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魔障 作者:鼓手K99/一壶浊酒尽余欢

字体:[ ]

 
书名:魔障(仙魔双性生子虐文)
作者:鼓手k99
 
 
原创  男男  古代  正剧  H有  虐心
 
用无数个轮回,让你知道真正爱你的是谁。
用无数个轮回,做以爱你、惜你、念你的诠释。
当你爱上我,我愿,安然,灰飞烟灭。
 
关键词:仙魔 生子 虐心 虐身
借鉴了下恐怖游轮的轮回模式,大家别被雷到~~
 
 
 
  序章
  王母娘娘的蟠桃会众仙云集,热闹非凡,好比一个朝代的盛世。
  五方五老,三官大帝,四大天师……到处都充斥着高贵的影子。
  唯有一人姗姗来迟。她老态龙钟,其貌不扬,身上更没有那些天君佛光万丈般的色相和仙气。看上去,似一个误闯天庭的凡夫俗子。
  没有人和她打招呼,她也不以为意。拿起仙女奉上的蟠桃,散步一样的缓缓向前走去。并不削周边的氛围衬得她格格不入至极。
  仙人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款款攀谈着,脸上满是笑意。而在一个角落,坐着两位仙君,神色有些暧昧地谦让着一个桃子。
  老太婆瞟了他们一眼,目光便落在不远处,那里有个人,摇头晃脑,正津津有味地偷窥这对仙君。
  此人童颜鹤发,一手挽红丝,一手携杖悬婚姻簿,正是给世人指明婚嫁对象的月老。他哪里有仙人的风范,模样丑陋,举止猥琐,简直就是个登徒子模样。
  “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掉乱点鸳鸯谱的癖好?”她走过去,就是一阵奚落,也不顾周围人来人往。
  月老见她,朝她顽皮一笑:“我乱点鸳鸯谱怎么了,总比你徇私枉法,妇人之仁的要好。”他摇了摇手中的酒杯,“蟠桃会居然也会邀请你吗?我真是害怕。我这手中的到底是美酒还是你所酿造的孟婆汤啊?”
  没错,这个老太太正是冥界之神孟婆,凡是死去的人,都要过她这一关才能入六道轮回。孟婆听他这么一说,脸一下就黑了:“狗咬耗子多管闲事,少在我面前血口喷人!”
  月老也不怒,只是痞痞地笑:“阁下似乎很讨厌我啊,是怨我没给你牵红线,让你八十几岁还是老处女,最后空虚寂寞而死?”
  孟婆怒斥:“闭嘴!”她还在世时,不回忆过去,也不想未来,只一心一意劝人不要杀生,才功德圆满,成为冥界之神,却被他说得如此不堪,当下就怒不可言,恨不得撕烂他那张毒嘴。
  月老看着她,挽动着手中红丝:“当年有个魂魄被押至奈何桥转生,苦苦哀求你,不要让他喝下孟婆汤,忘记前尘往事。而你动了恻隐之心,居然三次让他留着记忆入了轮回,难道不是徇私枉法,难道不是妇人之仁?!”
  确有此事,孟婆哑口无言。
  “痴情之人比比皆是,你未必个个都放过不成?每人每世的姻缘各有不同,上天注定,你凭什么篡改他们的命运?”
  “我知道你瞧不起我,认为我的价值不过在于定那无聊的婚姻。但是你别忘了,不管是人还是神,都难逃劫难。最难过的一关,便是情劫。不管是情缘还是情劫,皆需我牵红线。我的地位举足轻重,只是你没想明白而已。”月老笑容未变,“说起来你应该感谢我,而不是仇视我。你所犯下的那些事,玉皇大帝都看在眼里,他本是要治你的罪,要不是我替你亡羊补牢,更改了那个人姻缘。”
  “啊……”孟婆惊呼一声,目光迷离。随即看也不看对方一眼,便转身而去,嘴里失魂落魄地低喃,“我宁愿上天治我的罪,也不要你帮我……我只是想圆了他的心愿,而你插这么一手,弄巧成拙,不过徒增——魔障罢了!”
  
 
第1章
  一只鹰从天际飞来,划破云彩。
  像是从水中窜出,变得清晰的视野里出现了一座肃穆而宽广的寺院。
  这座寺院位于泰山之巅。画龙点睛似地,让这座高山更显得巍峨和壮丽。
  它盘旋几圈,长啸一声,渐去渐远……
  院中,修远抬着头,有些痴迷地望着那只来了又去的鹰。
  不受束缚,也没有界限,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即使寿命有限,也好过活那千年。
  自己在伏龙寺呆了多久了?他已经忘了。反正很多年了,背书诵经,养德修仙,生活如玉石,也如死水,静谧也尊贵,黯淡也伤悲。
  就在这时,安静的寺院突然人声鼎沸。一个男子被簇拥着,众星捧月般,大跨步地走了进来。
  “二师兄,你回来啦,我的糖葫芦呢,有没有买?”
  “二师兄太威武了,轻而易举就搞定了那只荼毒生灵的妖怪,什么时候我才有你这样的本事呢?”
  “二师兄快来快来,师尊在禅房里等你呢!这次你又立了大功,不知他又会对你如何夸赞!”
  院中所有的弟子几乎都围绕在那人左右,唯有他站得远远的,默默地望着他那身无人能及的光辉。
  当然,他不是不想靠近,而是无法靠近,也靠近不得。
  他的二师弟,天寒,生来就是众人瞩目。星目剑眉,长身玉立,那张脸更是俊得张扬,美得屏息。而且修为也是一等一的,方方面面,他这个大师兄都望尘莫及。
  “那蛇妖,就那点功力还敢兴风作浪危害人间,简直就是作死!”那人紧握着手中的剑,眉眼尽是咄咄逼人的豪气,“我只动了一根手指,顷刻就将它摆平!”
  众师弟眼里满是崇拜,忍不住七嘴八舌地说着奉承之词。天寒一副很受用的样子,掩饰不住的得色从姿态和表情泄露了出去。
  “大师兄,二师兄凯旋归来,你怎么不向他祝贺呢?”这时有人过来,不满地朝他揶揄,“搞得这么生疏,人家还以为你在妒忌。”
  修远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董安,你知道当年师傅为什么给你取这个名字?”
  叫董安的少年一愣,随即浮现出不屑一顾的神情。
  “他希望你能懂得什么叫做安宁,心能够一直保持一个修道之人所有的平静。而不是像无知的凡人那样挑拨离间,心怀诡计。我虽然不像你们那样亲近天寒,但绝没有半点的荼毒之意。”
  这个家伙还是那么喜欢说教,以为自己是大师兄就不得了?少年暗中鄙夷,轮修为,修为一般,很多比他迟来的师弟都已经大有所成,甚至飞仙而去。轮长相,长相也不出众,比起二师兄,那是一个在地下,一个在天上。论威望,威望更不咋样,他有二师兄那样的气魄吗?有二师兄的贡献多,能力大吗?不过是在伏龙寺苟且偷生的一个小小僧人罢了!
  修远哪不知他心中所想,但也不以为意,毕竟对方还太过年轻。董安走后,无尘又来了:“大师兄,”见他双眉紧锁,不由小心翼翼地拉了拉他的衣袖,“董安又惹你生气啦?别理他,”无尘小声地劝着,“我喜欢大师兄就是啦。”
  无尘并不是师弟中最小的一个,但是心思最为善良单纯,而且对谁也没有偏颇。修远表情变得柔和,轻轻揉了揉他的头:“放心,师兄没有生他的气,师兄是大人,怎么可能和小孩子计较呢?”
  无尘笑了。他的笑容干净极了。就如一朵白云,纤尘不染,若说天寒的光耀让此地蓬荜生辉,那他则是寺中一道沉静而又唯美的风景。
  其实大师兄修远长得并不丑。他面容黝黑冷峻,看上去拒人千里,然而他的性格却相当温和,最好说话了。不说长身玉立,至少他身躯高大,肌肉紧实,好似练武之人,看上去干练利落,绝不是好欺负的。
  虽说他的威望远远不如天寒,可毕竟他资质最老,又一向严谨,一个循循善诱的长辈似的,在寺中不成文地站着一席之地。只是显得有些平凡而已。
  “你们别粘着二师兄啦,二师兄还要去师尊那里!”
  “那二师兄见了师尊别忘了找我玩啊,我编了一只竹蜻蜓,二师兄等下来看看我编得如何,好吗?”
  ……
  站在一边的修远垂下了眸子。他和天寒在一起修仙了几百年,打过无数照面,但鲜少说过一句话。他并非不想与他亲近一些,和他讨论仙学,与他吟诗作对。但是跨不过那道坎。他太不善于交际。只能遥遥望着他,一解……相思。
  修仙的东西可能写得不是很专业,大家凑合着看~
  
 
第2章
  “大师兄,师尊叫你去一趟。”
  修远点了点头,来到师尊的禅房,发现里面有人,便收回了推门的手。
  他没想到天寒居然会在师尊那里呆这麽久,从下午到现在,已经好几个时辰了,他没有偷听的恶好,却无意识地探得了两人之间的交流。
  师尊的声音还是那麽低沈,幽柔:“天寒,为民除害,这次你做得很好,师傅也就不多夸奖你了。”那声音顿了顿,才流泻而出,“以你的功德,取得位列仙班的资格,绰绰有余了,就是不知道你准备好没有?”
  门外的修远听罢心里一沈,他,就要走了麽?
  那人有些惊喜,但还是谦虚地说:“论辈分,这飞升的事,该是大师兄先一步才对。师尊,你不扶持下大师兄麽?”
  师尊叹了口气:“修远啊……他还早得很。”
  是啊,何为修远,那便是修仙之路漫漫无期,师尊最会看人,给他取这个名字,一定是早就料到了吧。他并不觉得灰心,只是感到无奈和无力。这是个僵局,哪怕它已经毫无意义。
  果然听那人说:“要化仙,必须忘尽前尘,你师兄优柔寡断,前尘未了,不知什麽时候才能修成正果,你也就别担心他了。”
  天寒问:“哦,有这种事?师兄他真是糊涂,羽化成仙,归根到底,这不正是我们这些弟子所苦苦追求的?还有什麽比这更为重要?弟子我百思不得其解。”
  听到这儿,修远心里一阵悲凉。是啊,只是他困兽犹斗,一厢情愿,除了自己,还有谁能够明白呢?他也想忘记,但是情根深种,执念沈沈,已不是他能够去扭转的了。而你,永远也不知道,我的这一番用心良苦,这一番苦苦追逐,是多麽坚定地沈浸在血与泪当中,将时间都快磨烂了……
  每次遥遥相望,表面云淡风轻,内里却是轰隆隆的响。你对他人笑,对他人好,他人对你的笑,对你的好,像刺,像毒一样,无形中,便将他粉身碎骨了。
  而他却不能表现出来。独自消受这周而复始,越演越烈的凄凉。可能谁也想不到,那个叫修远的人,看似对自己的师弟漠不关心,然而在乎他迷恋他已经到了一个无可救药的地步。
  他对他感情,激烈的程度,不亚於这里的所有人之和。而越是如此,越要冷淡得仿佛把活著这件事都忘了。紧紧憋在心中,那种煎熬的感觉,已让他痛得麻木。麻木来了又走,走了又来,以至於他分不清楚胸口那颗心脏,是不是,依然为渺茫的希望而跳动……
  “好了,暂且不说这个了。天寒,劫难将到,你一定要争气,别让师傅我失望的好。”
  里面再没有动静。天寒已经离去了。
  他独自站在忽然飘起来的大雪之中。
  直到师尊喊他:“修远,你要站到什麽时候,快进来罢。”
  男人这才如梦初醒,走进房内。
  榻上,伏龙寺的掌门目光深沈,正经危坐。旁边燃著禅香,正缭绕著丝丝缕缕如情丝难断一般的烟雾。
  “我和天寒的对话,你都听到了吧?”
  修远怕他误会,赶忙说:“弟子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师尊放柔了表情,仿佛坐在那儿的不过是一个慈祥的老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