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明继焰照流年+番外 作者:酥油饼(上)

字体:[ ]

书名:重明继焰照流年
作者:酥油饼
曾经,刘念以为他的是他的,他的也是他的,不分彼此。
后来才知道,亲兄弟也要明算账。
再相遇,他的是他的,他的是他的,清清楚楚。
靳重焰表示:好唔开心,下碗面吃。
 
PS:微虐,HE。
 
 
内容标签:破镜重圆 青梅竹马 仙侠修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念,靳重焰 ┃ 配角: ┃ 其它:
==================
 
编辑评价:
  靳重焰为通天宫少主,身份尊贵且自小资质超凡,而青梅竹马的刘念却资质平庸,身份低微,且因行事凶狠被修道界视为妖人,最终自爆殒命,选择与靳重焰阻断一切联系,生死相隔。本以为自己魂飞魄散,了无牵挂。谁料他却在机缘下夺舍获得新生。在冥冥中注定要纠缠两世的情缘不知又要将主角们的命运引向何处……
  作者文笔细腻流畅,本文人物性格刻画生动深刻,情节设定把握到位。随着故事情节推进,刘念身份上的转变,以及靳重焰对待的感情的全新认识,令两人的纠缠两世的复杂情感更加牵动人心。纵观全文,字里行间既有仙侠文恢弘大气的风格,同时又将蕴含其中情感羁绊描写的刻骨铭心。
  
  第1章 楔子
  
  最后一件玉甲被放入七星盾法阵,这间屋子就空了大半,剩下的都是些不紧要的材料,若再给他点时间,倒是能做些小法器,可是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防护阵法已经吃不消了,至多一个时辰,这座“玲珑洞府”的大门就会被炸开。
  所剩无几的时间,他还要为自己谋取一线生机。
  他从玲珑囊中取出装着火麒麟血的白玉瓷瓶。为了炼制麒麟玉甲,血已经用了大半,剩下的仅够炼制两枚霹雳火丹,他也没有一定的把握把闯洞府的混蛋们炸个稀巴烂,不过炸死跑得最快的那几个总归不难。
  霹雳火丹十分好做,火麒麟血、硫磺、硝石、九阳木、定魂珠的粉末用三味真火炼制成一团就行。他修习的功法叫三味心火,比真火还好用,只是修炼不到家,用时以心头血为代价,很伤元气,他一向节俭,以前只有为靳重焰炼制武器盔甲时才用,现在……却也没必要省着了。
  洞府摇晃得越来越厉害,竟是连一个时辰也坚持不到。
  他叹了口气,将霹雳火丹置于洞门后,拿出来不及归还靳重焰的玄奇披风盖在七星盾法阵上,在上面设了个小法阵,确定一切准备就绪,才盘膝坐在蒲团,静静等待最后一刻降临。
  洞府炸开的一刹那,整座碧霄山都沸腾起来。
  来之前,谁都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名不经传的小洞府竟然让二十多个元婴期以上修为的修士耗费了整整三百三十三天的时间才拿下!
  当洞门飞起的那一刻,每个人的心中都奏响了胜利的凯歌。
  但紧接着发生的事让他们措手不及。
  大门洞敞的洞府突然三连环地炸裂开来!
  若是普通的爆炸,这些修士自然不放在眼里,可是那燃烧的火焰竟穿透了道器法宝,如雾般弥漫,偌大的碧霄山竟被罩住了一半。
  原本懊恼着位置太靠后,挤不进去的修士们看着被火焰席卷了肉身,不得不化元婴逃窜的道友们,个个暗自庆幸不迭。
  与此同时,离此两千里的天梯山雾缭殿内,一名凝神修炼的俊美青年猛然睁开眼睛,摊开手掌接住了从颈间滑落的白玉莲花吊坠。
  洁白无瑕的莲花心碎了一角,裂缝从口子慢慢地蔓延开来。
  青年无措地看着四分五裂的莲花,想用法术修复,那吊坠突然又化作齑粉,从他指缝里淅淅沥沥地漏了下去。
  他慌忙握紧拳头,过了会儿张开,手心只留下指甲盖大的一小撮。
  这是那人的本命玉。
  人在,玉在。
  玉碎,人……
  青年心头一颤,茫然地抬起酸涩的双眸。
  殿外云雾缭绕,一层层地蒙蔽着他的眼睛,也隔阻了他与那人的联系!
  他霍然起身,疾步朝外走去。
  一道绿光自东南方来,横拦在他的面前:“重焰,你正值冲击分神期的要紧关头,欲往何处?”
  靳重焰行礼道:“师叔,我今日行功,感到丹田处有些阻滞,正想去请教师祖。”
  封辨达暗暗松了口气道:“正好我也要……”
  语未尽,靳重焰已化作白光,划过天际,没入西南。
  被自家师侄晃点的封辨达呆呆地望着西南的天空,面色微微发白,许久才叹了口气。
  靳重焰赶到碧霄山时,火势已经小了许多。七八个修士站在对峰冷眼看着,一脸的仇恨与恶毒。
  “重焰公子!”
  他们见到靳重焰,大吃一惊,纷纷上前打招呼。
  靳重焰置若罔闻,双手合十,慢慢地像两旁拉开,抽出意剑,往洞府门口一挑,火焰如蛇缠棍,顺着意剑,一点点地融入他的体内。
  其他人见状,纷纷跟进。
  靳重焰落到洞府前。洞府上方的匾额被烧得焦黑一片,四个字中只能依稀看出“府”里的“付”。
  他想起这座洞府本叫“焰极洞”,匾额刚挂上去的那天被他一剑劈了,不知后来被改成了什么。
  “重焰公子。”
  修士们忐忑地站在他身后。
  靳重焰低着头,用袖子认真地擦拭匾额,许是用力太大,匾额猛然从中间断开,一半落在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
  他呆了呆,脸色瞬间狰狞,莫名的怒火从心底蹿出来,熊熊燃烧,几乎要化作实质的火焰焚烧一切!
  其他人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的杀气,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
  一个修士大着胆子说:“重焰公子,刘念此人凶残狠毒,今日伤我一众道友,我等实不能饶了他!”
  靳重焰缓缓地转过身来,冷厉的眼神仿佛一把钢刀,缓慢地凌迟着他们的面容。
  修士们被他看得心底发寒,颤声道:“你身为通天宫的少主,竟要为刘念妖人出头吗?”
  靳重焰想到通天宫的名声,强忍着杀了他们的冲动,冷冷地问道:“此处是他的洞府,你们所为何来?”
  修士们被问住。他们来此,不过得知此地主人偷了通天宫少主和袭明道人的灵宝法器,所以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想要大捞一笔,谁知点子扎手,什么都没捞到就赔了夫人又折兵!换别人这么问,他们自可以理直气壮地搬出通天宫少主和袭明道人这两面大旗,可通天宫少主自己来问,却叫人不好应对。
  他们想了想道:“他偷了少主与袭明道人的灵宝法器,败坏我修道界的风气,我们看不过眼,来讨个说法。”
  修道界的风气?
  靳重焰心中冷笑,恃强凌弱见财起意就是修道界的风气么?
  “袭明道人处,我自会解释。尔等散了吧。”
  灵宝近在眼前,怎能功亏一篑?他们咽不下这口气,便蛮不讲理:“他设陷阱害人,伤了我们不少道友!”
  靳重焰道:“刘念盗宝之事,我与袭明自有交代,与尔等何干?擅闯他人洞府,纵死无尤!尔等若是不服,改日我自会去各位洞府一一拜访!”怒火已经到了咽喉,令他呼吸困难。
  眼前站着的人,个个面目可憎。一想到他们就是以这样一张脸孔将刘念逼得走投无路,颤抖的意剑就不住怒号,想将眼前这些人虚伪狰狞的面目一个一个地刺穿!
  修士们虽然看不懂脸色,总算听得懂威胁,对通天宫这座庞然大物十分忌惮,纵然心中愤愤,仍是选择离去。
  他们一走,靳重焰的怒火便彻底地发泄出来,意剑一撩,竟削掉了对面的山头。
  走得拖拖拉拉的修士们见状,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嗖嗖地消失在天际。
  山头坠落的巨大回声慢慢地平息,四周恢复宁静。
  靳重焰呆站着,习惯性地等待着熟悉的脚步声从洞府里欢欢喜喜地奔出来。可是等了等,又等了等,从不落空的脚步声始终没有响起。
  他僵硬地转过身,记忆中小而明亮的洞府一片焦黑,散发着颓然阴森的死气。恍惚间,思绪如奔腾的野马,不自禁地描绘出那人变成焦尸躺在里面的景象,向前迈出的腿竟然微微发抖,连带的,心潮也跟着澎湃起来。
  那人的音容笑貌猝不及防地撞进脑海。
  一颦一笑,一悲一喜,历历在目。记忆中的色彩那样明丽鲜活,栩栩如生地好像下一刻就要从脑海里走出来。
  那样深刻的印象,反倒让他恨起来。
  一会儿恨那人对自己虚情假意。
  一会儿恨那人资质差还不用心修炼,整天想着旁门左道,最后连个自保的手段都没有。
  一会儿又忍不住问自己,为何会放任那人独自守在这里不闻不问!明明发过誓,等自己强大了,一定不会再让那人受到丁点的伤害!
  思潮波澜迭起,心绪浪涛汹涌,早已巩固的出窍境竟微微动摇!
  靳重焰眼睛一红,退后半步,提起意剑插入洞府上方。崩裂的碎石坠落,眼见着将洞门堵得严严实实。他突然发狂般地冲入洞府,将门口堆积的落石统统地扫了出去。
  “刘念!”
  他发狠地低吼一声,如预料那般地没有激起任何回音。
  那个人的确消失了的认知突然击中他的心房!
  从今往后,哪怕他踏遍四海,寻遍九州,也再见不到这个人。
  无论他的心里多么的厌恶、憎恨,也无法当面向那人表达。
  唯一能做的,便是在回忆与想象的虚幻中,寻找那人的身影。
  这个认知让他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慌,一滴滴地渗入心头,蔓延到四肢百骸,阴冷的寒气冻得他浑身都在哆嗦。
  “刘念。”他自言自语地念叨了一句,头昏脑涨得无法思考。等清醒的时候,又有些迷茫自己为什么要喊他的名字。
  那人虚伪自私,贪得无厌,以往总是纠缠着自己,如噩梦般阴魂不散,如今死了,于自己是解脱,理当庆贺,悲从何起?
  可喜悦之情如天边之云,眼望着,却虚无缥缈得无从感觉。悲伤恰如脚下溪水,纵不弯腰,那清凉刺骨的触感依旧从自己的脚底渗透到心里。
  许是……
  念着当日他对自己一路相送舍命看顾的呵护之情,自己还有些难以割舍。他为自己背井离乡,自己送他最后一程,有来有往,有始有终,也不枉两人相识一场。
  越是这样想,心越是揪得紧,意识飘忽地往里走,却是举步维艰。阻挡在自己面前的并不是落石和残壁,而是内心涌起的,无处发泄的哀恸与绝望。
  他慢吞吞地,徒手搬开拦路之石,动作蹒跚迟缓,如耄耋之年的凡人。
  然而洞府统共这么大,即使乌龟,也能一天爬个拉回。搬走最后一块拦路石,一眼就能看到歪倒在石床上的人。
  鲜丽的色彩像是被人从脑海里残忍而强硬的撕扯去,黑白的天地只容得下眼前的画面。
  他死死地盯着这个人,连眼角淌下了血泪也不自觉。
  那人明明很怕冷,除了夏天,每次睡觉必要与自己依偎在一起的。怎么可能穿着单衣躺在石床上?
  “起来。”
  那人明明很勤快,每次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就会冲过来。自己站在这里,他怎么还可能睡的着?
  “起来……”
  呼唤声哽咽,带着最卑微的乞求。
  只要那人睁开眼睛,过往种种,他都可以不再计较!
  此时此刻,怨怼憎恶如烟散去,遗下的只有那人与自己在一起时温馨甜蜜的点点滴滴。无论后来如何,那人当日曾同自己这般好过。如师如父如兄如友,但有好玩的,必与自己分享,但有好吃的,必让自己先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