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鬼神巨星 作者:Ar18

字体:[ ]

 
 
 
 
 
    《重生之鬼神巨星》作者:Ar18
 
    文案:
 
    前代大魔王与人类女子的私生子在魔界夺位失败,被极刑处死后重生到三流小歌手江枫身上。本想现世安稳岁月静好45°角仰望天空默默无闻过上闲得蛋疼的一辈子,却发现——妹啊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换了个壳子,前世那个鬼畜哥哥放在他血管里还在?
    拆弹专家是个钻石级金主,人帅钱多无妻无子无不良嗜好,最大的优点是出了名的正直,被所有人一致奉为毫无阴暗面的新世纪男神典范。
    可是被这样的人缠上,好像也是个杯具……_(:з」∠)_
    魔王之子打拼娱乐圈爱情&事业双丰收的故事
    #高大上金主攻×温柔明星受#←哪里不太对……
    #娱乐圈潜规则# #有狗血#
    #1V1# #不换攻不换受# #结局HE#
    #从今天起做一个乖巧的拉灯派#
 
    内容标签:重生 娱乐圈 恋爱合约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枫,贺景临 ┃ 配角:贺声宇,李程越,楚安戈 ┃ 其它:娱乐圈潜规则,1V1,HE
 
 
    
    第1章 【新生】(一)
    
    “咚咚咚——”一阵惊天动地的撞击声刺入他的鼓膜,狠狠撕开了他模糊的意识。尽管身体的每一块肌肉早就不听使唤,他还是极吃力地皱了皱眉,来表达心中的不快。
    新王重典治乱,甚至对他动用了废除已久的极刑。磨细的圆头木桩从他的下_身插入,在体重的作用下一点点贯穿整个身体。对他来说,死亡的过程几乎被拖得像永恒一般漫长。
    他已经被绑在广场中央示众超过三天了。被绳索紧缚的身体起初是一阵阵让他心悸的剧痛,后来变为磨人蚀骨的麻痒,再后来那些感觉都消失无踪,只剩下彻底的寒冷,仿佛整个世界都离他而去。
    在他以为死亡终于来临的时候,却又听到了那个声音。
    “咚咚咚咚——”撞击声变得比之前更加激烈刺耳,巨大的响声又唤醒了知觉,激起一阵难忍的头痛。
    那大概是庆贺新王开国的鞭炮声吧——他在心里这样想。
    爆炸般的噪音还在继续着,这一次他还听到了一个男人带着怒气的叫喊:“江枫,别让我知道你在屋里!敢一整天不接我电话,作死啊!”
    江枫是他的名字。虽然涣散的思维没办法辨别清楚整句话的意思,但语句中满满的恶意和怨恨还是传入了他的大脑。
    自古成者王败者寇。他被新王作为乱军枭首酷刑处死,这些天来听到的各种咒骂和侮辱多不胜数,早就习以为常。
    那人显然不肯罢休:“喂,你在屋里就痛快儿地给我开个门!奶奶的,非逼我找钥匙……”
    噪音终于停下,男人的音调也低了一些,似乎被其他事情分散了注意力:“我可跟你说,这是我求爷爷告奶奶费老大劲才求到楚天王答应见你一面。你今儿晚上收拾利利索索地跟我过去,到那你就伏低做小喊弱抹眼泪,死也得求他撤诉……要不然,法院回头真判了你抄袭,把你卖了你都赔不起,你知道嘛你!……操了,钥匙呢?……”
    两声门开阖的“吱呀”声之后,聒噪的嗓音离他更近了:“……今儿晚上楚天王就算叫你跪在地上磕头认罪你也得笑着给我磕,知道嘛你……诶你这人怎么还在床上躺着啊?我的祖宗哟,你不是一直睡到现在还没起床吧?您老看看这都几点了,操,晚上五·点·半!再过一会太阳公公都下班了!”
    他感到自己被人扯着领子拽了起来。是谁这样胆大包天,竟敢违抗王命私自解开他身上的绳索?还是说是新王不肯放过他,又想出了什么余兴节目?
    紧接着他的左脸被人扇了一巴掌。那人显然收了力,打得并不重,但他完全麻痹的感官竟一瞬间重新鲜活起来,脸颊上火辣辣的刺痛极为清晰。
    男人的声音就从他面前传来,他几乎能够感觉到浓浓的怒气直接喷在他的脸上:“就你这样还唱什么歌出什么专辑啊?今年合约到期趁早给老子滚蛋,你不想好好当歌手我还想好好当个经纪人呢!赶紧起来别装死!”
    叫一个濒死之人别装死实在是有些不近人情——他还是勉强睁开眼睛,视线晃了几晃才总算对准焦距,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从长相到气质都极其普通的陌生男子,中规中矩的五官因为愤怒而扭曲,看起来颇为滑稽。
    江枫还来不及细想这个人是谁找他要干什么,就觉得额头像要裂成两半似的剧痛起来。头痛甚至引起了胃部的痉挛,他弯下腰去干呕了几下,因为胃里几乎没有食物,只吐出一点胃液。
    “昨晚灌黄汤钓马子去了吧?你自己说,这一年我费了多大劲才盖住你那些大小绯闻?可给我长点心……”男人嘴里抱怨着,轻拍着他的背,视线落在床上散落的医用注射器和一盒药液上面。十支装的药液已经空了七支,折断了开口的小玻璃瓶凌乱地落在床上,还有些用过的棉签和纱布。
    “靠,你他妈又开天窗!跟你说了多少次,灵感不是这么个找法,负面新闻也有轻有重,吸毒这事要是让人扒出去,你就彻底玩完了,跳黄河里都甭想洗白!还想不想在娱乐圈混了?”
    那人说着把江枫睡衣宽松的袖子往上一撸,纤细的手臂上一大片青紫色的针眼让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这不可能是他的手臂!
    他原来的手臂虽然算不得壮,也绝对没有细弱到这种程度。最主要的是,骨骼的形状完全不同——这条手臂的骨骼太年轻了。
    模糊混乱的意识渐渐明晰,他终于能够仔细打量起周围的环境——前一刻他还站在广场中央,被绑在刑架上等待死亡的降临,然而现在却半坐半躺在一间陌生卧房的大床上。
    江枫有些不明所以,最后又把视线挪回面前的人。那人也在直直地看着他,拿起那盒药和床上的玻璃瓶胡乱翻了翻,眼神有些发抖,半晌才说:“小枫……你不是一口气打了七支吧……会出人命的……”
    他并非思维迟钝之人,朦胧中也把男人的聒噪听进了大半,这句话便让他一下子想通了整件事的原委。刚才那一刻他确实死了,死于新王立威的极刑。而这个男人所认识的“江枫”,也因为吸毒过量而死。
    在某种奇妙的作用下,他死后魂魄并未消散,而是附在了这个“江枫”的躯体上!
    江枫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因为喉咙太过干涩,最终没能发出声音。下一秒他被男人紧紧拥进怀里,颤抖的手臂勒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小枫,还好没事……还好没事……”男人这样停了一会,深吸了口气,又猛地放开他,扳着他的肩膀细细打量了一番。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还想吐吗?要不要去医院?……操,我今天非得把你这些杂七杂八的玩意都拿去烧了!以后你要再敢碰一下,我第一个绑你去戒毒所!”
    男人笔直的视线好像有实体一般,刺得他胸口一热。虽然从头到尾每句话都充斥着不满、咒骂、抱怨,他却能明显感觉出,这个人是真心在为“江枫”着想,竭尽全力希望他好。
    江枫清了两下嗓子,还是觉得发声极为艰难:“……能给我一杯水么?”
    一口气喝了两大杯水,因为严重缺水而干枯的细胞又渐渐恢复过来,他才算有了一点对这具新躯体的实感。身体上还留着之前主人纵欲堕落带来的头痛和疲乏,但灵魂贴着忘川河岸走了一遭,重又回来,他的思路无比清晰。
    所以,第一个需要问清楚的果然还是——
    “抱歉……请问你是谁?”
    两人瞬间陷入了一阵非常难堪的沉默,男人先是一愣,而后脸色阴沉下来,嘴角抽搐了两下。
    “你看,……吸毒会对人的神经造成严重的损伤,我好像失忆了……”他当然不能直接跟对方说你负责的小歌手壳子里已经换了一个人,可他对现状的了解确实太少。在这种情况下,失忆是个万能的借口。无论他行事跟以前的江枫有多大差别,都可以用失忆来解释。
    江枫自觉自己的想法在逻辑上毫无破绽,但他很快就发现,面前这个火爆脾气的男人思维跟他完全没在同一频道上。男人朝他的额头正中狠狠敲了一下,又抓住他肩膀猛力摇晃,直晃得他天旋地转险些再次晕过去。
    “你小子,这节骨眼上跟我玩失忆?以为你越哥跟你那些绯闻对象一样好糊弄是怎么着?就算我信了,楚天王能信么?法院能信么?你是澳大利亚大草原上奔跑的鸵鸟么?把你脖子上这玩意往土里一扎就不用打官司不用赔钱了?还失忆,我揍你一顿能让你想起来不?”
    江枫一边顺应着男人的动作以降低自己的不适,一边紧紧皱着眉头。鸵鸟好像是生活在非洲的——不不,重点是,完全没办法沟通!
    等到男人终于尽兴,停下对江枫平衡感的蹂躏,他连着摆了几次手,勉强说道:“越哥,你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既然没办法让对方理解自己,就只能先顺着对方的思路。好在刚刚男人的话里总算透露了最重要的信息,说自己是“越哥”,不然连称呼都不知道,这个场面还真没办法解决。
    这句话让男人结结实实愣住了。江枫不知道,原来那个小歌手虽然成绩不怎么样,却是个不可一世目中无人的性格,对经纪人说话一向颐指气使直呼姓名。这回一声“越哥”喊得李程越心里直犯嘀咕,别是真让杜冷丁烧傻了吧。
    “越哥?”江枫见他发呆就又叫了一声。李程越只觉一阵汗毛倒竖,发冷似的打了个哆嗦——他家小枫唱功一般写歌也上不了台面,就是这副嗓子是真妖孽,被这么叫上一声简直肉麻死了,难怪能把那么多小姑娘迷得神魂颠倒。
    李程越没等江枫再开口又在他额头上敲了一下:“既然想起来了就去洗个澡收拾收拾,你自己闻闻你身上这股酒气!赶紧捯饬利索了,跟我去见楚天王!”
    
    第2章 【新生】(二)
    
    江枫重生了,回到2014年年初,占据了一个跟他有着相同姓名的、红不了的小歌手的身体。
    前世的他生在人界长在人界,活到20岁才在母亲临终的病榻前得知自己是魔族帝君之子。后来到魔界历经大起大落风浪无数,未想竟是在死后,还能有机会再回来。
    这个想法让他热血沸腾——天知道他有多想只做个与世无争的普通人,没病没灾地过上一辈子!当务之急是尽快熟悉这具躯体原来的主人,这样才能方便他以后顶着这个人的身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就是经纪人李程越。虽然这位老兄思维跟江枫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却是个心直口快的人。从他的话里,江枫也能把原主的事拼了个七七八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