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翻盘的架空大爷 作者:红霞夜霞(下)

字体:[ ]

 
 
 
    
    假如顶天此刻还是平常的样子,那么顶天便能够轻易的发现,发现佐绛眼神最深处,带了那么一点点的忧伤,顶天勾起一抹鬼魅的笑容『凤清楼,呵,我会让那群人后悔的』顶天,那简直就是恢復成那个三十而立前的顶天,无心无情,残忍手段,惹到顶天的人,下场从来不是三言两语可以陈述的
    
    顶天留下这一句话语之后,便先离开了,原因没有其他的,最后的那一句话,让的穆痕与佐绛都深刻的体会到,那个收敛的狠毒,顶天似乎不在压抑了,那个三十而立前的黑沉压力,似乎不在压抑了,什么的忧伤,彷彿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
    
    穆痕与佐绛看着顶天离去的背影,那是两人期待很久的背影,比起运用心计的顶天,两人更加的喜欢力行的顶天,那样的三人行,才是最初穆痕与佐绛深受吸引的原因,才是两人给顶天称为宿鹰的原因,会如此的差别,便是介于三十而立的年龄
    
    穆痕看着佐绛的面容,顶天走了之后,根本连伪装都懒了,散发那种淡淡的忧愁『绛,我们该庆幸的,这才是我们认识的宿鹰阿』穆痕,想要说服佐绛,却又不晓得该怎么开口
    
    『可…让他改变的人,从来…不是我们』佐绛,语气有着苦涩有着悲伤
    
    两人都十分清楚,清楚顶天差别那么大的原因,两人都很清楚,在涧水关的时候,顶天便有力行的打算,但还没有那么明显,而今为了顶离,竟然回头了,两人虽然很期待,但却不希望是如此的情况,深知顶天性格的两人,也无能为力阿
    
    穆痕主动勾起佐绛的脖子,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接着便感觉到肩头有着湿湿的感觉,穆痕也没有推开什么,毕竟佐绛为顶天的付出,穆痕更是看在眼里,不过…感情一向没有先来后到的
    
    『绛,放弃吧,这是对你最好的,宿鹰的眼神,从来不会放在好友身上停留的』穆痕,真不晓得穆痕到底是想安慰佐绛,还是在背后在捅一刀,那么的说法,任谁听到只会更糟糕吧
    
    佐绛在穆痕看不到的时候,勾起一抹哀伤的笑容,他不愿穆痕再为自己担心什么,对着自己说着,这是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流泪了,之后什么都不能轻易受到影响了
    
    佐绛调整自己的心绪之后,低沉悦耳的嗓音,带着淡淡的沙哑『痕,你说服的能力,真的很差呢,我们该担心的是,那些得罪顶天人的下郴佐绛,缓缓的开口,抹去了自己的泪水之后,便又抬头看着穆痕,总不可能一辈子都要靠穆痕吧,那么赤雷可是会…算了现阶段便先这样吧
    
    穆痕看着佐绛调整自己的情绪,简直一次比一次快,真是厉害,看着似乎已经恢復平常的佐绛,便调头回去,或许顶天会直接的出发呢,顶天一向决定的事情,便是丝毫不浪费时间的呢
    
 
第六十四章 无主城
 
    顶天一行人,由于不在拖慢车速,很快的便来到了无主城,比预定的行程还要快上了好几天,而途中当然又有人阻挡,无非是看上了顶天的俊美,想要找碴而已,只不过似乎不晓得是在老虎的脸上拔毛呢,顶离还是进镇便为了他的经济分堂,两人简直就是父子的关系相处
    
    只是又有人死于非命,只不过那种残忍的手段,已经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家财万贯便洗劫一通,只杀了家主人一人而已,那手法简直就是经过折磨而死,筋骨是活生生的被人扯断,内脏有出血的迹象,头颅更是被什么顿器,凹了一个洞,而那个小镇明日又济贫的发放
    
    无主城—门口
    
    顶天一直以来都是坐在马匹的身上,来到无主城之后,嗤笑了一下,似乎瞭解为什么这里会被人称为无主城了,简直就是没有教养的城市,才正要进城而已,便看到如此猥亵的情况,两个似乎地痞混混,围着一个少妇的样子,只不过是长得清秀而已,有需要飢渴成这样
    
    顶天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他一向不是什么热心助人的人,不过那群小子,竟然猥亵到自己身上了,难道还要自己视而不见吗?认识顶天的人,都晓得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顶天勾起一抹邪魅的口吻,那群小混混竟然打顶天的主意,穆痕与佐绛都要出手的时候,顶天挥了左手,制止他们的行动,轻巧的落地,一身月白的身影,显得高雅不凡,散发一种媚人的气息
    
    竟然已经出手,得保持绅士的风范,顶天拉起了那个刚刚被人推到地上的清雅少妇,顶天看了那个坐在马车上的方向,算了,自己多虑什么,便将那个少妇护在自己的身后,那群混混比起调戏那个少妇,似乎更加的想要调戏顶天
    
    『唷,今日的手气那么的好阿,来了一个又一个』小混混1,语气有着所谓的下流,似乎平日在城里嚣张大了,对于外来的人士,根本不放在眼里,只不过他们似乎忘了,江湖大会可是在这里举行,如今的外来人士,可不能轻易的挑衅呢,要是平常当然不会那么的鲁莽,只不过眼里已经被顶天的媚情迷惑了
    
    『而且,一个比一个还要正点呢』小混混2,说着说着已经流口水了呢
    
    而那个少妇紧张的抓着顶天的袖口,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完全的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公…公子…』少妇,似乎很畏惧的嗓音,很害怕的嗓音,手里紧紧抓住这个在海里漂浮的救命浮木
    
    顶天轻轻的拍了少妇的肩膀,示意她别担忧的样子,看着眼前对着自己流口水的两人,自己原本就不是热心助人的好心人物,竟然惹到自己差手了,那么当作小试身手,也是不错的选择呢
    
    正当顶天要出手的时候,从门口的地方,飘出了一个身影,一个很熟悉的身影,顶天微微的皱起了眉头,由于距离的关系,似乎看的很不清楚,但是那抹身影顶天绝对不会认错,身穿黑色的服装,而血的气味…十分的重,身后似乎还被人追杀的样子
    
    顶天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远处,似乎没有注意到那两个混混已经接近顶天,似乎打算轻薄顶天的时候,就在穆痕与佐绛要出手的时候,顶天突然知晓那人的身份
    
    顶天疑惑的看自己护住的少妇,而少妇淡淡的传来一种香味,与佐绛一样的味道,龙沿香?想了之后,顶天丝毫没有顾虑的将女子往佐绛的方向丢了过去,好在佐绛的身手不凡,下一秒便接住顶天丢来的人,一瞬间顶天消失在穆痕与佐绛的视线,不,应该说顶天的身影已经飘去那个门口的地方,穆痕想也没有多想的,直接的打昏了眼前那两个混混,跟到顶天的身边
    
    佐绛皱着眉头『喂,你们两个…』佐绛,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不由得看着自己手上的女人,算了,赤雷也託人警告自己了,别出手,别出手,自己一旦出手,曝光的机率将会有什么八成的机率,真是吓死人了
    
    顶天一瞬间来到了那人的身旁,仍然是英俊温柔的面容,比起之前似乎多了人性,在他还没有回神的时候,顶天抱住了他,此刻的他全身散发压抑不住的毒,而是无色无味的毒,也只有顶天能够触摸到他,那个人便是顶天培育的影侍,穆殇
    
    穆殇被人抓住的时候,要不是熟悉顶天的气息,熟悉顶天的味道,恐怕自己早就痛下杀手,与其被他们抓住,不如死去,这是穆殇一直对自己说的,只不过还要看他们的本事而已
    
    顶天伸出了左手,要是他们在过来一步,便是顶天出手的范围,顶天温柔的看着穆殇,身上的血味,竟然如此的严重『殇,是我』顶天,温柔的口吻,让那个神经处在戒备的人,似乎放松了下来
    
    穆殇疲惫的看着顶天『主子……我…咳』穆殇,一说出口,血便吐了出来,咳咳了几声,看起来便是受伤很严重的样子,让的顶天更加的不爽起来,到底是谁,竟然敢对穆殇出手
    
    顶天难得的温柔语气,似乎与顶离成为父子关系之后,这是顶天第一次真正的温柔吧『殇,别开口,万事都有我,我已经来了』顶天,这句话无疑是给穆殇强心针,让他有活下去的生命意识
    
    顶天的出现,原本就是众人的救世主,更何况顶天还说出了那一种话语,一直已意志力苦撑的穆殇,一下松懈下来,身上的刀伤,便引得锥心刺骨,尤其是接近心藏的那一刀,几乎要了穆殇的命,而那人又下落不明,便让穆殇的面容有了一种担忧的神情,当然下一秒,已经彻底的失去意识了
    
    顶天虽然视线一直在眼前的那些人,不过更是注意穆殇的一举一动,当然没有错过那一闪而逝的担忧,接着突然加重的体重,让的顶天晓得,穆殇已经完全的失去意识,而这时穆痕已经来到了身边
    
    顶天没有想太多,便直接的抱起了穆殇,最重要的已经是赶紧止血,穆殇的情况似乎很严重,脸色已经从苍白陷入所谓的惨白了
    
    顶天不再是随意的态度,带了穆痕与佐绛都会畏惧的压迫力『滚』顶天,一字话已经显现此刻顶天的情感,要是他们在挡自己的路,顶天不介意痛下杀手,就算被人认出了,那又如何
    
    而一直追杀穆殇的人,眼看就快可以交差了,竟然跑出了一个程咬金,而且还散发那种气场,令人畏惧的气息,不过要是不把那人抓回,也是死路一条阿『你可知晓他犯了什么罪行,企图破坏四年一次的武林大会,杀了不少掌门人,已有三人惨招他的毒手,又行刺金朝的二殿下,不想与皇室江湖为敌,便将他交出来』他,为首的人,如此的开口,但是顶天晓得,事情根本没有那么的简单
    
    顶天勾起了一抹鬼魅的笑容『又如何』顶天,语气根本不在乎,不晓得穆殇为什么自行先出手了,明明用不着如此的,自已可没有要他如此,如果自己没有赶到的话,自己是否看到的便是他的尸体了,该死的
    
    顶天神情漠然的看着他们,竟然已经出现在无主城了,身份什么的,也几乎用不着隐瞒了,只不过顶天一向不喜爱用身份压人而已『痕,走』顶天,根本不理那些人,踏出了那一步
    
    然而那群人便拿起刀刃,要是顶天在踏出第二步的话,似乎便会出手,不管他到底是谁,保护犯人便是同党,要不是很多党派为了江湖大会而来,怎么可能还局限在这里,甚至用了根本不可能的劝说方法
    
    顶天的眼神整个变了,那是属于在黑暗世界活过来,才会有的眼神,令人不由自主臣服的眼神『滚,别让我说第三次』顶天,语气充满了阴沈,眼神也有着所谓的噬血的神情,要是他们在挡路的话,顶天不介意先从大门口血洗先
    
    顶天说完便又踏出了步伐,然而那群人根本就被的气势愣住,动弹不得,不过想起后果是什么,十足的抵挡着顶天的气势,正要回击的时候,一道温柔的嗓音,带着绝对霸气的口吻开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