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反派求你弄死我+番外 作者:青菜虾仁汤

字体:[ ]

 
 
书名:反派求你弄死我
作者:哦呵呵呵呵
 
文案 
作为一个专业炮灰,我的任务是不断刷主角好感度,然后被反派BOSS干掉。
这样主角的仇恨值就会达到巅峰状态,外挂BIUBIU开,一举干掉反派BOSS,达成HE大成就,走向人生巅峰。
 
可是,最近一本书里的反派BOSS却迟迟不给我发盒饭= =|||
他也不想和主角打架= =|||
你到底想干嘛?坐下来聊聊?
 
反派BOSS:小东西,别想骗本座当冤大头。
我[炮灰]:哎呀哎呀,说好的一掌拍死让我领盒饭的呢……卧槽别扯我裤子呀!
反派BOSS:看你挺操心人类延续的,要不跟本座延续一个?
我[炮灰]:滚蛋!你是人吗?
主角:……
作者:哦呵呵呵呵,这也是一个维护世界和平的好方法,我竟然没有想到呢么么哒!
 
排雷:
1第一人称主受
2腹黑炮灰受X高冷忠犬攻
 
内容标签:快穿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素 ┃ 配角:无赦 ┃ 其它:主角,作者 
 
 
  
 
第一章
  “不可能!”青年修真者猛地站起身,英俊端正的脸上露出又惊又气的表情,定定地盯着我。
  我翘起二郎腿,懒洋洋地雕着手里的小木人,眼皮子都懒得掀一掀:“有什么不可能的。”
  “这简直荒谬!”青年猛地一拍檀木香案,震得香灰掉落一桌,他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冲我大吼,“别人污蔑师兄是邪魔倒也罢了,连你、你都这么说他!我错看你了!”
  我被他吼得心脏一缩,深深吸了口气才平复过来:“别那么大声,你知道的,我心脏不太好。”
  “那又怎么样,师兄受了多少苦,师兄为了救我,你根本就不知道……”青年脸上又露出沉痛的表情,看向我,也没有一开始那样的和颜悦色了,反而变得戒备。
  好不容易平复的心跳又开始加快,拿着刻刀的手也有些抖,我只好把小木人收起来,站起身。
  “你干什么去?”青年猛地上前一步,紧紧攥住我的手。
  我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既然你不相信,我再说什么也没用,当然是回去休息了。”
  “可是、可是——”青年努力想找点什么话,他的怒气还没有下去,被我这样轻描淡写地带过,反而激起他胸中更多的不忿,他眼前一亮,终于找到突破点,“你不能走。”
  我皱眉看着他:“行,我不走,你先松手。”
  青年却猛地用力,把我拽到他面前,他本身就比我高一个头,现下又气焰正盛,居高临下地瞪视着我,表情竟有几分可怕。
  我立刻别过目光,可是周围都被他宽厚的肩膀挡住,无处可看,我只好盯着他肩膀上开线的地方发呆。
  “你不能走,”青年咽了口唾沫,加强语气,“你还没有说,到底是谁指使你污蔑师兄。”
  我愣了愣,指使?
  青年似乎也意识到这话说得不对,但是他年轻气盛,又正在气头上,所以只是沉默着,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我看到他起伏的胸口,知道他气得不轻。
  然而我又何尝不是,可惜没人在意。
  “你……”他张了张口,“你告诉我就好,你告诉我,我不怪你。”
  呵呵,我只不过说出了真相,反而要为此遭受“好兄弟”的怒火,我要去怪谁呢?
  大概是……怪作者吧,如果不是作者写出这蠢兮兮的主角,又没办法让他和他师兄——也就是反派BOSS——翻脸,何必派我来这里呢?
  这样一想,我气顺了,面对一个智商上需要被拯救的主角,我应该拿出十分的耐心,做好我剧情修正师的本职工作。
  没错,我并不属于这个修真世界,我不是这里的人。
  我来到这里,只是为了帮助蠢作者胜利抵达HE,防止主角被自己蠢死,我来的目的,主要是让主角快点发现反派BOSS的真面目,和他决裂,然后好好利用自己的外挂升级,在最终的灭世大战中干掉反派BOSS,渡劫飞升。
  为了起到这个关键的作用,我先花了剧情中五年的时间,和主角成为好兄弟,又花了五年的时间,和他一起修炼,一起打怪。
  最近一年,我们一起拜进云仙宗。
  在这一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比如主角按照剧情遇见了他命中的大劫难——师兄,也就是将来的反派BOSS,一个标准的衣冠禽兽。
  再比如,第一次见面,师兄就救了他,虽然他会遇险也是因为师兄,不过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和师兄一见钟情——不,应该说惺惺相惜?总之就是那种说话特别投机,练功特别合拍,一个青眼有加,一个倾慕不已,英雄惜英雄的感觉。
  而我,作为一个没有外挂的配角,必须没日没夜的练功,才能保住云仙宗弟子的位置,为了应付那些该死的考试,我已经花光了全部精力。
  所以在这一年里,我自然是没工夫和那两个开着外挂的家伙一起潇洒,渐渐地,我用十年培养起来的好兄弟和我疏远了,眼中不再只有我一个了。
  虽然我知道,这些很正常,如果不是作者一个脑抽,把主角和反派BOSS写的关系太近,我也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为了破坏他们的关系而操碎了心。
  但是,当那个会笑会哭摸起来热乎乎无比真实无比熟悉的人抓起我的衣襟,强迫我回答他幕后主使是谁时,我的心还是有一点点痛。
  嗯,只是有一点点,一点点而已。
  “为什么不说话?”青年涨红着脸,一向温和的目光却像看仇人一般紧紧盯着我,“那个人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
  我想低下头,下巴却被他捏住,被强迫着抬起头。
  “回答我!”他激动地问。
  心跳越来越快,耳朵里是血流加速的声音,眼前有细细密密的黑点铺上来,我试着掰开他的手,却使不上力气。
  “白痴……”我叹了口气。
  意识模糊之际,我听到他懵懵地问:“白痴是谁?”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就是这么远,十年也没办法走近一步,经常说的口头禅转头就忘,还要抓着你解释什么意思。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又很近,在他危难的时候伸一次手,就能让他记一辈子,可惜,那个人不是我。
  我眨了眨眼睛,眼前的屋子一点点清晰起来。
  真皮压膜的大办公桌出现在眼前,那个熟悉的人正坐在办公桌后冲我笑。
  “小素啊,想出办法了没有?唉,都怪我,耳根子软,听着那几个小姑娘一起哄,就把反派BOSS写得酷炫狂霸拽,连主角都爱上他了,哎哎,这不是才来找你这个专家嘛!”
  我扶助宽敞的沙发边沿的扶手,费劲地坐起来。
  “哎,别动别动,你躺在那里说就好了。”他立刻殷勤地跑过来扶我。
  我背靠着软软的沙发垫,喘了口气:“只是腿动不了而已,又不是高位截瘫,你想让我生褥疮吗?”
  他热切地环住我的肩膀,带着淡淡烟草香的吐息在我耳边缭绕:“亲爱的,我这不是想你早些出发,早些到我为你设计的世界里,健康活泼地奔跑嘛!”
  没错,不管剧情修正师这个活计有多麻烦,多费精力,我都愿意干,就是因为这个诱惑点:现实中,我是个残疾人,但是,到了故事里,我就是全知全能的神,拥有一副健全的身体,想踹谁踹谁。
  “我呸,什么叫你为我设计的世界?”我冷哼一声。
  “嘿嘿,李大师,我那千疮百孔的世界,就靠你老人家来填补了,你不知道啊,多少网友等着你把这个故事补完呢~”
  我翻了个白眼:“陨石撞地球,山崩水倒流,想怎么完就怎么完,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
  他赶紧赔笑:“是是是,不过,我不是得养你嘛,我要是陨石撞地球了,以后还怎么混啊,这个招牌值多少钱啊,一下子就给砸了,咱们这别墅物业费跟谁要啊?”
  好话全给他说了,谁让他是大作者呢,我等小长工,还是老老实实干活吧。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想法,在这里安插一个人物,让他取得主角的信任,而且,不做任何变动剧情的行为……”
  “太好了!我也是这么想的,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大作者突然一拍我的腿。
  我冷冷地看着他。
  “哎呀不好意思,我以为是沙发扶手呢。”他不由得红了脸。
  “没事,继续,反正我也没感觉。”就像拍沙发扶手一样,没区别。
  “所以说,我们要快一点,今天晚上就开始,怎么样?我把时间轴调好,然后你进去,取得主角的信任,在关键的时候,揭破反派BOSS的真面目,让主角对他由爱转恨,恨之入骨!”他激动地挥了一下手臂,“太好了,激烈感情的转变就是大高潮!绝对能爆一次订阅!什么都别说了,我们下个月的普吉岛之旅就看你的了!”
  说的好像他有时间休假一样。
  一阵风吹动窗户的声音。
  嘎吱——嘎吱——
  轻轻柔柔的小东西扫过我额头,落在我脸上。
  我感觉到身下冰冷坚硬的石床,还有冰冷僵硬的双脚,我试着动了动脚趾,长出一口气。
  又回到故事里了。
  刚才那个梦,是我来之前发生过的事情,历历在目,仿佛又从故事里回到现实。
  有时候修正剧情的工作做多了,会觉得哪边都不真实,仿佛睡一觉,再睁开眼睛,就会去到一个新的“真实”。
  但是这熟悉又难受的石床,估计别的地方也不会有,只有这个修真界的云仙宗,总喜欢弄些折磨弟子的玩意儿,除了没完没了的考试,就是平辈弟子切磋,没事顶个水缸站个太阳地,都是稀松平常之事,那些熬一熬都能过去,唯一每晚都要面对的,就是硬邦邦还凹凸不平的石床,感觉脊柱都要睡断了。
  任务还没完成,我当然回不去,不知是不是大作者嫌我干活太慢,专程托梦催促。
  “李素……”
  我暂时不想看到的那个方正英俊的脸,又凑到我面前。
  “你、你没事吧?怎么会突然晕过去?”
  他逼近过来,英气勃勃的浓眉少见地皱起,黑白分明的眼睛定定地凝视着我的脸,纯净阳刚的气息侵入我的领地,令我十分不自在。
  他伸出手,轻轻拂过我的脸,取下一片桃花瓣:“你睡了三天。花都开了。”
  我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埋怨我晕的不是时候?
  我推开他,整整衣服,下床。
  “天珏。”我背对着他,束好头发,他一直没动,我便说,“你若不信我的话,也没关系,只是自己提防着点,别等到被人一脚踹下悬崖,才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
  说完这话,心中传来一阵剧痛,我捂住嘴巴,等那阵抽搐过去。
  妈蛋,虽然是全知的神,却不能剧透,这活真不是人干的。
  可怜我身负重任,有事没事就得给点暗示,以便完成伏线千里的浩大工程,说到底,都是为了大作者的一句话:
  “小素啊,你知道吗,曹雪芹之所以牛逼,就是因为他会草蛇灰线。”
  我强忍住反问“蛇灰线”是谁的冲动,硬接下他这个文艺青年的烂摊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