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群魔乱舞之安居乐业+番外 作者:枫香

字体:[ ]

 
书名:群魔乱舞之安居乐业[穿越]
作者:枫香
 
文案:
安文昊重生了,正当他摩拳擦掌着准备干掉极品,干掉白莲,干掉小白花,干掉渣渣,虎躯一震制霸全球的时候,突然发现……
隔壁邻居正在搓火球(⊙_⊙)?
土地公正在兼职居委会主任(⊙_⊙)!
办公室里的盆栽突然会走路(⊙v⊙)
公司新来的实习生拖了条狐狸尾巴o(*°ω°*)o
关键是谁来告诉他,床上躺着的果男干嘛在拔剑啊啊啊啊/(ㄒoㄒ)/~~
#我重生的世界一定是有哪里不对#
 
注:重生受×穿越攻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穿越时空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文昊,鸿畴 ┃ 配角: ┃ 其它:1V1,甜宠,无下限逗比
==================
 
  ☆、第一章 这心塞的重生
 
  “你醒了。”
  作为经历过死亡,不仅仅是死亡阴影的人来说,这一声不啻于天籁之音。哪怕这声音平板无起伏,也让安文昊的心,急速狂跳起来。
  他试着张了张嘴:“我……”只是发出一个单音,他就无法再继续了。没人能够理解,一个当了十来年游魂的人,突然之间又能够说话的感觉……
  “敢哭你就死定了。”依旧是平板无波的声音,内含的冰冷却将安文昊的泪腺迅速冻结,连同内心的感动都变成……
  “你谁啊?”安文昊睁开眼睛反问,入目所见的却是一条光滑细嫩白皙如雪等等等等,简直各种完美的大腿。大腿太完美了,安文昊忍不住摸了摸,反正他不仅刚好双手抱着这条大腿,脸还恰恰好贴在大腿上面,不摸白不摸。
  肌肤细腻有弹性,连毛孔都木有,还暖暖哒~
  “摸够了没?”
  “还没。”安文昊一边回答着,一边将脸都贴紧了蹭。鱼唇的凡人,肿么能够理解当了多少年游魂的人,好不容易摸到带温度的东西的深刻感触!
  下一刻,他的视线就发生了极大的转变,被人压倒在床。
  然后,床板嘎吱一声,断了。
  安文昊:“……”他没那么重吧?身为阿飘,比身轻如燕还身轻如燕好多年!
  安文昊的眼皮子终于舍得抬高一点,对上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无视那张俊美非凡,又冷得几乎能掉冰渣子的脸:“你谁啊?”
  美腻的冰渣子脸:“鸿畴。”
  安文昊皱了皱鼻子,不解:“你爹妈跟你有仇啊?给一个大男人起名叫红绸?”
  继续美腻的冰渣子脸:“鸿雁的鸿,田畴的畴。”
  “田畴?”
  “田寿畴。”
  “哦。”安文昊点头,然后当着鸿畴的面一点都不小声地嘀咕:“一个破名字,整那么复杂。”
  继续冰渣子的美腻鸿畴:“……”修者修心,不为外物所动,不为常情所惑!
  安文昊当鬼当久了,没有啥时间紧迫感,也习惯了忽略身周的一切。如果他不是这大条的性格,十来年的鬼魂生涯,早就把他逼疯了。他才不要当厉鬼,不仅没法交流,而且颜太丑,主要是颜太丑,关键是颜太丑。
  但是在活过来的前提之下,他直接就将从他身上爬起来的鸿畴给无视掉了,反倒继续躺平在断掉的床板上,体会着重新拥有身体的实在感。很快,自己就把自己给感动得热泪盈眶。
  鸿畴低头看着自己伸出的手,再看看那个躺着自己玩手指,玩得很开心,玩到浑然忘我的家伙,额角抽了抽,再抽了抽,终于忍不住将安文昊一把从床板上提溜起来。
  安文昊这才又正眼对上鸿畴,先是拍了拍鸿畴抓着他衣领的手,示意把他放下之后,才略微红了脸:“这位壮士,能先穿件衣服吗?”
  虽然大家都是大男人,但是红果果的多不好啊。作为一个弯男,虽然当鬼的那些年,直视了无数各种场景,但是他还是会略微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啊。
  安文昊眼也不错地低头盯着鸿畴的下面,对了对手指,在内心默默和这么多年来做鬼偷窥到的一众猛男对比。嗯,壮士,很壮。
  鸿畴闻言,不禁露出惊讶的表情,反问:“在你眼里,我没穿衣服?”他明明用灵力幻化了一套衣服在身,据说是这个世界很普遍的t恤牛仔裤。不对,刚才这个人就能直接摸到他的腿!灵力幻化是最基本的灵力运用,这种运用与其说是幻术,还不如说是一种技术。就像江湖传言中的点石成金一类,如果是用灵力幻化而成,在灵力消耗完毕之前,那被点成金子的石头就是金子。如今,他身上的衣服在别人来看,无论是触感还是质地应该和普通的衣服没什么不同,更加不可能直接摸到他的身上!
  这样的动作不仅过分亲昵,而且代表了危险。当一个陌生人能够直接近身,还让他生不起任何敌意,这个家伙……难道这就是无极真离的能力?还是说有本事融合无极真离的这个家伙,才是什么了不得的存在?
  鸿畴盯着安文昊看了两眼,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人类。但是这根本就不正常,不说无极真离,就是眼前这个家伙在不久之前还是一个魂体。
  无极真离说白了,是一种变异的南明离火,至刚至阳;应该对魂体这类阴邪之物有着天然的克制。更别说两者的级别,无极真离几乎是最顶级的几种火种之一,而魂体几乎是最低等的阴邪之物。
  这个连鬼修都不是的魂体,竟然安然无事地融合了无极真离不算,还能重塑肉身……这家伙是哪里来的大能装魂体骗人玩吗?
  安文昊不知道鸿畴内心的纠结,拍了拍鸿畴的胸肌,又摸了摸鸿畴的腹肌,点头:“光的。”能不能摸摸人鱼线?大概不能,好遗憾。
  鸿畴这回看着安文昊的手,没有阻拦。他甚至没有升起阻拦的意识:“我没衣服穿。”这是实话。
  无极真离哪怕是在仙界也是至宝。一个强大的火种,对于众多丹修、器修和火修是极致的诱惑。而擅于控火的人,攻击力就不会弱。敢于争夺无极真离的,人数虽然不多,但个个都是好手。天仙已经是最低层次,就算是前来争夺的天仙,也是战力惊人,天仙中的佼佼者,甚至每一个都有着越级挑战的本事。
  但是所有人都低估了无极真离的威势。天仙几乎瞬间全灭,除了几个家底丰厚,又见机早的逃脱一命之外;金仙也只能勉力扛住。
  经过一番争夺之后,鸿畴本以为自己已经胜券在握,没想到无极真离竟然直接融化了仙界壁垒,穿破时空,并将他也牵连到了这个世界。
  而这个明明很弱小的世界,规则却极其诡异。他的各种能力被压制不算,连储物戒指都无法打开。灵力的调动变得非常困难,幸亏他跟脚深厚,换了个修为低一点的,恐怕和凡人也没什么区别。
  种种的原因就造成了鸿畴一个绝顶高手,面临着一穷二白的窘状。
  安文昊比鸿畴富裕一点。他现在有一件破房。房子里有一张破床,哦,刚刚发生财产灭失;另外有一个破柜子,一些基本的日常用品。嗯,还有衣服可以穿。
  安文昊打开破柜子,大方地从里面拿出一件麻袋一样大T恤:“你先穿这个。”他歪头看了看裤子,递过去,“试试?”
  鸿畴没有拒绝。T恤倒是能穿得下,裤子……
  安文昊看着自己的长裤变成了七分裤……讨厌大长腿!不过颜正就是好啊,明明是土不拉几的衣服裤子,还不怎么合身,偏偏能穿出T台走秀的款型来。
  鸿畴看到安文昊的脸色,就知道他不高兴了。下一刻他就意识到自己竟然还会去在意一个人的想法,自从他的实力过了天仙之后,这已经是多少年没有过的事情了?
  安文昊假装不在意地扭头,清点自己的财产,然后就在乏善可陈的屋子里找到了一个资料袋。
  身份证一张,名字依旧是安文昊,年龄……安文昊掰指头算了算:“十七?!”卧槽,难道他还得再高考一回?等等,他现在这张脸到底长啥样?为啥身份证上的照片跟个通缉犯一样?
  资料袋里还有一个户口本,上面就他一个人的名字。户籍所在地是他听都没有听过的一个叫皋卢村的地方。根据夹在户口本里面的土地证,貌似他在皋卢村还有一个山头的地。
  这是鼓励他重获新生,占山为王的节奏?
  安文昊一边拿着资料,一边四处转悠。
  鸿畴问:“在找什么?”
  安文昊:“镜子,都不知道现在长啥样。”
  鸿畴手指一动,一面全身镜就伫立在了安文昊面前。安文昊一个没注意,差点撞了上去。
  不,他确实是撞上了。爪子慢吞吞地从镜子里面“拔”了出来,又探爪子穿过去……这种触碰不到实物的赶脚,难道是他又变成孤魂野鬼了吗?!
  鸿畴看着他动来动去,奇怪地问:“不是要照镜子么?”他虽然实力遭到了很大的压制,不过一个普普通通的水镜术还是不困难的。
  鸿畴只是伸手轻轻把安文昊从镜子前拎出来,不安分的爪子被压在裤缝边,一手勾着安文昊的下巴微微一抬,安文昊就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一张几百年没洗过的小黑脸,身材跟减过肥的白骨精一毛一样,还矮……
  #一定是参照物特别不对#
  安文昊努力忽略几乎紧贴在他背后的那个有着大长腿的美腻小白脸……还是一个干巴巴的发育不良的黑漆漆的矮矬子!他上辈子虽然死得早,但也是个真正的高富帅好嘛!
  鸿畴看他不看镜子了,直接撤了水镜术,想想用来凝结水镜术的水也不能浪费,干脆就操控着水汽往安文昊身上扔了个清洁术。
  修士的身体有自洁功能,随身的穿戴也都是法宝,洞府中也自带除尘阵。等到修炼的等级高了,法宝用的材料好了,本身就有强大的斥力,灰尘脏污什么的根本不可能附着其上。
  鸿畴这下清洁术用得很生疏,然后就有点用力过猛。
  #深层清洗,清洁每一个毛孔#
  #上光打蜡,一步到位#
  #净肤,美白,无残留#  
  安文昊在一瞬间的窒息之后,赶脚自己在刚才被用砂皮搓了一顿,下意识地闭眼,再睁眼的时候水镜术已经没有了,落在鸿畴眼中的是一张以少年而言太过俊秀的脸。
  皮肤很白皙,有着少年人特有的光滑细嫩,还带着水汽。一头凌乱的杂毛也像是被安抚下来的小兽,乖顺地贴服下来,发色并非纯正的黑,而是带了点棕色,微微卷曲,在头顶盘旋出一个小小的发旋。
  修士中基本没什么难看的,尤其是修炼有成之人。鸿畴自己的样貌也是万中无一,审美也早就超脱了皮相,但是看着这样的安文昊,他难得有些内心喜悦,下意识地摸了摸安文昊头顶的软毛。
  顺眼。
  顺手。
  安文昊:“嗯?”
  鸿畴:果然是因为无极真离么?
作者有话要说:  装嫩的境界
  安文昊:上辈子年龄27年+做鬼10年=这辈子17岁\(≧▽≦)/
  鸿畴:一直在修炼。
  安文昊\(≧▽≦)/:修炼多少年啦?
  鸿畴:记不清了,刚闭关百来年。
  安文昊:\(≧▽≦)/……(⊙_⊙)?……小白脸,你驴我。
  
 
  ☆、第二章 男神,泥壕!
 
  
  当安文昊和鸿畴两个人还在房间里转悠的时候,木板门突然被敲响了。
  安文昊瞪着木门有些心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