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传私房菜+番外 作者:歪脖铁树(上)

字体:[ ]

书名:家传私房菜[重生]
作者:歪脖铁树
 
文案 
上辈子沈柳以为自己所遇良人,对张书亦掏心掏肺,却没想到自家珍藏的祖传私房菜菜谱被他骗走,并且害得沈柳名声狼藉,穷困潦倒。
他从楼顶跳下结束了自己的人生,然而这并不是结束,沈柳重生了。
然而重活一次面对沈柳的,竟然是?憬愦?挪似缀退?械募也?蹲吒叻伞?
(这句话是:竟然是姐姐带着菜谱和所有的家产远走高飞。)晋江这么抽……
沈柳并没有灰心丧气,他还有祖传的手艺,那么,就从最简单的小摊开始吧……
 
沈家家庭成员:
户主:沈柳
捡到的儿子:沈凌衫
儿子捡到的狗狗:沈二哈
二哈捡到的前任主人:沈·封靖哲
 
PS:特别重要,关于狗狗不能吃的一些食物在这里科普一下。文中的沈二哈有作者赐予的铁胃,有些食物沈二哈吃掉了,但请现实中的狗狗不要模仿!请现实中的狗狗不要模仿!请现实中的狗狗不要模仿!【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1、狗狗不能吃的水果:葡萄、杨桃;
2、狗狗不能吃巧克力和含有咖啡因成分的东东;
3、不能吃姜葱蒜、洋葱等刺激、辛辣的食物;
4、不能吃家禽类的骨头,很容易刺破喉咙和气管;
5、不要长期吃动物的肝脏;
6、不要吃海鲜类的食物,容易产生过敏;
7、不要吃高糖分、高脂肪、高蛋白的食物;
8、牛奶最好不要喝;
9、生鸡蛋;
10、咸的东西千万不要喂,影响狗狗的生长,最好还是喂狗粮,不过狗粮看上去好像很少,实际到狗狗的肚子里面会发胀的,应该少量多餐,运动适量。
 
内容标签: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穷困但不潦倒
  江北市临城是比较淳朴的小城,临近端午节这段时间,不管是大大小小的超市还是每五天一次的集市,都有着浓重的节日气氛。大片大片的粽叶,细长细长的粽叶,各种款式,白花花的糯米,还有甜丝丝的蜜枣。
  天气越来越热,温度持续突破30度,柏油马路像烙铁一样炙烤着在上面行走的人。沈柳一只手拉着一个行李箱,另外一只手牵着一个大约五六岁的男孩,他偏过头看了眼绷着脸一脸严肃的小包子,笑了笑说:“热吗?”
  鼓鼓的包子脸刻意绷紧了,贺凌杉转过脸看了沈柳一眼,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包子脸转向另外一边,捏了捏跟他并排着行走,不停地吐舌头的沈二哈的毛耳朵问:“热吗?”
  回答包子的是一张囧囧有神的狗脸,沈二哈摇摇尾巴,表示自己披着一身皮毛特别热。
  “恩,热也得忍着,我们不能再住酒店了,我身上还有最后5000块,要是花完了就没有了。”沈柳说到这里忍不住叹了口气,他以为重活一次就可以按照自己预定的人生前进,却没想到现实永远是现场直播,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事情就会突然发生转折。
  重生前,被张书亦陷害,不但家传私房菜菜谱被骗走,还害的沈柳名声狼藉,最后他在穷困潦倒中走向二十层高楼跳下,结束年轻的生命。
  重生后,沈柳本以为自己躲开渣攻就可以了,却没想到事情又一次发生转折,姐姐沈怡拿着家传私房菜菜谱远走高飞,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家里唯一的房产已经被姐姐变卖,他只剩下自己那一行李箱的衣服。
  两人一大一小加上一只狗走了一会儿,沈柳看了看路边的煎饼摊,歪着头问:“饿了吗?”
  这次沈凌衫没有转头看沈二哈,而是直接点点头,他还伸手摸了摸小肚子,的确是饿了。
  于是沈柳领着沈凌杉拐了个弯儿,走到小摊前面。沈柳个子有一米七八,个子在临城算是比较好的,他微微低头看了眼小摊上切好的菜和沾满油迹的锅,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
  小包子个子矮,看不到几乎到成年人腰以上的小摊,他摸着肚子仰起脸,声音清脆:“爸,我要吃塌煎饼。”
  “哟,还带着孩子过来吃啊,要不要加鸡蛋?”小摊主立刻殷勤地站起来,特地弯腰探头看了沈凌衫一眼。
  皱眉看着小摊主的围裙几乎都蹭到锅里了,以沈柳以前的性子,这种路边小摊是绝对不会驻足的,但是想到他现在身上并没有什么钱,又想着从煎饼摊这方面着手赚钱,便点点头,说:“加一个鸡蛋。”
  沈柳刚说完,小摊主已经利落的在锅里放了点油,拿起一个鸡蛋打开放在锅里,用铲子来回翻搅几下,接着抬头问:“什么菜都要吗?”
  “恩,都要。”沈柳点点头,眼角余稍看到小包子的眉毛好像皱起来了,他微微勾起唇角笑道,“以后要跟着我过糙日子,不能挑食。”
  沈凌衫还是皱着一张包子脸,认真地思考着,他又看不到加了什么菜,怎么挑食,这个活比较难。
  青菜用铲子压一压,跟鸡蛋完全混合,小摊主又问:“不要辣椒吧?”
  沈柳点点头,小包子不能吃辣椒。
  菜炒个七八分熟,就用铲子推到一边,这种锅并不是家里用的那种普通锅,而是一张铁板,四周竖起很矮的边来,类似于铁板烧鱿鱼。小摊主拿起一张煎饼铺开,两个铲子配合着把菜都铲到煎饼上,再卷起来,下面放油,煎煎饼皮儿。
  香味儿飘出来,沈柳脸上有了笑意,看着小摊主把煎饼两面都煎的焦黄,接着用铲子从中间切成两半。
  再分别用两个纸袋子装好,这便成了。小摊主又拿了一个塑料袋把纸袋装进去,递给沈柳,说:“拿好,五块钱。”
  沈柳从口袋里掏出五张一块的递给小摊主,领着小包子离开。这里是开发区,沈柳早晨坐公交车过来的,他已经把酒店退了,酒店虽然住着舒服,但是一天就要二百多块钱,沈柳心疼不说,他现在也没有多余的钱了。
  刚巧这边穿过马路就是一个小公园入口,沈柳领着贺凌杉进了公园,找了个背阴的地方坐下。
  塑料袋里面已经哈了热气,纸袋外面也透了一点油渍,但是香味依旧,沈柳拿出一个纸袋递给小包子说:“尝尝味道怎么样。”
  鼓鼓的脸颊严肃地绷着,有一种别样的喜感,沈凌衫双手接过纸袋,对着露出一截的煎饼吹气,吹了一会儿试探着咬了一小口,嚼了嚼。
  沈柳没有吃,他歪着头,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小包子,“好吃吗?”
  小眉毛再次皱起来,把嘴里的煎饼咽了,沈凌衫说:“好吃。”
  沈柳点点头,坐在一旁看着小包子小口小口的吃着。沈凌衫这个名字是沈柳给起的,捡到小孩的时候,他头上有一道口子,不知道怎么受的伤,小包子并不记得自己叫什么,沈柳心软,便带着他去医院,那时候沈怡已经离开,他已经是孤家寡人了。
  在医院里这么一圈下来,又出院在酒店修养这么长时间,等小包子脑袋上的纱布解下来,沈柳的钱也花光了。
  操了这么大的心,沈柳便不客气地收下这小子当自己的儿子,取名沈凌衫,小名杉杉。大概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还住酒店的时候,小包子自己跑出去一趟,回来就捡了一只死蠢死蠢的二哈,并且给他取名叫沈二哈。
  正想着,沈凌衫已经吃了一半,看着剩下的一半怎么也下不去口,他看了一眼沈柳,又看了眼正伸出舌头一脸囧样的沈二哈,心里犹豫一下,还是没敢直接给沈二哈吃,而是拉了拉沈柳的衣袖,小声说:“爸,这个不好吃,没有你做的菜好吃。”
  “我估计这里面加的鸡精、味精比较多,给二哈吃吧。”沈柳回过神,低头看了看煎饼皮已经软了的塌煎饼,低头啃起来。
  吃完了要找房子,这边开发区的房子比较便宜,沈柳一边吃一边想着,嘴里的鲜香味直冲味觉中心,这种完全是靠味精鸡精提鲜的塌煎饼应该还有改进的余地……
  
 
第2章 攻怒刷存在感
  这片开发区以前是农村,村里的瓦房全部推倒,换成楼房。几个村子组合在一起,就变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小区,沈柳领着沈凌衫,拖着行李箱一路步行,进了小区的大门。
  还建房其实跟村子差不多,年轻人照常在外打工,只有上了年纪的老人才住在家里,他们闲着没事就搬个凳子坐在楼下,一小群,要么聊天要么打牌要么下棋,惬意的很。
  小区中心有一个三层楼高,规模不小的幼儿园,旁边是规模更大一些的小学,这附近的楼房最下面的地上车库就有了别的用途,开零售商店的,或者美容美发的,还有卖衣服的,小本生意做的还挺像那么回事。
  而当初村子里的瓦房兑换楼房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不对等,所以村里人大都家里至少两套房,自己住一套,另外一套怎么办呢,出租呗。
  就在小学附近有一间车库,上面挂着个红底黄字的大牌子,写着‘房屋中介’。
  沈柳抬头看了看牌子,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便拍拍沈凌衫说:“你和二哈在外面看行李。我进去瞧瞧。”
  车库门并不太高,里面的光线也不明亮,现在已经是下午了,沈柳一打眼看到一个矮胖的大妈正坐在沙发上。
  “请问这里是房屋中介吗?”车库中间停着一辆电动三轮,对面是大妈坐着的沙发,别的就什么都没有了,瞧着不怎么专业,沈柳心里有点打退堂鼓。
  “哦,看房子啊?”大妈一看来人是个瘦高个青年,立刻热情起来,“你想看什么类型的?精装修的,有家具的,还有简装修的?”
  “都是什么价位?”沈柳就这么站在车库一边,隔着电动三轮跟大妈对视。
  大妈手按在膝盖上站起来,就过去推三轮车,边往外走边说:“精装修有家具的一年七千,简装修的一年五千。走走,我先领你去看看房,你考虑个什么样的?”
  听着大妈说的挺专业,沈柳也不再犹豫,便说:“我看看简装修的吧。”
  “来,你坐在三轮车上,我拉着你去看看。”大妈坐在前面回头看沈柳,热情道,“小伙子有女朋友了吗?啥工作?”
  一旁跟沈二哈一起蹲着的沈凌衫这会儿突然站起来,冲着沈柳喊:“爸,二哈看上那条狗了。”
  在车库门口,有一只极其娇小的宠物狗,原本白色的毛脏兮兮的,看上去灰不溜秋,很是狼狈。沈柳看了眼就说:“那是条公的,告诉二哈,公的和公的不能谈恋爱。”
  大妈回头瞧着沈凌衫,脸色就变了,没那么热情了,“这是你儿子啊?”
  沈柳点点头,把行李拎起来放在三轮车上,又把沈凌衫抱上去,自己大长腿一迈,也坐在三轮车上。大妈开着三轮车转了个圈,往前面去了,后面沈二哈颠颠地迈着狗腿跟着。
  这边的楼房可能盖的比较早,下面的景观树长得非常旺盛,看上去并没有修剪,张牙舞爪的。三轮车停下,沈柳一眼就看到缠过来的无数只蚊子,抬手在沈凌衫旁边扇开蚊子,跟着大妈上楼。
  据大妈说,这个要出租的房子在五楼,里面还有大妈自己出钱买的一张床。沈柳没吭声,楼道里并不干净,水泥的,上面铺着一层土,还有一股子垃圾酸味儿。
  大门打开,一股子霉味扑面而来,大妈赶忙介绍道:“靠南的是卧室,总共三间卧室,客厅靠北,你看看。”
  卧室的门敞开着,沈柳不用过去就能看到一张木头架子床,上面铺着一床薄薄的床垫,他拐了个弯进了厨房。
  厨房倒是铺了地板砖,瞧着好一些,沈柳没说话,又进了洗手间。洗手间打扫的并不干净,不过可以再打扫,只是价位还是稍高,沈柳现在不能拿出那么多钱。
  “我再考虑一下。”沈柳主动对大妈说。
  沈凌衫和沈二哈一起蹲在客厅里没动弹,一张圆鼓鼓的包子脸却摆出严肃的表情,跟沈二哈的囧脸一比,可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