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似梦非梦+番外 作者:等你转身

字体:[ ]

 
书名:重生似梦非梦
作者:等你转身
文案:
     上辈子我负你,用了余生来还
 
可我的余生没有你
 
只余几十载春秋梦里日渐模糊的影子
 
这辈子似向天借,你可愿与我执手?
 
重生之碧海青天的修改版,以前的文坑了,这次准备填坑。但总体上较原文有所改动,其实也算是重写版。
 
重生渣攻宠受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重生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第一章
  季家是绘镇上的大户人家,生意做得很大,酒楼,客栈,布匹,钱庄等等都有涉足。绘镇挨着京城,气候比之京城也是不遑多让,所以这绘镇上的人家若是有钱和京城的是分毫不差的,而这季家又是绘镇大户,在这绘镇当真是顶尖的。季家只有一个独子,唤作季均。季少爷长得是一表人才,手腕也是一流的,到今年季少爷方满十八,从他十五岁接管季家到现在三年时间不仅让季家上上下下治的服服帖帖,还将生意越做越大。多少哥儿想进季家的门啊。所以季家的事这绘镇上关注着呢,可就在几天前,季少爷出门谈生意回来的时候遇到了大雨冲坏了路,从山崖上摔了下来至今昏迷不醒。这可愁坏了季老爷。季父请了好多名医前来看都说是撞到脑袋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这都三个月过去了,季老爷愁的是茶饭不思。生怕儿子就这么一睡不醒可怎么是好,何况季少爷如今可尚未娶亲。
  季均醒来的时候头疼的要命浑身没有力气,勉强抬起上身抬眼看了看周围,是自己的房间,可又不像,大体的摆设是没变,可仔细一看有些细微的地方不一样。正不解,发现自己身上的感觉不像是死了的样子,难道自己没死?想到这种可能季均眼神暗淡了下来,王明,你就这么不想见我吗?费劲的抬手摸摸胸前,发现随身携带的钱袋不见了,霎时慌张袭入心头“来人!”话音刚落就有人推门而入,随后就听见有人喊着:少爷醒了,少爷醒了,快去通知老爷!季均看着进来的人当下心里就疑惑了,来人是季均的贴身小厮周江,可奇怪的是周江比自己还小一岁,如今自己都快四十了,周江怎么还是少年模样?“少爷你醒了,你不知道老爷都急死了,少爷你可算是醒了。”随即周江倒了杯茶递到季均面前,季均抬手去接,眼睛看到自己的手就呆住了,这手怎么如此年轻?还没等季均多想,季老爷就匆匆赶来了“均儿啊,你可算是醒了,你这一睡就是三个月,老夫就你一个独子,你再不睁眼,老夫都要以为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季父一进房间看到季均靠在床上,这些日子提心吊胆的心终于放下了半许,随即走到床边细细查看自己的儿子,见季均看起来虽然很虚弱但好歹不再沉睡了,只是精神头短些。马上吩咐下人去请大夫。季均看到自己的父亲心里更加觉得事情不简单,父亲在早些年的时候就辞世了,如今怎会好好的在自己的面前?
  “让父亲挂心了,孩儿不孝。”
  “说这些做什么,你醒来就比什么都重要,均儿,以后万不可如此冲动了。”
  “父亲说的是,是孩儿莽撞让父亲挂心了,只是不知孩儿躺了多久”
  “三月有余了,为父见你醒不过来,这些日子”季父说着长长的叹了口气“说这些做什么,你刚醒来定是没有精神,一会大夫就到府上,这些日子你就养好身体。”说话间大夫就到了,给季少爷把了脉,开了几幅药方,嘱咐了几句便告辞了。
  等父亲和周围的人都走了之后,季均问了周江当下的年号日期之后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自己这是重活了一回?!这闻所未闻的事情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明儿,你这是再给我机会吗?这是你所愿吗?既然天送我一条命,既然你愿意给我一辈子的时间,王明,这一生换我好好宠着你。
  
 
  ☆、第 2 章
 
  第二章
  季少爷苏醒在绘镇上没到一个时辰就传遍了,镇上的人都说季少爷是有福之人,定是有老天保佑,可是季父就觉得儿子这次醒来和以前似乎不太一样变得老成而且内敛,到一点也不像18岁的半大小子。
  转眼间季均醒来已两月有余,这期间季均不是不想见王明,可如今自个儿身体不好,何况近乡情更怯,季均迫切的想见王明,可是又害怕,若这只是个梦该如何是好。
  “父亲,这次曲老爷来谈生意就让孩儿一起作陪吧”
  “均儿,你身体还虚着,就在家好好养着,为父去就好,这些事为父还做得来。”
  “父亲,孩儿身体已经大好了,望父亲成全。”季均的语气完全沉了下来,季父看到他这样,有些无奈又觉得甚是欣慰,孩子真是长大了。
  怎么能不去,这是见到王明必经之路,前生,就是京城曲老来绘镇谈布匹生意自己陪同到王家村考察才偶然撞见王明在小树林洗澡,尔后为了不让曲老看轻季家才答应王明的要求娶他为季家正夫郎。后来的事。。。。。。。不想也罢。王明,等我。
  王明是绘镇底下王家村的一个哥儿,可也是远近闻名的丑哥儿,这王家村虽然只是小村,不过这村里三十多户人家都会这染织,这京城、绘镇上的上品布料都是从这出去的,所以这王家村也就小有名气,而季家的布庄的布料大多也是从这出去的,因此王家村的村民对这季家倒是熟悉,说道王明,他底下还有一个弟弟叫王柔,也是一个哥儿,不过这王柔和王明可大不相同啊!这王柔啊可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并且这性子当真是好,周围的人哪个提起王家二哥儿不翘起拇指的不过这王明可就与他弟弟相反了。这王明生下来的时候从左侧脖子到脸上耳跟有一块褐色胎记,这有胎记也就罢了,毕竟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可这燕朝一般哥儿皮肤不说是人人都光滑似玉,却也都是白皙可人的,不过这王明打生下来开始皮肤就较一般的哥儿黑上许多,刚生下那会这王家爹爹还以为是个小子呢,要不是看见了他眉间孕纹没准真把他当小子了。后来就怀疑是生了什么病症,怎地一个哥儿长成这般模样,请了不少大夫来诊断都说没有病症,倒像是天生的,听着大夫这样说,王家夫夫心里已是不喜,谁知道王明长到两岁时还是如生下来是一般丑,这村里的人都说这王海家准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不然这哥儿怎么会生成这样所以打小这王海和他的夫郎就不喜欢王明,说是都是因为他才让王海在村里抬不起头来。这个一直持续到王柔的出生,村里人这些个说道猜消停了下来。
  可这王明性子也真不是个招人喜欢的,这寻常哥儿说话虽然不像那些秀才一样酸腐冗长但至少还是文雅大方的,不过这王明,哎,说话粗俗,穿着也是不着调。这为人也是怎么随性怎么来,这不这都快十八了还没有人上门提亲,话说谁敢啊,倒是这王柔,提亲的人可是踏破了门槛。所以王明至小就不得宠,料想这样长大的孩子性子不是怯弱就是有些自卑,可是王明的性子很是粗鲁,还能和下地的小子打架。王家村周围的人都知道,都说这王家大哥肯定嫁不出去。
  季均和曲成到王家村谈生意的时候天正热,季均心里着急但面上不显,陪着曲老和父亲谈好了生意,过了晌午日头下去了,见时机成熟就对二老说,他去附近村里请一个对山路熟的人带着去山上赏光。前生因为曲老热爱山水风光,父亲为了讨曲老高兴也是叫季均去请人带路上山带路,不巧请的人正是王明的父亲王海,上山的时候自己觉得无趣就自己走走看看不觉脱离了人群,误打误撞看见洗澡的王明才有了那样一桩婚事,而如今却是非常的等不及,王明王明,二十年了,二十年我没看见你了。
  
 
  ☆、第 3 章
 
  第三章
  一行人进山之后,季均有意离了众人,循着记忆中的那条小道找那条湖,还好,一切都没有改变,一切都是记忆中的样子,走得近的听得见水声的时候,季均反而觉得自己迈不动脚了,许是近乡情更怯,那么近,那么近,在往前走几步扒开树枝就能见到心心恋恋的那人了,可万一这一切是梦呢,万一这一切是老天开的一个玩笑呢?若是那样。。。。。季均虚扶在前面的树上的手瞬间收紧,用力的仿佛要嵌入树干中,坚定着迈出步子,就算是梦,我季均也决不醒。
  几步走到河边就看见了在水里洗澡的那人,皮肤还是黑的,背对着季均。只是没有了上辈子最后见的虚弱,那样的近,二十年来午夜轮回里那个背影,如今鲜活的在自己眼前虽然还是有些瘦小,不过他是活着的,活生生的站在离自己的几步的地方,季均的脚步顿住,心里头涌出的喜悦伴随着害怕,这不是梦,这一切千万不要是梦。
  “王明。。。”听到声音,王明赶紧回头,先是看呆了,村里没有这样好看的小子啊。一时间两人无话,要是上辈子的话,季均先是把王明错认识小子,看清楚后口无遮拦的说王明丑,季均是读书人,又是大户人家出身,虽然说的话没有半分粗鲁,但这是这样不带直白粗鲁的话语最是诛心。王明听了之后,匆匆穿好衣服和季均对骂,季均那时很是诧异,从没见过这样的哥儿,气更甚,说的话更加不留情,还记得那是王明虽然性子虎,但有不曾和小子这样骂过,被季均说得眼圈发红可是还干忍着和季均大声理论。想到这季均暗骂着自己,恨不得让王明抽自己两巴掌,上辈子怎么能这样!正发呆间,王明从水里出来穿好了衣服,“公子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怎么到这里来的?”听到王明说话,再一看发现王明就站在自己面前,手动了动,好想将他抱在手里,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王明还没反应过来就落在一个温暖的怀抱,紧紧地。
  是他,是他,王明王明,我终于又见到你了。“公子,公子,你放开我,你快放开我!”王明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挣扎起来,从小到大从没有人这样抱过他,心里暖暖的,不想离开,但是又害怕是有人捉弄,越想越有可能,王明就剧烈挣扎起来,声音也大了起来。感觉到怀里的人的挣扎,季均突然想到今天的正事,要是没把声音弄大没把人引来,那和王明的婚事以后必定不好办,再一听到王明的声音,季均心里顿时觉得我家夫郎还挺上道。
  然后,季均悄悄的放松了手臂的力道,装模作样的和王明吵了起来。
  却说王明在季均稍稍放松手臂的间隙一把推开了季均。
  “公子这是要做什么?大白天的不但偷看哥儿洗澡还动手动脚!”
  “本公子就是对你动手动脚了,怎么样?你能耐本公子何?”季均装着一副地痞流氓相,故意提高了嗓门。可是眼睛就没离开过王明身上,眼里的深沉爱念气昏头的王明没有看出来。
  “你!地痞!”王明好不生气!
  “明儿还真是说对了!在你面前,我怎能做个君子”后面半句,季均堵在了咽喉里。
  果然不一会该到的人都到了,王明的父亲王海,季父,曲老,还有一干小厮和闻声赶来的乡亲。
  “均儿,这是怎么一回事?”季父看到此时的情景,有些不明白,不过看到王明的头发湿的,还有略显凌乱的衣服,也大致的猜到了事实。周围的人或多或少也明白了些许。还没待季均开口,王明就很气愤的说了:“你就是他父亲?你儿子偷看我洗澡还非礼我,你们看着怎么办吧。” 
  听到王明的一席话,周围的乡亲都哄笑起来,季均听到笑声再一看王明瞬间黯下去的眼睛别提有多心疼了,随即面色阴沉的瞪着那些人,村民马上闭了嘴,只当是季少爷看不起王明还被这远近闻名的丑哥这么说心里不爽。
  “均儿,这位哥儿说的可是真的?”季父也很是不满今天闹出的这一出。
  “当真”此时的季军气定神闲。然而王明听到之后还吓一大跳,本以为这季少爷会不承认,没想到他如此的坦然。季少爷这个人王明虽然是个小村里的哥儿却还是知道的,在王明的眼里,季均对他而言就像是麻雀和凤凰的区别。
  “均儿你!怎能做出如此可是有意为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