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心理控制+番外 作者:蛇苹谨一(上)

字体:[ ]

书名:[综英美]心理控制
作者:蛇苹谨一
 
文案:
懂心理学的腹黑蛇精病美少年,在柯南体制附体下,一次次征战真人秀节目,慢慢从良的故事!
 
阅读提示:
1.第一人称
2.三观是正正的
3.汤姆苏杠杠的
4.时间线混乱,经不起考据
5.严禁扒榜,严禁转载,严禁拍砖
 
作者有话要说:
美剧综合三部警匪片,具体靠你猜⊙▽⊙;
真人秀包括全美超模,幸存者,和极速前进。
没看过这些的朋友,也可完全将本文当成原创来看。
真人秀与原创案子双线穿插,同等比重。
 
 
内容标签:娱乐圈 英美剧 励志人生 三教九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布莱恩摩斯 ┃ 配角: ┃ 其它:娱乐圈;全美超模大赛;幸存者;极速前进
 
金牌编辑评价:
布莱恩摩斯重生后发现自己附身在高危险反社会人格者上。为了保证自己不会被前身的心理问题影响,布莱恩决心登上银幕,成为一名真人秀明星,让观众的眼睛监督他自己的行为。而身边却层出不穷的出现各种了危机……
作者设定新颖,文笔成熟,将美国大型真人秀节目与原创案件结合起来,双线并进,给单一的娱乐圈文和枯燥的探案文复以新生,高潮迭起,不落俗套。主角使用心理学知识控制自己的同时,也在学着控制他人。从侧写分析到微表情语言,看布莱恩能否在社交游戏中如鱼得水,继续保持本心?
==================
 
  ☆、序章
 
  嘈杂的会场里,霓彩的灯光打到舞台上,主持人从台后兴奋的转出去报幕了。灯光全部集中在了他身上,舞台下也安静了下来,观众们都知道今晚的秀总算要开始了。
  然而,与前台有序的组织相比,后台一如既往的一片混乱。舞者们检查着自己的着装,确保发型和衣服都得体,互相压着腿热身活动着。
  我窝坐在椅子上,远离那团混乱,穿着军靴的双脚架在化妆台上,无聊的推了推头上的军官帽。今天身上穿的皮裤似乎小了一号,估计是舞团老板又偷偷换了一条。
  这是一场斗舞大会,而我是一个舞团中兼职打工的爵士舞舞者。商业舞团平日里会接一些电视节目,或者明星演唱会的伴舞工作。参加这一场斗舞大会的理由,也是老板想让舞团赢得大会冠军,增加舞团知名度。
  而我则是想用少时跟着朋友蹭课学会的舞蹈技巧,在课余时间赚些生活费。
  虽然孤儿这个标签听起来可怜又狗血,但最后我还是靠自己考上了一所不算太烂的大学,心理学系。拿着足够垫付自己学费的奖学金。
  比赛开场了,参赛的Hip-Pop舞者们成列而出,主办方邀请了这个舞种的参赛者们为开场热场。因为我的爵士舞是开场后的第一个节目,我也开始站起来热身。
  台前一群穿着各式各样演出服的舞者们,伴随着激烈的舞曲点燃了气氛。我在震耳欲聋的音乐骤然停歇时出场,军靴踏在舞台上配合着伴奏中的脚步声音效,轻而易举的收获了全场观众的注意力。空旷的回响似乎让整个场面的空气紧缩了起来。
  这是我设计的开场衔接,我清楚的知道怎么样才能更好抓住观众们的注意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个人生活,所以特别需要察言观色。我对人们面部和动作中可能会无意表现出来的情绪和想法变化,有特别的直觉。
  这也是为什么我选择了心理学作为我大学专业的原因。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艰难晦涩的心理学,我却如鱼得水。
  准确的掌控人们的心理,用熟练的舞技挑动这些看客们的感官,我精确而有力的做着早就练习无数次的舞蹈动作。抖动我的腰部和臀部这是相当简单的舞蹈动作,Trekking。却因为动作中带有的性张力而十分的受欢迎。
  我一只手高高扬在空中,另一只手自颚下推下,配合着上半身做出前后波浪,下颚上抬做出吸气的动作,一举一动都尽求刺激所有人的感官。爵士舞是充满动感的多元化节奏型舞蹈,舞步揉合著刚与柔的特性。此时舞曲中也带上了我自己录制的喘息。
  绮伦的乐曲奏响,我跟随着节奏摆动身体。因为爵士舞是需求爆发力和舞蹈的力度的物种,没一会而我就大汗淋漓。小了一号的黑色皮裤紧紧包裹着我的双腿,在灯光下清晰可见的突起和肌肉的线条挑动着看客们的心神。
  台下女人们疯狂的表情让我有些头晕,再加上我性取向为男,舞动着早已排练了千百次动作的我,实在很难在节目中投入心神。我的目光掩藏在帽檐下无聊的巡视着周围。
  舞曲接近了尾声,在气氛被烘托到极点时,我一把甩下头顶的帽子再次引起一阵又一阵的尖叫。接着乐曲的落尾,我伴随着淡出的乐曲效果,缓缓匍匐在舞台上。
  此时,我突然感觉一道如有实质的视线,那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让我的心脏突然紧缩。
  我停止了匍匐在舞台的动作,转过正面做向上挺身的动作站起,在台下的人群中搜寻那个让我惊出一身冷汗的视线,却一无所获。
  也许今天我应该早些回家,而不是等到这斗舞比赛散场。打定主意,回到后台的我在跟正忙着鼓励之后要上场的舞者们的老板说了一声,忙得满头大汗的他随口便答应了,还表扬了我一下今天的表现,给我塞了几张鼓励性的“奖金”。
  我扬起一如既往的笑容作为表示,又对站在我身边记不清名字的其他舞团舞者打了声招呼,这才换下身上的舞台服装,匆匆穿上来时的衣服揣着那几张面额不算太小的零用钱离开。
  斗舞会场征用的是一家有名的俱乐部舞台,因为赞助商正是这家俱乐部的老板。所以会场后门连接不太体面的小巷,烟雾缭绕酒气熏天,醉汉和街边站街的男男女女都让我觉得厌恶。
  拉上兜帽低头赶路,绕出了小巷走向街尾的停车场,那里停着我买的一辆二手小破车。小巷中倒是多有人声,宽大的街道却寂静无人,夜晚出行的人们就像过街的老鼠,缠伏在阴暗的角落,却害怕昏暗的灯光。
  拿出车钥匙我松了口气,我正想着今晚回去得泡个澡才能洗去一身疲惫时,车窗玻璃反射出了一个黑影,没等我转身,尖锐的疼痛从后腰传来直入脑髓,我眼前一黑,落入一个冰冷的怀抱。
  电击枪…哪个劫匪会随身带这么高级的抢劫工具?我清醒过来的第一时间不是睁开眼睛,而是放缓了呼吸,耳边倾听着周围的动静。
  我感觉到我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侧躺在冰冷的地上,地面给我的感觉似乎是铁皮做的表面。我一时猜测不出自己所在的地方,后腰还在一阵阵的疼痛。
  “当啷”,什么东西被放下的声音。寂静的空间中轻缓的脚步声,我衤果露在外的肌肤被这个人走近带起的风抚出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感觉到了他的接近,很近,我甚至能感觉到他面对我的距离不过几厘米,脸上的肌肤能感觉到他的呼吸,然后他骤然退后,我的脖子被他用手紧紧的掐住。
  “我知道你醒了,睁开你的眼睛…”
  嘶哑的声音,仿佛被撕破了的塑纸。该死的,难道又是老板的仇家?都说那么毫无顾忌的抢生意一定会遇上麻烦的!可为什么最后倒霉的都是我?
  我一秒的迟疑被对方视为了反抗,掐着我脖子的手更紧了,我无法呼吸骤然睁开了眼。
  老天!这个男人没有遮挡他的长相…
  没有遮挡长相的劫匪是最危险的,因为他们一开始就没有让受害人活着离开的打算,所以也不会在乎是不是被看到了长相。这是犯罪心理学最基础的知识。
  一开始在课外自学犯罪心理这门学问的时候,我并没有要成为警察之类的想法,只不过是一门兴趣。因为专业还是心理学的我,一直的理想都是考了证,成为收入不错的一名心理医生。谁知道如今却是这门学问最先派上了用场。
  这个中年男人有着疯狂的眼神,干裂了的嘴唇胡子拉渣,花白的头发有些秃顶,身材有些走样却可以看出曾经也经常出入健身房。
  中年失意,平日里一定是个成功人士,他手上的手表的牌子是平均收入人群买不起的,而款式是今年新出的,价值上几万美金。褶皱的西装衬衫,袖口还有着水迹,他的身上有俱乐部厕所一直使用的香薰味,该死的,他是刚才舞台上注视着我的那道视线。
  他的左手仍然有原本带着戒指的痕迹,看来是情伤啊,而他的目标人群是我,原本也有出入健身房保持身材…
  他还是个同志。
  “咳…咳咳…”见到我睁开眼,这个疯子满意的笑了松开了掐得我窒息的手。我注意到他并没有堵住我的嘴,我猜测他一定把我带到了十分偏僻的地方。
  我眼睛胡乱的扫视着周围,我如今身处的地方好像是在一个大卡车车厢,或者集装箱中。每一条从观察中得到的信息都让我更加绝望,因为这一切都说明这个疯子的目标不是老板,而是我。
  如果是为了利益,我有信心通过谈判让我安全的活到救援抵达。可如果这是个疯子,我却实在没有信心能从一个疯了的人手中逃脱。
  我记起了前几天在家中报纸上看到的那个声名鹊起的连环杀手,被害人都是年轻的亚裔男生,死前曾被迫与凶手发生性行为,死因是窒息,奇怪的是每具尸体都被割掉了舌头…
  警方推测凶手是一个同志,也是亚裔。毕竟隔人种犯案的连环杀手实在稀少。可是现在,如果我可以活着出去,我一定会冲上警局叫嚣着你们弄错了犯人的侧写,长点心吧!
  因为就算在黑暗中,我还是能清楚的看到这个男人标准的白种人轮廓。想着那报纸上白纸黑字书写的凄惨死法,我第一次有了自杀的冲动。
  自杀了,早死早超生。好歹是自己给了自己一个痛快,而如今等待我的不用想也会是一场噩梦。
  大多数人永远不会认为自己会遭到那些报纸上的不幸,就像我。我记得当时看完报纸,我还猜测也许不久之后等这个家伙被抓到后,我又会多一篇论文要写。分析最近的案例,教授最喜欢用的题材。
  没想到最后我自己却可能会变成那些论文中的一段文字,真是足够讽刺。
  他戴着手套的双手,除了方才掐着我颈脖的那只手,另一只手握着一把尖锐的割肉刀,看起来就像是从家里厨房带出来一样。
  他看着我嗤嗤的笑着,刀锋在我眼前晃荡。如果不是看过报纸,我也许此时就会想要自作聪明的开口周旋了。可是我不会,因为他也许会在我说完后割掉我的舌头。
  这个疯子曾经的爱人是个亚裔男人,因为爱人背叛了他。这个疯子割下每个受害人的舌头,因为舌头带出的是谎言。
  我紧闭着嘴看着他秃顶的脑袋,表现得像个木头。我不想表现出惊慌或者害怕的反应,就算我的心脏已经缩成了一团,几乎要跳出我的喉咙。
  对于这种报复型连环杀手来说,受害人越惊恐的反应,越会使他们兴奋。
  “说话…说话啊!!!”疯子被沉默的气氛弄得惊恐,也许他是第一次看到被害人没有开口求饶,没有人说话的场面让他感觉对方脱离了掌控。
  我脸颊被他乱晃的刀锋割开了一道伤口,我拧起了眉头,生理性的泪水忍耐不住的流了出来。该死…死了尸体还得是个破相的…
  果然见到我的眼泪,这个疯子越发的兴奋,他嗤嗤的笑着拿着刀在我的脸上比划,目不转睛的盯着我被划破的伤口,血液从伤口溢出,一路划向眼角。
  “对我说话…说你爱我…”疯子在我耳边耳语,湿热的气息让我的眼泪流的更快了,已经分不出究竟是生理性的眼泪还是恐慌带出的眼泪。
  他将头埋在我的颈侧,我只能看到他的肩膀和那只拿着刀的手在我胸前晃荡。如果真的难逃一死…还不如在死前铤而走险的尝试一次反抗…
  不行那也算早死早超生了。
  我直直的盯着那尖锐的刀锋开始走神,然后我缓缓的张口。
  ……
  他死了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