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皇后为尊 作者:上弦月儿(上)

字体:[ ]

 
 
文案
 
殷帝欲立自己的宠妃为后,却不料先皇留下遗诏,命他立前丞相之子上官子玉为后,殷帝因此对这个男后百般厌恶,万般羞辱,更因一次误会而将他打入冷宫十年之久。
却不料他宠幸的人却是一心想害他,□□,联合逼宫,最后还要放火烧死他。唯有子玉一直陪在他身边,肯陪他死。
殷帝临死之前发誓,若有来世,必定要做个英明的帝王,要一辈子珍惜子玉,对他好,要让天下所有人都以皇后为尊
 
内容标签:生子 情有独钟 重生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殷辰煜,上官子玉 ┃ 配角:百里轩,柳夕 ┃ 其它:甜文,基本无虐,1vs1
 
==================
 
☆、第1章 绝境
 
殷朝建元十三年
    中秋之夜
    冷宫
    年仅三十的殷朝帝王殷辰煜,正躺在冰冷的床榻上,气若游丝。他脸色惨白,面颊凹陷,嘴唇青紫,整个人形销骨立,显然已是病入膏肓,再无回天之力了。
    片刻后,这位年轻的帝王突然睁开了眼睛,费力的撑着身子想要从床上坐起来,这时,一直坐在床边等待的人连忙伸出手将他小心翼翼的扶起来,靠在身后的软枕上。
    殷帝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人,伸手紧紧的握住对方的手,眼眶发红,语带哽咽的说道:“子玉,我对不起你,都是因为我,害你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在这冷宫里受尽屈辱和折磨,我真是该死”
    殷辰煜心里愧疚难当,激动之下,连自称“朕”都省去了,在这人面前,他根本就没有资格自称为皇。
    眼前的这个男人,曾经是多么绝代风华,精才绝艳的一个人物,却因为嫁给了他,成了他的男后,而饱受冷落和屈辱,他为了自己的宠妃,误会他,贬斥他,侮辱他,把他打入这冷宫中长达十年之久。可是到了最后,在他最落魄,最孤独绝望的时候,却只有这个人不计前嫌,义无反顾的陪在他身边。
    上官子玉看着帝王的面色,知他这是回光返照,又听闻这一番话,心中酸涩无比,暗叹一声说:“陛下,别说了,您是因为先皇的遗命不得已才立臣为后,这个臣明白,所以臣,并不怪您,这一切可能都是命数吧。”
    殷帝摇了摇头,刚想说话,却闻到了一阵浓烈的烟味,呛得他突然一阵猛烈的咳嗽。
    上官子玉连忙伸手顺着他的背,一边朝窗外看去,只见屋外已是浓烟滚滚,浓烈的烟包裹着火舌,从宫殿的各个角落和缝隙间蹿了进来,见物即燃,很快,整个宫殿就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殷辰煜冷笑了一声,没想到自己已经这般田地了,那些人还是不肯放过他,一定要赶尽杀绝才罢休吗?
    一把抓住子玉的胳膊,殷帝气喘吁吁的对他说:“子玉,我身中奇毒,已是必死无疑,你别管我了,快点逃吧,今生对你的亏欠,我只有来世再还了。”
    上官子玉皱眉,刚想反驳,却听见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是大将军尹括,郦贵妃的兄长。
    殷辰煜自然也听出了这个声音是谁,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他最宠爱的妃子,最信任的大臣,最后却联手逼宫,害他至此,他的人生可不就是一个笑话吗?
    宫殿外,尹大将军大声的对他的士兵们命令道:“你们守在宫殿外,任何人从里面出来,一律杀无赦,听到了吗?”
    士兵们整齐划一的喊道,“是,大将军!”
    殷辰煜顿时绝望了,没想到他一代帝王,最后却被逼到如此境地,更无法保子玉周全,他这个皇帝真是可悲可恨至极!
    上官子玉看着他,淡然道:“臣既为后,理应和陛下生同寝,死同穴,臣无悔!”
    滚烫的泪水从殷帝眼角滑落,他猛的伸手将上官子玉拥入怀中,紧紧的抱着他,两人在熊熊烈火中,相拥相依,即使受烈焰灼烧,也不再松开彼此分毫。
    在被大火吞没的那一瞬间,殷辰煜闭上了眼睛,默默在心中起誓:若有来世,他一定不会辜负子玉,要倾尽一切的对他好,一生一世一双人;若有来世,他一定要做一个英明有为的帝王,再不让这些奸佞小人蒙蔽了双眼,是非善恶都分不清;若有来世,他一定要善待他的男后,使天下臣民皆以皇后为尊。
 
☆、第2章 重生
 
“陛下,二更天了,歇歇吧。”
    “”
    “陛下,龙体为重啊,还是早些歇息吧。”
    殷辰煜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坐在御案前,面前成堆的奏折整齐的摆放着,这是他的御书房!
    殷帝愣了愣,他不是已经死了吗?和子玉一起在冷宫中被烧死了。那种被烈火炙烤的滋味已然深入骨髓,现在想起仍是心有余悸,那绝对不可能是一场梦!
    可是,他现在却安然无恙的坐在御书房内批改奏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陛下,您没事吧,要不老奴给您沏杯茶来吧。”
    熟悉的声音再次在耳边想起,殷帝抬起头,看见刘公公正恭敬的站在一边,一脸担心的望着他。刘公公是宫里的老人儿了,伺候了两代帝王,是看着殷辰煜长大,成为太子,然后登基为皇的。对殷辰煜十分忠心,却在宫内政变时,为保护殷帝,死在贵妃党的手里。
    再次见到这位老公公,殷辰煜不由的眼眶湿润起来,他和刘公公居然都死而复生了,难道说他是重生了?
    殷辰煜心中一阵激动,连忙问刘公公:“公公,现在是哪年哪月?”
    刘公公一愣,担忧的看了皇上一眼,如实回答道:“陛下,现在是建元三年,还有三天就是中秋节了。”
    “建元三年”
    殷帝口中不停的念道,心里一阵狂喜,太好了!他真的回到了以前,这时,他刚立后不到半年,误会还没有产生,子玉还没有被他打入冷宫,贵妃一党的势利也还没有发展起来,一切都还来得及。
    刘公公搞不懂皇帝突如其来的兴奋是为了什么,不过作为在陛下身边侍候的人,当然是希望皇帝陛下每天都龙心大悦才好。
    “陛下,之前俪贵妃差人来问,陛下今晚去不去披香殿就寝,好让贵妃早作准备迎接圣驾。”刘公公躬身道。
    殷辰煜脸上的笑意逐渐消散,俪贵妃,前世他最宠爱的妃子,现在想来自己也不是真的爱她,俪妃长相妖媚,柔情万千,且总是会说一些好听的话来讨他欢心,可能上辈子的他真的是一个昏庸无道的皇帝吧,爱美色,喜听恭维的话,闭目塞听,才导致后来众叛亲离,墙倒众人推的结局。
    “今日不去披香殿,去未央宫。”殷帝淡淡的说道。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子玉,一想到他今生已经冷落了他半年,心里就难受不已,直恨老天为什么不让他再早重生个半年,子玉就不用受这些委屈了。
    刘公公立时愣怔在当场,半天没有醒过味来,皇上刚才说什么,要去未央宫?他该不会是耳背听错了吧,除了帝后大婚的那天,这半年来,皇帝从未在未央宫留宿过,也很少过问皇后的事情,今日这是怎么了?
    不过,这也不是他一个奴才该过问的事情,皇后的才气和相貌也都是上乘,为人又谦和有礼,礼遇下人,他也巴不得皇上能对皇后好一点。
    “是,奴才这就去未央宫通禀一声。”刘公公躬身道。
    殷辰煜一扬手,“不用,别惊动了别人,朕悄悄过去就是了。”想到又能见到子玉,殷帝心里既开心又有一些忐忑,不知道等会儿见到人该说些什么好。
    殷帝来到未央宫,只见殿外连个守门的人都没有,整个宫殿都静悄悄的,毫无生气,显得异常冷清。
    殷帝皱了皱眉,走到殿门外,见屋内亮着灯,但是却毫无人声。他心里顿时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慌忙推开殿门,大步走了进去。
    殿内飘荡着一股浓浓的药香味,两个小丫鬟正在煎药,见有人闯进殿内,慌忙站了起来向来人望去,仔细一看,竟是皇帝陛下,顿时吓得跪了下去,低着头直喊“万岁。”
    殷帝看了眼正冒着药香味的砂锅,心里一紧,也顾不得让她们起身,就慌忙问道:“皇后呢,你们为何深夜在此熬药,是不是皇后他”
    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机灵的小丫鬟连忙答道:“回皇上的话,皇后他受了风寒,已经病了好几日了,刚才咳得实在有些厉害,所以我们才赶忙煎药。
    殷帝脸色沉了几分,转身疾步向内室走去,两个小丫鬟端着刚煎好的药,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
    卧房内,上官子玉正躺在床上,殷帝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床上的人,这个人依然是那般的俊美无双,清俊雅致,只是身形十分消瘦,面色也有些苍白。
    殷帝看着有些心疼,回头叱问那两个小丫鬟,“太医呢,皇后病得这么厉害,你们为何不去传太医!”
    小丫鬟被吓得哆嗦了一下,连忙跪下来,说道:“奴婢们请了好几次了,但是太医院的人说,说,俪妃娘娘最近身体不适,太医们都去给俪妃娘娘看诊了,没时间来未央宫给皇后看病。”
    “这帮混账东西!”殷帝狠狠的甩了下袖子,怒道:“俪妃一人能占着太医院所有太医吗,怎么就不能来给皇后看病,分明是借口!”
    两个小丫鬟被他吓得战战兢兢,不停磕头道:“奴婢该死,求皇上恕罪!”
    殷帝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让她们起来,他心里明白,这不是丫鬟的错,也不是太医的错,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这个皇帝宠妾灭妻,对皇后太过冷落了。在这后宫,就算是贵为皇后,如果没有皇上的敬重和宠爱,一样什么都不是,任何一个得宠的妃嫔都能骑到他头上去。他还能怪谁呢?
    从腰间取下一块玉佩,给那个机灵的小丫鬟,让她拿着玉佩去太医院,看谁还敢不来!
    殷帝看了眼床上的人,感觉他身上的被子太单薄了,又在宫殿内环视了一圈,只觉这里太清冷,也太简陋,根本不像是一个皇后该住的地方。心中沉思,明日就多派些机灵可靠的下人过来,还有宫殿内的摆设什么的也都该换一换了。
 
☆、第3章 请罪
 
小丫鬟走后,不到一炷香的工夫,太医院的太医们便跌跌撞撞的赶了过来,距离老远就齐刷刷的跪了下来,口中直呼“万岁”。
    殷帝斜睨了太医们一眼,这帮趋炎附势的小人,见风就转舵。上辈子亦是如此,俪妃一党的权利逐渐如日中天,长眼色的全都巴结了上去。他中了□□,之后那几年身体越来越差,可是这些太医们居然隐瞒不报,不用说,他们都是投靠了俪妃了。上辈子的仇怨,他自然会一一讨回,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子玉的病情。
    他冷冷道:“别磨蹭了,快点进去给皇后诊治,如果皇后出了什么问题,就治尔等一个故意拖延之罪,都听清楚了?”
    “是,臣等一定全力医好皇后的病。”太医们抖如筛糠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鱼贯而入的进了内室。
    几个经验丰富的太医轮番给病床上的皇后诊了脉,又凑在一块儿讨论了会儿,最后向站在一旁焦急等待着的皇帝禀告说:“陛下,皇后是受了风寒,好在不甚严重,只要开几副清热补气的药,喝上几天,病情便会好转。”
    殷帝听完后,终于是松了一口气,面色也和缓了些。找了个小太监跟着去太医院取药,殷帝摆了摆手让他们都退下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