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恐龙来了 作者:大猪小猪

字体:[ ]

 
 
文案
 
恐龙来了
一场全球流行性感冒带走了曹燃的生命,只是第一次在迷迷糊糊中醒来他看到的是一张迷醉的脸,随后晕了过去
第二次醒来看到金发蓝眼的美男心中暗喜,结果他这样那样的人不是此人而是个壮汉子
好不容易接受了壮汉是媳妇,可是为啥他是相当于女人的存在
等到彪悍的心理默认这一切后,他看到了什么!媳妇儿你背后的翅膀是啥玩意儿啊
 
内容标签:强强 幻想空间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曹燃、希格里 ┃ 配角:约朗、莫乌、图西大叔等等 ┃ 其它:真的是强强、欢脱甜文、恐龙来咯
 
 
 
  ☆、身残志坚来穿越
 
  曹燃觉得很热,有什么在脖子处拱着,满满的都是热气,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身在一个房间,应该是晚上,因为很暗,只有月光从窗外透进来,依稀看出他身上有一个人。
  那人直起身刚巧让月光照在脸上,他清楚的看到那人舔舔唇一脸迷醉的表情,随即就看到那人睁开眼看到自己后,表情一瞬间变得狰狞,只有一瞬,过后又是忍不住沉溺的模样。
  然后曹燃就昏了过去,醒来天已亮,窗外日光照进来刺的眼生疼,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缓过那股劲,适应了光线,曹燃开始打量起室内。
  墙壁上挂着一副野兽的骨头架子,架子颇大,光头颅就有曹燃头的两个大,鹳骨突出,嘴巴大张,獠牙长长的约有二十公分,只从表面就能想象出活着时的凶猛。
  若不是收藏品,那还得了。
  曹燃迫不及待地想起身,不知是力道过猛还是别的原因,胸口一阵闷痛,手一摸硬硬的,低头一看绿绿的一块,抠下一点,发现是已结块的草渣,带着苦兮兮的气味,不刺鼻也不好闻。
  再往下看,身上仅着一条兽皮裙,动一动,风吹屁屁好凉爽。曹燃傻眼,他新买的内裤呢。
  笨,现在是想这事的时候嘛,出去瞧瞧才是正道。
  怀揣着三分迫切七分迟疑,曹燃走到门外,天不是一般的蓝,远不是现代社会雾霾沉沉的天能比的,天上还有大鸟飞过。
  鸟非常大,从曹燃的头顶飞过,落下的影子完全把人笼罩。
  等等,那不是鸟,那是...翼龙。
  远处响起的吼声,直接让曹燃怔愣在原地。
  这不是他的世界。
  “吱呀”一声,院落的门开了,进来的人看到曹燃醒了,露出笑容:“你醒了呀,身体还痛吗?你真是命大,要不是蕉叶树的大树叶,恐怕此刻你还躺在床上呢。”
  来人有着天蓝色的眼眸,纯净美丽,金色微卷的头发正好到肩膀处,笑起来脸上两个小酒窝,很温柔。
  曹燃想起昨晚的事,再看看对面人,不禁红了脸,对着手指问:“那个,昨晚,咱俩...”
  说到一半曹燃说不下去了,身为魔导师二十多年,一朝解禁竟然就是个美男,有些羞涩又同时窃喜。
  约朗不明白好端端的面前的亚兽怎么就害羞了,身为部落里唯一的医者,他最关心的依旧是病人的身体:“我给你换个药吧。”
  “好。”既然对方脸皮薄不愿直说,曹燃善解人意的停止了话题。
  俯身躺在床上,想到即将有一双灵巧的手会在身上点火,曹燃就忍不住荡漾,随后:“嗷——”好痛。
  约朗听人一声嚎叫,音调之高昂,声音之惨烈,再看看蜷缩在床上那副止不住颤抖的模样,心想他还没用力,只好安抚道:“上药的过程可能比较痛,你忍着点。”然后用比刚才更大的力按了下去。
  “嗷——嗷嗷——嗷…”屋子里撕心裂肺的声音让站在门外的希格里皱了皱眉,想着约朗的医术一向是族群里有目共睹的,抬起的手又放了回去。
  等到屋里的声音小了下去,逐渐听不见了,希格里抬脚进门,遇上整理好药具的约朗点头示意了一下。
  “你好好照顾他,恩,他似乎过于,恩,柔弱了点。”约朗不知自己该用怎样的词语来形容希格里捡来的亚兽,毕竟他从没见过这么弱的亚兽。
  希格里点了下头表示明白,进去后看到脸色惨白的曹燃,气息奄奄的摊在那里,眉头皱的更深了。
  确实很弱。
  若是听到两人的心声,曹燃估计都要哭了。想他在现代也是年方二四,身高一米八的壮汉,套马杆都不成问题,此刻上了个药就手软脚软的倒下了,内心的悲伤简直无以复加。
  倒在床上缓缓的喘着气,感受到身边换了人,却连抬头看一眼的力气都没有。
  希格里同样对这种情况束手无策,他长那么从没有如此近距离和亚兽接触过,更何况是虚弱至此的亚兽,当然如果不是两人间奇怪的羁绊,恐怕根本不会让这个亚兽住在这里。
  尴尬的站了会,希格里依旧想不出说些什么,想到约朗叮嘱的话出去了。
  曹燃摊在床上深呼吸几下终于感觉自己重新活了过来,就被人扶了起来靠在一个坚实的怀抱里,面前是一碗粥,准确的说是肉糊糊。
  他能感受到依靠着的身躯微微僵硬,生硬的可以,想来不曾做过这事。可是大哥,就算你没做过这事,稍微温柔点可以不,门牙好疼。
  肉糊糊的味道也不咋地,咸咸的带着细微的涩苦味让曹燃更清晰的感受到了此地生活的艰辛,忍着门牙疼,勉强填饱了肚子,曹燃向人道谢:“谢谢。”转头看到了啥,太阳神般的美男子?!
  红褐色海藻卷的头发,俊逸颇具立体感的脸,面无表情配上狭长的眼睛,健壮的胸肌下是八块腹肌和倒三角的好身材,两条大长腿更是强健有力。
  曹燃不自觉的花痴了,站起来,呃,怎么才到人胸口,抬起头,好高啊。
  希格里被如此直白的目光盯的有点发毛,说了句:“你好好休息。”就出去了。
  犯了会花痴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刚刚那张脸好熟悉呀,那不就是,晴天霹雳,曹燃石化在原地。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啦啦啦,喜欢就收藏呀,啦啦啦?(^?^*)
 
  ☆、身残志坚上壮汉
 
  一、二、三…手指在石床的边沿挪动着,曹燃心中默数步子,心思却不在这上面。
  通过运用自身灵活的大脑和空闲的时间,他十分以及极其肯定刚刚的俊汉是他昨晚酱酱酱的人。
  虽然不是之前的美男有点遗憾,但身为一个男人,既然做了就要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负责,曹燃心中的小人在握拳,立下重誓。
  从布满晚霞的黄昏等到星光闪烁的夜晚,漫长的等待并没有驱散曹燃火热的心,相反只要一想到昨晚发生的事,他就忍不住面红耳赤、呼吸急促,强忍住打滚的冲动。
  他不禁想,对方那么久没进来,难道也是在害羞,哎呀,好羞羞(ω)。
  情不自禁的把涨红的脸埋进粗制滥造的兽皮被上,瞬间又将其丢的远远的,嗷,那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
  曹燃捂着收到摧残的鼻子转向另一边,一抬头,看到墙上的人影,转头,见俊汉站在阴影处看不清表情,随后人就慢慢朝向这边走过来。
  曹燃紧张的绷紧了身子,呼吸也不自觉的变慢,说到底他只不过是一个刚脱离处男的小青年,会紧张是在所难免的。
  希格里的心情不似曹燃一样美好,不得不承认他现在很渴望石床上的这个亚兽,渴望触碰他,想要亲吻他,甚至强烈到恨不得狠狠占有他。
  但是当占有的主次颠倒后,希格里痛苦了。
  一个亚兽占有一个兽人,对兽人来说,那是耻辱,那是罪恶,那是不甘心。
  然而他身不由己,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那种渴望就像是来自灵魂深处,从心脏瘙痒到全身,感觉如心脏缺了一个口子,只有让这个亚兽深深占有他,心灵才会慰藉。
  起初他想凭借自己的意志力抵抗这种感觉,只是结果…
  在刚捡到亚兽的时候,他是将亚兽安置在约朗那边的,约朗是医者,照顾病人更得心应手,然而到了晚上,他躺在床上就觉得难受,来自西北方向有什么在吸引着他。
  自动自觉的站起身朝着那个方向行进,直到来到约朗的住处才回了神,此时那种奋不顾身的感觉更激烈了,进去后才发现那个陌生的亚兽。
  希格里强忍身体的不适感,向约朗提出要带走亚兽的请求,走时,他可忘不了约朗暧昧的眼神。
  后来发生的一切简直荒唐至极,他一个兽人竟然用后面…占有了一个亚兽,兽神在上,告诉他这不是真的。
  希格里怀着怎样复杂难辨的心情,曹燃不懂,只知道希格里碰到他的那一刻,他如同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一般,完全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人对自己动手动脚。
  被剥去最后一件也是唯一的一件兽皮裙时,曹燃能感受到脸烫的几乎都能灼烧这微凉夜里的空气。
  他想用手臂挡住眼睛都做不到,全程都是死尸状平躺在床,唯能享受视觉的盛宴,以及压抑的喘息声酥软了身体。
  一切的一切美好的那么不真实,接着终止于后脑勺的一击,曹燃昏过去的同时心中呐喊,快来人,这里有人谋杀亲夫呀。
  竖日,曹燃晕晕乎乎的醒来,后脑勺的钝痛提醒他昨天的事情都是真实发生的,随后他愤愤不平的冲出去准备大振夫纲,在看到面无表情的希格里时瞬间哑了。
  尴尬的摸摸后脑勺,曹燃傻愣愣的说道:“吃好喝好啊。”
  希格里不说话,用眼睛撇了一眼对面的那份糊状物,眼神示意:那是你的饭。
  曹燃马上乖乖坐下吃饭,饭桌上寂静无声。
  希格里拿着大石勺吃着自己碗里的饭就发觉有一股热烈的眼神不断的把自己扫一遍呀,扫一遍,不记得是第几次后,终是没忍住抬头,对上一双惊慌的眼睛。
  被抓包的曹燃吓了一跳,随后低下头,两根食指快速的绕着圈,脸渐渐染上酡红,诺诺的开口:“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叫曹燃。”不知道名字就来了好几发什么的,真是太刺激了有木有。
  “希格里。”希格里皱着眉头说道。
  连声音都那么好听,听不到简直就是折磨,嗷嗷嗷,不愧是他媳妇。
  自觉定位了两人关系的曹燃还想和自己媳妇聊一会别的,就看到他媳妇淡淡的从屋外拿进来一个焦香焦香的猪头,猪鼻子正对着自己,还有两股热气冒出来。
  之后曹燃再也没有找到任何机会和希格里交谈,倒是希格里盯着他,恶狠狠的啃猪头让他心慌慌。
  吃完饭以他是病人还需休息为由,曹燃落荒而逃。
  之后的几天时间里,每次曹燃一旦升起想要交谈的心思,希格里总是有种种法子折腾他,弄的他都不清楚自己哪里招惹到对方,在此期间能够抚慰曹燃小心灵的就是夜晚的和谐时光。
  日子匆匆流逝,曹燃的身体在被养猪一般养着的情况下不好也得好了,这段时日里除了约朗经常性的出入希格里的石屋为曹燃治病外,曹燃就没见过希格里以外的人。
  要不是约朗和希格里提到部落狩猎的事情,他都以为他们三个是这个地方仍然存活着的人类。
  虽说他自认的媳妇希格里总是傲娇的不理他,和约朗成为好朋友是曹燃来到这个世界后另一件开心至极的事。
  当然,他有时也会在一个人都不在时,躺在床上对着窗口,看着白云轻轻飘过蓝天,偷偷抹去脸上凉凉的液体。
  不知道他的家人现在可还好。
作者有话要说:  听说渣攻和虐,会使评论变多,可是我只想卖萌= ̄ω ̄=,然而为啥我觉得有些不萌反而苏呢o(&gt﹏&lt)o,快告诉我这是错觉!!
 
  ☆、身残志坚看领地
 
  曹燃死于一场全球性的流行性感冒,是由一种不知名的新型病毒导致的,它是在非洲中的小地区被人们发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