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半面 作者:伊子墨(上)

字体:[ ]

书名:重生之半面
作者:伊子墨
内容简介:
 
 
 
重生文,穿越系。
 
 
 
司璟然: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你我之间本就隔着太多不能啊!
 
 
司辰逸:若有来生,你可许我!
 
 
司皓月:风萧萧兮易水寒,然儿,有一天你会明白。
 
 
莫擎离:然儿,你转身时总能见到我在你身后,这是我给你一生的承诺。
 
 
段卿瑔:我得不到的,也不会让别人得到。
 
 
⊙﹏⊙b汗,简介无能,将就着看吧!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璟然(苏然)莫擎离 ┃ 配角:司皓月,司辰逸,段卿瑔 ┃ 其它:征途,强强
 
==================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卷一简介:
苏然死了,但他在一个历史上不曾出现的国家重生。
司璟然做为大夏朝嚣张跋扈且爱慕着自己的兄长的闲散王爷,终究因为心疾一命呜呼让苏然的灵魂钻了空子。
只是司璟然身为大夏朝的王爷,留下了许多解不开理还乱的状况给重生的苏然。
比如处理那个与璟然这具身体有着乱.lún关系的司皓月,当今的大夏皇帝。
比如一个藏在深处,却从小就爱着他的二皇兄司辰逸。
更有一个自小陪着他成长,明面上是他的贴身小厮,却随时都有可能背叛他的清末。
当然,这些藏在暗处的,身处明处的,都抵不过一个更加危险的莫擎离。
司皓月被暗算,生命垂危,璟然被推上风头浪尖,他将会怎么做没人知晓。
但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司皓月一出事,看似平静的大夏朝开始出现前所未有的危机。
这似乎是上天在给大夏一个考验,也给璟然一个新的开始。
  咸咸的海风夹杂着海水拍打在苏然的脸上,冷漠且不失英俊的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他转身看向身后朝着自己举枪的程志道:“程志,我为了组织做了这么多事。如今累了想要退出,都不能给一个机会吗?”
  被苏然称为程志的男人紧紧的盯着他,生怕一个不留神苏然就会从他的手中逃走。程志知道,苏然作为F组最为优秀的杀手自己是根本没有赢他的胜算的,然而这样的苏然却又有着致命的弱点——太容易心软,也太感情用事!否则这一次也不会为了一个本来该被斩草除根的小女孩而落到现在这样的地步。
  程志握着枪的手紧了紧,语气里带着些许波动道:“阿然,告诉我那女孩的下落,你要是下不了手,我会帮你解决,你怎么能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丢了自己的性命!”
  “不相干的人么?”苏然呢喃,随后拨了一把额前的头发说道:“程志,别说了。我不想杀你!”冰冷的语气让程志倒吸凉气,苏然随意的语气让他觉得他已经无药可救,很显然苏然这一次是玩真的。
  “阿然…别逼我!”程志很痛苦,他不明白为什么从小一起长大,经历过无数次生死的伙伴兄弟现在到底怎么了。他知道他们这样的人生的确很不堪,也很痛苦,可是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不是吗?毕竟谁都不想过这样刀口上的日子。
  苏然有些晃神,看着程志痛苦的表情他突然无比的自责,当年的程志是被自己拉进来的,今天的这一切似乎都和他有关。苏然自嘲的笑着,心想这人生就好像一盘棋,走错了一步接下去的路便是一错在错,甚至到最后满盘皆输。本来程志能过着平淡而安逸的生活,却还是被他给搅合了。看来自己还真是不折不扣的坏人,如今对一个小女孩心软实在是太不该……可是这样终日杀人的生活自己真是过的厌倦了啊!小女孩只不过是他为了离开F组织的一个借口罢了。人人都当他面善容易心软,其实呢?他才是不折不扣扭曲别人命运的大坏蛋啊!
  “我不逼你程志……”苏然的话还没有说完,程志的耳边传来刺耳尖锐的枪声。程志看着苏然缓慢的跪倒在地,胸口的鲜血源源不断的涌出,将他平日喜爱的白色休闲服给染红。
  “程志,你不该心软,组织里的规矩你向来知道。苏然知道的太多,他要离开F组,只有一个下场!”冷漠无比的声音在程志的身后传来,程志只是愣愣的看着倒下去的苏然,他突然意识到,苏然要死了,是真的要死了!
  “不!阿然,你坚持住,我马上叫救护车!”程志发了疯似地跑向苏然,声音无比颤抖,这么多年以来他从来没有料到苏然会死在自己的眼前,就算是刚才,他也没有要杀苏然的意思。
  “程志…别…别傻了。你…你知道的…咳咳…晴空的枪法…枪法杀人比我的…咳咳…还要准。”苏然呼吸很困难,他也没有想到晴空会突然出现,而且还给了他致命的一枪。
  “你很识趣,能死在我的手上你该感到荣幸!苏然,我讨厌你,很讨厌知道么?如果今天你不死,程志就会死!”晴空居高临下的看着苏然,这么多年,他守在程志的身边,程志从来没看过他一眼,凡是都围着苏然转,他知道程志喜欢苏然,可是那种喜欢太卑微,卑微到连说都不能说出口,这让晴空嫉妒。
  “晴空,你胡说什么!”程志怒吼着,手颤抖着播着电话,可是该死的在海上没有信号!
  “我胡说了吗?如果我不跟来你是不是就要放走苏然,你是不是打算自己扛这件事?你知道扛下这件事,你也算背叛了F组,你是想和他亡命天涯吗?”晴空显然被程志的话激怒,一把拍掉程志手里的手机,狠下心用力的一个手刀砍在了程志的后颈,程志只觉得眼前一黑,拥着苏然的手顿时没了力气,而苏然也因为失了靠力而倒向一边。
  晴空抱起程志,转身离去时苏然用仅剩下的最后一口气道:“晴空,好好照顾程志,如果可以,就离开F组。程志这一辈子的命运都是被我这个坏蛋给扭曲了,他本来该过的是平静的生活……”
  晴空没有转身,他知道苏然已经没气了,他只是默默的在原地站了一分钟后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第二章
 
  苏然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这个梦让他觉得不可思议,梦里有个戴着华丽银质面具的白衣男子,神情清冷的看着一个男人远去的背影,那个男人离开的脚步看起来有些蹒跚,直到那个男人走出白衣男子的视线之后,白衣男子突然手捂住胸口痛苦的向后倒了下去。梦做到这里苏然只觉得心口很痛很痛,想着自己挨了晴空的那一枪已经死了……可是死了为什么还能感觉到疼痛?死了还能有知觉?是因为那个白衣男子吗苏然只觉得不可思议,难道自己没死?他闭着双眼,胸口的疼痛再度让他觉得自己是真的没死。难道是晴空留情?不,这不可能。当苏然的手捂住自己的心口时,身边响起瓷器砸落在地上发出的破碎声,然后他听见一声惊呼道:“主子!您醒了?”
  声音有些刺耳,至少对于苏然来说这声音简直可以用高分贝来形容。而且这称呼是不是有点太怪了?主子?苏然只觉得脑海里电光一闪,猛然的张开双眼,映入眼帘深处的是古色古香的雕花大床的,紫色的轻纱幔帐,还有一张清俊秀气,且有着束发身穿古装的少年?
  再度的疼痛打断了苏然的思绪,这一阵阵的绞痛让不轻易喊疼的苏然都闷哼出声,那少年看着更是急急的从衣袖里取出一个金色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朱红丹药送到苏然唇边道:“主子主子,快将这清心丸吃下去!”
  微凉的丹药轻放在苏然的唇边,苏然也未做多余的思考,张开嘴就将那粒叫做清心丸的丹药吃了下去。
  片刻之后苏然觉得心口的疼痛稍稍的缓和下去,可是脑子里却有很多问题缠绕着他,比如他已经死了,可是为什么重生到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年代,唐宋元明清?
  还有此时他的身份又是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这具身体又是谁?还有就是从醒来时暂时被忽略掉的,戴在脸上的这个面具?
  面具?苏然一愣,眼睛自动的打量起这间屋子,试图在这件屋子里找到一面镜子。直到他看到一面不算清晰,但绝对是能看的见自己的面容的铜镜时,苏然不由得再度愕然,这……这不就是他刚才梦境出现的那个带着银质面具的男子吗?
  “主子,您可算醒了。清末这就去将这消息告知皇上!”清俊的少年语带兴奋的说着,这让苏然怔然,看来自己的确重生了,而且还重生在皇族?这一切几乎像无聊时候看的穿越电视剧,可只在电视小说里发生的事情居然被他给碰上了,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名唤做清末的少年正想转身离去,苏然没来由的伸手拉住清末,他不知道这是他自己的本能还是这具身体的本能。不过这些现在都无所谓,因为此时的苏然还没有完全接受这样离奇的事件,他还需要消化。
  “别去,我自有分寸!”苏然开口说话,只是话一出口就让苏然觉得十分不舒服,这嗓音似乎阴柔的有些过分?!他抬眼看了看清俊的少年,少年似乎眉头蹙起,然后一副惊讶的眼神看着自己,苏然心中咯噔一声,心道莫非自己说错什么引起了少年的怀疑嚒?
  正思索间,清末小心翼翼的开口问他:“主子,您是不是给急糊涂了?怎么自称是我呢!”
  苏然心中不由得恶寒一把,只是不称‘我’还能称什么?又怕多说多错,索性眼神冰冷的看向清末说:“你是在教训我么?”
  冰冷显得有些无情的声音让清末哆嗦了一下,紧跟着噗咚一身是膝盖和地面沉重的碰撞,以及清末惶恐的声音。
  “主子饶命,是清末越矩了,因为主子平日里都自称本主,所以清末才……”
  “够了,你下去吧!本主的事本主自己清楚。”苏然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前世冷漠的架势一出,还是能蒙混过关的。
  清末听言只是惶恐的退了出去,只是心中的疑虑却犹在,总觉得躺在床上的那个人似乎变了。
作者有话要说:  嗯,没什么好说的,喜欢就收藏,爱上就留言。
 
  ☆、第 3 章
 
  苏然有些茫然的躺在床上,脑子里充斥着一些画面犹如走马灯一样的回放着。
  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不过他却清楚的知道这些画面是这具身体的记忆。
  苏然只觉得头疼的厉害,浑然不觉自己已经陷入黑暗,这一切对于苏然来说简直诡异非常。
  再度张开双眼,对上的是一道冰冷的目光,那目光里似乎存着些许厌恶,只是那人隐藏的太好,让苏然以为只是错觉。
  脑海中不自觉的回荡着‘皇兄’二字,苏然这才细细打量起眼前这个冷冽的且浑身上下散发着王者之气,不容许别人有一丝反驳的年轻帝王!
  只一眼,苏然便是收回眼帘,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可是他却分明的感受到自己已经继承了这具身体的记忆。
  苏然眼底一片清冷,又嘲笑命运和自己开的玩笑,自己似乎永远都逃离不了被人掌控的命运。
  年轻的帝王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儿,用他那双漆黑的双瞳看着自己,只是不再像曾经那样炽热,也不似曾经那般有着惊恐,甚至可以说完全让他感觉到陌生的眼神,这让他一时间有些迷惘。
  “皇兄,臣弟现下身体不适,不能行礼,还望皇兄恕罪!”苏然垂着眼,低声说着,语气里没有往日的卑微之色,反倒显得不卑不亢起来。
  这道声音带着淡然的声调敲醒了有些迷惘的年轻帝王,只见他神色一敛,唇角勾起几乎讥诮的弧度,伸手钳住苏然下巴…哦不!苏然想他现在应该已经不能叫苏然了,他现在占据的这具身体的主人叫做司璟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