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被迫联姻+番外 作者:贵人言慢(下)

字体:[ ]

 
第50章 暗涌
  赵沉谦代表季氏珠宝,廖亦温代表明宝将进行对决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来。
  廖亦温和赵沉谦两大国际知名设计师的较量,原本就引人遐想,再加上两人身后分别代表的珠宝界最有名望的明宝与季氏,更是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
  两人的粉丝更是为了自己的偶像,掀起了一场口水大战。一时之间ria的热度高居不下,占据各大搜索引擎的热搜前几位。
  不少业内人士都表示asteria邀请明宝与季氏参赛实在是明智之举,这两位风格迥异的设计师简直就是最好的噱头,比赛还未开始就攒够了足够的热度。
  季寇肖非常重视这次的比赛,这不仅关乎到季氏的名誉,也是季氏珠宝能否打赢这场翻身仗的关键。现在季氏珠宝正界于转型的最重要时期,如果能够趁着这次比赛机会一炮打响,几乎可以大幅度地改变季氏在圈子里一直以来廉价的形象。
  这次asteria大赛的主题是“华灯初上”,赵沉谦在主题发布之后,就将自己关进工作室整整三天,期间除了助理进到工作室为他送三餐之外,外人一概不见。
  季寇肖对这次比赛毫不担心,因为他仔细钻研过赵沉谦的作品,了解他的实力,对他代表公司参加比赛也非常有信心。所以他将比赛的事情完全交给了赵沉谦,不进行丝毫干预。
  这天晚上,厉霍修因为公司的事情比较多,回到厉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他将外套递给走上前来的佣人,随口问道:“寇肖呢?”
  佣人微笑着道:“季先生在工作室,他说今天有工作要忙,让您先休息。”
  因为季寇肖修习的是宝石鉴定,厉霍修特意将一间客房改造成了工作室方便他学习研究,里面各种宝石鉴定仪器俱全,并且都是国际最先进的设备,可以同学校专业级的相媲美。平常季寇肖一有时间就在里面钻研珠宝,甚至一待就是一整天。
  厉霍修点了点头,抬脚朝三楼的工作室走去。等他到了工作室门口,抬手叩了叩门,听到里面的应答声之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季寇肖正坐在工作台前,工作台上散乱地摆放着好几十颗红蓝宝石,他听到声音回身抬头看了一眼,在见到厉霍修之后脸上露出一点笑容,开口道:“回来了?”
  厉霍修没回答他的话,径直走到他身后弯下腰,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在忙什么?”
  季寇肖似乎是正有兴致,从几十颗宝石里取出四颗,抬头看向他问:“你来看看,觉得哪个最贵?”
  厉霍修垂眼朝工作台上的珠宝扫了一圈,这四颗红宝石几乎同等大小,艳红如血,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他虽然在商界叱咤风云,几乎没有能够难倒他的事,但面对着这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的四颗宝石,却有些棘手。
  “不知道,”厉霍修干脆利落地回答道:“它们看起来都一样。”
  “随便猜一猜,如果猜中了,最贵的那颗……”季寇肖似乎正在兴头上,顿了一下,道:“我亲手打成纽扣送给你。”
  厉霍修听到他的话果然有了兴致,随手朝里面的一颗一指:“这个。”
  “运气不错,”季寇肖笑了:“这是四颗里面唯一的一颗人造宝石。”
  厉霍修见他勾着唇角笑的样子心里一痒,哪里还管他在说什么,弯着身体扣住他的下巴就朝他吻了下去。
  季寇肖被固定在座位上,仰着头被厉霍修吻得气喘吁吁,半晌,主动抬手圈住了他的脖颈。他的这个细微的动作明显取悦了厉霍修,吻他的力道不由得加重。
  一吻过后,厉霍修低头看着季寇肖那张漂亮的脸,有马上将人打包回卧室的冲动。季寇肖却浑然不觉,摆弄着工作台上的宝石给厉霍修解惑,虽然对方显然没有想要了解这些知识的意思。
  他指了指厉霍修选的那颗红灿灿的宝石:“这是用助熔剂法合成的红宝石,这种手法很成熟,合成的宝石也非常漂亮夺目,见识有限的鉴定师即使借助仪器也分辨不出来。”
  他将这颗宝石放在仪器上,在灯光下,宝石内部出现大量无规则、密集成群的旋涡状排列气泡。
  “助溶剂法人造红宝石的包体不是矿物,而是气泡。”
  厉霍修对什么气泡一点兴趣也没有,但见季寇肖兴致勃勃地样子还是耐着性子问他:“剩下的呢?”
  “这颗是经过一度烧,就是热处理的宝石,通过人工加热的方法使宝石的内含物溶解,可以增加宝石的透明度,或者改变颜色,从而提高售卖价格。”
  厉霍修敏锐地捕捉到他话里‘改变颜色’这个词,问:“改变颜色?”
  “可以将一些绿色蓝宝石通过加热变为黄色蓝宝石。而且经过处理的宝石会永久化学平衡,颜色不会恢复或者暗淡。”
  季寇肖又指着下一颗解释:“这个是经过二度烧处理的,是指在天然宝石中加入致色物质从而改变宝石的颜色。”他修长的手指拿起那颗宝石:“比如这颗就是在无色的刚玉中加入氧化铬,变成红宝石。”
  厉霍修索性坐在他身边,一只手支着下巴看着他。
  季寇肖接着摇了摇头:“不过这种售价很便宜,一般是天然宝石的十分之一,店里很多促销的打折货就是这种,”他掂了一下手里的宝石:“这颗就是我刚刚做的。”
  最后他拿起剩下的那颗宝石:“这颗是天然的,净度好、颜色漂亮,颗粒也够大,现在市面上这种档次的鸽血红红宝石已经很难见了,”他看着厉霍修:“虽然你猜错了,还是把这颗送给你吧。”
  厉霍修低沉地笑了一声,凑近他,问:“这算是什么?送我的礼物吗?”
  其实季寇肖早就想好了就算厉霍修答错了也会将这颗宝石打成纽扣送给他,毕竟两个人已经结婚了这么久,他还什么都没送给过对方。
  “算是吧。”
  厉霍修在他耳边声音暗哑地道:“只这一件不够。”
  季寇肖往后撤了半个身子:“爱要不要。”
  厉霍修笑了笑,随手从工作台上拿起一颗扔给季寇肖:“用这颗做吧。”
  季寇肖一愣,是经过二度烧的那颗,虽然两颗看上去没什么差别,但经过处理的价格上可就差得多了。
  “这颗?你确定?”季寇肖疑惑地看着厉霍修。
  厉霍修点了点头。
  “虽然这颗颜色甚至比天然的那颗还要漂亮,但毕竟是经过人工加工的。”
  厉霍修在心里一笑,就是因为是某人加工的,他才要。
  季寇肖见厉霍修不开口,也没再说什么,点了点头:“好吧。”
  他将工作台上的其他宝石都收整到盒子里,用镊子夹起那颗厉霍修选中的宝石,放在仪器上看了看,不由得道:“不管怎么说,这颗宝石的色度与净度的确是无可挑剔的,”他静默了一会儿,忽然道:“果然有时候谎言比真实更漂亮。”
  厉霍修忽然一顿,看向季寇肖:“什么?”
  季寇肖也愣了一下,随即解释道:“我指的是宝石,怎么了?”
  “没什么。”厉霍修忽然探身,在季寇肖唇上亲了一下。
  ————
  贺凝走到书房门口,轻轻抬手叩了叩门。
  “进来。”厉兆山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贺凝等了几秒钟,才抬手将门推开。
  厉兆山在看到是贺凝之后,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声音也放低了下来:“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
  贺凝走到厉兆山身边,将手里的一盅甜汤放到桌上,温声道:“我给你炖了盅甜汤,看看合不合口味?”
  厉兆山的眼中满是柔情,贺凝最近的身体不好,他几次和她说过甜汤、补品这类的东西就让厨房做好了,让她歇一歇。但她怎么也不听,坚持要自己做,说佣人炖的东西没有她做的合自己胃口。厉兆山虽然心疼她操劳辛苦,但贺凝做出来的东西的确比佣人做的要好上许多。
  想到两人在一起这么久,贺凝还是这样的温柔体贴,一股暖流就涌上他的心头,他将贺凝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拍了拍:“你做的东西向来合我的口味。”
  贺凝温柔地笑了笑:“你喜欢就好。”
  厉兆山让贺凝坐在自己身边,然后拿起汤匙舀了一勺送进嘴里,贺凝连忙看着他问:“怎么样?”
  厉兆山笑着点头:“甜却不腻,好喝。”
  贺凝听到他的话,脸上立刻涌现出满满的笑意:“你喜欢就好,厨房里还有呢。”
  厉兆山点了点头,又喝了几口,忽然抬头问:“对了,小琛呢?”
  “刚刚给小琛去过电话,他还在公司,说一会儿就回来。”
  厉兆山的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朝贺凝笑着道:“小凝,你这个儿子教得真的不错,前段时间交给他的工作,他都完成得干净利落,比我手底下这些人都强。”
  贺凝温柔地笑了笑:“这是虎父无犬子。”她亲手又给厉兆山舀了一碗甜品:“最近天气燥,昨晚听你咳嗽了几声,这个去燥,再喝一点。”
  厉兆山看着贺凝柔顺温婉的眉眼,忽然深深地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手背:“小凝,这些年真是委屈你们了。”
  贺凝反手握住他的手,温声道:“说这些干什么。”
  厉兆山的眼中溢满了柔情与感动,对贺凝道:“你放心,等小琛再历练一段时间,我就安排他进公司。”
  贺凝脸上也露出感动的表情,但随即一丝犹豫之色浮现上来,她有些忐忑地道:“可是……小修那边……”
  厉兆山挥了挥手:“他那边你用不着管!到底厉氏还是我当家!”
  贺凝眉头微蹙,显然很为难:“可是我不希望因为我和小琛影响到你们父子俩的感情。”
  “厉氏是我的产业,我安排自己的儿子到公司工作难道还要问别人的意见吗?”厉兆山见贺凝忐忑不安的样子更是一阵火大,他不能把贺凝接回厉宅已经觉得对她很亏欠了,如果因为厉霍修的缘故让厉琛不能进公司,他于心何安?况且厉琛那孩子还这么孝顺上进!
  他叹了口气,对贺凝道:“你身体不好,好好休息,这些事情就不要管了。”
  贺凝和厉兆山又聊了一会儿,等照顾着他休息了,才端着瓷盅走下楼。她从厨房里出来,刚要返身上楼,大门一阵响动,厉琛走了进来。他的身上还带着点寒气,脸上倒没有什么疲色。
  贺凝见到他显然很高兴,快步走上去,心疼地打量着他:“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这段时间公司很忙吗?”
  厉琛的容貌像贺凝更多,虽然身材修长,但五官偏清淡,他的肤色很白,动作举止优雅,有一种文质彬彬的气质。他朝贺凝笑了笑,道:“算不上忙。”
  贺凝满脸的关切:“就算工作再忙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厉琛又笑了笑:“您放心,我知道。”
  见他准备朝楼上的方向走去,贺凝上前一步,对他道:“对了,刚才你爸爸和我提了几句,说准备让你去厉氏。”
  厉琛脚步一顿,侧头看向贺凝:“什么时候?”
  “他没有具体说,”贺凝接着道:“只说有这个打算。”
  厉琛沉默了片刻,对贺凝道:“您劝一劝父亲,这件事可以向后拖一拖。”
  “为什么?”贺凝显然很惊讶,不解地看着厉琛:“小琛,你也是你父亲的儿子,厉氏也有你的一份。”
  她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性格温和,怕是没有和厉霍修争继承权的打算,但你不争不代表别人就会放过你。厉霍修对她们母子的态度这样恶劣,如果她们不早做打算,万一哪天厉兆山身体不好,她们母子俩还不得被赶出去睡大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