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家受每天都在重生 作者:木之羽(下)

字体:[ ]

 
 
 
    六人风卷残云地吃完饭,展翌宣布解散,大家各自回房间休息,郑鹤和胖子说好让他午睡之后去隔壁帮忙重新给别墅划分几个房间。
    展翌在他临走前突然嘱咐了一句:“你现在可以准备物色一些人进来了,进基地前离开的那些人一个不要。”
    郑鹤听到这句话目光闪了闪,最后还是点头应下了。
    展翌和肖迎风两人靠着床头培养睡意的时候,肖迎风突然想起了一个人:“哎展翌,你还记得蒋婧吗?”
    展翌点头:“记得。”
    肖迎风有些感慨:“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运气好的话应该一家团聚了吧。”展翌淡淡地说。蒋婧本身就是宿兴人,他们走的时候蒋婧拿了不少东西,只要不再和陈芳洁有什么牵扯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肖迎风点点头,想起陈芳洁的时候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股厌恶感:“希望好人都有好运吧。”说完他打了个呵欠,脑袋一点一点地就睡了过去。
    展翌看了他一会,确定他睡熟了,把他平放好,免得睡醒之后脖子酸。
    肖迎风一觉睡到三点,醒过来的时候脑袋涨涨的,有点发晕。
    迷迷糊糊地下了楼梯,展翌的声音从沙发那边传过来:“你醒了?”
    肖迎风揉了揉眼睛:“你怎么不叫醒我,睡过头脑袋都有点疼了。”
    展翌站起来:“迎风,你爸爸来了。”
    肖迎风一个激灵,脑袋瞬间清醒过来,连头上的筋突突地跳动紧绷感都能感觉得到。
    肖邦正坐在单人沙发上,面前摆着一杯茶,正往外冒着热气。凌霄坐在他旁边也看着肖迎风,其他人却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肖迎风心中一紧,上前两步:“爸,你怎么过来了?”
    肖邦沉声说:“我过来看看你,怎么不说你和凌霄在一起?”
    肖迎风勉强地笑了笑:“您也没问啊。”
    “我原来想问问你这半个多月怎么过来的,发生了点什么,”肖邦的声音放松下来,带着关心,“原来你已经去过x市了吗?”
    展翌拉着肖迎风坐下,肖迎风回答:“嗯,展翌陪我去的,这些朋友也是一路上认识的。”肖迎风的手不自觉得伸进口袋里,那张照片的弧度有些弯曲,不过边角还算是平整。
    肖邦拿起茶杯,热度从杯壁透过来贴着掌心:“那你也见过你妈妈了?”联系一下早上肖迎风那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还有他曾经说过的话,以肖邦的逻辑推理能力,也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真相。只是有的人总是要切实地确定过之后,才能接受真实,哪怕确定的过程中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会是二次伤害。
    肖迎风把口袋里的相片放在了茶几上:“我把妈妈埋在了医院的花坛里,就是最大的那棵树下面。”
    肖邦把照片拿过去,小心地把照片抚平:“你妈妈一直说花坛的杜鹃花开着好看,埋在那里挺好的。”
    肖迎风没有说话,只是眼角已经开始发红,并不想哭,他只是觉得难过。
    照片上的妻子对着镜头微笑着,肖邦一遍一遍地抚过她的脸:“我工作太忙,一直都没什么时间陪你妈妈,还有你……原来和她说好回去就出门旅游的,我们连时间景点都订好了。”
    凌霄轻拍肖邦的背安慰他。在他的印象里,肖邦这个姨父一直都是严肃冷厉的样子,对肖迎风从小就很严格,虽然偶尔的聚会中可以看得出来他对姨妈很好,但是情绪这么波动还是他第一次见到。
    肖邦拿起照片:“这张照片我拿去复印,好了再拿回来还给你。”
    父子俩的眼眶都是红的,肖迎风第一次看到父亲哭。这件事他没有理由拒绝。
    肖邦花了几分钟时间平复自己的心情,重新开口的时候,又恢复到了从前的样子:“我来这里还有一件事情要和你们说,展翌的体检报告已经做出来了,研究所现在的所长对他很重视,明天你们去的时候他也会在。”展翌点头,等着肖邦的下文。
    肖邦十分郑重地嘱咐:“明天你们记得,队伍里异能比较弱的人,要么不要来,要么就装作自己没有异能。”
    展翌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肖邦为什么要这么说。
    肖邦当然不可能无缘无故说这样的话:“在你们来基地以前,基地已经有好几个异能者莫名其妙失踪了。”
 
☆、第65章 雷霆的队长云睿哲
 
肖迎风和展翌对视一眼,问道:“那些人消失有什么线索吗?”
    肖邦摇摇头:“他们做的很小心,现场找不到线索,我们连这件事到底是丧尸做的还是人为的都不知道。”
    肖迎风不假思索:“当然是人做的了,丧尸哪里这么有脑子。可是这些人如果是被抓起来的话,会是被带去做了什么呢……”肖迎风自言自语,说到后来声音越轻,带着轻微的不确定。
    展翌抓住了肖邦话中的重点:“伯父的意思是这些人都是些异能者,而且都是异能并不怎么突出的人?”
    肖邦点头:“基地登记在册的水系异能者和木系异能者本来就比较少,之前我们发现了晶核的秘密之后派人去找这两系的异能者来协助研究,可是等我们开始找的时候才发现,很多人已经不知不觉就消失了。那之后基地军方出面,统计发现失踪的异能者至少超过十个,都是些异能并不怎么突出,平常也不怎么显眼的人。”
    展翌皱眉思考了一会,这样的作为不可能是丧尸……难道是有人想要研究异能,所以把这些人?
    这种猜测不是没有可能,毕竟末世里秩序崩塌,一些疯狂的人在挣脱了体|制的桎梏之后,什么都有可能做得出来。十几个人,被悄无声息地抓走了半个多月,那么那群人研究异能会到什么地步,展翌带着估量看向肖邦。
    肖迎风想起自己手中那三颗引起过他们讨论的晶核,犹豫着是不是应该把这件事告诉父亲,他猜测有人用异能者做人体研究的想法比展翌想到得还要早,毕竟他比起展翌要说有什么长处的话也就是天马行空的思想了。如果这三颗晶核是他一个人的,他可以毫不犹豫地交给父亲,只是现在他们是一个团队,恐怕在其他人眼中,连肖邦都是不能相信的人吧。
    肖邦走后,凌霄满是担忧地发问:“姨父这么说,那哥是不是可能会有危险?还有郑鹤,水系异能算是高危了吧?”不过还好展翌有先见之明,在登记的时候虚报了肖迎风没有异能。
    肖迎风苦笑:“这样子更不能被发现了,基地的惩罚还是其次,万一被拉去切片,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是有系统保命没错,可是系统满打满算也就让他重生六次,再加上万一研究的这些人如果是隐藏在某些大的势力背后,那么他们要做的可能是直接逃离这个基地,不管是出于哪个角度考虑,肖迎风都得好好掩藏好自己的异能。
    展翌嘱咐:“以后你去哪里都不要单独一个人,至少要有我们几个当中的一个在,哪怕只是多个人来报信都行。”
    肖迎风哀嚎一声,他倒不是不喜欢展翌老是陪着他,但是被动选择和主动接受还是有区别的。
    展翌说完转头对凌霄说:“你也一样。”原本还觉得肖迎风的样子很好笑的凌霄,嘴角的笑容僵住了。
    “比起迎风现在普通人的身份,你这个看起来没有什么用的念力精神系异能,恐怕在对方眼中显得更加鸡肋吧。”展翌语调平平却让凌霄油然产生了一股危机感。
    “从今天开始,你每天能吸收多少晶核就去迎风那里拿,我们明天先去注册小队,后天开始就外出收集物资接取任务。”展翌说。凌霄的异能注定了他没有高级晶核可以使用,那么他们就只能从量上面入手,吸收一百颗普通晶核比不上一颗高级晶核的话,他们就成倍地吸收,凌霄只需要给他们足够强大的印象就可以。
    等章秋他们几个晚上回来之后,展翌将这个决定和计划告诉了他们,询问了郑鹤的意思,第二天去研究所的名单里多了一个他。郑鹤有信心,虽然水系的攻击力不足,他也不像别的水系异能这那么软弱可欺。
    一夜无话,第二天众人起了大早吃完早饭之后就去了交流所,这次的人多,展翌和肖迎风两个人不能搞特殊,所以好不容易重见天日的自行车被重新锁进了储藏室里。
    交流所的人不多,可能是比较早的缘故,只有几个小队的人在这里领任务,一下子看到展翌他们五六个人进来,不少人为之侧目。
    先是在登记处登记小队信息,“迎风招展”这个名字还是没有因为肖迎风一个人的抗议而被取缔,不过注册的时候正队长是展翌,副队长则是填了章秋的名字,一个金系一个火系,算是他们队伍里的主攻手。
    肖迎风闲得无聊开发自己的脑洞:“不知道展翌如果控制着金属碎片夹在章秋哥的火焰里攻击效果会怎么样。我觉得至少视觉效果应该挺炫酷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叫‘烈焰梨花针’!向传说中的暴雨梨花针致敬!”肖迎风还做了个严肃的敬礼的动作。
    胖子嘲笑他:“你从哪里学来的,俩手指脑袋上划拉一下就叫致敬啊?”肖迎风摆摆手,表示这种细节根本不需要被在意。
    展翌和章秋对视一眼之后说:“或许可以尝试一下。”
    章秋点头:“高温对金属的加成应该会提高杀伤力,火焰的冲击力还能增加金属片的切割力度。”火焰的特性无非两点,高温和爆裂。
    胖子蹭过来凑热闹:“要不然展哥和我也试试?地上冒出一茬茬的金属地刺,卧槽,光想想都觉得带感。”郑鹤一直没有说话,不过半低着头,镜片后沉思的目光泄露了他的一点心思。水和金属又能怎么结合呢……如果有了一个完整的计划,他提出要尝试的话,展翌应该不会反对。至于他和章秋同时出手发生的惨剧,郑鹤早就自动忽略了,他根本不想经历第二遍。
    肖迎风和胖子还在热火朝天地讨论着,两个空想派的思维碰撞总是能讨论出一些剑走偏锋的建议,不过也相对的,容易把话题带到某些奇怪的地方。凌霄看着两人已经从某点玄幻文讨论到了岛国动漫中出现的各种高手,无奈地摇了摇头。
    门外传来很重的引擎声,有车子在门口熄火停下来,胖子摸摸下巴:“我赌一根黄瓜,绝对是悍马。”
    肖迎风扬扬眉:“先把你的赌资亮出来看看?”
    胖子理直气壮:“不就在院子里种着么,没发芽就是了。”肖迎风一脸的嫌弃表情。
    野战靴落地的声音很有特点,声音比一般的脚步声要重,却又不像皮鞋那么清亮。展翌第一时间就被吸引了注意力。门口进来了四五个人,为首的是一个年轻男人,年纪看起来和展翌相仿,剑眉星目,利落的短发下面有一双豹子一样的眼睛,注意到展翌的目光之后,来人微微眯眼,目光在空气中已经是一次交锋。
    男人露出一个笑容,嘴角上扬带着点邪气,大步走到展翌一行人旁边的办理位置。
    “雷霆小队,所有任务都已经完成了。”男人的声音有些低沉,随手把一个数码相机放在了台子上,“三个村庄的照片都在里面。”
    办理台后面是一个年轻的柜台小姐,面对他的时候看起来十分紧张:“好的,云,云先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