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将军重生种田记+番外 作者:黑眼圈儿

字体:[ ]

 
书名:将军重生种田记
作者:黑眼圈儿
备注:
文案
1v1,后期有生子,请注意出没哒~~!霸道攻VS双性受,本文慢热
ps:这其实就是个将军把一个破旧的小村子升级为全国最流弊的村子顺便勾搭小受的过程......
 
狡兔死而走狗烹,飞鸟尽而良弓藏。一代镇远大将军屈远也逃不脱这个宿命,被皇帝猜忌而死。然而屈远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重生了,还是重生在了一千年后的一个农村小混混陈育远身上。就算是成为了社会最底层的人士,屈远依然把前世大将军的行事风格带在了身上,整个陈家村就是他的兵……
 
——村长陈贵明公正廉明,一心为村民考虑,可为副将!
——村东陈二柱力大无穷,有勇有谋,可为先锋!
——村南陈育文机智灵活,行动迅捷,可为斥候!
——村西陈育良的媳妇俞氏好搬弄是非,性情泼辣,此等兵中败类必须惩治!
——小学老师方子城智谋过人,见识非凡,是为军师之才!
 
咦,村尾的那个据说穷的连媳妇都娶不上的陈优似乎并不像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待本将军好好查明:嗯,他家的水果真好吃;唔唔,做的菜也非常好吃;啊啊啊,这小子居然能凭空弄出水来,莫非懂得仙术?如此奇人,定要好好收入本将军麾下,就让他担任本将军的贴身侍卫吧!
 
某一天,大将军发现了他的贴身侍卫一个更大的秘密...
 
内容标签:古穿今 种田文 随身空间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屈远,陈优 ┃ 配角:陈贵明,陈育文,陈二柱 ┃ 其它:主攻,种田,空间,温馨
==================
 
  ☆、第1章 重生(抓虫)
 
  屈远捂着剧痛的脑袋,缓缓睁开了眼睛,直愣愣地望着漆黑的天空,许久,才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
  他本是宋朝的镇远大将军,因功高震主,被皇帝猜忌而死。没想到他死了之后,灵魂竟然穿越了一千年以后,附身在了这个叫陈育远的小混混身上。陈育远是陈家村的村民,今年二十四岁,平日里就好吃懒做,靠父母养着。父母死后,亲戚也不愿理他这样的人,无人管束,他便与镇上的其他混混在一起偷鸡摸狗,横霸乡里。
  屈远平日里就相当讨厌这种小混混,简直是吸附在百姓身上的毒瘤。以往若让他见着这些横霸乡里的小混混,他必定一剑杀之。如今不知何故,占了这个小混混的身体,返魂重生,若身体的主人是个良善之辈,说不定他还会感到愧疚,但若是这小混混,那自然是半点内疚之心都无了。这样的人,本就不该活在世上。
  这个小混混,是喝了酒之后,不知道怎么摔倒,磕到一块石头上晕了过去,随后就被他占领了身体,还吸收了小混混的所有记忆。至于小混混的魂魄去了哪里,他也不知道。
  屈远站起身来,这个身体差不多有一米八五高,浓眉大眼,高壮英武,长相还是挺好看的。倘若不是名声太差,早就娶上媳妇了,恐怕倒贴的小娘子都不会少。屈远顺着脑里记忆的路线回到了陈育远的家,这是一间不大的青砖瓦房,门前有一个大院子,进门便是客厅,左侧有两个房间,陈育远的父母和他各一间;右边是澡房和厨房。
  屈远对这个已经属于自己的居所非常满意,尤其是那个叫电灯和电脑的东西更是满意极了。这个叫电灯的东西真是妙极,轻轻一按就亮了,亮如白昼,实在是方便。而那个叫电脑的东西,更了不得,里面基本上能查到所有你想要的东西。作为一个将军,最重要的就是要了解军情,才能够制定慎密的作战计划。所以屈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详细地清楚地明白地了解这个一千年后的世界。
  这一看就是一个晚上,电脑旁边的白纸上也写满了繁体字。屈远拿起白纸,满意地勾起嘴角。他堂堂的镇远大将军,自然不会再去做一个小混混。今后的发展计划,全都在这张白纸上了。
  有过一次被害死的经历,屈远对官场也彻底死了心,所以没打算重操旧业去当兵。既然他重生在一个农民身上,那就当好一个农民吧。不过,陈家村已经被他列入了地盘范围内,在他的地盘,一切都必须在他的掌控之内,他就是这里的将军。
  天色渐渐亮了,一夜未睡的屈远丝毫不觉得困。舒展了一下身子,就走到院子里,开始打起了一套拳术。这拳术是家乡的一位老人教他的,对强身健体非常有好处,他当初就是靠着这套拳术一次次在战场上生存了下来,最后当上了将军!上辈子,他几乎每一天就会在清晨把这套拳打上一遍,除非他受伤不能动弹或者其他不方便的原因,否则从未落过。坚持了三十年的习惯,如今自然也不能落下。
  屈远打起了拳术,忽快忽慢,飘渺诡异,叫人无迹可寻。从军十多年,杀敌无数,屈远身上自带着一股杀伐之气。这股杀伐之气在拳招中自然流露,又令人心惊胆战!真真是拳未到,心已乱。
  隔壁的屋子里,一双浑浊的眼睛正透过窗子看着这一切,浑浊的眼睛猛地睁的老大,然后又迷惑地眯起。这小子,从哪里学来得奇怪拳术?为何又会有那么大的杀气,竟然比他当初看到的一些将领身上的还要浓厚!瞧这杀气,至少得背负了上万条人命!怎么可能?远子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杀气?这年头,别说普通人,就是中央那几位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杀气吧?
  屈远没注意到有人在窥视他,实际上他也完全没去注意——在自己的地盘练功还要提防吗?
  练完功,屈远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浑身上下都是汗。这副身体太差劲了,才打了一套拳,就累成这样!屈远不满地皱了皱眉,看来他还得制定一套训练的方案,尽快把体质提升上来。
  洗了个冷水澡,屈远便走去厨房吃早点。他的习惯一向良好,三餐定时吃。只不过,以往总有人备好了早点给他,如今他孤身一人,却没有这等待遇了。想吃早点?自己动手吧。
  陈育远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农民,家里没有半点存粮。屈远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只鸡蛋和一块不知放了多久的面条。把这点东西煮了一碗鸡蛋面吃了,屈远摸了摸才饱了三分的肚子,皱眉想着,也许他该找一个贴身侍卫了……
  贴身侍卫,保护他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照顾他的生活起居。这个人首先必须得让他看的顺眼,他可不想天天睁开眼睛看见一张讨厌的面孔。其次,不能呱噪,懂得保守秘密,沉默是金。最后,必须懂得他的心意,伺候周到,做饭的手艺也要好。
  综上种种,少不得他得亲自去挑选一番了。屈远换上了外出服,开始巡逻他的地盘兼找贴身侍卫。
  陈育远的房子就坐落在村头,因此屈远自然向着村尾走去。现在不过早上七点多,不过农村人起的早,大部分都出门干活或者上学了。屈远这一路走来,看到他的人无一不露出嫌恶的神色,匆忙躲避,像是他身上有瘟疫似的,可见陈育远名声之差。
  屈远也不在意,这种情况他早有意料。他也不急,这些村民们早晚会明白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陈育远了,到时不怕村民们不接受他。再说,他早就把陈家村列入自己的势力范围了,这些村民们等于是他的兵。此时,屈远倒是饶有兴趣地观察着每一个村民。
  陈家村只有一百来户人家,是个坐落在邙山脚下的小村子。村里人大多姓陈,都是同一个祖先的,家家户户都沾点亲带点戚,因此也极为护短,外姓人在这里讨不了好。也因为地处偏僻,交通又不便,村子比较穷,年收入也就在两三千之内,所以许多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这也是国内大多农村的状况。
  陈育远虽然混,可他从不敢在村子里横,只敢在外村欺负别人,因此村民虽然讨厌他,倒是也从来没提过要赶走他。只所以躲避陈育远,也是怕被他沾上,借钱借粮什么的。这不消想借了肯定是有去无回的,谁也不愿意去当这个冤大头。
  不过,倒不是说就没人敢跟陈育远说话了,眼前就有一个人叫住了陈育远,不过说话的语气不怎么好就是了。
  “远子,今儿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既然起来了,那就该寻思着干点什么活儿,整天这样游手好闲的像个什么话?”
  说话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身材不高不矮,略微瘦削,国字脸,皮肤黝黑,表情严肃,眉间有个‘川’字型皱纹,像是常常皱眉所致。这人正是陈家村的村长陈贵明,肩上还扛着把锄头,似乎正准备去下田。
  “叔!”屈远礼貌地喊了一声,不卑不亢,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改变,他屈远可不是那般藏头露尾的角色,也不屑。至于别人会不会起疑,他也不担心,光起疑找不到证据有什么用?
  “嗯。”陈贵明应了一声,奇怪地看了看屈远。远子这小子好像哪里不一样了,以往每次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这头看见那头跑。就算跑不掉了,也是站立不安,满脸赔笑,哪会像现在这般淡然稳重?
  陈贵明觉得挺奇怪,但是如果远子变好了,那他只会高兴。于是难得地露出了一个笑容,拍了拍屈远的肩膀,说:“远子啊,叔知道你不爱听,但是你也不小了,可要为自己的将来好好打算打算,不能再糊糊涂涂下去了,晓得不?”
  屈远点点头,轻笑,“叔,我晓得的了。以后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让你操心,您就放心吧。”
  “好!好!”陈贵明咧嘴大笑着赞了几句,远子的事一直是他这个村长的心病,现在远子终于愿意变好了,他实在太高兴了,马上就要拉屈远去喝上几杯,被屈远以不耽误他工作为由给婉然拒绝了。
  陈贵明今天也确实有要事,天气预报提示未来一个星期都有大雨,他得去巡视自家的稻田,把出入水口整好。心里也想着待过几天再瞧瞧这小子是不是真有改过,到时再找远子喝酒也不迟,因此也就不再坚持了。
  屈远望着陈贵明远去的背影,唔,这村长果然如他记忆中的那般,是个一心为村民考虑,公正廉明的好村长。他一个村长,却长的又黑又瘦,衣服鞋袜全部都是普通的样式,和一般的村民毫无两样,证明他为人正直,不贪污受贿。他面色忧虑,眉间有深纹,显然常为村民的福利思虑,是个负责任的好村长。见到自己这个混混也不像其他人那般露出鄙夷之色,而是义正词严地加以训导,见自己改过,又真心地为自己高兴,甚至要喝酒庆祝,足见他是个公平公正、又在性情之中的人。
  这般正直负责,公正廉明又不失豪爽气概的人,正适合成为他的副将,与他共同管理这个陈家村!
 
  ☆、第2章 陈优
 
  与村长告别后,屈远又继续往下走。现在不是农忙时节,路上除了小孩子,几乎就只能看见妇孺和老人。屈远知道,大部分青壮年都到城市去打工了,只有年节或者农忙时期才会回来。
  村里的房子几乎都是砖瓦房,在这个年代,砖瓦房意味着落后,城市的那些高楼大厦才叫富裕。屈远却一点也不喜欢高楼大厦,那么多人挤在一栋楼里,光想就不舒服,还不如青砖瓦房来的自在,也更加亲切。而且陈家村一面环水,三面环山,后方更有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郁郁葱葱,风景比城市好多了,说是世外桃源也不为过。
  百来户人家,点根烟能够走个来回了。屈远很快就走到了最后一间房子,微微蹙起了眉头。
  记忆中这间房子只住了一个年轻人,叫陈优。陈优并不算真正的陈家人,他从的是母姓,父亲不知是何人,因此陈优并不在陈家村的族谱上。他母亲叫陈云英,是陈家村的人,许多年前嫁了出去。后来不知怎么的陈云英带着孩子又回来了,村里人猜测她是克死了丈夫被夫家的人赶了出来。也有些好奇的人去打探消息的,可是陈云英一句话都不说,态度冷淡的很。大家见她态度冷漠,不喜跟人来往,再加上她回来的时候父母早就逝世了,因此也渐渐地跟陈云英没了往来,陈云英就这样带着孩子独自住在与别家隔的甚远的村尾,几乎要被人遗忘了。
  在陈云英的刻意教导下,陈优也从来不和别的小朋友来往,一直到大学毕业,就回了老家照顾老母亲。去年陈云英死了,留下了陈优一个人。村里有一些妇人,见陈优孤零零的一个人,又见陈优长相清秀,还是个大学生,纷纷热心地为他介绍对象。
  但是陈优每次都以家贫为由推拒了,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人再为他介绍对象了,陈优穷的娶不上媳妇的流言也传了开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