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废材男妃逆袭记[星际]+番外 作者:笨小医(下)

字体:[ ]

 
 
 
  ------------------------------------
  第二天比里醒来时,发现自己并没有在狼王的床上,而是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
  比里咳嗽了两声,想要爬起来,却又狠狠地摔回了床上——他的四肢实在是太重了,重得没有一丝力气。
  说实话,昨天在接到狼王侍从的电话,让他过来卡曼帝国的行宫一趟时,他一点也没有感到欣喜,反而怕得厉害。因为狼王在床上实在是太粗暴了,粗暴得让他从来都没有享受到,还每一次都伤痕累累地离去。
  这一段时间,比里都是住在瑞奇王子那里,被瑞奇王子当宝贝似的捧在了手心上,让比里曾一度都忘记了主人所下达的命令,甚至想着就这样成为瑞奇王子的王妃也很不错。毕竟,从普罗到雷伊顿再到狼王,没有一个人像瑞奇王子那样一心一意地对他好,让他的心差一点就沦陷了。
  之所以说“差一点”,因为狼王侍者的这个电话又把他给拉回了现实中。
  “吱呀——”有人推门进来了,逆着光,比里看到了那个与自己这副容貌有六七分相似的那个人,狼王的贝洛王妃。
  “是你把我掳到这里的?”
  “别用‘掳’字那么难听,不过是请你来做做客而已。”贝洛优哉游哉地说道。
  “做客?”比里本能的感到了一丝危险,往床内缩了缩。
  贝洛眯着眼睛打量着比里,唇边的笑容变得嘲讽无比:“真不知道主人怎么会找了你这么一个人来充当冒牌货。虽然我看这副容貌很不顺眼,但也不否认它的原主很有祸水的潜质……而你……呵,差了不止一大截。”
  “你……你的主人……”比里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呵,是啊,我们同一个主人呢,算是同伙?不过……我还是好想杀了你!”贝洛凑到了比里的面前,阴冷地盯着他的双眼说道,“如果不是主人勒令我要留着你这条贱命,我一定会让你尝尝比安诺拉更痛苦百倍的死亡方式!”
  “原……原安诺拉王妃是你杀的?”
  “是啊……”贝洛缓缓地说道,“可惜没有拍下来,否则,还真想让你看看他的死法……连一寸完好的皮肤都不剩下了呢……就一个炭人……你说,没了好容貌,狼王还会喜欢他么?”
  “呵……不愧是主人挑中的人,真狠。”
  “彼此彼此。我说那么多,也只是想让你知道,敢爬萨莱斯的床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你如果识趣一点的话,就早点完成主人交代给你的任务,别总在萨莱斯的面前晃悠,否则,一旦主人不打算保你了,我可是会让你享受一番钻心刺骨的疼痛!”
  “你知道主人交代给我的任务是什么?”
  “当然知道,勾引雷伊顿并让他的精神力崩溃不是么?呵呵,不过,看看你现在在做什么……顶着这副相貌跑来勾引萨莱斯?你配么?别怪我不提醒你,如果你没办法完成主人交代的任务,不需要我折磨你你就能享受生不如死的感觉了。”
  贝洛眼里的鄙夷刺痛了比里的眼睛,曾几何时,他还是蜂族帝国的五王子时,有谁敢这样子看待他?!虽然他在天赋极高的王兄王姐面前抬不起头,但高贵的血统就让他可以挺起腰板来做人了,何必像现在这样匍匐在别人的身下?
  比里在这一瞬间产生了强烈的悔意,而悔意又很快转变成了对贝洛的恨意,比厌恶安诺拉更甚!
  “没必要这样看着我,眼神是杀不死人的。”贝洛嘲讽道,“你就这副相貌可取了,但就连这副相貌也还不是你自己的……”
  “你把我带来这里,就只想要用言语羞辱我吗?”比里恨恨地问道。
  “当然不是,我是要来帮你呢。”贝洛似是蛊惑般地耳语道。
  “怎么帮?”比里强忍着撕碎贝洛的冲动问道。
  “看到这一剂针剂了吗?这是我好不容易才拿到的cuī情药剂呢……只需一剂,再君子的人也会化身为猛兽,而且,经历了一场情事之后,那个人的精神力还会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破坏程度因人而异,怎么样?是不是一个好东西?我相信,雷伊顿如果要了你,以他的性格,一定会对你负责到底的……”贝洛笑容诡异而狰狞地说道。
  比里的手动了动,他垂下眼帘,沉思了一会儿,问道:“是里尔森药剂么?”
  “猜对了!很不错,你还懂得它的学名……”贝洛嗤笑道。
  “好,给我吧。”比里接过了贝洛手中的药剂。
  “祝你成功。”贝洛很满意比里的“觉悟”,“只要你不再对萨莱斯有所企图,等到事成之后,我会让你好好地活到寿终正寝的……我说不定还会帮你一把,让你成为瑞奇王子的王妃……”
  贝洛这种施舍的语气让比里把手里的药剂紧了紧。
  “不过……”贝洛的语气突然变得阴狠了起来,“如果你敢继续爬萨莱斯的床,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我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处理掉安诺拉,自然也能让你让你永远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比里颤了颤,回了一声“好”。
  贝洛点了点头,离开了。不过,他没发现的是,比里看着他的眼里充满了算计和恨意。
  -------------------------------------------
  由于彼此同仇敌忾了一番,安诺拉和雷伊顿之间的冷战也自然而然地结束了。他们一致地忽略了引起争吵的那个话题,仿佛它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雷伊顿对安诺拉精神力提升方式的忧虑并没有消失,但他选择了静静地观察——既然安诺拉不想说,那他坚持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与其让安诺拉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走了歪路遇到危险,还不如后退一步,让安诺拉呆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一旦发现了问题他还可以及时挽回……
  安诺拉倒没有考虑那么多的深意,雷伊顿不说,他当然不会主动提起这个无趣的话题。
  “话说,阿顿你的尾巴真漂亮,毛色和你家的那只小宠物一样。”雷伊顿送安诺拉回去时,安诺拉感慨地说道,暗戳戳地想着哪一天能够哄骗雷伊顿变成兽型让他摸一下狼毛。
  “我家的小宠物?”雷伊顿心中有种怪怪的预感。
  “是啊,那只小茶杯犬啊!话说,我好久没见过它了呢,还真有点怀念啊……以前每天晚上它都会溜过来和我一起玩闹呢,没想到最近都没出现过了……”
  雷伊顿:“……”他的幼兽态到底什么时候认识安诺拉的?!
  
  第46章
  
  回到办公室后,雷伊顿又拿起了桌案上的文件。他的视线只在上面停留了几秒,心思便又跑到了安诺拉的身上,特别是安诺拉与自己幼兽态相处时的点点滴滴。其中,最让雷伊顿在意的,是安诺拉谈起“小茶杯犬”时的神态、语气和动作——那种带着浓浓喜爱和强烈怀念的情感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雷伊顿面前,让他无比郁闷地意识到,在安诺拉的心里,“小茶杯犬”的位置说不定比自己高得多。
  虽然安诺拉口中的“小茶杯犬”和自己算是同一个人,但是,雷伊顿心里还是对自己的幼兽态产生了一种可称做是“羡慕嫉妒”的情绪。
  如果自己没有三番四次地惹恼阿诺,也许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又会有所不同吧?雷伊顿不太愉快地想道。然而,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自己对安诺拉的怀疑造成的伤害已成事实,那他所能做的就只有弥补。
  雷伊顿拉开抽屉,那里静静地躺着好几排抑制药剂。每当他病发时,他就会给自己推注一剂进去。
  或许,这一次可以停一停?雷伊顿皱着眉头,表情严肃地纠结着。
  阿迈刚刚敲门走进来,看到的便是这么一个凝神沉思的司令,不由得感慨地想到,司令他为了全星际的安全真是劳心劳神。
  听到敲门声,雷伊顿抬起了头,用眼神示意阿迈坐下来。
  “有急事?”雷伊顿主动开口问道,心里却已经笃定了三分。
  “是的。司令,您看看这份监测报告……这是三个月前的,再看看这份监测报告,这是刚刚收到的……”阿迈略显着急地把这几份文件平摊在了雷伊顿的面前。
  雷伊顿皱眉看了一会儿,总结道:“这个星球的虫族繁衍得很快。”
  “是的,而且根据测距,这个星球离我们行星并不远,恐怕是一个潜在的巨大威胁。”
  “有派人去查探么?”
  “今天派了一小队人过去,但在接近那个星球的时候,电磁场受到了干扰,现在和我们失去了联络。”阿迈焦虑地回道。
  雷伊顿思考了一会儿,突然说道:“安德尔现在还在z星上么?”
  “啊?噢,是的。”
  “从星际坐标图上,似乎z星离那颗星球也不算太远,让安德尔过去看看吧。”
  “是!”阿迈接受了命令后,匆匆地又离开雷伊顿的办公室去向安德尔传达命令了。
  雷伊顿疲惫地揉了揉眉尖,不知道为什么,他内心的不安更甚了。
  就在这时,一阵剧烈的疼痛自体内蔓延了出来,迅速地传遍了全身上下的每一个角落。雷伊顿反射性地就拿起了一支针剂,却在手臂前堪堪停下来了。
  他的眼前又浮现出了安诺拉满怀思念地谈起自己幼兽态时候的样子,无疑地,在自己让安诺拉伤心的时候,是自己的幼兽态陪伴安诺拉度过了那些孤独难熬的日子。
  雷伊顿觉得自己像是在剥夺着安诺拉内心中一份珍贵的友谊。
  就在雷伊顿踟蹰的时候,体内的疼痛更加剧烈了,这种剧烈还伴随着千虫万蚁在皮肤上嗜咬的麻痒感,让人感到更加地难耐。
  雷伊顿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以前被强迫变成幼兽态的时候,除了变身缩骨的剧痛以外,并不会有其他多余的感觉的,而现在……
  紧接着,雷伊顿的心里对抑制药剂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渴望,渴望把这剂药打进体内,仿佛有人在他耳边不断地暗示着,打进去吧,打进去就不难受了,打进去吧……然而,雷伊顿却做出了完全相反的选择,他用力地把抑制药剂按回了盒子里,猛地关上了抽屉。
  “咳……”雷伊顿痛苦地咳了一声,浑身颤抖了起来。冷汗从他的鬓角冒了出来,摔碎在了光滑的桌面上。雷伊顿紧紧地握起双拳,手背上青筋暴起。
  像是过了半个小时,又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雷伊顿身体的异状渐渐地平息了下来。他大汗淋漓地半靠在椅子上,眼神异常冰冷——
  这种抑制药剂有问题!到底是谁摆了他一道?他还以为越来越频繁的疼痛是由于体内毒素肆虐引起的,没想到并非如此!就像这次疼痛,他根本没有变成幼兽态。而且,这种药剂居然还有成瘾作用,为什么在模拟实验的时候,没有人发现这一点?
  雷伊顿猛地锤了一拳桌子,桌面深深地凹了进去。
  就在这时,雷伊顿手边的联络器“滴滴滴”地响了起来,雷伊顿按下了接通键,安诺拉的身影投射在了屏幕上。
  雷伊顿脸上的冷意还没散去,只是条件反射地唤了一声:“阿诺?”
  安诺拉眼尖地发现雷伊顿的不对劲了,他皱眉关心道:“阿顿,怎么啦?怎么脸色那么差?”
  雷伊顿脸上的冷意稍霁:“没事,我只是有点累了而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