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冷驯苍琅 作者:天舞月灵汐

字体:[ ]

 
书名:冷驯苍琅
作者:天舞月灵汐
文案:
     魔域七子第六子冷的故事
 
在他看来他们之间是一场交易,一场不平等的交易!
 
在这场交易中,只有他不但失了身还输了心。所以他活该承受一切!
 
一场本就不平等的爱情,折磨的他身心疲惫,但他却无路可逃!
 
那么最后到底是猎人驯服了狼,还是狼俘获了猎人的心?
 
一场惊心动魄的驯服之旅即将上演!
 
专栏求包养么么哒~·~
 
阅读提示:
 
提示一:本文有道具,微TJ,但不是纯粹的TJ文哟!
 
提示二:哎呦,结局当然是HE满天跑啦!
 
提示三:喜欢此类文文的亲记得收藏哟!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强强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冷、御苍琅 ┃ 配角: ┃ 其它:
 
 
==================
 
  ☆、不速之客
 
  拎着一大袋从超市买回来的东西,冷朝着目前的居住地走去。他现在住的是位于贫困地段的即将拆迁的房子,在三层,不高也不低。
  如同往常一般的开了门,顺手准备打开玄关的灯按钮时,眉心一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按下按钮,有些昏暗的灯光照亮了这篇小小的区域,低头一看,一道鲜红的血迹从门口玄关处一直蔓延到了他的卧室。
  把手里的袋子顺手放在桌子上,冷慢慢的朝着卧室逼近。
  卧室的门半掩着,还没进去,冷就闻到了一股比外面更加浓厚的血腥味。鼻翼动了动,眉头纠成了一个川字。
  基本上,认识他的不认识他的,都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他有洁癖,很严重的洁癖。
  听着卧室中压到极低,几乎轻不可闻的呼吸声,冷扯起嘴角淡淡的笑了笑,如果有人看见,就会知道每当冷这么笑的时候,肯定就有人要倒霉了。
  不再迈步,冷转身走到了厨房,从冰箱里掏出了一个催泪瓦斯,又返回了卧室门前。在门口站定,拉开上面的保险,直接朝着门缝里丢了进去,然后手快的拉住了门锁。
  三秒钟后,房间里传出了剧烈的咳嗽声,随即便是门把从里面被拉动的声音,冷单手用力,不让里面的人把门拉开。
  两个人,一里一外,就这么僵持着。
  十分钟后,里面充满了震天的咳嗽声,但是门把上的拉力变小了许多,十五分钟后,门把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拉力,二十分钟后,冷才放开了手。
  而此时,房内除了咳嗽声还是咳嗽声,只不过就连咳嗽声都变的弱了很多。
  后退了几步,冷一脚踹开了门,二十分钟的时间,已经足够催泪瓦斯的效果消失。冷冷的目光一扫,瞬间凝固在那个跌坐在破门板旁边的狼狈身影上。他垂落的右手上还紧紧地握着一把匕首。
  用脚趾想都知道,如果他刚才直接进来的话,恐怕就只有被人架着刀开始被威胁了。
  “你很脏”
  一出口,就是毫不留情的话。确实,眼前的男子,不但满身的血迹,还有那一身不知躲在哪里蹭来的灰尘,因为低着头没看到脸,但是光是身体就已经脏的不成样子了。
  话音刚落,那一直坐在地上咳嗽的男子,瞬间抬起头,一双被催泪瓦斯熏得通红的鹰眸,狠戾的瞪了过来,然后整个人像一只迅捷的猎豹,向冷扑了过来。
  闻着那因为男子动作而更加猛烈的血腥味,冷的心情更加的不好了,微微侧身,闪过那凶猛的一扑,然后长腿一扫,某人直接飞了出去,撞到了一边的桌角。然后跌落在地。
  跌倒在地的男子,不知道是不是上了内脏,嘴角开始流血。整个人也不再动弹,像一直将死的老鹰,虽然知道命不久矣,但是那双鹰眸中仍然充满了刚硬和冷厉。
  冷也明白,刚才那一击恐怕是这个人最后的力量和信念了,现在的他已经接近油尽灯枯,如果再不治疗,拖个十几分钟,他家就会多一具尸体。                        
作者有话要说:  吼吼 开坑求收藏!
 
  ☆、契约
 
  本想把人丢出去,但是一想到丢人要碰到对方,冷迅速的放弃了。可是如果让他自己走出去,这明显不可能了,现在地上的那人,恐怕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你不但脏,还很麻烦”
  就在冷思考着到底该如何处理地上的人时,对方开口了。
  “救我,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
  声音很微弱,但是在这小小的空间里,却也足够冷听清了。
  “任何条件?”
  “是”
  听到男子的回答,冷原本冰冷的眸子瞬间一亮。
  “我少一个奴隶,你如果答应做我的奴隶,我就救你”冷原本淡漠的语调此时微微有些上扬。
  躺在地上的男子听到奴隶二字后,本就重伤的身体竟然再次猛烈的一震,随后,他闭上了眼,似在沉思。
  冷也不打扰他,任由对方做决定。
  “好,我答应你”
  男子是闭着眼回答的,所以没有人看到他眼底闪过的杀意。
  “很好,那我们先来定下契约,你叫什么”
  “御苍琅”
  “以吾冷之名,令,人类御苍琅成为吾之奴隶,赐永生到吾弃之”这些话,冷默默的在心底念了一遍,然后用大拇指的指甲划破了食指,将血滴在了御苍琅的眉心处。
  一道肉眼难辨的光芒一闪而过,躺着的御苍琅只觉得脑中一阵白光闪过,刹那即逝。
  契约成立的刹那,御苍琅在冷的眼中瞬间就不一样了,方才还觉得他肮脏不堪,现在虽然依旧这么觉得,但至少在可忍受范围之内。这就是冷对待陌生人和自己人的区别。
  在卧室的柜子底部,冷找出了一叠一次性手套,不同的是,他的一次性手套比一般的手套要长上许多,是到达臂弯的位置。拆出一对套在手上,冷开始救治地上的伤患。
  看了看地上的人,又看了看自己干净整洁的床,冷一眯眼,一狠心,想把对方拖上去。但是——
  还是干不过自己的洁癖啊,无奈,只好在箱底找到了一条用来垫底部的旧毯子,铺在了地上,然后把人拖上去。
  在床底拖出一个纤尘不染的医药箱,冷蹲坐在御苍琅的身边,开始脱他的衣裤。
  先是外套,然后再是一件黑色的防弹背心,露出了一大块蜜色的健硕皮肤。提起防弹背心看了看,离心脏处一公分左右的地方已被深深的洞穿,透过这个孔可以清晰的看到地上人胸口处的伤势。
  将衣裤丢在一边,冷才开始好好的观察期御苍琅的伤势。胸口枪伤,离心脏很近,表面看不到子弹痕迹,不知道是被拿了,还是深入皮肤。因为没有开刀不能确认子弹具体的位置。
  除了这一处几乎致命的伤势之外,全身上下都是青青紫紫,很难找到一块正常的皮肤。而且,想到刚才男人想自己扑过来的动作,他的腿应该也出了点问题。
  不过,这些都是小问题,现在的最大的问题就是解决胸口的问题。
  “醒醒,你身体里有没有子弹?”
  伸手大力的拍了拍对方的脸颊,其力度大到硬生生把人从昏迷中唤醒。
 
  ☆、治疗
 
  “有”
  御苍琅本来就晕,被冷这么大力的拍打,醒是醒了,可是脑袋更晕了,对于冷的话也只是听了个大概,不过还是清楚的回答了。
  “你不错啊,失血过多,伤势之重,脑子竟然还能用”
  冷似赞似讽,这人失血过多,伤势严重,竟然还能运转脑子,看来不是什么善类。也是,哪有善类会受枪伤,还不敢去医院的。
  不过也好,让自己捡了个便宜,身体,素质,脑力,坚韧,这个奴隶哪一样都不缺。自己还真是运气不错。
  “我没有麻药,你只能硬抗过去,要是死了,我也没办法”好心的提醒了一下,再好心的拿了一块毛巾塞到对方的嘴巴里。
  “唔”
  被毛巾堵住嘴巴的某人说不了话,只能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
  冷也不在意,那一另外一块毛巾大概的擦了擦伤口周围的血迹,就开始对着伤处下刀。
  当刀子割开皮肤的刹那,冷可以感觉到手底下的身躯狠狠的震颤了一下,随即紧绷起来。全身肌肉一下子绞紧,冷的刀子再难移动半分。
  此时的冷也不知是笑是骂,这么好的身体控制能力可是极少见的,可明显不适合放在这里,要是他继续这么下去,只怕他一放松,人也就跟着走了。
  “该死,放松,还要不要命了”
  伸手拍了一下对方的腹部,想让对方放松躯体,未曾想,那货竟然绷得更紧了。
  “还怕痒?”
  冷觉得自己今天真的是太走运了,这辈子想遇到的不想遇到的都遇到了。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五秒钟之后,还是冷被打败了,他可不想这么一个好不容易合心意的奴隶就这么春水东流了。
  在对方有些惊愕的视线中,冷用牙齿咬开了对方嘴里的毛巾,然后吻上了他的唇。因为吐血,御苍琅的嘴里满是血腥味,奇怪的是冷竟然没觉得脏,用舌头撬开对方因为惊讶而张开的嘴,用灵活的舌头一圈圈的扫着对方的唇腔,血腥味在两人的口中蔓延,却奇异的生出了些许甜味,让人有些欲罢不能。
  吻归吻,冷的手却是一刻不停,方察觉到对方放松的时刻,他就开始继续动作了。刀子四探,在锋刃接触到硬物时,冷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嘴上的动作。
  于是乎,在某人因为接吻缺氧昏迷的时候,他胸口处的子弹也被冷取了出来。
  看了一眼被自己吻昏过去的人,冷笑了笑,然后开始麻利的收拾起他的伤口。半小时后,终于折腾完胸口伤势的冷,换了个位置,开始检查他的腿。
  大腿处也有一处枪伤,不过应该只是擦伤,子弹嵌入的并不多,简单的折腾了一下,就处理完毕。
 
  ☆、契约之罚
 
  用手在御苍琅的全身上下摸了个遍,确定除了几处骨折和瘀伤外,没有严重的伤势,冷才长长的吁了口气。
  刚放松下来,冷浑身一僵,满嘴的血腥味袭来,几乎弄的他想吐。于是想什么做什么,冷直接冲到了厕所,干呕了半天,那清水漱了十几遍的口,有冲到厨房切了一片柠檬放到嘴巴里,柠檬的酸气直刺味蕾和鼻腔,虽然被酸出了眼泪,但也好过刚才了。
  在客厅的沙发上窝了一会儿,冷才站起身,开始打扫卫生。折腾完所有的血迹之后,冷在房间里整整喷了两瓶的空气清醒剂,直到闻不到半点血腥味,这才罢休。
  做完这一切的冷看到躺在卧室地上昏迷不醒的男人,还有他身上依旧存在的血腥味,再次沉下了脸。
  将人裹着毛毯拖到厕所,将其靠在墙上,然后把他的四肢固定在墙上的手铐上,在毛毯的两边见了小孔,穿在了某人的手腕处。
  开了厕所的小空调,确保温度。冷关了灯,退了出来。在卧室里又喷了一边清新剂,这才躺在自己的床上,沉沉睡去。
  五点半,身体的生物钟准时叫醒了御苍琅,即使是重伤昏迷,这种已然成为了本能的习惯是改不掉了的。
  几乎是在睁开眼的同一个瞬间,御苍琅就知道了自己目前的处境,犹如精密仪器一般的大脑开始飞速的运转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