中型国家,云景是太云国皇帝的亲侄子,出生的当天就被皇帝封为“景王”。
  十六岁那一年,云景天赋觉醒,被检测出是万中无一的高等资质,极其适合修炼成为灵师,而他皇室的身份,更为他平添了几分尊贵,甚至大陆第一学院圣博岚新生主任,都发出了邀请函,让云景前往圣博岚新生试炼营地,只要云景发挥正常,好好打完基础,三年后圣博岚的大门为云景打开。
  十六岁的云景,风光无限,前途一片光明,是整个太云国的骄傲,所有人羡慕的对象。
  然而,当年攀登的多高,多得意,如今在遭受了这场噩梦般的夺舍后,就跌落的就越惨,越颓败。
  在前往圣博岚新生试炼营地的路途中,云景的身体莫名其妙地被一个孤魂野鬼夺走,他本人的意识被挤到了精神空间的角落,不论云景使用任何办法,都无法再拿回身体的掌控权,他只能被压迫在精神空间的黑暗处,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孤魂野鬼占用了他的身体,成为了他!
  孤魂野鬼自称自己是另一个更加高等位面的穿越者,云景一开始并不相信,并且耐心等待着周边的人发现他的异常,也许圣博岚的老师,会有办法替他帮这个孤魂野鬼赶走,可是接下来几天,竟然没有一个人识破穿越者,包括那两个和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兄弟,不仅没发现异常,反而似乎更加喜欢现在这个“全新慷慨热情”的他。
  云景从等待期望,到失望,到愤怒,最终他明白,谁也帮不了他,这个世界上,唯一能指望的,只有他自己。
  于是云景按捺下来,摒除那些消极负面的情绪,仔细观察起这个穿越者。
  占据他这个身体的人,确实和云景身边的人有极大的差别。
  首先他对这个世界非常的熟悉,不仅深刻了解天鸿大陆的大陆地图,皇权制度,灵师等级等等,对于各个势力之间的暗涌,还有许多人都无缘窥见的涉密问题,都有所了解。云景出生皇室,这个穿越者知道的一部分秘辛,云景也有所耳闻,不过他显然知道的比云景更多,那么按理来说,他的身份应当比云景更加尊贵。
  可是,根据他日常的一些表现,行为,还有言行举止来看,云景又觉得此人出身十分普通。
  除此之外,他能够取代云景的重要原因,则是他对云景身边的每一个人,都非常熟悉。
  穿越者不仅叫得出众人的名字,对他们每个人的性格和喜好,都把握的极为精准。这也是明明云景换了个芯,那些被他讨好的人,却都选择性无视了现在的云景,与过去云景的差别。
  有了这两个基础打底,当他们一行人到达圣博岚新生训练营地之时,穿越者已经成为了新生试炼营地最受欢迎的人。
  云景身份尊贵,因为从小皇家长大的原因,对人虽然礼貌亲切,却总有几分淡淡的疏离感,同时当初他的父母为了协助太云国如今的皇帝登上帝位,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只留下了毕生珍藏给云景,那些全部都是灵师梦寐以求的宝物,云景的父母甚至提前为云景每一个阶段,该使用那些东西,都做足了准备,这些宝物的丰厚程度,甚至连太云国的皇帝都有些嫉妒。不过他也就偶尔打趣云景,毕竟自己亲侄子的东西,以他的身份绝对不会做出什么。
  可如今,穿越者取代了云景之后,不仅和所有人称兄道弟,为了让大家不怀疑他的异常,穿越者更是把那些属于云景的宝物一件一件地赠送出去,包括一些云景父母留给他的,具有独特意义的遗物!
  连身体都失去了,一些身外之物云景也不太在乎,但那些父母生前格外珍藏,临死前还要求云景好好保护,具有独特意义的东西,却被这个穿越者毫不在乎地随意送人,哪怕云景一直告诫自己,要忍耐,要蛰伏,要等待时机,可是依然忍不住怒意横生,在劝服穿越者失败之后,云景愤怒地将运用之前悄悄积攒的力量,对穿越者的灵魂发起进攻,意图夺回身体的主动权。
  次次抢夺,次次失败,哪怕他拼上了自己全部的力气,依然被穿越者黑暗的角落。穿越者对云景也越来的不耐烦,无聊之际,为了给云景惩罚,穿越者琢磨出了不少折磨云景的办法,一旦云景反抗,他就针对云景的灵魂进行残忍的施暴。
  【老实呆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穿越者阴狠的声音在精神空间内回荡着。
  【那些东西是当初父亲母亲费尽心思得到的,我的天赋已经觉醒,接下来只要根据父亲母亲的计划,按部就班地修炼,每一件都能派上用场……哪怕你真的要送人,至少……请郑重一些,它们是我父母留给我的遗物……】说到后面,云景的甚至忍不住哀求起来。
  【蠢货,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这些东西注定不是你用的,放在身上也是浪费,只有趁着现在发挥它们最大的用处,才对我的将来有利。】穿越者完全无视了云景,野心勃勃地道。
  【这些东西对我的意义远大于普通宝物,即使是浪费,我也想看着它们睹物思人,毕竟那代表了……】【好了,看来你还没意识到现在的情况,你已经死了,和你那个早死的父母一样。如果你真的思念他们呢,就乖乖灵魂消散,也许还能见到他们。至于这具身体,以及它所附带的一切,都已经被另一个人掌控。】穿越者不耐烦地打断云景的话。
  在那之后,像是嘲笑云景一般,穿越者出手越发的大方,并且只要云景意念一动,不给他丝毫开口的机会,穿越者就立刻开始折磨云景,恨不得云景立刻自我放弃,把所有的一切都拱手让给他。
  就在穿越者在新生试炼营地混的如鱼得水,即将成为营地中第一人的时候,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上天却在这个时候,和他开了个玩笑。
  云景是潜力无限的天才,他灵魂纯净度极高,掌控这具身体的时候,资质上佳,被所有人看好,可是穿越者却是个资质下乘,不折不扣的废物!
  对于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而言,没有了天赋,基本一辈子只能活在底层。
  云景本尊出身皇室,可以勉强保他一辈子富贵,不过那也只是对普通平民而言,在这个精英云集的新生试炼营地内,当得知云景竟然是个废物之后,许多人对云景的态度都变得微妙起来。
  转眼三年时间过去,到了如今,穿越者在新生试炼营地的地位,与当初进来的时候天差地别。
  整个新生试炼营地,哪怕当初进入这里资质最差的人,如今都进入了初级下阶,整个试炼营地三百多人,只有穿越者一人,连灵力都无法释放!
  由于当初云景是圣博岚亲自发出邀请加入营地的,因此学院没有将云景赶出这里,但是云景故意“谎报资质”的事情,却已经在私下传了出去。
  那些曾经收过穿越者好处的同学,也许在第一年,还会看在宝物的份上,多多照顾他,但当穿越者手上的宝物越来越少,最后甚至没有东西能拿得出手后,那群人也离穿越者越来越远,包括那两个从小和云景长大,关系极好的青梅竹马,更是做出了令云景恶心到呕吐的事情。
  伴随着同一批人不断的成长进步,甚至一些比穿越者晚来的人,都比穿越者更加强大,穿越者在新生试炼营地的日子,越发的不好过。
  而今,新生试炼营地三年的课程即将结束,最后考核的日子马上到来,几乎所有人都确信,以云景这种连灵力都找不到的资质,别说进入圣博岚了,恐怕大陆上任何一个灵师学校,都不会收留他。
  整个营地因为最终考核,而陷入了紧张压抑的气氛之中,学员们变得焦躁狂暴,大清早的,穿越者起来好好打扮自己的行为,立刻引起了同寝室不少人的关注。
  “弄成这副恶心的模样,不知又想去做什么了。”一道刻薄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有人开了头,之前已经注意云景照镜子动作的人,也纷纷嘲笑起来。
  “太云国虽然不是什么大国,但好歹在天鸿大陆排的上百强之列,身为王族子弟,长的人模人样,想不到骨子里头却是个倒贴的贱骨头。”
  “你哪里知道此人的手段,传言当年他十六岁资质检测的时候,可是上佳,再加上他的身份,连他这进入圣博岚的名额,都是圣博岚校方亲自赠送的呢。这等瞒天过海的手段,我们之中有谁能够办得到。”
  “别说办不办得到,给我一百个胆,我也不敢欺骗圣博岚,我父母从小教育我们要诚信做人,圣博岚作为大陆第一学院,每年为大陆栽培出多少人才,我对它只有崇敬之心,哪里敢用这种下作的手段玷污学校。”另一个人阴阳怪气地道,“噢,抱歉,我忘了,有些人从小没有父母管教长大,我们不应该那这点笑话他的。”
  “父母赠送的宝物全都哗啦啦送人,我要是他父亲母亲,大概会气活吧哈哈……”
  “指不定云景就打着这样的主意呢,原来他还是个大孝子啊……”
  新生试炼营地的一切资源,包括衣食住行,都是由院方提供的,而这些东西,院方明确区分出了等级。实力越差的人,享受到的资源越烂,只有不断进步,才能拿到好东西,甚至表现好的话,院方还有宝物奖励。
  穿越者实力太弱,所住的宿舍一直是新来的灵师居住的,这里是全营地住宿条件最差的地方,二十多个人住在同一个大房间内,每天挤在一起,难免隔三差五的就有矛盾。
  当初和穿越者一起来的人,早都去了中心环境最好的地方,这些年来,与穿越者同宿舍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此时站在穿越者身后,正大光明讽刺他的人,真是刚来新生训练营地不久的灵师,他们早已经听闻了云景的大名,知道云景现在是个人人可欺的废物,也知道早期云景曾广散财宝,心中对云景既是鄙夷,又是妒忌,还有些暗恼云景给了早期给了那么多人宝物,也不懂得贿赂贿赂他们,因此此刻才敢这么放肆地尽情嘲讽。
  云景在精神空间内的角落,听着这群人恶劣的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