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当反派熟知剧情 作者:秋风夕(下)

字体:[ ]

 
  凌涟察觉到,紧跟在自己身侧的谢晓清呼吸愈来愈沉重。
  他原本还能跟上,如今受了伤,就像有些吃力。
  忽而,他身体踉跄了一下,几乎从半空栽落下去,凌涟伸手,一把就拉住了他。
  那只手僵了一下,而后慢慢收紧,回握住了他的手。
  “师尊。”一股生机浓郁的木系灵力,从谢晓清的手心涌了进来。
  凌涟心中一哂。如今不宜发出声响,用传音入密也就罢了,在蜃气里走了一趟,他怎么就喜欢上了如此笨拙的交流之法。
  “嗯。”凌涟用火灵淡淡回道。
  谢晓清沉默了更久,才又向他注入一缕木灵,道:“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好。”凌涟依然没有多说什么。
  谢晓清没有放开他,凌涟也没抽手,苍茫夜色之中,几十里丛林一晃而过。
  他们的动作,自然也被一旁的陈洪尽数看在眼中,不由心想,看来我猜得不错,王清这小子拼得重伤,总算让和玉对他高看了一些!
  几个呼吸之后,他们又回到了崔真长老带领弟子们留守的地方。
  崔真留下也是以防弟子们遭受敌袭或是魔兽攻击。每位长老此行之前,都得了一件传讯灵器,可以互通有无。
  崔真没有传讯过来,留守的众人自然是安然无恙。
  水月斋弟子见他们回来,纷纷围了上来。
  “阿墨师妹不幸陨落在妖兽口中了。”清河仙子知道她们想问什么,轻叹道。
  来之前,她已请求诸人,将今晚所发生的事隐瞒。阿墨已死,她在宗门中也没有同党,就不要让弟子们知晓真相了。
  “师父,师父怎会……”水月斋弟子们都不由面露悲色,有一个明显是阿墨的直传弟子,竟痛哭失声。
  瀛洲派三人不便搀和她们的事,已走到一边,坐了下来。
  凌涟见谢晓清朝那悲泣的水月斋女弟子望了一眼,神色里有些难过。阿墨死得不冤,他想来不是后悔自己对她下手,不过,只怕谢晓清还没有杀过什么人吧?
  凌涟没有对他再说什么。
  要么习惯它,要么强大到连敌人都能拯救。
  他从储物袋中招出了一只白玉瓶,抛给谢晓清。
  “这是伤药。你服用一颗,再运功消解药力,伤势就会恢复许多。”凌涟道。
  谢晓清接住白玉瓶:“多谢师尊。”
  他倒出一颗翡翠般的丹药,正要还给凌涟,凌涟道了声“你都留下吧”,便已入定开始修炼。
  “是。”
  谢晓清又看了他一会儿,才也打坐,疗伤起来。
  
 
第78章 师父
  丹药入喉,化作一阵清凉。
  谢晓清盘坐于地,运起灵力,让这融入体内的药力慢慢散开。
  他忽而身体一震,双眸紧闭的脸上,露出极度痛苦之色。
  此时的凌涟也在凝神运功,慢慢将体内翻涌起来的剧毒镇压下去。
  他外放的神识,也瞬间发觉了谢晓清的异常。
  他不是长于治疗之术的木系、水系修士,储物袋中因此常年备着疗伤灵药。那九转玉露丹,就是伤药中效力最强的一种。虽然不会伤到身体根基,但因为药力太强,会痛也是一定的。
  凌涟在神识中静静望着谢晓清。
  他只咬住下唇忍了片刻,便支撑不住,从齿间溢出了呻|吟。
  能忍上片刻,已算得上意志力不错了。凌涟自忖,就是他自己服下,也未必比谢晓清好上多少,这丹药本就要到了绝对安全的地方才服用。待药力全部起效,谢晓清的伤势便能好上七八成。
  在这危机四伏的福地中,一个连遁术都无法运使的伤员,确是个拖累。下次再遇到险境,众人都会默契地最先牺牲了他。
  但是,我却不能让你死……在那天仙府邸中,恐怕还得借助你的力量。
  他这一闪念的功夫,谢晓清已痛得滚到了地上,再也难以维持趺坐的姿势。
  任他在地上挣扎呻|吟,狼狈不堪,也没有人过来查看。
  凌涟用神念制止了一名犹豫着想上前的弟子。
  痛,好痛……
  一开始还能勉强忍住,后来,满身满心都被疼痛所占据。
  谢晓清依稀知道这丹药不是在害他,药力正在飞快修复他受损的身体。
  可被痛楚激出的眼泪,还是止都止不住地涌出来。
  他好像听见了自己抽泣的声音,在师父面前掉泪……是不是很丢脸?就连这样的念头,也很快被剧痛的浪潮席卷,变为了粉末。
  他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眼前是一片暗无天日的黑,他整个人都浸泡在绝望的剧痛之中,看不见尽头,看不见希望,没有任何凭依能让他从痛楚的深渊中爬上来……
  “师…师父……”
  他无意识地叫出声来,求救一般。
  沉寂了半晌,他又轻轻叫了一声“师父……”,伴随着潸潸而下的泪水。
  谢晓清已经完全忘记了外界的事。忘记他是在危机四伏的密林中,周围是与他同行的人,忘记他自己已经是个独当一面的元婴修士了。
  他又沦落回了最为无助的模样,渴望着能有什么让他倚靠。能有一双手一道光,搀扶指引着他从这黑暗中走出去。
  师父温柔地抱住了刚刚经历了丧母之痛的自己;他微笑地对自己说着什么;他将自己紧紧护在怀中,将温暖的灵力渡给自己,苦苦对抗着那霸道的雷电大手印……
  一幕幕画面,从他脑海中闪现。
  从他记事以来,他就在操持家务,照看身体不佳的母亲了,后来母亲更是一病不起。他这一生,只依靠过一个人,他曾以为他的整个世界里有那个人便足够了。
  “师父……”
  我好想念你,好想念那个还没有对我下手、告诉我真相的你……
  断断续续的意识中,他知道自己还在哭,却不知道这哭是因为痛多些,还是因为想念那个人。
  直到药效散去,谢晓清脱力地从地上慢慢支起身体,凌涟也始终在一旁静静听着,没有上前。
  清晨,所有人都从入定中醒来,纷纷站起准备启程。
  凌涟回头看了谢晓清一眼,忽而走上前,伸手搭上他的肩,探了一股灵力进去。
  谢晓清一怔,警觉地望向他。
  灵力在谢晓清体内探查了一番,发觉他的伤势果然已好得差不多了,凌涟心中满意。
  这样的伤势便不会影响到他的身手了。
  他望着谢晓清纯澈双眸中蕴含的警惕、怀疑和些许尴尬,微微一笑。
  他的眉目本就清朗得似青天白云,这一笑也如拂面清风:“昨天听见你痛得唤师父,原来你对你师父静海真人,还颇有感情?”
  谢晓清闻言,直直地望定他,却是明显地身体一震。
  凌涟已经收回手,转身离去了。
  “师尊!”
  他忽然被人拉住了手,手上传来的力道之大,几乎像要将他的手骨生生捏碎。
  “你早就知道了,是吗?我应该想到瞒不过你的……”
  谢晓清低低道。
  师父心思玲珑,他早该做好被发现的准备的。自己昨天也犯了大错,把“师父”叫出了声来……师父肯定调查过他,他现在名义上的师父静海真人,与他也才见了两面而已,彼此并不亲厚。
  自己所叫的,怎么可能是静海真人?
  凌涟没有答话,只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走吧。”
  他淡淡道,施展遁术飞掠而起。
  谢晓清望着他的背影,静了片刻,也跟了上去。
  陈洪长老偷偷留意到他们这一幕,又不由暗暗吃惊起来。从昨晚王清痛得叫出声来,他就发觉不对了,他怎么会在叫“师父”?和玉可是王清的师尊,他的师父是静海真人!竟然还牵扯上了那慈眉善目的白胡子老头么?怎么看他都跟感情之事扯不上关联,早上看来,事情似乎更加复杂了……
  陈洪在心中想了想,竟不敢相信自己所推测到的真相,只好抛到一边不再多想,只悄悄用神识留意着和玉与王清两人。
  这两人之间,还真有些奇怪……
  
 
第79章 坦白
  “吼——”这头老迈的化神妖兽垂死挣扎之下,仍一爪拍碎了一名瀛洲派弟子的头颅。
  这是他们踏入福地以来,所遇的最为厉害的一头妖兽,竟达到了化神境界!万幸,这头黑麒麟却是衰弱无比,似乎旧伤未愈,只能使出它的一两成力量。就算如此,众人也耗费了几十个呼吸才将其磨死。
  一人战死,静长老和两名弟子伤势稍重,其他人都多多少少挂了彩,可谓损失惨重。
  “如果我昨晚没有服下那颗丹药,仍带着重伤的话……”谢晓清暗暗心惊,若他还有伤在身,刚才黑麒麟的拼死一击,只怕他也万万躲不开去,到时就和这死去的弟子一般头颅粉碎了!
  如果自己遇险……别人是不会管自己的,他又望了一眼那素袍雪白、神色淡淡的身影,师父也绝不会为他出手吧的?
  求道之路上,的确应该只靠着自己的力量。他不该还下意识地依赖着师父……让师父听见了,只怕他表面不说,心里也在笑话自己吧?
  众人不敢在这林子中耽搁,又带伤继续赶路。接下来的半日倒是风平浪静。
  傍晚时分,他们已掠入了一片绚烂桃林。神识所探,妖兽的气息已全然消失了。眼前是一座高耸的楼阁。九层楼台,飞檐翘角,黄金色的琉璃瓦熠熠生辉。几株桃树环绕楼身,几乎将入口掩住。
  这便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众人却没有急着举步进入这看似精致的楼阁。清河仙子首先停下,朝长老们望了一眼,众人便会意过来,纷纷从掌心吐出灵力。各色光华汇聚到一处,在地面结成一个八卦法阵的模样。
  倏尔,从法阵中心涌出一道雪亮光柱,上交天际,几乎要刺破这阴沉天穹而去。清河仙子和陈洪长老,各自将一枚玉简抛入了法阵中。三个呼吸之后,那玉简便在光柱里消失了踪迹。
  他们既为宗门探路而来,自然要将探路所获尽数上报。两人的玉简中,都写有这一路来所发生了哪些事情、途中遇到何种危险,以及那幅天仙府邸路线图的详细。此刻这玉简都已传送回了各自的宗门。
  办完了宗门的任务,众人又都望向眼前这座楼阁。他们都知道,那里面所隐藏的危险,比这外部的福地要大得多。
  踏入之后,是生是死,除了自己争取,就还要天意成全了。
  但都走到这里了,哪还有人想要退缩?元婴长老们自恃修为,而金丹弟子们,也渴求着清河仙子所说的“升仙机缘”。
  谢晓清自然是一定要跟着他师父,而其他弟子,又何尝不是明知危险,还主动请缨?若是怯懦畏缩之人,根本不会加入此行。
  “此处已无妖兽踪迹,我们也不必再等到天亮,”清河仙子道,“我们就在此先休整两个时辰,稍作恢复,就进入楼中吧,我知道大家也已等不及了。”
  不论是哪个天仙曾住于此处,想必都不愿看到家门外妖兽徘徊。这座楼阁附近应设下了驱赶妖兽的法阵,是个安全的地方。
  “不错。”陈洪笑眯眯道,“如今我们把打探到的情报都汇报了回去,往后就是为我们自己打算了。按照传言和这地形图中所述,这栋楼里实则有九道关卡,楼里的宝物甚多,路线也极为复杂,就是多来几次也搬不空。除去可以同他人分享的功法秘籍药方等,我们所得到的法宝、灵药、乃至渡劫秘宝,谁取得了就是谁的,可以互相交换,但不许出手争抢!否则,只怕你有命夺宝,却没命出了这栋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