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半面 作者:伊子墨(下)

字体:[ ]

 
 
 
  ☆、第 88 章
 
  “然儿你……”司辰逸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激动的发颤了,他没有想到能在这个时候听到璟然的心里话。
  璟然见他如此激动,原本因为司辰逸说的那些丧气话而沉下来的脸不由得发热,他有些急促的打断司辰逸想要说完的话道:“我先去给你拿些吃的,二哥你还是先休息吧。”
  话落,司辰逸就见璟然慌乱的离开,不知怎地司辰逸觉得这样的璟然甚是可爱。
  璟然从来没有想过心跳加速的感觉会是这样让人紧张,他第一次有种落荒而逃的错觉,这才走到北苑的月洞门,清末就像早已经等在那里似地,突然提着灯笼上前问道:“主子?您怎么了?”
  “没……没什么,二哥醒了,我想给他端点吃的。”
  清末心底一凉,他发现璟然竟没有用平日里‘本主’的自称,反倒是用了‘我’。清末心中酸涩,主子想必也是喜欢轩王的吧。否则怎么会亲自去端吃的?
  “主子,天色太晚,您才刚回来,还是先休息,这些事交给清末做就行了!”
  璟然想了想,吩咐道:“也好,你先去厨房,让做些容易下咽的可口流食,在配上几个小菜,切记做的清淡些,二哥如今吃不得刺激的。“
  “清末知道!主子,您房中已经放了热水,不如先去洗洗?”
  “也好!你让厨房做好了东西就送来,我待会亲自给二哥送去。”璟然笑道。
  清末闷声的点了点头,正欲去办事,璟然又对清末道:“末儿,今夜你要辛苦些,待会若是四哥来了,记得请他到北苑二哥的房里,尤其是那白发的男人,那人是陆神医。”
  “清末知道。”
  “还有,你去准备辆马车,车上置办的软些。”
  “主子要马车何用?”清末狐疑的看着璟然。
  “你准备就是,本主自然有本主的打算。”
  璟然面色一沉,似乎不喜欢清末多问,今日的事情让璟然的防备之心顿时加重,不管是对谁。
  清末见他突然的变了脸色,自然知道璟然发怒,虽然璟然已经较之从前发怒的迹象现在很少,可是一旦发起怒来只怕也不是他能承受的了,只连忙低头下跪道:“是清末越矩了,主子恕罪。”
  璟然叹了口气道:“别动不动就跪下,本主只是不希望你知道的太多,没有其他意思。“
  “清末明白,主子是为了清末好,清末这就准备。“
  清末跪在地上听着璟然的话稍稍的松了口气,可是怎么觉得璟然在这个时候准备马车都像是打算要带着司辰逸离开的架势?
  不过这样一来也倒好了,那轩王只怕命不久矣,呆在靖王府里若是要让他人知道了指不定要做些什么有损主子的文章,若是主子能将他送走,也是好的。
  可让清末不能明白的一点便是,曲池怎么能够倒戈成了皇上身边的细作呢?莫非还是那人一手布置的?!
  清末也不敢妄自揣测,只知道不管是司皓月还是那人,在玩弄心计和权术的手段都是甚高的,只看自家主子如今的疲惫模样就不难看出他伤的有多重。
  清末处事算是合璟然心意的,璟然回了房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清爽的衣服,方才吩咐厨房准备的饭菜已经放置在了璟然房中的圆桌上,璟然几步走了过去就伸手端了起来,脸上微微挂起一丝微笑朝着北苑走去。
  期间老管家不辞辛劳的领着司璟荀和陆玉然一路从前厅往北苑行,路上还不忘说些念想着璟荀的话,璟荀听着感动,陆玉然则面无表情。
  璟然端了粥点送给司辰逸亲自给他喂下,司辰逸倒是配合,璟然笑道:“我还从来没喂过别人吃饭,这敢情好了,第一次都喂你吃了。”
  司辰逸含着粥脸上笑意融融的吞了下去,笑道:“那好,然儿还有什么是第一次做的今日就都做全了吧!”
  璟然面色一红,咳嗽一声道:“二哥这是打算看着璟然出糗?还是别了,这做一次就已经够让人尴尬,若是一切全做完,那璟然岂不要找个地缝钻?”
  “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司辰逸闻言一阵大笑,可大笑之后牵动了身上的伤口又不由得咳嗽。
  璟然紧张的紧,立刻伸手轻拍他的后背喝斥道:“你别笑的这般急,你若想笑意思意思便可,犯不着这么大力,这伤口才刚上了要,你要是用力这伤口又崩了。”
  “是是,二哥不笑行吗?只是然儿,二哥没想到你说话这般直爽。”司辰逸满脸温柔,看着璟然是越发的喜爱,只可惜……他垂下眼帘,将眼底的不舍藏了起来。
  这样美好的然儿,这样与众不同的然儿啊!要二哥怎么才能割舍的下?
  “我一向说话就是这样,只不过身处皇族,说话办事总不能随性。”璟然低语,司辰逸却听得一清二楚,他浑身一震的看向璟然,一瞬间竟然不明白璟然要的生活居然是归于平淡?!
  “主子,荀少爷到了!”老管家的声音在外响起,璟然扶着司辰逸靠好就去给司璟荀开了门。
  司璟荀和陆玉然进了门之后,璟然挥退了老管家,直截了当的道:“陆神医既然能做出毒药,想必定是有解药能够解毒,既然如此就劳烦陆神医帮我二哥解毒吧!”
  司璟荀对此事本就有愧疚,他看向陆玉然,陆玉然自然会答应璟然的要求。
  只是司辰逸的手筋被挑断,诊脉有些困难,但对于陆玉然来说却还是可行的。
  片刻之后陆玉然眉头皱的老高,璟荀和璟然在一旁问道:“怎么了?”
  陆玉然收了手,用力的在床梆子上敲了一下,怒道:“司皓月好生卑鄙!”
  璟荀和璟然则一头雾水,陆玉然解释道:“本下给轩王的毒只是用了几种花草配上药引提炼得出的毒素,服下之后能克制有内力的人施展内力,却不会伤及肺腑,解毒之时只需要将配方的几味花草按照初时顺序倒置一番就能够解开,可是如今轩王体内竟会有失传已久的樱冥草,此毒只要沾上便会侵入五脏六腑,让人由里至外的慢慢腐烂,若无解药此毒解不了。”
  璟然听言看向司辰逸,司辰逸只报以微微一笑,似乎已经知道自己中了什么毒,只是不想说出来给璟然知道罢了。
  璟然此时安静的可怕,司辰逸似乎能看见即将要暴走的璟然。
  璟然的心中已经是怒意滔天,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司皓月会用这种折磨人的方式来对付司辰逸,难怪,难怪方才在宫中的时候他居然说出有解药这种话!
  璟然猛的一转身就朝外走。
  司辰逸见他离去,就知道璟然此时定是要去宫里找司皓月要解药,可是司辰逸明白,司皓月走到这一步必定是要然儿拿什么去做交换。
  可想而知,然儿什么都没有,可以拿去做交换的只有一样东西。
  司辰逸不想璟然为他受分毫委屈,急忙唤道:“然儿,别做傻事,二哥就算是死了,也不愿你为难自己……咳咳咳咳。”这话说的太急又太过大声,以至于伤及肺腑的司辰逸顿时咳出一口鲜血。
  璟然听司辰逸咳嗽,人连忙的回转过来,看见司辰逸噗了口鲜血,顿时慌乱的奔到床前,取了袖中的白绢给司辰逸擦拭,口中还不忘安慰道:“好好,我不去,我不会去求他的。”
  司辰逸喘了口气,努力压制胸口涌上来的血腥味,道:“然儿,答应二哥,不管如何都别去,若是你去了,二哥立刻死在你的面前。”
  璟然握住司辰逸的手紧了紧,司辰逸算是猜对了他的心思,可知道了一线希望却不去救,对于璟然来说太过残忍了。
  虽然他前世是个杀手,可是他不想做一个冰冷的杀人机器,见惯了血腥的同时并不代表他麻木。
  司辰逸见璟然不语,重复道:“答应二哥!”
  璟然抬头望进司辰逸的眼底,那里满是坚决并且丝毫没有将生死放在眼中的绝然之色。
  璟然的内心是矛盾的,他想要救司辰逸的性命,带价就是这具身体,可司辰逸如今却不许他这样做,司辰逸的爱那么强烈,强烈到就算死了也不要司璟然受任何委屈。
  璟然此时甚至有些迷茫,司辰逸爱的究竟是谁,他分的清楚看的明白吗?
  “二哥,如今的璟然已经不再是以前的璟然了,你…你爱的到底是谁?”璟然想要知道一个答案,他不想做任何人的替身。
  司辰逸将手附在璟然的手上道:“然儿,你曾经很好,如今则更好,二哥爱的是如今这样的你!”
  这一番表白也让屋里的陆玉然和司璟荀两人面色红了起来,见他们旁若无人的模样,璟荀想要上前阻止,可陆玉然却抢先将璟荀拉了出去,低声对璟荀道:“荀儿,轩王时日无多,你就别在阻拦他们。你看璟然也不在乎,你又为何要去阻止他呢!”
  璟荀看了看屋内的两人,哽咽道:“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救二皇兄了吗?”
  陆玉然摇头,道:“司皓月这招够狠绝,由不得我做任何办法,我随顶着个神医的名声,却并不是神仙。只怕如今就算司皓月给了解药,轩王的毒也解不了。”
  “那就只能看着二皇兄这样死去吗?玉然!我是不是做错了!”
  司璟荀抬头有些彷徨的看着陆玉然。
  陆玉然将他揽入怀中安慰道:“怎能怪你?一切都是司皓月布好局,我们只不过是他棋盘之中的棋子,只希望璟然能看开些。”
  “玉然,是我不该回来的。若不是我答应冒充然儿,二皇兄一定不会是今天这下场。”璟荀很是自责。
  “四哥,别在自责了,这一切都是我们生在帝王家的悲哀罢了。”
  璟然突然出声说道,人已经搀扶着司辰逸一同出了屋子。
  璟荀见状不由得道:“然儿,你这是做什么?”
  璟然微微一笑看向司辰逸道:“我打算带着二哥离开幽京,寻一处安静的地方。”
  璟荀突然沉默下来,他没有想到璟然会这样做,可如今却是最好的一个方式。
  “不如就去医仙谷吧!那里安静。”陆玉然提议道。
  璟然摇摇头,道:“不了,我打算同二哥一起走一走,走到哪里算到哪里。”
  “是啊。我这成年之后就甚少离京了,以前总想着能过些惬意的逍遥江湖的日子,如今能有然儿一同陪着我,我也算是满足了。”
  司辰逸似乎很是向往,其实他心中满足,至少在这有限的生命的最后,璟然是在他身边,陪同着他一直到死的。
  “你们走吧!今晚就走,不要让任何人发现。我怕三哥他会……”璟荀没有将话说完,他想司皓月一定在乎璟然的紧,否则也不会对司辰逸如此狠决的杀伐。
  “四哥!你和陆神医也回医仙谷吧!只要你们回去,皇上是不会将你们怎么样的。”璟然伸出一只手握住璟荀,继续道:“这一别,他日再见也不知何时,只希望你们不要在受这些凡尘所累。”
  璟荀哽咽,点头道:“我知道,我都知道,今夜我和玉然就走,永远不会再入京城。然儿!你要好好照顾二皇兄。”
  璟然点头,放下一切关于靖王府靖王爷这个身份的事,如今只专心陪着司辰逸。
  陆玉然掏出随身带着的瓷瓶递给璟然道:“这是一些缓解疼痛的药,你留着吧!”
  璟然接过点了点头。
  清末从外头进了来,见着几人站在院中,忙道:“主子,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那好,我们现在就起程。”璟然看了看司辰逸道。
  清末诧异的看着璟然,这才意识到璟然这是要带着伤重的司辰逸离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