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被迫联姻+番外 作者:贵人言慢(上)

字体:[ ]

 
 
文案 
拥有着出众容貌与优渥家世,季寇肖一直活在别人的掌声与艳羡的目光里。然而一场变故,却让他亲眼目睹祖业败落,家破人亡。
收拾小人,狠虐对手,对他来说原本就是件轻而易举的事。重生一次,他自然不会将谋害他的元凶放过。只是迫不得已之下同那个心狠手辣的厉家少爷的联姻,却成为了他计划中最大的变数。
 
避雷:生包子。攻千方百计地将受弄到手并成功地让他怀上了自己的孩子。
受是高智商大美人,攻是深城府心机婊!!!
 
本文另一个高大上作品名《珠宝大王的传奇人生》
 
内容标签:强强 重生 豪门世家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寇肖,厉霍修 
 
 
第1章 囚禁
  昏暗的房间内死一般的沉寂,季寇肖靠在冰凉的墙壁上,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逐渐涣散。
  他晃了晃头,想要迫使自己清醒一点,然而三天三夜的囚禁与药物作用几乎耗尽了他的力气,疲累的身体叫嚣着要昏厥过去。
  忽然间,门声一动,明亮的灯光照射进来。长时间的黑暗让他没办法立刻适应这刺眼的光线,他忍不住眯起了眼。
  模糊中,一双锃亮的皮鞋首先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他几乎不用抬头都知道这双鞋的主人,此时是用怎样一种屈尊纡贵的不屑表情在看着自己,于是他索性就闭上了眼。
  然而对方似乎并不想这样放过他,下一秒,下颚就被对方钳住,迫使自己同他对视。
  “我有两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想先听哪个?”
  季寇肖似乎极度厌恶对方的触碰,眉头微微蹙了起来:“滚开。”
  他看着对方的目光里满是不屑,就像是在打量一堆垃圾。
  李宗坤似乎被他那带着轻视与不屑的目光刺激到,眼神中立刻燃起了浓烈的恨意:“你的那个废物二哥,他自杀了。从三十楼跳下去,‘嘭’地一声,直接摔成了一滩肉泥,连脸都认不出来了,警察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确认他的身份呢。”他勾起薄唇,露出个恶意的笑容:“怎么样,惊不惊喜?”
  季寇肖一动不动地盯着他,忽然间,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李宗坤哈哈大笑起来,扯起季寇肖的领口朝自己拽过来。季寇肖的双手被手铐反拷在身后,根本没有着力点,被他这样拉扯直接就跌跪在了地上。
  “你二哥死了,可惜他不知道,他疼了宠了十来年的儿子,却是我的种,”他笑容残酷地看着季寇肖:“我还要感谢他,白替我养了这么久的儿子。”
  李宗坤一只手扯着他的领口,“啧”了声:“虽然你是个废物,但这张脸长得还真是漂亮,”他轻佻地拍了拍季寇肖的脸:“难怪到现在这个时候,还有人想要花钱艹你。”
  他还要再羞辱季寇肖几句,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李宗坤随手将季寇肖掼到地上,拍了拍手将手机从口袋里摸出来。等他看清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时,脸上的表情立刻一变。
  “喂,”李宗坤将电话接通,语气讨好地开口道。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他表情有些怪异地朝地上的季寇肖看了一眼,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回复道:“是,您放心,他很好……没有受伤。”
  对方又说了些什么,李宗坤一一点头答应,一直等他挂断电话,讽刺的笑容才再一次挂在他的脸上。
  李宗坤蹲下身,扯着季寇肖的领口将他再次拽过来,朝他讥讽道:“另一个好消息就是,虽然你们季家完蛋了,但你不用担心,有人花了大价钱要包养你。到时候你可以住比季家更好的别墅,像只金丝雀一样被养着……”
  他的话说到一半,却见季寇肖表情奇怪地朝他身后瞧去,李宗坤下意识地也跟着朝后看去。只这一瞬,季寇肖忽然猛地抬起手,那原本拷着他的手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褪掉了,这时候正拿在他的手中,朝李宗坤的后脑重重地砸了下去。
  因为担心季寇肖会逃跑,李宗坤特意差人定制了这副较普通型号厚重很多的手铐。正是因为这点,使它成为了季寇肖手中的利器。
  季寇肖将李宗坤砸晕后,拿起柜子上的花瓶朝他头上狠狠砸了几下。他握着花瓶的手紧了紧,克制住自己没有再继续砸下去,虽然他很想直接将他弄死,但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重要的是离开这里,将濒临破产的季氏挽救回来。
  他将花瓶扔在一边。季寇肖知道之前李宗坤来见自己,很可能会吩咐保镖离开,但如果他太久不出来,保镖一定会察觉。
  李宗坤这时候正像一块臭肉一样瘫在地上,季寇肖从他的口袋里摸出车钥匙放到自己口袋里后,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将摔到角落里的手机捡起来,调出通话记录。
  通话记录里最近的一条来电没有姓名,只有一串号码,季寇肖将这串数字牢牢记住后,将电话也揣进口袋。
  他站起身走到窗边,掀开厚重的窗帘朝外看去。这时候已经是深夜,因为地处郊区,四周一片静寂。他知道李宗坤的保镖会每隔半个小时巡视一圈,现在是一点二十,距离下次巡视还有十分钟的时间。
  十分钟,足够了。
  之前因为怕他会利用工具逃脱,在他被囚禁后,李宗坤就将他身上所有东西都搜走了。不过对于他来说,随便的一样东西都可以成为逃脱工具。
  他走到李宗坤面前,将他腕上的手表解开,直接将表链扯断捏碎,从表链里抽出一根生耳。之后他回到窗边,用生耳轻松地撬开了窗户上的锁。
  他摸出手机,一点二十三分。
  季寇肖推开窗户,这里是三楼,距离楼下草坪有六七米的距离。他轻松地登上窗沿,轻轻一跃就跳了下去。
  他落在松软的草坪上时身体不由得晃了几下,虽然良好的耐药性让他在短短三天的时间里,就适应了李宗坤给他注射的肌肉松弛剂,但残余的药力还是让他有些体力不支。
  季寇肖勉强稳定了一下动作,时间不多,他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
  李宗坤大概是临时到这里的,所以车并没有停在车库而是泊在别墅外,这让他方便了许多。季寇肖动作敏捷地几步到了车上,将车发动后一脚油门踩到底,直奔着季氏飞驰而去。
  他的身上还穿着三天前在警部参加年度庆典时的礼服,当时他刚做完年度特别贡献奖的演讲,就接到了季氏濒临破产以及父亲季绍盛心脏病发的消息。他连身上的衣服都来不及换就连夜赶回国,只是他刚下飞机,就被早早守在机场的保镖控制住。
  谁能想到,他父亲养在身边多年的养子李宗坤,竟然是条吃人的毒蛇。
  季寇肖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栗,他的手不住颤抖,几乎没办法握住方向盘。
  冷静,一定要冷静。虽然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他还是用最大的意志力支撑住自己。他在心里一遍遍默念,二哥和季氏的仇还没有报,他决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
  即使身体已经快要不听自己的使唤,季寇肖的大脑却无比的沉着冷静。为了防止被追踪行驶路线,他并没有使用自动行驶模式,而是使用最原始的手动驾驶。
  他一边风驰电掣地朝季氏奔驰着,一边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拨出个号码,电话那边刚响一声就被接通,季寇肖清了清喉咙:“振宇。”
  那边沉默了几秒钟,随即一个男声震惊地叫起来:“寇肖?是你吗,寇肖?你现在在哪儿?这是谁的电话?你知不知道……”
  “我现在没有时间回答你的问题,告诉我,父亲他怎么样了?”
  “季叔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现在在加护病房。”
  “我还有十五分钟赶到公司,在公司等着我,准备好资料,我要知道这段时间公司究竟发生了什么。”
  “是……是!”
  季寇肖挂断电话,直接将油门踩到底,在李宗坤被保镖发现之前,他必须要赶到公司,必须在事情还没有到最糟糕的时候扭转这个局面。
  “铃铃铃……”
  一旁的手机忽然发出一长串刺耳的铃声,他低头,在看到屏幕上的号码时整个人都僵住了,正是李宗坤最后接通的那通电话!季寇肖想要立刻将电话接通,他迫切地想要知道真正的幕后黑手究竟是谁——只凭着李宗坤的那点手段,他是不可能将偌大的季氏整垮,一定是有什么人在做幕后推手。
  他强自克制住自己的冲动,现在还不是时候,如果对方知道李宗坤的手机在自己手里,必定会打草惊蛇,他现在绝对不能冒这个险!
  季寇肖的目光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上不断闪烁的号码,只要有这个号码,自己就能将幕后的那个人捉出来,让对方血债血偿!
  只是对方却异常地执着,当铃声自动挂断后,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就再次响了起来。电话就这样持续不断地响了十几遍,似乎迫切地想要让他接听。
  当电话铃声终于停下来时,季寇肖却从后视镜里瞥见一辆黑色轿车,正紧紧跟在他身后。他料到李宗坤的保镖在发现他失踪后会立刻追捕他,只是没想到对方的速度竟然会这么快。
  他将目光收回来,将油门踩到底。
  季寇肖快速地将车子猛地划出几个S型弯,想要将对方防甩掉,然而对方却像是不要命一样,寸步不离地紧紧地跟着他,同时他口袋里的电话也再次疯狂地响了起来。
  “嘭!”
  一声巨响之中,季寇肖驾驶的车在一片火光之中炸成了碎片,浓浓的黑烟与滔天的火海将半边天空染红。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讲的是《豪门之王牌联姻》里季寇肖和厉霍修的故事,时间大概是许多年许多年之后,小伙伴们可以理解为架空。背景构架可以参考《男神重生可行性报告》第二章,但不看其实也没什么影响。
 
 
第2章 涅槃
  季寇肖感觉自己正置身火海,身体上的每一寸皮肤都被熊熊火焰炙烤,每一寸骨骼都在叫嚣着疼痛。他忍不住发出一声短促的喟叹,下一刻,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
  “寇肖,你感觉怎么样?”
  这个声音太过熟悉,以至于季寇肖在听到声音的下一刻就猛地睁开眼:“二,二哥?!”
  季寇文正坐在他身边,清俊的脸孔上全是担忧:“还是很疼是不是?医生说手术麻药药效刚过去是会很疼,你忍耐一下……”他的表情满是心疼:“要不然,让医生再给你打一针止疼针?”
  季寇文见季寇肖似乎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只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看,一时有点不解,忍不住问道:“寇肖,你怎么了?”
  下一刻,两行眼泪顺着季寇肖的脸颊就流了下来。
  季寇文当时就惊住了,他这个弟弟从小到大不论遇到什么样的事情,从来都没哭过。就连他小时候从移动舱跌下来将腿骨摔断了,都没哼一下,更别提哭成现在这样了,可见他现在有多疼。
  季寇文当即就心疼坏了。
  季绍盛膝下三子,长子季寇光,次子季寇文,四十岁时才得了这最小的儿子季寇肖。季寇肖是一直被季家人捧在手心里宠着长大的,从小到大哪怕是磕到碰到了一点,全家也都心疼得不行,更别提遭遇现在这种事故了。
  季家世代经商,是西部区有名的望族。季氏生意涉及珠宝、地产、原油以及矿区等众多实业,其中季氏珠宝在珠宝届更是首屈一指。季绍盛从父亲季怀林手里接过季氏之后,将全部精力都倾注到公司的运营上来,他的长子以及次子均在国外修习完工商管理的课程后,帮助料理公司的生意。
  而至于他的幼子季寇肖,季绍盛则给了他最大的宽容与自由,让他可以自由地修习自己喜欢的课程。同他的两个哥哥不同,季寇肖对做生意不感兴趣,反而立志要进入警部。他也的确在这方面有着不错的天赋,在高中的时候就取得了西部区少年组自由搏击的冠军,以极高的分数顺利进入警校。经过四年的学习之后成为一名国际刑警,在被派遣到欧洲分部两年之后,成为了最年轻的警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