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废材男妃逆袭记[星际]+番外 作者:笨小医(上)

字体:[ ]

《废材男妃逆袭记[星际]》作者:笨小医
 
众人都说,安诺拉是个狐媚子,把狼王陛下哄得独宠他一人。
安诺拉翘玉指绕绕墨绿色的长发:那又怎样?勾引得了狼王独宠他一人,是他的本事!
然而,当狼王的青梅竹马被接回帝国时,安诺拉才猛然明白,狼王所有的宠,所有的溺,无非都是基于他像那个人!
被那个人虐杀而死的一刻,安诺拉对狼王所有的爱意转化为了滔天的恨意!
与此同时,蜂族帝国痴傻多年的王子突然之间清醒了过来,带着安诺拉的灵魂。
且看安诺拉如何带着他的茶杯犬(大雾)小攻,一步步走上巅峰的王座!
【故事背景:星际、机甲、兽人、魔法】
 
内容标签:重生 强强 生子 随身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诺拉,雷伊顿 ┃ 配角:萨莱斯(渣攻),贝洛等 
==================
 
 
  第1章 第一章
  
  清晨,华贵king-size 大床上的人悠悠转醒。
  他坐了起来,墨绿色长发自肩膀滑落,酒红色的睡袍只松松系在腰间,露出点点吻痕。
  他眼中迷蒙的水汽散去后,清透的眸色露了出来,仿佛一汪碧绿的深潭。他看着身上的痕迹,红唇勾起一抹艳丽的笑意。
  他叫安诺拉,在17岁的时候,被卡曼帝国的狼王萨莱斯从拍卖会上买了回来,自此,他都住在了卡曼帝国的王宫里,成为了狼王陛下后宫中的一员。
  众人都说,安诺拉是个狐媚子,勾引得狼王萨莱斯独宠他一人。对此,安诺拉只是翘玉指绕绕墨绿色的长发,不甚在意地轻瞥一眼众人:那又怎样?勾引得了陛下是他的本事!
  眼波流转间,风情万种,让不少反对他的人都红了脸。
  “吱吱——”一只圆滚滚的毛茸茸的球状物蹦到了他的被子上,踮着绿豆般几乎看不见的小脚,用同样大小的爪子抓着被子,挪挪挪地想要爬到主人的身上。
  安诺拉无奈地看着这只每天准时来报道的小宠,把它捧了起来,抱到了怀里。
  “吱吱——”小宠圆满了,它色色地伸出了爪子,在主人雪白的胸膛上摸了摸,再舔了舔,最后拿起它最喜欢的小玩具——主人胸前的玉佩,放在嘴里咬咬咬。
  “咔哒咔哒”一时间,寂静的房间里就只剩下小宠啃玉佩的声音。
  这只小宠的学名叫“噜噜猪”,因为其胖溜溜圆滚滚的样子,被很多贵族所喜爱。但它也只能当宠物了,攻击力和防御力都为零的噜噜猪,是做不了其他用途的。有人认为,噜噜猪还有其他的能力,否则不会在大自然优胜劣汰的条件下安然地生存下来,但是,直到现在,也还是没有人能够发现它有其他作用。
  至于这枚玉佩……安诺拉轻皱起了眉头。他没有16岁之前的任何记忆,他不知道这枚玉佩从哪里来的,从有记忆的时候开始,这枚玉佩就一直挂在他脖子上了。
  而在 16岁到17岁之间,他一直都呆在拍卖会调教性拍卖品的地方,接受各种训练。相比于其他拍卖品,他要乖顺得多。并不是他自甘堕落,而是环境所迫——在没能力反抗的时候,他宁愿选择一个最有利于自己的方式活着。
  安诺拉是狐族人,狐族人天生绝色艳丽,而且最懂得察言观色,却也是他们的悲哀。因为他们只具有强大的精神力,却不具备任何的元素亲和力,根本使不出半分魔法,很多人也就只能沦为别人的附属品,依附他人生存。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弱者,永远都只能挣扎在社会最底层。
  洗漱完毕后,安诺拉脱开了身上的睡袍,赤裸着身体,走进了游戏仓内。
  游戏仓内充满了营养液,人即使呆在游戏里不吃不喝几天也不会出问题。这是汤姆公司所开发的大型机甲类竞技游戏,上至高层,下至平民,只要拥有足够的精神力,都可以在里面玩上一把。它的拟真度很高,里面精密的仪器可以测量出仓内人的精神力、魔法力和元素亲和力等数据,综合各种结果,模拟出一个接近真人的角色,然后配给他合适的机甲型号。
  安诺拉在游戏里面的机甲型号是S-380,不具备任何的魔法增强功能,却很小巧灵活。
  他是这个型号的唯一拥有者,而且早已名扬整个游戏。没有几个人不认识那个名为“自由者”的机甲师,他仅凭武技就打赢了所有高级魔法师操纵的机甲,让人大跌眼镜。
  很多国家的元首都想找出这个机甲师,加以培养,无奈他就像一个虚拟人一样,一旦下了游戏就人间蒸发,再也找不到任何相关资料了。
  也有专家学者研究了安诺拉在游戏中表现出来的操纵技术,想要把它运用于实际机甲操作中,结果完全做不到,因为它所需要的精神力太高太强,几乎没几个人能够达到那个高度。而那些达到了这个高度的人,也不屑于去研究一个连魔法力都没有的机甲师的武技。
  有些人表示奇怪,毕竟,以“自由者”的机甲操控能力,即使没有魔法也能在军部吃得香,为什么各国军部都从没发现过这么一个人?
  这是狐族人的另一个悲哀了,机甲操控不仅需要强大的精神力,更需要很强的身体素质,而狐族人的身体是公认的虚弱,身娇体柔易推倒,去操作现实中的机甲简直是找死的行为!所以,安诺拉也就只能在游戏里过过瘾了。
  玩了两个小时的游戏,安诺拉从游戏仓里走了出来,迎接他的,是一位捧着华贵服饰的侍女,这种衣服一般都只有在重大宫廷宴会上才会拿出来穿的。
  “陛下呢?”安诺拉擦着身子和头发,侧首问道。一般这个时候,狼王都会停下公务来这里与他共进午餐了,而今天却不见人影。
  “陛下去迎接尊贵的客人了。”侍女恭敬地回答道,“陛下说,若安诺拉王妃在中午之前打理好了自己,便去宴会大厅等他。”
  安诺拉撇撇嘴,萨莱斯已经很久都不强迫他去参加宴会了,因为宴会上那些人的恶言恶语真的让他心里很不爽!没想到这次又要他去参加,还是那么大型的。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客人呢?那么隆重!安诺拉好奇地想到。
  来到宴会现场,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其中还有狼王的其他几位王妃,都是女的。
  狼王至今没有立后,很多人都怀疑他是为了安诺拉着想——安诺拉是不能成为王后的,不仅因为他是个生不出孩子的男妃,而且,他卑贱的出身也惹人诟病,狼王也许不想有人欺压到安诺拉的头上,所以一直没有立后。
  当然,这种可能性让一部分大臣对安诺拉更加不满了。
  几名王妃也看到安诺拉了,她们都是各大家族的小姐,出身高贵,对安诺拉之流一直都是不屑一顾的。虽然狼王去安诺拉那里的次数比去她们那里加起来都多,但那又怎样?生不出孩子,安诺拉就永远只能当一个以色侍人的男宠,再妖再魅也构不成威胁力。
  所以,她们既没有向安诺拉打招呼,也没有走过来对安诺拉冷嘲热讽,而是轻轻地在他身上扫了一眼,就完全无视他了,仿佛当他是透明的一样。
  安诺拉也不介意,若不能放宽心态的话,光看别人的眼光他就能自己把自己气死了。
  正在这时,宴会前门被缓缓打开了。在众人目光的聚焦下,狼王萨莱斯小心翼翼地、温柔地牵着一个人的手,沿着大红地毯款款地走了进来。十二点钟的钟声敲响了,一下,一下地,门外的阳光投射在他们的身上,仿佛镀上了一层金光……
  安诺拉从未见过萨莱斯如此珍视一个人。他突然觉得这种光芒有点刺眼,刺眼得让他想要逃避。
  “这是谁?”安诺拉的身旁,响起了一些窃窃私语声。
  “听说是陛下的青梅竹马,13岁的时候,被家族送到了X行星的圣雅学院去学习,现在才被接回来呢。”
  “陛下看起来很重视他哪。”
  “废话!圣雅学院诶,以为人人都能进去的吗?而且,他还是双系高级魔法师呢。”
  “那么厉害?!好年轻的高级魔法师!”
  “那当然……嘿嘿,而且,你没发现,某人和他有点像吗?”这个人讲话的声音并不低,似乎特地想让他身旁的安诺拉听到似的。
  “啊!是诶,有点像安诺拉王妃!”
  “嘁!安诺拉?他算什么王妃,不过是一个替身男宠而已,现在正主回来了,他恐怕也要靠边站了吧……”
  接下来的话,安诺拉听不见了,因为他选择离开了。
  安诺拉走到了一个比较少人的地方,拿起一杯酒,晃了晃,一口喝了下去。腥辣的酒水顺着喉咙一直灼烧到了心里,他敛起眼中的情绪,静静地观察起狼王身旁的那个人来——
  连安诺拉自己也不得不承认,那个人和他有六分的相似。而且,与自己这种“妖娆魅惑而又身份低贱”的人比起来,那个人更像是一朵被保护得很好的雪莲,纯洁得让人一眼就忍不住生出呵护之心。
  此时,他正踮着脚与狼王陛下说着什么,狼王扶着他,眼里的宠溺毫不掩饰。
  安诺拉的胸口有点闷,他垂下眼帘,把酒杯轻轻地放下了。
  狼王陛下发表了一通讲话后,宴会就真正地开始了。在萨莱斯的这一番讲话中,安诺拉知道了那个人的名字,贝洛,是里克家族的天才魔法师。
  安诺拉看了一下自己的双手,魔法,是他永远都无法拥有的能力。
  狼王安顿好自己的青梅竹马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静静地填着肚子的安诺拉。
  安诺拉不会亏待自己,在黑市里那一年多的经历让他很惜命,他会伤心,会痛苦,会难过,却永远不会自暴自弃。
  狼王走了过来,轻轻地抚了抚安诺拉墨绿色的及腰长发。贝洛是奶黄色的短发,而安诺拉的这头长发让他更加喜欢。
  “陛下。”安诺拉恭敬地唤了一声。
  “我说过了,没人注意的时候,你可以叫我‘萨’。”狼王搂住了安诺拉的腰,在他发顶落下了一吻。
  安诺拉抬起眼帘,那如碧潭般的眸子里映出了狼王的身影。狼王很喜欢这种感觉,仿佛安诺拉的世界里只容得下他一个人的存在一样。
  “那……萨,我是替身吗?”安诺拉挑眉问了出来,他知道狼王的底线在哪里,这种程度的问题,是不会得罪这个帝王的。
  狼王轻笑了一声,肯定地说道:“不是。你是你,贝洛是贝洛。”
  其实,狼王最初之所以把安诺拉买回来,的确是因为他长得与贝洛有六七分像的。萨莱斯从小就喜欢贝洛,他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而贝洛就像一枚打磨得精致的钻石,纯净得没有一丝污垢,让他这个长久处于黑暗中的人无比向往。
  然而,男人都是好色的,更何况是一国之主?安诺拉生得极美,在床上也十分放得开,那无限的风情是贝洛根本无法拥有的,他仿佛一朵在地狱里盛开的妖娆玫瑰,吸引着路人与他永堕黑暗。所以,即便贝洛回来,狼王也不打算对安诺拉放手了,他舍不得这朵带刺的玫瑰花。
  听到狼王的回答,安诺拉勾起一抹艳丽的笑意,说道:“其实,是替身也没什么,陛下给予了我安定的生活,我很感激陛下的恩惠的。”
  “好了,我的小玫瑰,别口不对心了。我今晚去你那里,嗯?”狼王揽着安诺拉的腰,把安诺拉的耳垂含到嘴里轻轻嗜咬着,让安诺拉微微一颤——狼王早已摸清了他的所有敏感点。满意地看到自己制造的效果,狼王抚了一把安诺拉的背脊,转而去和别的大臣说话了。
  安诺拉垂下眼眸。其实,他并没有口不对心,他真的感谢狼王所给予他的一切,即使这一切都基于把他当做了贝洛的替身。
  当然,若说心里完全不介意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真的只是替身,那他就会把自己送出去的心收回来,仅此而已。
  当晚,狼王并没有来安诺拉这里,安诺拉对着窗外的星空,发呆了一个晚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