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食膳田园[重生]+番外 作者:青青子襟

字体:[ ]

 
书名:[重生]食膳田园
作者:青青子襟
明明错不在他,他却是被放弃的那个,一场车祸,父亲让医生把他好的器官换给了临床的人,他同父异母的弟弟。
 
死后祈木言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一世的父母经营酒楼,对他宠爱有加,忽略掉有个等着他冲喜的病秧子未婚夫,一切都合乎心意。
 
不想一觉醒来,他又回到了第一世。
 
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算了……至少老天爷不算刻薄,上一世的碧玺还在,空间也还在。靠着碧玺他总能活得不错。
 
可是这次,他依然没逃脱冲喜的宿命。对方连着脸,都和他从前的未婚夫,一样一样的…
 
一句话介绍:两世重生为冲喜_(:з」∠)_
 
属性不知的受
腹黑攻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木言 ┃ 配角:杜奚川 ┃ 其它:狗血恶趣味无节操
==================
 
 
编辑评价:
  一场车祸让祁木言意外身亡,本来以为是人死灯灭。不想竟然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一世的父母经营酒楼,对他宠爱有加,一路平安的长大,往事如云烟已近渐渐淡去。谁知一觉醒来,他又回到了前世一切的起点……
  三世皆因为手上家传的碧玺而起,再次遇到上一世的故人,自己当初身死的原因渐渐浮出了水面,连着母亲的去世也似乎也另有隐情。故事悬念引人入胜,本文文笔流畅,可读性强,一切以主角的成长徐徐道来。
  
  第1章 第一章
  
  Z 市城南一所私立医院。
  过了十二点,走廊上沉重的脚步声混合着女人的哭声,在四周一片静谧中,突兀异常。
  手术室的门被从里推开。
  带着口罩的医生走了出来,女人抹了把泪,忙上前问:“我儿子怎么样?!”
  “虽然弹出了安全气囊,但是早在之前,驾驶座的人就因为反冲力,撞上了前面的窗户,伤者肝脏受损严重,情况不太乐观,可能……”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医生也就打住了。
  顿了下才又说,“后座的人系了安全带,情况不严重,只是小腿骨折,一些软组织挫伤。”
  “肝脏受损严重!不可能!我儿子不可能有事!”女人上前掐住医生的胳膊,“他才十七岁!你救救他,要是我儿子活不了,我要你赔命!”
  女人尖锐的指甲陷入了肉里,医生皱了皱眉,这样无理取闹的家属他不是没遇到。
  但是眼前这对夫妻,他还真不敢得罪。
  “那个,倒也不是没办法,可以进行肝脏移植手术。”
  不过令公子的情况不太乐观,怕不能等几天,这么紧急,也找不到那么合适的肝源。
  这些话,医生为了自己人生安全考虑,暂时没有说出来。
  相比女人的歇斯底里,一边的男人倒显得沉稳,“有合适的肝源吗?可以马上安排手术吗?”顿了下又说,“带我去抽血做检查,我要为我儿子捐肝。”
  女人听完,一把抱住自己的丈夫,“志海,你一定要救救我们阿璇!”
  医生的有些犹豫,还是决定实情相告,“怕是不能,就伤者的状况来说,至少得接受移植百分之八十的肝脏,如果是活体移植,相当于……”
  “相当于什么?”
  “以命换命。”
  走廊安静下来了两秒,女人因为绝望,再次放声的哭了起来,脸色更显狰狞,“两个人都在车上,为什么偏偏是阿璇有事,这不公平!阿璇要是有什么事,我要那个女人的儿子偿命!”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女人回头抓住了自己丈夫的手,“有办法了,要是把祁木言的肝脏换给阿璇!这样我们的阿璇就会没事,你说对不对?!”
  女人话才落音,窗边刚好劈下闪电,医生不知道是被闪电吓到了,还是被女人的话吓到了,退后了两步。
  满脸的不可置信。
  “志海,阿璇是你的儿子,你要救救他啊!”
  男人犹豫了几秒,看着怀里梨花带雨的爱人,终于下定了决心,声音沉冷没有温度,“把另一个的肝脏换给阿璇,阿璇能活多久?”
  医生怔了两秒,“如果恢复好的话,二十年都没有问题。”顿了下,又开口提醒,“不过,移植的话,并不是谁的肝脏都适合……”
  “两个人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匹配的可能很大。你去抽血做检查,如果可以,尽快安排手术。”
  蒋志海握紧了拳头,都是他的儿子,这次就要看老天的意思,如果不匹配,只能怪阿璇福薄。
  但如果匹配的话,那就只能说是天意了。
  医生完全被骇住了,他几乎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同样是儿子,拿着一个儿子的命,去续另一个的……
  虎毒尚且不食子,况且会出车祸,完全是驾驶座的人,一手照成的……
  转弯车速太快,撞上了迎面的货车,当事人没有系安全带。
  看着医生久久没有回应,男人皱了皱眉,多出了几丝不耐烦,“照我说的去办,如果你还想留在医院,不想接受调查,在牢里面度过余生的话。”
  医生脸色变了变,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样的话,他要供两个儿子留学,还有赡养两位多病的老人。他自己只是一个主任……
  为了钱,他确实做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
  “我会让你升职,还会额外给你一笔钱,如果你不照我说的去做,我保证你会出事。”男人加重了砝码、医生在心里叹了口气,算了,别人的家事是他管不了。
  他还有自己的家。
  虽然两个人是同父异母,却有六项匹配,简直是最佳的供体,检测结果出来的那天,两个人被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灯灭,一个被转入了加护病房。
  另一个,在手术室心跳便已经静止。
  祁木言漂浮在空中,看着病床上的自己,又回头看了看被推出去的人。
  还有跟着病床离开的自己的父亲。
  对方就这么走了,甚至没有多看他一眼。
  也是,床上的他胸口都是血,随便缝合的伤口崎岖丑陋,其实,也不好看。
  他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微弱了,人死如灯灭,或许,他马上就要消失了。
  从此再无牵挂,所有的事情都一比勾销,再由不得他。
  哪怕是再不甘心。
  祁木言摸了摸眼角,妈妈,你曾经让我好好的和他生活,但是你可曾想到,有天他亲手要了我的命。
  我后悔了。
  要是能重来,我不会遵守和您的诺言,因为那些人不配。
  ---
  窗外的阳光,经过层层的树叶过滤,只是在室内投下星星点点的斑驳的光影,并不炙热。
  一曲奏完,少年从钢琴前面站了起来。
  门响了一声,蒋志海领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满面笑容的和少年介绍道,“小言,这就是我和你提到的姜阿姨。”
  祁木言站在原地,不说话,用眼睛打量着两个人。
  姜露和蒋志海对视了一眼,对方的反应,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姜露使了个眼色问蒋志海是怎么贻回事。对方之前和她说,孩子有点内向,只知道每天弹琴,对她的到来,不会有任何意见。
  但看现在的状况,可不像没意见的样子。
  蒋志海咳嗽了声,“小言,我昨天不是和你说过,阿姨今天要来吃饭。”
  “我有些不舒服,我上去休息了。”祁木言说完,不等人在开口,径直的上了楼。
  他真的不想看到这两个人,也不能保证,自己情绪能一直保持稳定。
  回到房间,祁木言把手举了起来,仔细的看看,上面没有半点疤痕,十指修长白皙。
  母亲曾说过,弹钢琴的手要好好保护起来,一定不能受伤。
  因为这样,他一直很小心,一直到蒋思琪不小心把他绊倒。他的手被倾倒的桌子砸到,顷刻间,两只手都是血,三根手指粉碎性骨折,上面更是多了几道再未消失的疤痕。
  三根手指不能正常弯曲,从此,他就不能弹钢琴了。
  而现在,他的手还好好的,甚至连着弹琴的手势都没有生疏。
  祁木言有些不明白,自己怎么回到了这里。
  当初被摘除了肝脏,他本来以为自己就这么魂飞魄散,从此消失,不想却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投胎转世,因为忘记喝孟婆汤,所以自己依然记得前尘往事。
  可是现在,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不过打了个墩儿的功夫。
  他又回来了。
  准确的说,是一切事情的开端,他死的五年前,姜露第一次,踏进祁家的门。
  祁木言回过神,从抽屉里拿出了相册,垂下眼睛,一页一页的翻了起来。
  照片上的女人,漂亮而温婉。他想到了母亲临终前对他说得话。
  母亲让他们父子好好地过,让他照顾好自己,可是,他一条都没有办到。
  对不起。
  祁木言伸手去抚摸照片上的人,这次,至少这次,他会尽量的照顾好自己。
  祁木言一直没出来吃饭,一直照顾他起居的汪妈不放心。下了碗面条,推门走了进来。
  今天姑爷把那女人带了回来,也难怪小少爷会不好受。
  汪妈从祁木言手里,抽回了相册,“先吃点东西吧。”
  汪妈是照顾祁木言长大,她的丈夫早夭,膝下无儿无女,一直以来,对祁木言疼爱有加。
  祁木言呆呆的看着汪妈,没有说话。
  他的相貌随了母亲,五官温婉精致,一双眼睛像是沉静的湖水一般。
  汪妈心里一软,想起了过世的大小姐,心里多了几分伤心。
  大小姐过世还不到半年,姑爷就带着个女人进了家门,实在是太过分了,对不起死了的人,更对不起活了的人啊。
  祁木言垂下了眼睛,“我不想在这里。”
  他不能做到,和害死自己的凶手,和平共处在一个屋檐下,十几年的父子情分,早在蒋志海在医院说出那一番话后,就断得干净。
  汪妈愣了下,“小少爷,你可不能这样,这个家只有你一个人姓祁,该走的可不是你。”
  祁木言的母亲祁婵,是祁家唯一女儿。一心沉醉于音乐,两个老人见这样,当初才招了婿,让蒋志海进了门。
  这才生了祁木言。
  祁木言继承了母亲的天赋,三岁开始弹琴,十六岁就收到了享誉国际的某所音乐学府的通知书。
  不过因为手指受伤,他到底没能去读。
  不知道是醉心音乐的人本来就心无杂念,还是因为他从小被保护的太好,上一世的祁木言心思单纯,一直到死的那一刻,才幡然醒悟。
  妥协和容忍,只会换来得寸进尺。
  上一世,他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再娶,看着继母的子女住了进来。
  他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到了现在,他才知道,自己的存在,对于那些人来说就是最大得危机。
  夫妻自母亲死后,待他就大不如前,他曾经还以为,是因为母亲过世,夫妻伤心过度的原因。
  一直到那个人,笑容满面的领回来了一个陌生的女人,笑着和让他叫阿姨。
  这是所有事的开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