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家电视播的东西好像跟别人家的不一样+番外 作者:Tadashi

字体:[ ]

 
《我家电视播的东西好像跟别人家的不一样》作者:Tadashi
 
文案 
宋医生发现他家电视机播放的电视剧跟别人家的有些不一样
 
 
更新无速度无质量
求文案小能手帮码文案orz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甜文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辉,李声 ┃ 配角:李泽 ┃ 其它:穿越,年下,伪养成
 
 
 
 
==================
 
  ☆、这大概是一部新出的电视剧
 
  宋辉算得上个成功的男人,他有一份体面的工作,穿衣服不会很老土,性格也算好相处。但是这样的他却一直没有找到适合结婚的对象,他的母亲为此操碎了心。
  当他终于决定搬出去自己住的时候他的妈妈是非常反对的,可他已经偷偷把房子租好了,她也没有办法。
  他租的房子跟医院更近,交通也更方便,说真的他已经非常满意了。
  这天是他搬进去的第一天,下班坐上车之后他的母亲就打来了电话,他虽然有些不耐烦但也从没有跟家人闹过脾气。
  “妈,我那儿什么都挺好的,不用担心。”
  对方一听他这话马上不高兴了,嚷嚷道:“胡说,刚搬进去能有什么好的,我就让你跟李家的女儿见一面怎么了,你还非得出去住了,阿辉,你都三十二了,我急啊。”
  宋辉觉得头又要开始疼了,他的母亲一聊到相亲方面的事就喋喋不休,他忙找了个理由挂断了电话。
  “妈,我下车了啊,先不说了。”
  租房子花的钱比他想象中的要少了很多,虽然他并不是什么爱摊小便宜的人,但能省则省也是个道理。
  一间主卧房一间客房,卫生间厨房客厅都还算宽敞,他把最先用的东西匆匆收拾了一遍,想到冰箱是新买的还没装什么食物,便想着下楼去超市买些。
  他妈妈有跟邻居打好关系的习惯,他也决定带些吃的去找住在对面的人家打个招呼。他把从超市买回来的东西都放回了屋里,带着些茶叶敲了对面的门。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开门的竟是个大爷。
  “大爷,我是新搬到您对门的,以后多来往啊。”
  大爷打量了他几眼,似乎是在琢磨什么,片刻后才说:“你搬到那儿了?”
  “对,这个小区的房租还算便宜。”
  然后大爷就关了门,没有听他继续说下去,也没有拿过去他的茶叶。他站在门口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也不打算继续敲门打扰对方,便回家了。
  一个人住多少是有些不习惯的,他的父亲这时候一定是在看新闻直播,以往的时候他总是坐在一旁陪着看。
  因为是第一天他也不打算做些麻烦的菜,只给自己下了碗面。他的手艺其实不错,只是懒了一些。
  电视上的古装宫廷剧他也陪着母亲看了不少,尽管印象深刻的不多,但主要人物他还是记得住的,所以当打开电视看到里面有个小孩躺在地上的时候他不禁开始想这又是什么时候新播出的剧。
  宋辉见那小孩因为愤怒握紧着双拳,又看到对方眼里流露出的不甘与无奈,不禁一怔,竟是忘了打开电视前要看新闻联播的打算。
  “现在这电影明星的演技倒是越来越好了,这孩子也不过十岁吧...”
  宋辉把遥控器放到了一边,吃了几口碗里的面,把汤都喝光了之后才看到小孩慢慢悠悠站了起来。
  有个女声突然响起,一边抹眼泪一边走向了他,抱着男孩不停地说着抱歉。
  宋辉猜这女人应该是男孩的母亲,而他也确实猜对了。
  让他惊讶的是女人已经是个妃子了,宫女们称她为盈妃,看年纪她也是个进宫有些日子的女人。可尽管有母凭子贵一说,她与她的儿子貌似在皇宫里却没什么地位。
  宋辉看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他没听到男孩发出过声音,他不敢断言对方是不是哑巴,但如果真是个哑巴,他们母子在宫里没地位的原因也是有了一条。
  有个皇子冲到了他们的寝宫骂了两句才又走,威胁男孩明日不准再去听课。宋辉这才知道男孩的名字,李无声。
  皇上给他取了个这样的名字,倒是讽刺。
  帝王的心本就难琢磨,更何况李无声的母亲盈妃一看就是个软弱无能的女子。她的儿子在她的面前被其他皇子辱骂,她竟然只会抱着他闭口不言。
  宋辉看得出盈妃的身子骨不怎么好,若是不好好调养的话估计是活不久的。他这么下了定断之后又觉得可笑,只是个电视剧罢了,谁都能猜到结局。
  盈妃带着李无声到了自己的房间,宋辉见李无声把衣服脱下去,这才发现对方身上有些淤青,难怪刚刚躺在地上,想必是被人欺负了。
  宋辉是有些心疼李无声的,毕竟小孩子演得实在是真,那上面的淤青也画得不像假的。
  手机这时候响了起来,是宋辉母亲打来的。
  “妈,怎么了?”
  那边问他一个大男人都在做什么,宋辉知道他妈这是关心他,便笑着道:“我看电视呢,好像是新播的电视剧,小孩演的不错。”
  他母亲好像也起了兴趣,毕竟这时间段除了新闻之外没什么好看的。
  “什么频道啊?”
  宋辉仔细一瞧,这才发现本该有电视台标徽的地方竟是空出来的。
  “额...上面没显示。”
  他母亲没再问,让他早点休息便挂断了电话。
  宋辉见李无声也回到屋里要上床休息了,知道剧情要转入下一天,便也没再继续看,关了电视。这电视剧讲的大概就是李无声一步步走到王位的故事,电视剧都是这类的内容。
  第二天早上宋辉比往常晚起了二十分钟,跟医院的距离近了之后还是有很多的优点的。他给自己简单做了点粥喝,想到从今天起他的母亲便喝不到他做的粥,也不知对方会不会惆怅。
  医院今天的病人不多,宋辉正想着给自己泡杯咖啡,就在走廊上遇到了他的死党张青。
  张青还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冲上来挽住了他的胳膊。
  “宋医生,听说你搬家了?”
  “恩,离医院近点。”
  他这答案张青当然是不会信的,宋辉见对方突然露出了jiān笑,知道解释也是没有用了。
  “跟我你还不说实话,我知道你妈又逼你相亲去了,是不是?”
  “别提这事。”
  张青摇了摇头,调侃道:“你还惦记着林恩那女人呢啊,趁早忘了吧,她不会回来的。”
  林恩这个女人确实是宋辉活到现在唯一一个喜欢过的女人,但宋辉不觉得他到现在还想着对方,在对方出国发展的时候他就已经放弃了。张青总是拿这女人调侃他,他也没办法。
  宋辉还是挺怕张青提起那个女人的,因为张青每次一提起她就要唠叨个没完,好像那是多么有意思的事情,所以他马上转了个话题。
  “我昨天看了个电视剧,挺有意思的,讲的是不受宠的皇子,也推荐你去看看。”
  张青一愣,眼睛瞪得溜圆,本就丰富的表情变得更加生动。
  “太阳西边出,宋医生追电视剧?”
  宋辉叹了口气,他明明说的是昨天才看,根本算不上追剧,但他也没有反驳,因为他确实打算看下去,就当排解新搬家之后的空虚。
  “剧叫什么名,我回去搜搜。”
  “叫什么我不知道,里面也没什么熟脸,你回去查查李无声吧,那皇子叫李无声。”
  张青点了点头,这时候有人叫他过去,他便匆匆离开了。
  下班之后宋辉不想太早回去,便想着坐地铁绕一圈,新家还没有空调,在地铁里面过过瘾也是好的。
  坐在他旁边的女学生们讨论着因为最近的电视剧或电影而大热起来的小鲜肉,宋辉虽然知道小鲜肉这个词代表着什么,却不知道新一批的偶像明星都长什么样子。
  说起来跟他工作上经常接触的护士们也经常讨论这些,他认不清那些明星也插不上话,是该适当地找些共同话题聊聊。
  地铁里的信号不是很好,但也算不上差,宋辉本来就打算坐上一圈,也不着急网速的快慢。
  他点开了有人已经整理好的帖子,这种快餐式的了解总是能节约时间,他相信只要看完这几页的图片加少数文字,明天就能跟那些护士们说上几句话了。整理帖也是分年龄段的,宋辉先把二十岁左右的看了一遍,接着因为想起李无声才找到了十岁左右的新晋演员表。
  奇怪的是他来来回回看了三次也没找到那个小演员,明明那孩子的演技让他看着都吃惊。
  天黑之后他才优哉游哉地回到了家,夏天的缘故蚊虫总是比较多,他的胳膊上被咬了一个大包,疼得厉害。
  一进到屋里就找到喷雾用了四五次,他有些后悔刚才没顺便买个蚊帐上来了。
  这时候有人敲门,他知道不会是他的母亲,因为她是有钥匙的,可他也没想到敲门的会是住在对面的大爷。
  “哎,这盆栽给你。”
  那大爷递给了他一个巴掌大的盆栽,宋辉看不出那是什么品种,反正叶子是不少,多半是吸辐射的。
  “谢谢大爷,上次您突然关门了,我以为是不喜欢我。”
  本是想请对方到屋里坐一会儿,大爷却忙摆手。
  “得得得,你快进屋吧。”
  宋辉见对方又匆匆回了自己的家,只好拿着手中的盆栽关上了门。
  他刚刚入住,有很多东西还没有找到固定的位置摆放,本想着把盆栽放在屋里,可屋里又没有电脑之类的电器,最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放在了电视机上面的台上。
  
 
  ☆、这大概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
 
  宋辉的做菜手艺虽然不错,但一个人吃的时候还是以简单为主,他也不想吃不完了之后还要洗大量的碗,所以只是做了个一荤一素。他把之前就买了的小桌放在地上,又拿了个垫子坐着,这才开了电视。本想着又要孤零零地吃完这一顿饭了,却没想打开电视之后看到李无声也在吃饭。
  只不过小孩吃的东西看起来不怎么样,他只是瞥了一眼就没兴趣了。
  “这东西看着还没有我的晚饭丰盛呢。”
  他平日里的话不多,可能是性格的缘故,除了张青之外竟是没什么交情特别好的朋友,一个部门的同事们一起吃饭他也总是搭不上话,天生的交际困难户。
  李无声也是自己吃饭,盈妃并没有陪在他身边,这让宋辉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小孩看起来很瘦弱,桌子上摆着的那些菜显然也是不合他的口味,宋辉见他吃扒拉了几口饭便放下了筷子,不禁担心对方的身体情况。
  当然了,这只是一部电视剧,只要这小孩是主人公,以后一定会找个英俊潇洒的演员来演的。
  不受宠的皇子在宫里没有一点的地位,磕了碰了只能找母妃上药,叫太医的底气都没有。
  宋辉洗碗的时候李无声去了盈妃的屋里,她为他受伤的地方又上了一次药,小孩显然是疼坏了,但无奈嗓子不允许也不能叫出来。但宋辉觉得即使对方不是哑巴也不会叫出声的,他看得出小孩很倔。
  接着他看到盈妃拿出了笔墨,好像是要教李无声学字。这女人虽说是懦弱胆小了些,但写的字是真漂亮,宋辉也不禁起了兴趣,又是盯着那些字看了许久。
  他看到小孩一个字一个字地练习,手虽然不大,但握着毛笔的时候却不发抖,便知道对方已经努力很久了。
  他记得那个欺负李无声的皇子威胁他不准去学堂,若不是盈妃能教他认字,恐怕李无声连跟人沟通的方式都没有了,古代又哪里会有手语这一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