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哑巴”巫师养胖狼 作者:桃花吃白马

字体:[ ]

 
书名:“哑巴”巫师养胖狼
作者:桃花吃白马
文案:
     小演员展沿重生为高手如云的先巫院中一名“不会说话”的末席巫师。重生当天他救下一个落难的“大萌物”,这萌物却是披着纯良外表的霸道大将军己熔川。
 
被外表迷惑的展沿对己熔川掏心掏肺,而坏心眼的己熔川心安理得的享受展沿的“宠爱”。
 
当真相水落石出,己熔川选择放下自尊,甘愿为毫无自觉的言灵师展沿承受言语反噬的伤害。己熔川并不认为这是牺牲,而是一场深谋远虑的“算计”。
 
所以很难说到底谁栽进了谁的手里_(:зゝ∠)_
 
神奇的楚巫世界,异能频出,怪相纷呈;
 
阴谋陷阱,王权纷争,战争戎马,烈火如歌;
 
不说话的末席与身陷困境的将军,向力量顶端艰难靠近的展沿与试图征服权利巅峰的己熔川,一路同行中两人迅速成长蜕变,为了彼此愿意生吞活剥整个世界;
 
有甜有宠有虐,1v1,HE
 
PS.嗷不(╯‵□′)╯︵┻━┻这个“狼”是大尾巴狼的意思,虽有兽化情节,但不限于狼……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展沿,己熔川 ┃ 配角:肆师,满果,公子燃 ┃ 其它:楚巫世界
 
 
==================
 
  ☆、胖”云”
 
  仲夏端午之夜。
  位于炎国边境的军队驻地一片沉寂。主帅所在的大帐外篝火将熄,值夜的守卫盯着跃动的火苗昏昏欲睡。
  忽然间一群不速之客突入层层防卫迅速靠近大帐,挥刀长驱直入杀死看护的医师潜入屏风后。
  床榻上的大将军己熔川蓦地睁开双眼,迅速抽出枕头下的匕首。他因高烧而视线模糊,费力的舔舔干裂的嘴唇,呼吸间胸前的伤口剧痛难忍。
  “咔嚓。”寂静中极为刺耳的一声。己熔川苦笑着看匕首从自己瘫软的手中掉落,转而被捂住嘴动弹不得。
  帐外的守卫发觉异样后拔刀小心接近。黑影中,为首的潜入者紧盯守卫投射在大帐上的身影,嘴唇轻启。
  “杀。”
  一时间并无刀剑之声却鲜血四溅,守卫紧捂脖颈猝然倒下。毫无声息的杀戮顷刻而始顷刻而止。
  潜入队伍中一人随之跪倒在地呕出一口血。为首者掀开面罩,前额上一道朱砂横纹鲜红刺目。轻抚倒地之人战栗的后颈,“要怨就怨你比上一个绊还不中用,这次的反噬根本不算什么。”话音刚落快速扭断对方的脖子。
  “速速将己熔川带至与太宰的汇合处。”
  “是。”
  一年后。
  炎国九凰山顶鼓声隆隆亮如白昼。灼眼的火光中高台殿宇巍峨耸立,琉璃朱轩浮光跃金;灯笼层悬,巨幅大红丝绸铺展而下。整座山头如同燃着一把通天的大火。
  一年一度的端午祈雨大典正在山顶高台前的祭坛上如期举行。盛夏之始招徕雨水以祈丰年,这对于边境战祸不断的炎国至关重要。
  仪式内容庞杂繁琐,参与的神职人员多达百人。上到大巫下到杂役,主持者均来自先巫院。与祭坛上仪式的庄严肃穆相映照,高台另一侧的先巫院繁忙中一派秩序井然。
  直到三个黑影鬼鬼祟祟抬着一个人穿过大门一侧的矮树丛,避开值夜的守卫,趁着夜幕偷偷摸摸向山崖边的危险区域靠近。
  “啊!蠢货你要踩死我!”
  “嘘,小声点,被发现我们就完了。”
  “怕什么,一会儿把他往悬崖下一扔这事就跟咱们一毛关系都没有了。他这么个不起眼的哑巴,死了谁也不会察觉……”
  最后一句话音刚落,三个人正抬着的毫无生气的“尸体”霍的睁开了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嘿嘿一笑呲出一口白牙。
  “你们说谁‘死了没人察觉’呢?”
  三人顿时吓得浑身乱擞直往地上坐,“说话了,鬼鬼鬼……”
  “死而复生”的展沿一骨碌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脑袋顶上华丽的高台回廊宫殿灯火通明,“哇——”他傻仰着脸伸手隔空摸了摸溢彩流光的屋檐殿脊。
  想了想又觉着不对。展沿掀起身上灰突突的长袍子原地转了个圈。
  我这是到什么鬼地方了?!刚才我明明正在大马路上劝架。
  “唉,这哪儿啊?”展沿抬脚一跨骑到正哆哆嗦嗦往外爬的甲身上,踩住乙的衣摆,搂住丙的脖子。
  仨人以为死去的“哑巴”用回魂禁术招来了厉害角色,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这时从不远处先巫院晃晃悠悠走过来一个醉醺醺的老头儿,“你们几个又打架!也不瞧瞧今天什么日子……”
  甲乙丙三人突然挣开展沿连滚带爬的扑向那老头儿,“老师救命!哑巴他他他……”
  展沿眼瞧着这是恶人先告状的阵势,心想要先发制人,于是张牙舞爪的挥起两条胳膊浑身僵硬的一头栽倒,一路滚到老头儿脚边挤开三个家伙,一边翻白眼一边口吐白沫。
  “这小子是谁?”老头惊吓中往后轻盈一跃抱紧手里的酒壶,“你们仨怎么把他欺负成这德行了。”
  甲乙丙被展沿闹出来的阵势唬的不轻,心虚的支支吾吾没敢辩解。
  这时从老头腰后面冒出个小胖子,小心提醒说,“老师,他是往山下送信的哑巴,不会说话。你忘了,半年前是你把他从外面带进先巫院的。”小孩说着悄悄踢了踢展沿,给展沿打了个手势。
  只可惜展沿光顾着翻白眼没瞧见。
  “哦?带回来的人太多根本记不住。”说话间老头脚尖勾起展沿的腰轻轻一挑,展沿没回神就已经站起来了。
  白胡子红脸蛋的老头抓着展沿的脑袋草草摸了摸,“我看你没什么大碍。不如这样,免了你今晚该干的活儿,替我到山下送封信给太宰大人。深夜打扰虽不妥,但事出紧急。你轻车熟路,我正放心。”
  展沿虽然脑袋里糊涂,但面上挂着傻笑忙不迭的点头答应。他恭恭敬敬双手接下老头的信,毫不掩饰的拿眼睛使劲瞟畏畏缩缩站在老头身后的三个家伙,怕老头看不明白,硬是又使劲飞了两个眼。逗的粉白的胖小孩捂住嘴偷乐。
  老头哭笑不得的说,“小哑巴你心眼倒不少。行行别对我挤眉弄眼了,今天晚上罚他们仨干两倍的活。别撇嘴,还不够?那就再加罚扫七天茅房。”
  “老师!”
  “住口。”
  看着仨人吃瘪展沿立马就眉开眼笑了,想到不能太得意,撩起袖子半掩着脸特意矜持了一番。
  提着忽明忽暗的小灯笼展沿摸黑下了山。
  “冷静冷静……”他边走边整理乱七八糟的思绪。
  “……我面试了大半年后终于接到角色通知,虽说是个小龙套但乐傻了。大街上边走边计划打算明天满血开工,突然撞见两人打架。我寻思不能打女人啊就去劝,结果那糙汉子一巴掌把我忽到马路中间,然后一辆黑色的越野……”
  大意了!
  展沿按住步道一侧的山石双眼酸溜溜的抬头看了会儿月亮。行走江湖阅人无数年轻貌美专业技能过硬的自己八成已经……没了。
  然而他的伤感没超过咽下一口唾沫的功夫,展沿抹了一把脸朝四面低伏的群山兴奋的大喊,“可惜我又活啦!”
  空荡荡的山道上突然响起展沿的回声让他难得的有点不好意思。他回头看了一眼火树银花的巍峨宫殿,悠扬吟唱的女声和着摇铃徐徐传下来。
  “吉日兮辰良,表独立兮山之上;盍将把兮琼芳,奠桂酒兮椒浆;火摇落兮夜之华,五音纷兮降九凰;东风遗兮端阳水,雷填填兮雨纷纷……”
  “东风遗兮端阳水,雷填填兮雨纷纷。真好听。”展沿跟着砸么两句。
  这时前方山道拐弯处出现两个穿黄衫的人,除了跟刚才几人衣服颜色不同其余的打扮都相似,肯定也是从那什么先巫院出来办事的。
  展沿乐哉的走上前想打听打听太宰住什么地方,两人的交谈传到展沿耳朵里。
  “……就刚才所见太宰大人果真气度非凡。王的身体欠佳,自上次大战后大将军己熔川已经失踪近一年,王长子燃伤势未愈又再次出征。即便辅佐国政的太宰大人不辞辛苦隔三差五的上山为他们祷祝,眼下的平静局面也持续不了多久……”
  “我看未必,只要左右国家力量的先巫院依然稳固,不论出现什么异祸都不会危及炎国的根基。”
  “我听说大将军……”
  两人抬头看见展沿止了声。
  展沿笑着往两人跟前又走一步,刚摆出问路的架势两个人已经漠然从他身侧绕过。
  “别挡道。我们不跟末席的废物说话。”
  碰了一鼻子灰的展沿无奈的耸耸肩。那两人刚从太宰府上回来,看他们不急不喘的样子,展沿猜想地方肯定不远。
  与展沿预料的一样,再次拐弯后临河一侧的山岩凹陷处赫然有栋大宅院。房屋式样与用色并不奢华铺张反而透着股沉稳大气,展沿打眼一扫就知道这儿不是一般人住的地方。
  大门上模样奇怪的青铜门环看上去与整栋房子格格不入。展沿拨开门环耸着肩膀在鬼气森森的长长廊道里走了半晌,眼看要进庭院展沿突然想起进来时忘了敲门。冒犯权贵铁定小命难保,他提着灯笼正左右为难,前头门栓轻磕漏出一束光。
  “你怎么进来的。”
  悄没声息走出的这人身穿青黑色滚边长衫,眉目习惯性的低垂,问话的语气却不容人犹疑。
  展沿眼珠子溜溜一转,“啊呜啊呜”演的简直是个真哑巴,掏出怀里的信弯腰双手呈上。
  对方看起来是管家,提起灯照了照展沿的脸。
  “原来是你。”
  就像小胖子说的“自己”经常送信,不然管家不会认识自己。
  展沿忙抬脸扬起嘴角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斜眼瞟着对方手里精致的镂空雕花铜灯,相比之下自己纸糊的小灯笼寒酸的可怜。展沿顺着灯杆一直看到对方绣黑花的袖口,眼尖的发现上面有一大片水渍。
  不对!展沿倒吸口凉气,是血。
  “信我会交给大人,请回。”
  管家说完进院合上门。随着门关上,进到展沿鼻子里的除了血腥气还有一股特别的香味。
  真香,这气味让展沿浑身麻嗖嗖舒服的不得了。
  香气勾的展沿咽下满嘴的口水,着魔一般想要一探究竟的渴望压过对危险的顾虑,展沿踏过地上未干的红脚印,吹灭灯笼轻手轻脚的推开门。
  展沿一路尾随管家潜入府院深处,上下左右打量着管家最终进入的房间——门上有重锁,窗户全被木条钉死,吸引展沿过来的气味源源不断的溢出来。
  眯起眼睛陶醉的舔了舔嘴巴,展沿确定屋里有宝贝。他猫腰悄悄接近墙根,把耳朵贴紧窗户缝仔细的听。
  “……肆师那老家伙果然怀疑我,不过凭他现在无权无势闹不出什么动静,准备好东西我们躲开他明天一早就下山。”
  “是。”
  “你究竟要关我多久。”突然出现第三人的声音让展沿心里莫名咯噔一下。他听见锁链在地上拖动,很显然里面至少关着一个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