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墨冉再续 作者:晨兰一格

字体:[ ]

 
 
书名:重生墨冉再续
作者:晨兰一格
 
文案
季麟冉我此刻才知道原来我是爱你的,只爱你,可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你恨我吗?恨吧?我也恨我自己,是我害的你家破人亡,是我害的你尸骨无存,是我一切都是我。我不求你原谅,下辈子你要是还爱我,我一定一定也只爱你。。。。。
 
当时我醉美人家,美人颜色娇如花。
今日美人弃我去,青楼珠箔天之涯。
天涯娟娟姮娥月,三五二八盈又缺。
翠眉蝉鬓生别离,一望不见心断绝。
心断绝,几千里?
梦中醉卧巫山云,觉来泪滴湘江水。
湘江两岸花木深,美人不见愁人心。
含愁更奏绿绮琴,调高弦绝无知音。
美人兮美人,不知为暮雨兮为朝云。
相思一夜梅花发,忽到窗前疑是君。
 
内容标签:生子 恩怨情仇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结束了
 
  天空很蓝,花开的很灿烂。平阳王府的花园很热闹,很多人,黑压压的一片。中间有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周围的一切好像都与他无关。
  嘲笑,蔑视,侮辱,责骂一切的一切他都漠不关心只是静静的站着。
  对于他的安静,更像是催化剂,周围的人嬉笑的声音越来越大。他抬头看了看天空脑中似是什么都没想,又好像千转百回。眼中似得有晶莹一闪而过?
  “乐墨月,你以为你是谁?以为爬上王爷的床就能把自己当根葱了?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那个样子?真是恶心,一个破鞋还以为自己多清高似得。姐妹你们说是不是,这种人真是不能理解,为了爬上咱们王爷的床竟然害死自己的夫君。真是不知道哪天会不会为了谁害死我们王爷呢”
  “对,就是。这种人真是不该活着。克死父母,克死夫家,难道还想来克死咱们平阳王府上下一千多号人吗”
  “是啊是啊,竟然爬王爷的床。真是不要脸”
  “就是就是”
  七嘴八舌一句一句的砸在乐墨月的心尖。是啊,他竟然是这样的人。只为了那样一个道貌岸然的男人害死夫君,害死父母。夫君你可恨我?是该恨的,我自己都觉得我可恨。
  声浪越来越大,有人已经开始动手了。是怎么开始的他也没在意,他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很多往事好像泉涌一样突显。
  “月儿,我真的娶到你了,好开心,真的好开心。”这是笑的像个孩子的夫君,为什么当时会觉得难以忍受?
  “月儿,我买了你最喜欢的糯米糕,你尝尝?”这是眼中充满的期待的夫君,为什么当时会觉得不耐烦?
  “月儿,对不起。最近都好忙,没有好好陪你。等我忙完这件事我们去庄子上玩好不好?”这是满脸歉意的夫君,为什么当时除了不耐烦还是不耐烦,巴不得夫君把我遗忘了更好?那时候的自己已经背叛了夫君了吧?
  “月儿,能死在你的手里,我很开心。对不起,是我的没有照顾好你,你去找他吧。我知道你喜欢他,我希望你能幸福。”这是什么样子的夫君?捂着胸口痛苦的喘息着,还是那么温柔的神情。自己当时在想什么?很开心,似终于松了口气?终于可以去找他了,那个自己从小就喜欢上了的神。
  可是现在又是什么情况?原来自己心心恋恋的神有这么多的莺莺燕燕?自己又是其中的哪一个?宠物?玩物?可有可无?一切都是利用吗?是吧!
  身上的痛,哪里及得上心痛来的万分之一脚下一个踉跄跌进了那个已经没有荷花的荷花池。碧绿的湖水,是真的很绿很清。可是乐墨月却平躺在湖水里平静的睁着眼,脑海中只有这一句话在回荡“终于结束了吗?真好”
  已经记不清了,到底是什么时候成了这样子的?就这样也好,这一生也只是悔恨没有好好对他。来不及了吧,夫君我来陪你可好你还会不会要我?我好想你。
  一切嘈杂的嘲笑声好像很远很远,心慢慢的沉寂。
  
 
  ☆、重新开始
 
  乐墨月再次醒来只感觉头痛欲裂,轰隆隆脑中一片空白,只是疼痛的无法忍受。手按着太阳穴,轻轻的甩甩头,疼痛感渐渐好点他才慢慢的睁开双眼。
  这里是哪里?好红,淡淡的烛火看上去有点温馨?地府是这样的吗?原来一点都不恐怖。夫君这里有你吗这样的地府是不是不让人那么的害怕?现在的你在哪里?我好想你。
  “夫人,您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奴去叫大夫来看看?”哪里来的声音?透着熟悉感?好像是?好像是屏儿?乐墨月震惊的抬头看着身前小心翼翼询问的人。
  屏儿是乐墨月的贴身婢子,五岁的时候就跟着七岁的自己了。可是屏儿不是死了吗?哦对了,这里是地府,能见到屏儿也很正常。说起来屏儿还是因为自己而死的,
  对他乐墨月还存在着愧疚。要不是自己任性,屏儿也就不用为了救自己而丧命了。血肉模糊的屏儿刺痛了乐墨月的心,yín词艳语刺鼻的腥檀气息好像还坏绕着。
  匪徒,明晃晃的刀剑,破旧的山洞,一切一切都让乐墨月不想再回想。自己没有去私会平阳王,这一切都不会存在。
  想到这里乐墨月眼中的愧疚尤为加深“屏儿,对不起,都是我害死你的。”低声呢喃,听在屏儿的耳中却是有点莫名其妙。
  “夫人,你说什么?什么对不起?屏儿听不懂!屏儿这不是好好的?”一脸迷茫的屏儿是真的没有明白自家主子说的是什么。
  乐墨月不干了,什么叫好好的,人都是死了还好什么好。大声咆叫:“什么好好的?你都死了,还死的那么惨。”说着乐墨月的身子不停的在颤抖。
  屏儿被吓得不轻,猛的抱住乐墨月,心里却害怕的想着自己主子是不是疯了?“夫人,大喜的日子什么死不死的,你摸摸屏儿,屏儿热乎着呢。哪里像个死人了。你怎么了?千万别吓屏儿啊?”
  好像真的是热的,乐墨月又摸摸了自己好像也是热的?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是死在平阳王府的荷花池了吗?自己可是清楚的记得被湖水包裹的窒息感,也是清楚的感受到自己一点点的停止呼吸的。可是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一片的火红是什么?像新房?这里是?大喜的日子?刚才屏儿是这么说的?总觉得哪里不对经。哦,对了。屏儿好像小了。屏儿死的时候已经二十二了,这个屏儿看上去是十五?对就像是十五六岁的屏儿。
  乐墨月猛地推开屏儿跑到镜子前,镜子里的是自己?又不是自己,这个好像稚嫩很多。怎么还一身的喜服“屏儿,今天是什么年月”有个大胆的猜测在心里,却又不敢去想像,是惊喜,是害怕。
  虽然不知道主子为什么这么问,屏儿看了一眼不太正常的主子,还是开口道:“主子,今天是□□四十七年,正月初八。您和大学士季霏之子季麟冉成亲的日子。”
  □□四十七年,正月初八?是啊,可不就是自己出嫁的日子?自己跟季麟冉是指腹为婚,今天是自己满十七岁的日子也是自己出嫁的日子。不愿意嫁的,可是父母之命不可违抗。昨晚自己还在闹呢可是今天又是怎么上的花轿?不太记得了。
  这个世界除了男人和女儿,还有一种就是乐墨月这样的人,双儿。这种人却为数不是很多。十个人里面只有两个也就是百分之二的比例。不是很被人看重的种类。不似女人娇柔,又不似男人魁梧有力。
  一般都是作为男宠,男妾的命运。像乐易天这样被娶为正妻是很难得的,因为双儿生育能力并没有女人那么好。
  重生吗?这是重生回到了十年前吗?真好,真的很好。如果是这样,夫君这一次我会好好爱你,好好的让害死你的人受到惩罚,包括我自己。
  
 
  ☆、第三章 曾经
 
  不管怎么样,现在的乐墨月是兴奋的。今天是个好日子啊!
  “夫君,一会就能看见你了,很开心,很期待。”摸着胸口不听跳动的心,这种感觉真是不能更美好,自己没死,夫君也没死。是什么时候发现原来自己是爱着季麟冉的?可能越是思念就会慢慢转变吧。
  季麟冉是在六年后被自己一刀□□胸口死的,而后的四年自己生活在平阳王府,那个让他现在想都不愿意想的地方,在乐墨月进府的时候,平阳王给的身份是男宠,一个连妾都不如的男宠。那时候平阳王已经娶妻,正妻二侧妃都有了。可是男人谁不是三妻四妾?
  一直以为不管他女人,双儿再多自己也是有一席之地的。可是没想到那是炼狱的开始,那时候父母,夫家全都死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每当欧阳询吩咐他去伺候别人的时候,乐墨月就觉得心痛的快死去。
  那个口口说爱着自己的人,在自己进去平阳王府的之后真的露出了让他不可置信的嘴脸。他说:“你以为我真的爱你?要不是看你有用,你以为我稀罕看你一眼?乐墨月,没想到你一直都是这么天真的。哈哈,爱你,真是笑话”
  他说:“乐墨月,安阳候世子一会会派轿子来接你去岳阳楼。你乖乖的去给我服侍好了,你要是敢给我耍花样。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
  他说:“乐墨月,你也配给我生孩子?也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到底是谁的孩子。所以这碗落胎药,你给我乖乖喝下去。”冰冷的话语,一句一句。乐墨月却觉得自己麻木了。这就是自己付出一切的爱人。
  平阳王名欧阳询,比自己只大了三岁,欧阳询父亲死在战场上,十五岁欧阳询继承爵位。那一年乐墨月十岁,欧阳询十三岁还是世子。跟随父亲来府上拜访,也是那一年乐墨月一见钟情于他。
  其实很狗血,冬天下雪很美,乐墨月跟屏儿还有姐姐们,在雪地里面玩。摔在了地上,正好摔在欧阳询的面前。一个不小心还将欧阳询扑到了身下,那时候的欧阳询就已经很俊俏了。也许是常年练武,比一般的十三岁孩子要高,更是要高过乐墨月很多。
  那是的欧阳询一点都不像后来的冷冽,是个好动。活泼开朗,油腔滑调的人。对于被人扑倒一点没有不开心,不仅如此,还坏心的用自己的唇轻轻的划过乐墨月的脸颊,乐墨月脸瞬间就红彤彤了。
  “小家伙,还不起来吗?虽然你不重,可是这么躺着确实不是非常好吧”欧阳询的声音清脆。很好听。
  乐墨月手忙脚乱,一脸的不好意思。自己是双儿,还是第一次跟别人挨着这么近,双儿其实是个很尴尬的人群,对于女人不能亲近,对于男人是更要注意礼仪的。
  见外男已经是越礼了,自己还将其压在了身下。好在年纪不是很大,要不然乐墨月别说玩雪了。这种有客人的日子是连房门都不能出的。
  “公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乐墨月红彤彤的脸,双手无措的交叠,头压的很低。十足的一幅小媳妇模样。很有喜感。
  欧阳询就觉得很有意思,虽然大家都还是小孩,可是这么可爱的小孩,还是很能引起欧阳询的兴趣的,是逗弄的兴趣。
  “不是故意的啊?我怎么没看出来呢?你不会是喜欢我故意假摔在我本世子面前,好引起本世子的注意的吧”欧阳询一脸就是如此的表情,乐墨月更是红了脸颊,这人说话怎么可以这样,真是,真是,登徒子。
  乐墨月这么想着,确是更不敢抬头看面前的人了。一脸的无措,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还是急急忙忙的想要解释:“不。。不是,不是,公子。我跟姐姐们在玩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摔着公子真是不好意思。”
  欧阳询要是一脸的不信:“别不好意思啊,本世子知道自己玉树临风,风度翩翩。你喜欢我也是正常的,别不承认啊?本世子又不会笑话你。”
  乐墨月其实有偷偷的看了一下欧阳询,虽然不知道欧阳询的身份。但是真的很让人移不开眼。全身白色的衣袍,金色滚边衣袖,真的贵气逼人。虽然乐墨月的父亲官拜丞相。一向节俭的丞相府确是一点都不富丽堂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