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当反派熟知剧情 作者:秋风夕(上)

字体:[ ]

书名:当反派熟知剧情
作者:秋风夕
 
文案 
积年大魔头凌涟渡劫失败,夺舍了一个穿书者。
原来这是一本修真小说《缥缈仙途》的世界,自己则是个意图把男主抓去做炉鼎,注定要被男主越级打死的大反派?
还好,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男主谢晓清还只是个不谙道法的凡人。
要对男主望风而逃,还是提前斩除?
不,凌涟微微一笑,既然男主的体质于自己修行有利,那就将他收为徒弟,留在身边慢慢图谋,岂不最好!
天命?并非是不可改变的!
不止谢晓清,还有《缥缈仙途》中记载的种种机缘、处处秘藏,我都要一一夺取!
踏破青冥,扶摇九天。
男主谢晓清还不知道,他原本金光闪闪的升仙坦途,就此偏离……
 
男主攻x反派受
纯良正直小狼狗攻×薄情寡义演技一流人渣受
 
阅读提示:
1、boss他人格缺失三观炸裂,大家伙儿不要同他计较_(:3」∠)_
2、1v1,确实是he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涟,谢晓清 ┃ 配角: ┃ 其它:伪·穿书,三观炸裂
 
  
第1章 重生
  【系统:主线任务“击溃夺舍者”失败,系统自毁】
  ……
  元修慢慢睁开眼睛,环顾四周。
  这是间简朴的屋子,窗户半敞,明亮月辉洒在床前。而自己则盘坐在床上,明显是刚从打坐练功中醒来。夜风透窗而入,吹拂在身上,还带着点凉意。
  元修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腰身消瘦,苍白的胸膛在月光下淡淡地发着光,是具还未完全成熟的少年人青涩的躯体。这身体的原主人只有炼气五层境界,体质虽比不修行的普通人好上一些,却还连自然界的严寒酷暑都经受不住。在元修这夺舍的积年大魔头看来,实在是羸弱得很。
  “又是一个新的开始啊……”披上外衣抵御凉风,元修暗自喟叹一声。渡劫失败,七百年修行一朝丧尽,他当然不免遗憾。但这遗憾只在心里浮起了一个涟漪便消散了。
  虽然他的神魂也在天劫中受到重创,如今不仅要重新修炼,还得想办法弥补神魂,但只要活着,便有希望。七百年的经历也并不是一场空,经年积累下来的眼界、阅历,已经是难能可贵的财富!
  何况……这次不得以的夺舍,竟然还有意外之喜。
  元修下了床,漫步踱到窗前。
  窗下是几座小楼,再远处是苍苍莽莽的山林。这里是藏于中州深山的一个修真小门派“丹霞门”,身体的原主人自然就是丹霞门下的一名弟子。
  “原来这河山万里,俱是书中世界……”元修低声喃喃。
  这就是他的意外发现——这个不知名门派的不起眼小弟子,居然是个“天外来客”!他身上似乎还带着玄奥神秘的不明法宝“系统”,但在被夺舍时已然自毁,元修也就不再将之放在心上。
  元修将他的魂魄完全吞噬后,得知了这人原来是个穿书者,本来在韬光养晦地过逍遥日子,却陡遭横祸被他夺了舍。魂魄被吞噬后,此人的所有记忆都完全对元修开放,不会有丝毫虚假隐瞒,元修判断之后,认为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这只是个由人书写创造的世界”,元修对此倒并不介怀。
  由人创造,与由神创造,又有何区别?等自己修到顶峰,成就天仙真君,一样有挥手间创造大千世界之能!
  不过,书中世界与天仙创造的大千世界最大的不同,那就是书中世界是有主角、有剧情的。
  比如,现在他正身处于这本名为《缥缈仙途》的小说开始的四年前——男主谢晓清还只有十岁,还没有被修仙大派瀛洲派的静海真人收做弟子,开启修仙之路。
  元修继续回想。这个穿书者似乎把《缥缈仙途》来回看了几遍,基本的大情节都记得很清晰。这份记忆堪比一本泄露未来的天书——几时几日有大事件发生,几时几日宝藏洞府出世,未来又有哪些俊杰翘楚绽放光芒,只要将这些信息善加利用,将会有无以伦比的收益。不止他能迅速成就化神期大能回到尘俗的巅峰,想要进一步去窥测那更为玄妙的境界,也是完全有望的!
  元修当然不会沉溺于这些漫无边际的妄想和狂喜中。他很快找出了关于他自己的记录:
  凌涟,出身中州小门派丹霞门,乃大魔头元修夺舍后的身份。在夺舍之时,神魂重创残缺不全,为了弥补神魂,欲抓太古青帝血脉的男主谢晓清作为炉鼎,被谢晓清越级打死。
  “既然知晓了这些,我当然不会犯同样的错误。”元修曼声道。
  唇角浮起淡淡的笑意——若是这身体原主人的朋友们望见,必定会大为惊骇,怎会如此判若两人!冷酷无情,带着强大自信和令人慑服的威势,完全不同以往的中庸温和。
  他遥望着被黑夜所笼罩的远处,手指轻轻叩击着窗台,带着那极其优美,却又让人心生寒意的笑容。
  的确很巧,他知道天意注定的男主谢晓清,此时就住在这座深山之外的小城镇里。还是个未曾修炼、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
  要去先下手为强,铲除祸源吗?不,这不是最好的选择!
  他神魂的伤势,少有丹药可以治疗。比起已知的几种可以治愈他的罕见法宝、灵药,太古青帝血脉的谢晓清,可说是最容易获得的了。而如果拖着不治,前期修行辛苦还是其次,他的修为将永远停滞在元婴期不能寸进,若是这样又何必要费尽心机地夺舍重生?
  元修含着笑,轻轻吐出一句:“天授不取,反受其咎。”
  既然是上天赐予的机缘,怎能不欣然而受?
  他似乎已透过山林,遥遥望见了年幼的谢晓清那懵懂无知的表情。他还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在这一刻脱离了轨道。
  就把谢晓清当补药享用了如何?当然不是现在,把他收为徒弟,等他结了金丹再享用,如此就能彻底治好自己的伤势。谢晓清作为天之骄子,在半途中恐怕会有变故阻挠,见招拆招就是,天命并非是不能改变的!
  就像自己,本不该夺舍了这个穿书者,知晓这些秘辛。否则,自己又怎会在原本的剧情里自不量力地送上门去,被谢晓清所杀?
  元修收回目光,思忖道:“眼下最要紧的事,是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
  四年之后,静海真人就会路过山下的小镇,将谢晓清带去瀛洲派。一旦走了这条剧情,往后自己就很难下手了,就算找到机会也难说是不是重蹈剧情覆辙。
  在这之前,必须带着谢晓清离开。
  而要在危险重重的中州大陆上行走,还得照看好谢晓清,至少得有金丹期的实力。要是实力太差一出门就被杀人夺宝,那自己所做的一切谋划、满腔野心,岂非全变成了笑话一场?
  四年之内,从炼气五层修到金丹。
  元修的脸色凝重起来。
  对极少数天才来说,这个速度是有可能的。但自己空有修行心得,却拖着一副残破的神魂,这具身体的资质也是下乘。好在,改善资质、加快修行的办法,他也有十几种。上一辈子他天资惊人,这些办法都用不上,他收集起来也是防备如今这种情况。
  天资只影响到起初几个境界的修行速度,往后越来越不重要。所以,虽然这具新身体资质很差,也不妨碍他求访大道之心!
  眼前忽而又掠过了几幕画面。元修的呼吸急促了片刻,很快就平静下来。
  那些是刻在上辈子的自己心头的场景。因为天纵奇才事事顺遂,所以骄狂、轻信、愚蠢天真,遭受知己爱人背叛,从云端跌落到泥泞里,又挣扎着爬起来,报仇雪恨,重回高位……
  天资高也未必就能一路坦途。不过,这一切早就成为过去了,无法再摇动他心魄。
  他还有那么多事要做,怎可能把目光投在过去?
  “从今天起,我就是丹霞门弟子‘凌涟’。”
  我即是我,名字不重要,过去也无需介怀。哪怕以后他恢复了化神期修为,他也不会再换回以前的身份。
  元修,不,凌涟转过身走回去,在床上重新盘腿坐下,心神沉静,继续修炼。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问题,夺舍重生到底算穿越还是重生呢……
  
 
第2章 危险
  “凌涟,快点,就等你了!”
  第二天一清早,就有人在楼下叫他。
  凌涟下楼和他们会合。根据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他们这支四人小队今天要去落霞谷猎杀月灵狐。
  天气晴好,少年人也是一路欢声笑语。落霞谷就在宗门附近,里面没什么有威胁的魔兽,这个任务很是轻松。
  凌涟已经摸清了原主人的言行举止,应付起来自然不会露破绽。
  “这回只是点卯,以后还是不要接这种任务了。”凌涟一边赶路,一边思忖。
  猎杀魔兽的任务,常常需要在山中宿营,耗时过多。虽然宗门给的奖励也很丰厚,但对急需时间修行的他来说,还是本末倒置!
  当然,在猎杀魔兽时获得的战斗经验和对灵力的控制力,也是非常重要。但凌涟上辈子是七百岁的魔头,战斗经验还会少吗?
  至于在团队任务中培养的协作能力和同伴之情,呵——
  凌涟淡淡地瞟了从刚才起就一直找他说话、眸中秋波如水的队友姚芷兰一眼。修道之路,本就是一个人独行的路,亲朋爱侣,在漫漫长路上又能相伴多久?这些东西,全无必要!
  姚芷兰自然不知自己喜欢的人已经换了颗心,还在雀跃地道:“凌涟,我爹前几日传信回来,他给我寻了一对上品法器飞剑。我练的是单手剑,还有一把却是用不着呢。”
  她笑吟吟地望着凌涟。
  凌涟对她的小心思心知肚明,却佯装不懂,微笑道:“激斗之中,难免会损坏飞剑,有一把作为备用也很好。”
  法宝按品阶分,从低到高依次是法器、灵器、仙器以及传说中的神器,每个阶段又有上中下品之分。仙器稀有难寻,灵器也算贵重。一般的筑基、炼气修士,有一件上品法器,就很不错了。
  但凌涟并不想图谋这把法器飞剑。贪心一时,就会引来更多麻烦,自己可没时间陪姚芷兰练什么剑法。
  姚芷兰果然道:“留着备用虽好,可那飞剑毕竟是雌雄双股,心意相通……凌涟你的剑法若是能赶上我,我就把雄剑送你,可好?”她灼灼望着凌涟,心想这下说得够清楚了吧。
  “多谢芷妹抬爱,”凌涟摇摇头,“可惜我并无剑术天赋,且更喜爱刀法,看来这把雄剑与我无缘了。”
  话一出口,姚芷兰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将他们对话听在耳中的另两人孟阳和苗文杉,也都对凌涟怒目而视。
  这小子,竟如此不解风情!
  凌涟只当没看见。在他的计划中,原本就是要逐渐与这些人疏远的。
  队伍中的气氛变得尴尬起来。过了一会儿,孟阳咳了一声,挑起了新话题。这次他们三人聊得欢快,有意无意地把凌涟排挤在外。
  到了中午,他们终于踏入了落霞谷。
  谷中有一片镜子般澄清的湖泊,湖上弥漫着淡淡水雾。湖畔遍地都是星星点点的绯色花朵,连成一片,远远望去,就像云中的霞光,故名落霞谷。
  这里是月灵狐的栖息之地。凌涟一边观察着地形,一边在心中构想,若是在魔兽聚集的山林中,设下能自行发动的阵法,就可以靠陷阱来狩猎了。丹霞门底蕴薄弱,只有一个守派之阵,门内也没有阵法传承。但凌涟的记忆和《缥缈仙途》的记载中,却是有符合要求的阵法。虽然有些材料过于贵重,但根据凌涟的推测,也可以用效果差一截但廉价得多的材料代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