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西装的男人+番外 作者:万灭之殇(上)

字体:[ ]

书名:穿西装的男人
作者:万灭之殇
 
穿西装的男人的内容简介……
 
【重生,强强,年下】【现代社会架空】
社会由十二个区构成,最底层地狱般的十二区,最顶层天堂般的一区。癌症末期,特工之王选择一枪崩了自己,醒来重生到一个不得不依附一区贵族生活的过气明星身上,三十多岁的“高龄”早就该被抛弃,却同时成为三个贵族饲主的“宠物”
西装革领之下,是名为情感的残酷战争,坚信自己不可能爱上任何一个人的男人究竟会如何?
 
穿西装的男人的关键字:穿西装的男人,万灭之殇,年下,西装,重生,强强,制服
 
  第一卷 王的重生
 
  前言  背景及人物简介
  
  【本文背景】
  一个现实社会的平行世界,沿用如奢侈品品牌、武器等,但背景会发生变化。
  本文社会由十二个区类似金字塔构成,其中位于最底端的十二区最为贫穷落后且混乱,位于金字塔顶端的一区为类似现代大都市的文明富裕社会。
  【本文配对】
  非1V1,年下,强强,叔受
  【人物简介】
  泰瑞尔:冷血无情的特工之王,游走在一区与十二区之间的危险男人却被意外诊断癌症末期,选择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后重生在“铭尘”身上。
  铭尘(重生前):出生十二区的贫民,依靠选秀节目一炮而红的人气偶像,过气后成为贵族寡妇的情人,寡妇过世后被何家三兄弟占据,迷恋何鸿雪,为了何鸿雪做出了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后在绝望和良心的愧疚之中服用大量安眠药过世。
  铭尘(重生后):他仍然是人人惧怕的特工之王,对整个世界麻木而阴冷,仿佛一个天生的感情绝缘体,在灵魂重生在这个身体上以后,关于这个身体的记忆时不时的涌入脑海之中,他强烈的感受到了来自“铭尘”的感情,渐渐地开始分不清他到底是泰瑞尔还是铭尘,或者早已经变成了同一个人。
  何鸿雪:何氏家族现任掌门人,掌握家族内一切财务与权力,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甚至可以除去血亲,对重生前的铭尘只有利用,对重生后的铭尘又爱又恨,刻意压抑和漠视的情感总有爆发的一天。
  何文宣:何氏家族二把手,超出年龄的冷静与成熟,何鸿雪最得力与忠诚的助手,万事以大哥何鸿雪为主,“死而复生”后的铭尘让他第一次有了为自己而活的念头。
  何文瀚:何文宣的双胞胎弟弟,嚣张跋扈的何家少爷,暗恋铭尘的同时又憎恨这个男人对大哥何鸿雪的痴迷,嫉妒何鸿雪的同时又惧怕这个冷血无情的男人,不懂得如何表达爱所以一直欺负铭尘,在铭尘自杀苏醒(重生)后,表面上好像没什么变化,却开始越来越多的维护和保护这个男人。
  
  第一章 “失忆”的男人
  
  眨了眨眼睛,男人正面朝上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空气里弥漫着一股他不喜欢的针水味儿,输液袋挂在床头的架子上,透明的药液一滴一滴地顺着细长的针管输送进他的血管里,微微的有些刺痛感。
  很轻微,是可以忽略的疼痛。
  有痛感,证明他还活着。
  他还活着,这不可能。
  癌症末期,自我了断,选择一枪崩了自己。
  嘿,他可是做了一辈子的特工,能用枪崩了一只到处乱飞的苍蝇更何况还是自己的脑袋,说出去有谁能信,堂堂特工之王近距离给自己的太阳穴来了一枪竟然没把自己打死。
  噢!多么可笑的笑话!傻子都不会信!
  男人再一次肯定,他不可能还活着,这是对他专业技能的一种侮辱!
  他的脑袋完好无缺,没有裹着白纱布也没有变成灿烂的满天飞的烟花,身体有一些虚弱,口干,手脚冰凉,中上腹部疼痛,是中毒后的症状。
  他怎么不记得自己吃过什么带毒的玩意儿,以他的经验来看,没有什么能比对着自己的脑袋来一枪来得无痛又快速和世界说再见。
  或许只有一种解释。
  男人环顾着这间并不像病房的病房,撇去房间里的各类医疗器材来看,这房间更像是一间五星级酒店的顶级客房。
  死后穿越?
  死后重生?
  双手撑在身体两侧坐了起来,他抬起自己的双手看了看,一直守在旁边打瞌睡的护士小姐终于反应了过来,匆匆忙忙的按下了通话按钮,对着电话另一头的医生焦急的喊道:“医生,铭尘先生醒了!”
  铭尘?哈,果然不是他,只是这名字听起来怎么有一点耳熟。
  微微握了握双拳,男人靠在了病床的枕头上转了转酸痛的脖子,这身体一定昏迷了好一阵子,肢体僵硬,胃部传来饥渴感。
  医生和几名护士很快赶到并且客客气气地对他进行检查。
  安眠药过量,难怪他的胃部这么难受,他们一定给这身体进行了洗胃治疗。
  “铭尘先生,我们已经通知了何先生,他们很快就会赶过来,您现在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请不要担心。”
  虽然醒过来的男人看起来极为平静,看起来一点也没有“担心”的情绪,或者应该换一种说法,狭长的清澈眼眸里一片宁静,没有一点点名为情绪的波纹存在。
  “何先生是我的什么人?”男人平静的对医生问道。
  他注意到医生在提到“何先生”时候下意识的恭敬语气,医生使用了“他们”这个复数词,不只有一个何先生,这几位何先生不但身份不一般而且和他关系匪浅,否则医生不会第一时间通知这几位何先生们。
  “铭尘先生,您、您不记得何先生了吗?”医生一脸惊讶地看着他。
  “谁是铭尘先生?我的名字吗?”男人客气的说道,“麻烦给我一份详细的个人资料,最好可以包括我的人际关系网,有任何问题吗?”
  医生似乎被吓到了,直愣愣地呆呆看着男人,过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好、好的。”
  作为一个失忆病人,冷静得过分了。
  “麻烦再给我一份今天的报纸。”他得确认下现在的时间。
  
  第二章 重生老白脸
  
  铭尘,男,三十六岁,单身,无儿无女。
  年轻时候是有名的偶像明星,空有一张脸的绣花枕头,肚子里没有半点墨水。
  音色不错但没有唱歌的技巧和实力,外形不错却是个没有演技的花瓶,曾经靠着包装和宣传红透半边天,过了二十八岁以后事业节节败退,更为年轻英俊的偶像明星很快取代了铭尘在娱乐圈里的位置。
  习惯了奢侈生活的草包老偶像为了维持他的富裕生活给一个豪门寡妇当了小白脸,铭尘三十四岁的时候漂亮寡妇死在了另外一个年轻小伙的家里,死因是饮酒过度。
  好吧,至少他问过医生他的身体还算健康,没有什么癌症也没有什么关于那方面的病症。
  从他三十六岁依然紧致漂亮的皮肤来看,这位老白脸为了干好情人的工作可谓煞费苦心,无论是身材还是皮肤都保养得极为不错,唯一让他有些不满的人这位过气偶像老白脸的私人生活未免有些混乱。
  铭尘,也就是他,现在正躺在一栋豪宅的私人病房里,宽大柔软的床足够三四个成年男人在上面欢快的翻滚,正对面是九十寸的超大型液晶电视,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都有专业的护理人员随时在旁边看着。
  这就是豪门的生活,奢侈又滋润,唯一的问题是为什么昨天晚上有个兔崽子爬上了他的床,一路驾轻就熟的和他来了一发。
  铭尘扶着有些酸痛的老腰从床上坐了起来,低头看了眼自己锁骨和脖子上的一颗颗红草莓,不对,应该说是蔓越莓了。
  他瞥了眼虚掩着的浴室门,里面隐隐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做特工这一行每时每刻都要像只猫一样提高警惕,有半点动静立刻竖起全身的毛来,刺激又紧绷的生活让他们很难去放松下来享受感情生活,他可是见过不少同行倒在各色美人的香窝里再也没有爬起来过。
  凡事总是有取有舍,自从他登上了特工之王的宝座之后送上门来的美人不计其数,为了不让自己的一世英名败在床上,他度过了好几年的禁欲生活,这在减少危险的同时也有利于让他时刻保持清醒。
  近乎苛刻的对待感情生活不代表他是一个X冷淡,或者是对X生活没有任何需求,恰恰相反,在X生活方面他有着极高的要求,如果没办法满足他的要求还不如不要。
  宁缺毋滥,他是一个偏执的完美主义者,还有点儿强迫症,干他们这一行的大多都有奇奇怪怪的毛病。
  昨天夜里吃过药以后他就睡了,带有催眠效果的药是他以前从来都不会碰的,但现在他是铭尘,不是特工之王,没人会在半夜突然冒出来朝他的心脏来一刀或者是朝他的脑袋来一枪。
  噢,当然了,他也没有想到会有人在半夜爬上一个病人的床,扒光了他的衣服和他酣畅淋漓的来了一发。
  铭尘忍不住啧了一声,那年轻小子就像是一个电动马达一样带劲。
  从对方对他身体的熟悉程度来看,他和这匹小烈马存在身体上的亲密关系应该不是一天两天,起码有一段时间了,要不然那小子也不会每一次碰他都是直接冲着最敏感的地方去。
  漂亮寡妇已经去世两年了,这两年里他是以什么身份待在这奢华的王宫里的?
  大概猜到了答案,他忍不住啧了一声,真是个堕落的男人。
  浴室的水声停了,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一个在腰间围着浴巾的年轻男子赤着脚走了出来。
  黑色短发,英俊硬朗的脸,结实的胸膛,六块腹肌,目测一米八六的身高,像一只年轻老虎一样眼睛里充斥着藏不住的凶猛。
  双手抱在胸前,年轻的老虎靠在浴室门口看着铭尘,微抬着下颚如同注视着被他捕获的猎物,笑得轻蔑又嚣张:“一动不动跟个木头一样,是真失忆了?”
  
  第三章 毛头小子
  
  随意挂在腰间的浴巾随着年轻男人雄赳赳气昂昂的大跨步一飘一飘的,好像下一刻就会掉下去,漂亮的人鱼线露了一半,铭尘微微挑了挑眉,淡然自若地欣赏着这漂亮的年轻身体。
  年轻真是好啊,想他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也是健壮得跟头小野牛一样,浑身上下找不到一丝多余的赘肉,腹肌能当搓衣板用,走在大街上不是有星探搭讪就是有模特公司的经纪人递上名片。
  “你在看什么?”
  走到了床边,单腿跪在了柔软的床上,看起来大约二十岁上下的年轻男人危险地眯起了眼睛,手指并不算温柔地捏住了铭尘的下巴迫使后者微微扬起头来。
  两个男人的视线在半空中对上,一个眼睛里燃着火焰一样咄咄逼人,一个深邃轻柔得仿佛秋天的海水。
  一边充满雄性气息的粗黑剑眉高高挑了起来,年轻男人弯下腰捏着铭尘的下巴一脸奇怪地打量起面前过于沉静的男人,左看看右看看,啧了一声笑了起来:“不会是真的失忆了吧?平时这么被我看着早就吓得钻被窝里去了,今天居然敢和我对视,呀,铭尘,你出息了啊。”
  吓得钻被窝,“我”以前有那么弱吗,好歹也是个明星啊,虽然是个过气的。
  “你叫什么名字?”冷静的问了一句,铭尘往后微微一靠挣脱开了对方捏住自己下巴的手,他怕自己忍不住朝面前的毛头小子挥出一拳。
  冷笑了一声,就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好笑的笑话一样,年轻男人在旁边站直了,抱在胸前的双手微微鼓起漂亮的肌肉线条,健康的浅古铜色皮肤像是抹了一层蜜蜂一样。
  “失忆演得不错啊,你当年要是把精力都花在演技上也不至于跑这儿来当小白脸不是?啊,不对,应该说是老白脸了,再过几年你都要四十岁了。铭尘,你现在知道急了?一哭二闹三上吊,还玩起自杀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