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圣骑士 作者:指尖的咏叹调

字体:[ ]

 
《圣骑士》作者:指尖的咏叹调
文案
当埃文站在圣堂山英灵殿中,远古的壁画上面容模糊的炽天使向他神秘地微笑。
他的过去,他的战友,和他的传说。
那是响彻卡兰多千千万万个位面,流传了一万年的亘古传说。
埃文转过身。
圣城的日日夜夜,信徒们虔诚仰望。
“世上没有天使,”埃文沉声说,“那只是埃文·帕拉丁。”
“谁是埃文·帕拉丁?”传道者颤抖着问询。
“我是。”
 
萌雷自见:
1.主角的战斗力和颜值都突破天际苏裂苍穹ˊ_>ˋ
2.西皮是法爷。
3.“我沉睡了一万年”。
 
PS:献给我的战友们,愿你们一路顺风。
 
内容标签:强强 穿越时空 奇幻魔幻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埃文·帕拉丁 ┃ 配角:修伊特·克雷菲尔德 ┃ 其它:
 
  ☆、第 1 章  主角是琥珀里那个。
 
作者有话要说:
  提前预警:主角是琥珀里那个。
  二号预警:西皮居然先出场了。
  三号预警:地名、配角名【全都】不重要
  本文设定可能来自:各种游戏和官方小说。
  【没玩过没看过并不影响观看本文】
  另,本文还借鉴了起点小说《奥术神座》by爱潜水的乌贼的部分奥术师设定,已经获得原作者许可。乌贼大大炒鸡萌&gt/////&lt快接受我爱的告白【然而只敢害羞地在这里告白
  哦,对了,爽文。主角的战斗力和颜值都突破天际苏裂苍穹ˊ_&gtˋ
 
  维德历1576年,卡萨帝国东比尔伦斯省。
  北郡的至高峰上的雪水正在逐渐融化,蜿蜒的河流在群山中汇聚,向着东南方奔流,灌溉了东比尔伦斯省百分之八十的富饶土壤,被称为帝国的黄金之源。
  这是春天最繁忙的季节,东比尔伦斯的农民们必须在短短十几天的黄金时间里将春麦的种子播撒在地里。
  田野间一片紧张气息。
  没有人发现,就在他们的正下方,数百米的地底,一场神秘的会议正在悄无声息中展开。
  瑟银议会召集了几乎所有的大奥术师——全卡兰多大陆如今现存的,实际上也不过寥寥七八人。
  修伊特早在几个月前就收到了来函,但是因为大奥术师们事务繁忙,这次会议一推再推,直到现在才终于开始。
  这是东比尔伦斯省的地底,七十年前上一代大奥术师们穷尽己能,才建立了一个安稳的地底空间,被用作当今世上最安全的法师集会地——蔚蓝之地。现今随着时间推移和地下水的侵蚀,十六根蔚蓝立柱已经岌岌可危,奥术能量急需补充。
  修伊特从幻术入口当中走进去,摘下兜帽后打量着这片蔚蓝之地,距离他上一次到这里参与瑟银议会已经有十几年光景了。
  此时此刻,这片曾经的圣土痕迹斑驳,几乎只余残垣断壁。
  仿佛能够从中看出,法师们正面临的绝境。 
  在他打量着蔚蓝之地的奥术结界时,静坐在正中的大奥术师们同样也在打量他——作为大陆上最年轻的大奥术师阁下,修伊特似乎显得太过年轻和俊美了。
  修伊特走到蔚蓝之地正中时,幻术入口被当即关闭——所有与会人员都已到齐,大奥术师们安静地微微俯身,用法师礼仪互相致以问候。
  他们来到这里殊为不易,要进行的工作也实在太多。但修伊特知道,这一次他们最重要的目的,既不是讨论与教廷的对抗,也不是修葺和维护这片蔚蓝之地,而是为了一块琥珀——
  来自晶歌森林的琥珀。
  这块琥珀被保存在魔法阵当中,已经有二十年时间,哪怕是现在看去,也依然蕴藏着令人心惊胆战的恐怖力量。
  琥珀中隐约可见一道人影。
  这道人影隐约可见,二十年来没有动过分毫,但即便是大奥术师们也不敢对他有丝毫不敬。
  这是晶歌森林中的凤凰守候着的主人——
  没有人知道被称为不死鸟的凤凰活了多少年,守了多少年,晶歌森林中从千年之前就流传着他的传说。凤凰每隔六百年就会进行一次涅槃,每一次涅槃都会重获新生,从雏鸟开始褪毛和成长,以此达到永生——但也正是因为涅槃时的衰弱,才使得卑劣的凡人们有机可趁,将他守了成千上万年的远古琥珀,窃取了出来。
  然而,凤凰即将再次成年,如果还不能破解琥珀之谜,或将其归还,谁也不知道晶歌森林中的远古凤凰会不会迁怒于整个帝国…… 
  瑟银议会辗转得到这块琥珀后,大奥术师们日夜研究,翻阅宝贵典籍,也只能隐约对其中的人影有一些猜测。
  根据远古典籍当中记载,卡兰多大陆上一共出现过四只凤凰,其形态特征一般无二,而他们的主人无一例外,是当年浩劫中力挽狂澜的圣者。
  关于圣者的资料,却隐没在苍茫历史之中,只能由后人进行猜测。
  便如此时此刻的大奥术师们。 
  修伊特听见他们的讨论:
  “关于凤凰之主的记载太少,而且被当时的古教廷刻意损毁过,恐怕再继续找下去也无济于事……”
  “或许可以从这块远古琥珀开始入手。这琥珀转了几道手,最外层组织已经剥落殆尽,我分析了一下这些碎块,这里面的力量应该分类为古代奥法能量,不过更惊人的还是琥珀自身所蕴含的生命能量。”
  “这么说凤凰之主的真身是古代奥法师!整块琥珀都应该是用以维持其中的生命力,如果我们现在能够打开远古琥珀……或许……他会苏醒。”
  古代奥法师!
  代表着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奥法师啊,岂是现在这些苟延残喘的非圆环法师们能够想象?
  即便是站在了当代奥术力量巅峰的大奥术师们,听到这个名字亦脑中嗡鸣一声,浑身血液都热了起来!
  琥珀中难道真的是存活至今的一名古代奥法师——也是凤凰之主,传奇劫难中的救世者?
  修伊特静静站立在琥珀面前,透过斑驳陆离的暗金色,可以看到琥珀正中安然沉睡的身影。
  这道影子修长,高挑——绝对超过大多数人类一米七左右的身高,极其自然地站立在琥珀中,隐约能够看见在他身上裹着一件白金交织的巨大披风,背后则朦朦胧胧——仿佛是一把较窄的双手大剑,但也不能确定是不是一柄法杖。
  年轻的大奥术师立在他面前,冥冥之中忽然感到仿佛与他对视了一眼——如同被巨龙瞥视了一般,大奥术师阁下立刻心中一跳,后退了一步。
  “小心,克雷菲尔德阁下。”旁边有人提醒道,“凤凰之主即便在沉睡中,也带着‘震慑凡人’的气场力量。”
  修伊特回头看去,点头致意道:“灰袍阁下。”
  灰袍格雷缓缓地笑了笑,沟壑纵横的脸又很快恢复了面无表情。他是大奥术师中资历最老的人之一,年轻时也曾意气风发过,但如今已经逐渐隐退,连姓氏都在一场巨变当中抛弃,此后一直被称为“灰袍”。
  修伊特后退一步,站在保存琥珀的法阵之外,看到琥珀中依旧毫无动静,仿佛刚才惊人的气场只是他的幻觉。
  灰袍格雷一直笼着的双手慢慢伸了出来,小心地隔着十多公分的距离,用掌心感受着琥珀中散发出来的生命能量:“远古琥珀啊……在凤凰守护着的这一块被发现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世上还有这样……美妙的东西。克雷菲尔德阁下,恐怕即便是你的父亲,也没有见过这样神异的魔法造物——”
  修伊特淡淡说道:“恕我直言,这或许并非魔法造物。这种琥珀更像是古代精灵从精灵神树上取得的树脂琥珀,只不过神树琥珀的保存方式更复杂,至今已经没有多少流传下来,不比眼前这一块——”
  他说到这里,忽然微微一顿。
  只见灰袍格雷已满目痴迷,将掌心贴在了琥珀之上,喃喃说道:“这样强大的生命力……即使是精灵神树也不可能赋予……如果……呵,呵呵呵——”
  灰袍格雷低声笑了起来,那声音嘶哑难听,夹杂着帝国东部的俚语。
  修伊特眉头一皱,将手搭在灰袍格雷背对着他的肩上,说道:“灰袍阁下……”
  下一刻,灰袍格雷骤然回过头,喉中发出极度尖锐的鸣叫声——
  高等惊恐术! 
  修伊特耳膜一震,心灵力场法术立刻被触发!意志判定通过,惊恐术对他没有造成影响。
  修伊特立刻呼唤道:“路易斯!”
  从他肩上立刻幻化出一道半透明的身影,豢养至今的魔灵路易斯立刻嘶叫一声,环绕着修伊特。
  灰袍格雷抬起手,其中红宝石、青金石戒指各自一闪,三道被加持了奥术增效的制导火流星立刻喷薄而出!
  红光立刻照亮了蔚蓝之地的中心,七十年前铺设的奥术禁止结界嗡然一响,立刻将其中所有大奥术师笼罩。
  奥术禁止结界:其中所有法师的施法等级都被强制下降两环。
  元素稀薄:所有元素类法术的咏唱时间延长,对所有魔法造物造成伤害。
  瞬发法术几乎都遭到了削弱,修伊特准备中的火焰防护结界几乎遭到反噬,抽取了大量精神力。 
  此时此刻,制导火流星已经拖出绚烂焰尾,近在修伊特眼前——修伊特当机立断,喝道:“路易斯!”
  魔灵嘶鸣一声,扭曲不定的身型暴涨两倍,瞬间将眼前两枚火流星吞噬后,化为一道红光,穿过灰袍格雷的法师护盾,直逼到他眼前。
  最后一枚火流星轰然撞击在修伊特的火焰结界之上,灰袍格雷不顾近在眼前的魔灵,伸手断然一指。
  空气爆—— 
  轰然一声巨响!
  火流星从中央爆裂开来,立刻迸发出一团冲天而上的火光,将修伊特团团包围。
  这一切兔起鹘落,任何人没有想到逐渐隐退的灰袍格雷暴起发难,他与修伊特之间几乎完全使用瞬发和预置法术进行战斗,几乎都带着你死我活一击决胜的必死心态!
  大奥术师们反应极其迅速,伴随着火流星爆裂的巨响,一道法术灵光倏然穿过硝烟落在修伊特身上——
  石肤术,抗性结界,死亡免疫结界! 
  “不要杀他,路易斯!”从数道法术光芒的中心,却陡然传出了修伊特的喝声。
  短短几秒内,魔灵路易斯已经如同一道幽灵一般三次穿过灰袍格雷的身躯,几乎没有任何防护法术可以抵挡——这根本不是寻常的魔灵!
  灰袍格雷双目泛光,向着近在眼前的魔灵伸出最后一指——
  驱逐召唤生物! 
  法术灵光在魔灵身上一闪而逝,竟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魔灵路易斯扑面而去,在半空中幻化出接近实体的形态——那是一张长着狰狞巨嘴的面孔。 
  恰在此时,修伊特命令路易斯“不要杀他”。 
  魔灵不甘地鸣叫一声,陡然一转,狰狞面容透明了一些,笔直地向下穿过了灰袍格雷的腹部!
  灰袍格雷大叫一声,身上法师袍立刻触发了生命藏匿术,然而在他腹部已然留下了一道可怕伤口。
  此时此刻场中一定,大奥术师们看得清清楚楚,那道伤口中没有一滴血、也没有一点脏器,只有空荡荡的骨架,悬在法师袍之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