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穿西装的男人+番外 作者:万灭之殇(下)

字体:[ ]

 
 
 
  
  第九十四章 订婚典礼(九)
  
  何鸿雪的猜测是对的,那个身处暗处的人在今天晚上还会有所行动,在他们等了三个小时以后,那个人是行动却已经渐渐有了效果。
  何文宣放下了电话,沉声道:“外面正在传是公主玛格丽特谋杀吴鑫。”
  约翰立刻挺直了脊背,急躁的问道:“玛格丽特要杀了吴鑫?!”就像真的是玛格丽特真的要杀了吴鑫一样。
  傻子都能看出来约翰对玛格丽特根本没有什么感情,何文瀚撇了撇嘴角心里多了几分不屑,厉声喝道:“闭嘴,别添乱!”
  何文宣继续说了下去,几个小时以前吴鑫突然从阳台上掉了下去,这件事情成了宾客们的谈资,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猜测与谣言的传播速度堪称病毒,不知道是有人无意还是故意散播是玛格丽特公主谋杀吴鑫,等何文宣的人听到这些谣言的时候,这个并没有确切证据的谣言几乎传遍了所有人。
  这其中有几点很值得人怀疑,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虽然何鸿雪他们忙于其他的事情,但是中间也有一段时间是待在大厅里,怎么那么巧,这些私底下流传的谣言偏偏把他们给避开了。
  还有一点,谣言的重点不是吴鑫和约翰的特珠关系,更多的着墨于玛格丽特公主。
  因为嫉妒吴鑫这个低贱的大明星和自己的未婚夫搞在了一起,向来高高在上的冷傲公主受不了这个刺激,故意让吴鑫在下雨天里继续演唱,故意让吴鑫在自己的订婚典礼上从阳台上掉落,谁会想得到追求完美的玛格丽特公主会破坏自己的订婚典礼。
  短短的几个小时里,玛格丽特从孤傲美丽的公主突然之间就变成了一个残忍的嫉妇,可怜又可悲,被未婚夫欺骗抛弃,失了尊严与身份。
  “是冲着玛格丽特来的。”何文瀚烦躁的啐了一口,他们居然直到现在才发现这一点,那个暗中使坏的家伙根本不是冲着约翰或者他们来的,玛格丽特,是玛格丽特公主!
  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离开了书房,约翰大喊了几声“你们要去哪里”,没有得到回复后也赶忙踉踉跄跄是跟上。
  何鸿雪他们几个人来到了玛格丽特公主殿下的房间门口,门外站着一排实枪荷弹的保膘将他们几个人给拦了下来。
  “抱歉,公主殿下现在不想见任何人。”
  即使约翰这个公主未婚夫就在旁边站着。
  “啊啊啊——”屋子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刺耳至极的尖叫声。
  何鸿雪二话不说推开保膘拉开了玛格丽特的房门,房间里乱七八糟一片,到处都是破碎的玻璃和杂乱的书本,看起来就像是被洗劫过一样。
  一个三十多岁身穿长礼服的美艳女人双手捂着耳朵背靠着沙发蜷缩在地上,嘴里不停的发出尖叫声和胡言乱语:“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已经死了!你已经死了!”
  “玛格丽特?”毕竟是自己的未婚妻,约翰连忙跑了上去试图安慰这个歇斯底里的女人,玛格丽特猛地抬起头看着闯入她房间的几个人,花了眼线的眼睛里泛着恐惧的光。
  “何鸿雪……何鸿雪……你来得正好,快来保护我!快让人来保护我,有人想要杀了我!”根本不理旁边的约翰,见到何鸿雪就像是见到救星一样,玛格丽特爬起来就朝何鸿雪冲了过去,紧紧抓住了何鸿雪的手臂。
  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嫌弃,何鸿雪低头看了眼死死抓着他手臂的女人,冷静的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公主殿下?”
  “他来了,他来了……”死死咬着涂抹了玫瑰色唇膏的下嘴唇,玛格丽特一边紧紧抓着何鸿雪不放,一边紧张地看着四周,“他会杀了我的,他一定会杀了我的!那个该死的魔鬼,那个该死的贱人!”
  “他是谁?”何文宣问道,他虽然和玛格丽特公主不是很熟,但玛格丽特平时给他的印象是冷静而高傲聪明的一个女人,究竟是谁会让向来追求完美的玛格丽特完全不顾形象害怕成这样。
  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人的名字,与此同时,这个人的名字在他们的耳边响起。
  “泰瑞尔,”闭了闭眼睛,玛格丽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涂抹粉底的精致脸蛋微微抽搐,混杂着仇恨与恐惧,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念出了那个男人的名字,“是泰瑞尔!”
  果然是那个男人。
  心里竟然有一些小小的兴奋,像蚂蚁在胸口上爬动,何鸿雪保持着他的冷静沉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泰瑞尔?”
  玛格丽特欲言又止,何鸿雪见状朝何文瀚使了个眼色,何文瀚随即转过身把约翰和其他人都给赶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们四个人。
  “如果你什么都不说的话,我们怎么保护你?”何鸿雪轻轻扒开了玛格丽特抓着他手臂的手指。
  指甲上镶嵌着钻石的女人深吸了一口气,拉了拉自己的长裙又理了理自己稍显乱的长发,玛格丽特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可是她微微颤抖的双手却出卖了她。
  这个女人很害怕,发自内心的恐惧。
  即便泰瑞尔“名声在外”也不至于让玛格丽特害怕成这样,人人都知道老虎会吃人,却没有几个人会在没有看到老虎的情况下就吓得浑身发抖,除非这个人曾经被老虎咬伤过。
  玛格丽特认识泰瑞尔。
  泰瑞尔的姐姐,在泰瑞尔“死”后被泄露出来的消息,皇室成员,约翰,一个和泰瑞尔导师长相有几分相似的男人……
  一个一个的线索慢慢在何鸿雪的脑海里汇成了一幅鲜明的画,泄露泰瑞尔家人消息的那个皇室成员,是玛格丽特公主。
  泰瑞尔的目标是玛格丽特公主。
  “文翰,通知郑博对所有客人、工作人员进行身份确认,找一个合适的借口,别打草惊蛇。”何鸿雪立刻着手安排起来。
  何文宣故意说出唬人的话来套话:“玛格丽特殿下,您还打算继续隐瞒您和泰瑞尔的关系吗?”
  “别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玛格丽特抬高了她的下巴。
  再怎么害怕也要维持着自己的骄傲,玛格丽特还不知道她在外面已经被传成了一个狠毒的嫉妇,何鸿雪突然明白了泰瑞尔那个男人的恶趣味,你越是珍惜什么,就越是把你所珍惜的极尽破坏。
  而这仅仅是开始。
  “我们出去吧。”何鸿雪转身就要离开,见他们要走了,玛格丽特立刻慌了神,急忙喊道:“我命令你们留下来!”
  “我们有权力不听您的吩咐。”态度冷漠的男人没有停下走向门口的脚步,他并不喜欢这个高傲的女人,连带着某种原因,也不喜欢玛格丽特在说出“泰瑞尔”三个字时恶毒仇恨的样子。
  在何鸿雪的手刚刚碰到金色的把手时,玛格丽特终于放低了态度:“拜托,请不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泰瑞尔他会杀了我。”
  何鸿雪转过身无声的看着女人,轻轻咬了咬下嘴唇,在巨大的恐惧之下玛格丽特还是妥协了。
  “他就在这里。”玛格丽特似乎很害怕窗户,声音颤抖着说道。
  “他在哪里?”
  玛格丽特指了指被推到一旁的餐车,修长的手指微微颤抖:“那里。”
  何文宣大步走过去直接掀开了餐车上的银色盖子,餐盘上摆放着一个精致的雪白色的蛋糕,通体雪白的蛋糕上用红色的颜料写下了一行字:订婚快乐。
  右下角是一个人的签名:泰瑞尔。
  “你确定是泰瑞尔本人写的?”何文宣问道。
  “我认识他的字迹。”玛格丽特紧张得在房间里左右来回走动,轻轻咬着手指,喃喃道,“别问我怎么认识他,他是一个特工,为皇室服务。”
  后面的这句话倒像是心慌之余心虚又多余的解释。
  “那他为什么要杀你?”何鸿雪继续问道。
  眼里闪过明显的慌乱,窗外突然的一声雷鸣把玛格丽特吓得剧烈得颤抖了一下,她犹豫了一会儿,吞吞吐吐的说道:“我……我以为他死了……”
  “是你泄露了关于泰瑞尔家人的消息,对吗?”一旁的何文宣替玛格丽特把后面的话说了出来,被说中的女人用沉默作为回应。
  何鸿雪不禁皱起了眉头,他完全猜不到泰瑞尔那个家伙想做什么,会做什么,所有的逻辑套在泰瑞尔那个男人的身上都是不合逻辑,但既然玛格丽特是泰瑞尔的目标,那他们就只要守着……
  “咚咚咚。”
  是敲门声。
  “谁?”何文宣出声问道。
  “不打算给我开门吗?”低沉暗哑的声音带着几分优雅几分戏谑的冷笑。
  何鸿雪和何文宣同时掏出枪来对准了房间的门,泰瑞尔就这么亲自送上门来?
  
  第九十五章 订婚典礼(十)
  
  门锁传来“咔嗒”的声响,玛格丽特慌慌张张地躲到了何鸿雪的身后,在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的一瞬间,这个女人尖叫了起来,疯了一样地喊道:“快杀了他!开枪啊!”
  何鸿雪紧紧握住了手里的枪,比起推开门的男人更紧惕旁边近乎歇斯底里的玛格丽特,正想开口让玛格丽特安静下来的时候,来人的一句话顿时让玛格丽特吓得不敢动弹。
  “好久不见,玛格丽特。”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问候而已,却像是按动了玛格丽特身上的某个开关,公主整个人都害怕的蜷缩在何鸿雪背后再也不敢吭气。
  站在门口的男人一身漆黑,略微紧身的西装让他看起来像是从科幻电影里走出来的无机质生化人,黑色的西装,黑色的衬衣,甚至连领带和覆盖在脸上的面具都是黑色的。
  带着皮手套的手指轻轻松松地握着一把枪,冰冷的枪口对准了何鸿雪,男人的身后是无声无息到了一地的王宫保镖。反手将门关上,泰瑞尔冷淡的扫了一眼乱七八糟的房间,微笑着说道:“别那么紧张。”枪口往下移,泰瑞尔想一个普通朋友那样关心的问道:“身上的枪伤好了吗?”
  “托你的福,没有变成半身不遂。”何鸿雪冷静地打量着这个把自己包裹严实的男人,潮湿的空气里不知不觉混杂了一股淡淡的硝烟味,像是有一根无形的铜丝缠绕在他们每个人的手腕上,轻轻一拉就会断裂掉一样。
  泰瑞尔脸上戴着一个特制的黑色面具,眼睛的部位是猩红色的镜片,但即使如此,你也依然能感觉到那股盯着你打量的,如同毒蛇一般让人不寒而栗的视线。
  “下一次我会尽力。”恶趣味的朝何鸿雪的腰腹下方比划了一下,泰瑞尔望向了一旁的何文宣,“把枪放下来,或者你们想试试谁的子弹更快,别那么紧张我的朋友们,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和你们这么傻傻的站着。”
  出于礼貌,泰瑞尔首先把枪收了起来,速度快得让人难以看清。
  何鸿雪和何文宣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把枪放了下来,一旁的玛格丽特小声道:“你们在做什么,疯了吗,为什么不杀了——”胸口蓦地一凉,玛格丽特慌慌张张的低头避开了泰瑞尔望向她的视线,双手紧紧攥成拳头始终紧挨着何鸿雪,半是命令半是哀求的低声道:“你们会保护我的,你们得保护我。”
  “请殿下放心。”敷衍了一句,何鸿雪重新望向泰瑞尔,那个神秘有危险的,自称癌症晚期的男人买着他那双迷人的大长腿跨过地上破碎的台灯,在他们的视线里慢慢悠悠的找了一个靠窗的沙发坐了下来。修长的双腿在空中划过优雅的弧线交叠在一起,双手随意搭着椅子的扶手,有雷电在男人的身后掠过,一瞬间将夜空找的一片明亮,又在瞬间陷入漆黑的暴雨中。
  黑色的皮手套划过光滑的木沙发扶手,泰瑞尔缓慢而清晰的说道:“我曾经待过这个房间,”他指了指房间中央那张圆形大床,“也在那张床上睡过,和我的导师。”嘴角轻轻一勾。“你真是不知羞耻,泰瑞尔!”玛格丽特气得全身发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